[原创]我们的战略眼光还不如13世纪的蒙古[长城新兵]

[原创][昆仑-4.23]从戈壁大漠走向深海远洋[长城新兵]

引子:都说蒙古人是马背上的民族,在陆地上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有谁知道,真正使南宋王朝彻底覆灭的,是蒙古人运用了强大的海上军事平台,著名的崖山海战,即是现代海上军事斗争的雏形,南宋末期将领自以为海上军事平台领先,对蒙古海军的轻敌,是导致彻底失败的原因.

十一卜人小月终

回天无力道俱穷

干戈四起疑无路

指点洪涛巨浪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应此次征文活动的号召,借此锲机,阐述当前及未来我国国防大略之一二,权作肤浅投议,不入谋深者法眼。关于国防重点之一,海军海防之话题,实质上就是当前以及未来新的占据战略主导地位军种的话题,是热点话题,也是争议话题,但若能够以历史俯视的角度来看问题,则一切疑惑都将豁然开朗,不至于在一些伪命题上作过多徘徊。更不会局限于争论某一个军种或某一个军事装备一日之长短。七杀星始终坚定认为,纸上谈战术,越谈越僵,犹如雄狮缚上锁链,外形看似庞然大物,实不堪精兵扼喉一击。纸上探讨战略,越谈越明,犹如明月普照旷野,虽不及白昼之通透,却不至于迷失方向;战略是历史沉淀下来的血火烙印,更是特定时空条件下关于未来长远走向、生死存亡的大抉择!


上溯至两千两百年前,中国历经了第一位封建帝王赢政的新社会体系王朝的建立和瓦解,掠过楚汉相争,到最后刘邦底定天下,秉承大统。同时期,匈奴毗邻于中国北方,掌握并垄断着当时世界上最先进最强大的军事机器,同时又占据着军事战场地理位置的战略制高点。而中国在历经连年征战的内耗之后,国势羸弱,民心思安。在汉初时期,汉的军事实力已经落后于鼎盛时期的秦朝军队以及同时期的匈奴军队,抛除当时国家总体实力的制约因素,我们看到,先天军事战略思想的局限,军事战术的保守以及军事机器的落后,是导致汉朝初期无法占据军事战略制高点的主要原因。外戡不足、自保有余。


由于冷兵器时代地理位置以及先天条件的局限性,即使是战斗力强大的秦朝军队,在应对北方匈奴侵略之患时,总的战略方针还是处在相对被动防御的地位,战术战略意图难以贯彻,更不要说汉朝初期的军队,在历经了“白登之围”后的六七十年时间里,先秦遗留下来的外患一直困扰着新帝国的国防安全,汉沿用和亲政策以休养生息,以比秦朝付出更多的代价来强化战略防守,这是由于历史原因和客观现实造成的。通俗来讲,他打得到你,你打不到他,拳头再硬也派不上用场,为什么会这样,缺少一支远程骑兵部队,作为当时军事战略的瓶颈之一,是主因,所谓战略和战术的区别,这就是其中的一个考核点,而要拥有这样一支远程部队,这在秦朝和汉初,无疑是痴人说梦。而当时匈奴军事集团之所以能够占据当时军事战略的制高点,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拥有这样一支远程战略打击力量。关于汉匈两者军事力量之间态势的互动和转变,将在后面详细剖析。


