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东京! 正文 第九章 回国(一)

shenjun666888 收藏 16 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九章 回国(一)

1

华强躺得浑身发痒,不停地在床上折腾。

折腾一会,华强拿出手机,拨通了记者团团长的电话:“赵团长你好,我是华强,我的伤已经好了,我想出院。什么?回国养几天。赵团长,赵团长,我——”

华强失望地摇摇头,靠在床头,看着静子送的康乃馨发呆。

电话再次响起。

华强拿起手机:“赵团长,我的伤已经好了!”电话里传出一个女子低沉的声音:“是华强哥哥吗?”华强一愣:“我是华强,你是——”女子缓缓地说:“我是金顺伊的妹妹金丽贤,在中国给你打的电话。”华强连忙道歉:“真不好意思丽贤妹妹,本来想给你打电话,可是不知道你的号码。你在北京还好吗?” 金丽贤答道:“我挺好。你的手机号是我哥哥给我的,他告诉我要出去很长时间,没想到他——” 手机里传出啜泣声,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变成恸哭。

2

华强继续在床上折腾,不再是因为身上发痒,而是一直隐隐回荡在耳边的金丽贤哭泣的声音。

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林奕美打来的。

“华强,现在在干什么?”口气中充满关切。

“我在医院里。”华强回答。

“什么?医院?!你怎么了?” 林奕美声音都有点发抖了。

“没什么的,受点小伤,基本好了。”

“小伤?不会吧,你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去看你!”林弈美急切地问。

华强笑笑:“帝国医院。不用了,我马上就要出院了。听我们团长说好像让我回国。”

“什么时间回国?”

“现在还没有定,不知道。”

“你等着我,我现在去看你!”

“真的不用了,谢谢你!”华强正说着,电话已经挂断了。

门开了,赵团长走了进来。华强连忙坐起身:“赵团长,我感觉没事了,我想继续上班。”

赵团长走过来坐在华强床上:“你的心情我了解,但我要为你的身体负责。刚才我跟谢台长联系了,我们的意见是你还要继续养伤,但是日本医院的费用太高,所以你马上就回北京。”

“赵团长,我——”

“别说了小伙子,你一会就动身,我让刘奥运陪你。”

华强极不情愿地开始收拾行李。然后把小川静子送的花包装好,很小心地装进提包里。

--------------------------

华强、刘奥运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机场。一路上刘奥运喋喋不休地讲着医院里的几个小护士是如何如何的养眼。

“嘟——嘟——嘟——” 华强的手机响了,是林奕美打来的。

“华强!你在哪?”

“我在去机场的路上。”

“你去死!” 林奕美吼道。

---------------------------

“终于回家了。”看着熟悉的北京,刘奥运感叹道。

华强跻身在滚滚人流中,一双眼睛不停地寻找着。回来之前他给金丽贤发了条短信,不知她现在是否来了。

“哎——华强,有人接你,还是个美女耶。”

循着刘奥运手指的方向,华强看见一个女孩子举着一个写有“华强”的牌子,也在东张西望。

“是找你的吗?”刘奥运问华强,华强点点头。

刘奥运先理顺头发,再用纸巾擦擦皮鞋,自我感觉良好以后,冲着女孩摆手:“我们在这儿哪!”

金丽贤缓缓走过来,长颦减翠,双目通红。华强心里一痛,原本想好的安慰话也说不出口了。两个人只是默默地相视。

“华强哥哥——” 金丽贤终于忍不住,哭进华强的怀里。两人就这样拥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华强!”

突然响起一声娇喝,华强抬起了头。

3

不知道为什么,林奕美今天总觉得心神不宁,眼前老是无缘无故闪出华强的身影。

“华强在干什么呢?”

她掏出手机:“华强,现在在干什么?”

“我在医院里。”华强回答。

林奕美一听慌了,声音都有点发抖:“什么?医院?!你怎么了?”

“没什么的,受点小伤,基本好