关于人类战场的战略转移,却并非一蹴而就,也不仅仅是短期过渡,更不是占据了战略制高点后的一劳永逸,若不能推陈出新,不能以发展的战略手段和超前的战略眼光来驾驭事物,则战略态势的转移将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人类战场之主体平台,是由山地-陆地-海洋-外空四个阶段顺序而成,毫无疑问,当前正处在第三战略阶段的升级阶段,即海洋军事战略阶段。其中第二军事战略阶段,即陆地军事战略阶段先后分为内陆战区(即中原)和外陆战略战区(即戈壁大漠)两个层次,历史证明,后者的战略层面往往要高于前者。而海洋军事战略阶段又先后分为内湖战区和海洋战略战区,历史和现实证明,后者的战略层面也要高于前者。当然,这四个阶段并不是各各孤立的,从人类军事斗争史的发展轨迹来看,各个阶段的形式是并存的,但并存并不意味着就失去了主次之分。当人类战场之主体平台处于陆地军事战略阶段时,同时期仍辅以山地或水上(现代海军雏形)军事次体平台,但这不足以撼动围绕主体平台相关利益的本军事战略阶段的主导地位。当人类战场之主体平台处于海洋军事战略阶段时,同时期也辅以山地,陆地或空军(外空天军雏形)军事次体平台,但这也不足以撼动围绕主体平台相关利益的本军事战略阶段的主导性地位。


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谁先占据了高于本阶段的新的军事平台制高点,谁就能获得有助于占据本军事战略阶段制高点的砝码。还有一点需要指出的是,旧的军事战略平台虽然从主导位置退到了次要地位,不再具备主要战略地位,但并不代表旧的军事战略平台失去了应有价值,举个简单的例子,当年高祖刘邦因战术轻敌,中了冒顿示弱之计,陷于四十万敌军之汪洋之中,拚命杀出一条血路,退到平城东面的白登山,据险而守,施计得以回天。印证了山地战作为陆地军事战略阶段的次要地位存在,具备的重要位置。再比如上甘岭战役,在自身军事素质过人的条件下,同样也可以获得战术乃至战略方面的成功。


总结来讲,老的军事战略平台具备战略防守的功效,而新的战略平台,处在战略进攻的位置。更实质的问题是,战略防守终将被战略进攻所取代。举例来讲,山地战略平台若被陆地战略平台牵制,由于物质来源短缺,兵员补充枯竭,整体战斗力下降,对整个战略局面的控制,将逐渐式微,认清了这一点,有助于我们认识到本军事战略平台的重要性,借此打破旧的思想藩篱;陆地战略平台若被海洋战略平台所牵制,大型运输线补给中断,旧战略平台军事机器在新的科技条件下成为活靶,而海洋战略平台之军事机器,在现代战争中相对于旧战略平台军事机器的存活率,明显要高出。随着时间的推移,现代科技的不断更新换代,这种差距将越拉越大,而海洋军事战略平台的优越性,将越来越明显,就是前面说过的,他打得到你,你打不到他。目前阶段,固然有可以以摧毁卫星等方式,保证旧战略平台军事机器的存活率,这的确是属于当前范畴内的有效运作。但是在可以看得到的未来,必将出现卫星替代品以及卫星本身的升级换代。所以,从长远来看,单单在这上面做文章是远远不够的。而发展海洋战略平台,无疑是大势所趋。文章已说过,当前正处在第三阶段,即海洋军事战略阶段,这个主体平台究竟能存在多久,这是无法估量的,我们知道,过去人类第二个军事战略主导阶段,即陆地军事战略阶段,其区域外战略阶段,至少存在了两千年以上。要定义这第三军事战略主导阶段到底能存在多久,最简单的鉴定标准,要从吞吐量和存活率入手。人类进入核时代已经有六十余年了,正是由于核时代的来临,让以陆地军事平台为战略主导的阶段成为了历史,虽然主导地位成为历史,但是七杀星在前面已经声明,并不代表旧的战略平台就已经失去了应有价值,在相当长远的时期内,它还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而陆地军事平台退出战略主导地位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广岛核爆,当然还有80年代的戈壁礼花。这些变化都发生在本区域周围,其深刻意义影响深远,同时也极容易让人走入误区。


正视当前军事阶段战略性交替的事实,才能清楚当前需要着重去做什么。可能有人要疑问,既然是核时代来临,就不能说第三阶段是海洋军事战略阶段,应该说是核军事战略阶段。是的,他说的没有错,对于目前人类来讲,核的吞吐量,确实处在一个主导位置,这是毋庸置疑的,另外在军事上来讲,核目前也仍处在战略位置,这也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七杀星前面说过,关于人类战场的战略转移,并不是占据了战略制高点后的一劳永逸,若不能推陈出新,不能以发展的战略手段和超前的战略眼光来驾驭事物,则战略态势的转移将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从长远来看,特别是从军事上来看,核的战略价值终将会从战略层面下降到战术层面,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一百年前是痴人说梦的事,一百年以后就不再是另类,在这里“贬低”核的战略价值,其原因并不是如人们通常认为的核只能停留在发射架上,恰恰相反,随着年代的推移,制约核武器之各空间兵器以及平台的诞生和发展,自核诞生的那一天,其走向临界点,早已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要使核从疯狂真正走向末路,全在于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智慧以后获得一定的对应措施,而科技的发展往往要超越人的习惯思维。前面说过,检验一个军事战略平台是否占据主导地位,最基本的鉴定标准,就是由吞吐量和存活率决定的。谁能从战略上颠覆核的主导地位?唯有第三军事战略阶段,即海洋军事战略阶段。就目前的世界海洋军事,尤其是核战略仍然强势的年代,海洋军事平台仍然处在一个相对薄弱的阶段,但薄弱并不代表它就不具备战略意义,说的极端一点,就算在未来某个时段,世界海洋军事战略平台全部消失,即又出现所谓的军事斗争侧重点的转移或者退化,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洋军事新兴力量的再度崛起、超越,依然是不可阻挡的。


用最朴素的思想来演绎,以军事探讨无禁区的原则来推理,无论核是因为恐怖的平衡而停留在发射架上,还是被不断升级换代的防御系统战术化以后,核都不能保证人类获得真正的和平,仅仅是获得相对的生存空间而已,而在这期间,人类的生存空间,始终为海洋所包围,兵力的投送,对岸攻击的平台,都在其中。另一方面,核在目前可以做到摧毁陆地表面所有物体,但是在海洋平台面前,核依然只是沧海一粟。有人会说,这个问题我不曾想到,也没有必要去想,因为这没有现实几率。但这放在军事上,有无几率,都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而核潜艇之所以还要加上“战略”两字,不仅仅因为它是带了一个“核”字。“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内中意味,不言而喻。当然,话又说回来,就算是再疯狂的疯子,也不至于要想全球同亡,那么反过来讲,就是再疯狂的人也未必会与疯子一般见识,来个同归于尽。那么我们将不得不遗憾地看到,当冒险家,疯子们的后代在海洋战略平台获得了足以令核武都无能为力的深度之后,当两者的海洋战略平台的差距大到足够深的程度时,多一个砝码的疯子或者利益的赌徒会和世人开一个什么样的玩笑,有点头脑的人都想的到。


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海洋平台的军事机器可以在核战术武器面前保持远远高于陆地平台军事机器的存活率,随着时间的推移,海洋平台的吞吐量将越来越壮大。于是我们越来越能够清楚地看到现实中一个脆弱的平衡,当全球大部分海洋战略平台被某一势力控制的时候,它仍然没有露出更多的獠牙,不是因为这个军种的战略主导地位只是一个摆设,只能做做小生意,不能做大买卖的,而是它的战略深度尚未达到足以抵消我们这个时代所有核武反制的程度,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战略深度的加深,时代矛盾的凸显,随着各类利益权衡利弊以后的跃跃欲试,以及传统拥核国家思维的不思量,会爆发出一个什么样的火花,当不逊于天文景观流星雨。或者,在其控制了总战略(深度海洋战略平台)的前提下,战术运用恰当,各个击破,示范加上利诱,轻轻松松搞定单极化,也不是不可能成为预景,我们知道图霸是不存在正义性的,也深知未来赌徒走势的不可预测性,几千年下来了,应该看得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一些土地面积都不足以承受核力量的国度都那么热衷于拥有礼花,这轻松搞定的可能和爆发火花的可能来比,前者是否可以忽略不计,而这个世界又会因为对彼此力量的误解而产生什么样的奇祸,读者可以自己体会。


而惟有保持平衡,才能防患于未来,才能维护好全人类的福祉。当杀戮一次次从区域外频繁光临,我们早已失去了放弃发展新战略平台的理由,理直气壮的发展这个平台才是对人类和平作出的最好贡献,等闲视之,那杀戮迟早会再次光临,我知道现在有人躺在核老本上,守在岸边,想再吃它个三五百年,做梦吧,当你梦还没有做醒,就有人重新提着现代屠刀来砍你脑袋了!对此次多国海军前来观摩交流,这本身传达的信息,不就是我所说的,要理直气壮,光明正大的发展我们的海洋军事战略平台么?但是我更期望要将这个平台坚定不移的长远发展下去,不要因为历史中沧海一粟的安宁而放弃了对这个平台的深入发展,而重蹈覆辙。当然,在新战略平台中,海洋军事战略平台固然是大局,这个毫无疑问,另外多说一句,机器人平台在百年内崛起,其作用将产生掏心窝子的神奇功效,谁若笑话它,形成代际落差,它必将笑话谁。在几千多年的陆地军事战略主导期内,我们获得过胜利,得到过和平,但是由于懈怠,又付出过多少惨痛的代价呢,直到上世纪中叶,我们仍然在为我们曾经的懈怠而买单,而这漫漫的海洋军事战略阶段,其征途才刚刚开始,我们没有理由重蹈这样的覆辙。


就人类战场的四个主体平台的战略阶段来讲,每一个战略阶段的主导时代,都将拥有相当长的战略期,随着时间的推移,其核心利益和价值将会源源不断地体现出来,前面已经讲过,即使是占据了战略制高点以后,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一个相当长远的战略期内,随着军事斗争侧重点的转移或退化,战略利益演变为战略问题是作为发展规律客观存在的,若不能以发展的战略手段和超前的战略眼光来驾驭事物,任何一个战略阶段制高点的拥有者,都不可能长久保持,这是受事物发展变化的客观规律决定的。


接前面文章第三段引子,来详细谈一下陆地军事战略阶段态势演变的案例,从中获得对当前海洋军事战略阶段发展的有益启示。陆地军事战略阶段,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应当分为区域内战区和区域外战区,区域外战区作为区域内战区的升级版,其战略意义的存在,已逾两千年,军事斗争方向对这个战略阶段的重视与否,直接关系到区域内战区的生死存亡,当然这两者的关系,本身就是相辅相成的,这是因为两者本来就是属于陆地军事战略阶段同一范畴,就中国本身历史来讲,其受事物发展变化规律的因素制约,区域外战略利益演变为战略问题,充斥着整个陆地军事战略阶段的各个时期,究其原因是在于其军事斗争侧重点的转移或退化,区域内战区是主因这固然不假,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但是对区域外战区重视度的弱化,导向性模糊,引起的灾难性颠覆,成为了时代最强音,这是区域内军事战略和区域外军事战略本末倒置的缘故。不重视,或者重视不够,荒废以及火苗引起的火灾,就在不经意之间,区域外战略利益演变为战略问题,两千年来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政治清浊,文明进退,经济荣枯,人口增减等方面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以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些影响对于中国文明的发展,并不是一无是处,但总的来说,消极因素占据了上风,这也是由这个军事战略阶段本身的历史范畴造成的。


很可惜,即便是不断向沿海延伸,对新出现的军事平台,仍无法作脱离本阶段性质的跨越式认识,其实早在战国时代,我国已经出现了初具规模的水上军事平台,并且有依靠此平台获得优胜的战例,另外在元末明初的占据相当规模的水上战役,以及宋末元初的崖山海战,但终究逃脱不掉以陆军军事平台战略阶段为主导的控制范围,让我们认识到,你处在哪个军事战略阶段,就要遵循哪个军事战略阶段的客观规律。进一步总结,当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大军事战略阶段,却不能认清这个军事阶段的本质意义,不能认清这个军事阶段的长远意义,在短暂的获得了一个军事战略阶段的制高点以后,就不再重视,而是采取一种消极被动的战略抉择,军事战略本末倒置,说到本质,这是一种自取灭亡的短视行为。而如今,海洋时代已经真正来临,深海远洋在向我们招手,一如当年戈壁大漠里游弋的兵锋。


重新回到两千余年前的汉朝,经过六七十年的休养生息(期间区域内战争可忽略不计),汉朝的国家实力已经获得了空前的壮大,但在战略上仍旧徘徊不定,如同宋朝一样,国家的战略生存的重点不在于国家本身的军事机器,而在于对军事强权的纳贡,而国家安全仍受制于军事战略平台以及思想的落后,其实匈奴人对汉帝国国策的走向,是比较关心的,以这种不平等方式交流下去的愿望是客观存在的,但这无论如何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长期饭票总归有个期限,期限到了停止供应,这必然会有引起不适应,军事交流也就难以避免了。


随着汉帝国远程战略部队的建立和发展,主政者将视线停留在了驱除外诲、精兵强国的道路上面,则匈奴依靠掠夺赖以生存的美好时光,离划上句号的时代也就为期不远了,国家也好,准国家也好,其长治久安、兴旺发达,是建立在整个民族的勤劳智慧上面的,单单依靠掠夺不会长久,这个道理不仅局限于过去,也适于今天。对于汉武帝军事外交战略的评价,史学家司马迁也很矛盾。所谓过则错,但是矫枉必然过正,这个度的把握过了火候,则陷于了后世无穷无尽的诟病之中,被乘风扬帆地走向另一个战略极端,走向灭亡。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汉武帝其文治武功,使中华民族由一个单纯走向迁移走向灭亡的民族,演变成为由迁移与返胜不断交替而延续的民族。两千年来,这个处于游牧民族刀刃下的民族,这个伴随着血与火成长起来的民族,如果没有国家集权凝聚统治,没有人民阵痛后的大道觉醒,应步其他古文明之后尘而去,在看到缺点的时,也要看到事物存在的客观原因.虽然矫枉难免过正,但度的把握,却是需要着重认识的重大课题。为免无穷无尽的诟病,以及后世祸国者的重蹈覆辙,对战略的把握,应从中得到深刻启迪。


随着军事斗争侧重点的转移或退化,对区域内军事斗争的重视,导致区域外战略利益演变为战略问题,这其实并不是短期内形成的,随便举一例,由于汉武帝几十年的文治武功,使国家外围的战略安全得到空前保障,其后人在此基础上酣睡前后有数百年时间,东汉末年,区域内军事斗争的高度提升,军事侧重点的偏移,逐渐将区域内国家元气耗散,捎带着魏晋之凌乱,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而此时区域外军事却有了长足发展,马镫的发明使骑兵部队功能的升级换代,如虎添翼,此消彼长,问题重新回来了,而这个时候摆在面前的已经不是什么长期饭票的问题了,而是让不让你生存的问题了,在这里只是寥寥数句,而彼时却是天文数字的杀戮,以及差一点消失的文明。


而此生存危机,在骄逸安乐、无视区域外文明发展、固守祖宗、不屑与人和同的环境下频频上演。自大者自亡,保守者沉沦,这是主要特色,也是主要原因,是历来世界各国之通病,我们历来谴责侵略,却常常难以摆脱其魔影,其根本原因在于我们不懂得去关注区域外事物的发展,不懂得去与区域外事物相和同,不懂得去同步区域外事物发展的水平,这种深入骨髓的保守因子,给这个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却带不来深刻的教训,而始终固本,并以此为荣。新时代发展海洋军事战略平台,这对于近代吃尽来自海上苦头的中国人来讲,这本不该成为争议性话题,至于发展具备深海远洋战略功能的海军雏形平台--航空母舰,以及其他海洋战略平台,都不应该成为争议性话题,这不是发展不发展的问题,而是不发展等同于慢性自杀的问题,是怎样发展才能更合理的问题。过去第二军事战略阶段时期,海洋相关利益的吞吐量还没有达到战略高度时,保守思想占据上风,错失了一次大发展的机会(明朝),如今战略利害关系已经相当明了,难道还要保守?


第四军事战略平台的出现,又让国人争论不休,又有解不开的疑问了,海洋和外太空到底哪个优先发展,这个问题是不是问题,我前面的例子已经讲的很明显了,早在第二军事战略阶段(陆地)占主导位置的战国时代,就有依靠第三军事平台(水军,海军雏形)获得优胜的战例(吴灭楚)。这外太空战略平台的制高点当然要去登陆,不能形成代际落差。但是别忘了,现在人类到底处在以哪个军事战略平台为主导的年代,就好比在两千年前的战国时代,发展第二军事平台的便利性是第三军事平台所无法比拟的,而第三军事这个新兴平台,我用的到时候用你,用不到的时候直接就可以绕开,但是拥有第三军事平台的国家,在适当的时机下,又可以依靠它获得出奇制胜的效果,这真是相当辨证的唯物主义,却依然绕不开本军事战略主导平台拥有的最终话语权。当前是海洋军事战略平台,而核心是区域外。一定会有质疑者质疑,作者如何能够认定目前是第三阶段,而不是第四阶段内,我还是那句话,吞吐量,存活率决定。两者不可或缺。在这里我就不再赘述了,通过对几个军事阶段的剖析,读者自己慢慢体会。


前面论证了当前军事战略阶段的归属性,紧迫性,正义性,最后谈一下绕不开的国际影响,前面讲过,为什么要注重区域间事物的和同,交流,因为只有交流才能增进对彼此的了解,消除误会,20年时间,别有用心的人喊出“中国威胁论”,为什么有一定市场,就是因为没有广泛的交流,但有时候交流会因为各种因素的困扰而显得苍白无力,暂不说附近国家,那为什么连一些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国家,都投入了合唱,人家的居安思危可见一斑,虽然这不是唯一原因。人家会疑问,你拥有了远洋战略投送力量,会作出什么样的举动。而我们出于国家安全战略考量,又不可能一直在原地踏步走。要人家怎么相信你呢,要回答这样的问题,又何必脑筋急转弯!只有当你拥有了让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国家看得见的能力,而没有什么举动,反而促进了交流以后,人家才会相信你确实没有威胁。而如果一直陷在这个问题旋涡里面走不开,互相猜忌,无论是对国家,还是对世界的安定局面,都将产生长远不利的消极影响。在全球化的今天,各方面都不应该不审慎对待。某些国家更不应该盲目的人云亦云,而要站在全人类长远和平的高度去思考问题。谁在搞霸权,谁是真和平,谁在偷鸡摸狗,这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文章接近尾声,有些争论已显多余,海军发展的大方向,重要性和紧迫性是勿庸置疑的,国内的东郭先生顾虑,我们是和平国家,发展远洋军事力量有向外扩张的嫌疑,持这一种自欺欺人看法的人,似乎看不到,仅仅从眼前来看,海洋战略平台作为军事平台,就处在我绵长的海岸线上,柔软的腹部直接面对的,就是不远处寒光闪闪的刀锋,而这些游移不定的刀锋,只是相对廉价的战术类武器,就已经可以达到其战略效果,这关键的原因就在于我们没有在海洋军事平台上占据应有的位置。对那些有顾虑的人,我只想用两句话来赠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听到喇喇姑叫唤,难道就不种地了”?


为了不再被屠戮,为了维护整个人类的和平,让我们从戈壁大漠走向深海远洋!


谨以此篇,献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60周年,中国将用世界听得懂的语言来昭示,中国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人民海军,任重道远!!!


七杀星原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感谢您对海军版块的支持和积极地参与,优秀原创/转帖,依照点击奖励工分50,祝您愉快!

—— 一抹紫痕




本文内容于 6/3/2009 10:50:34 PM 被qishaxi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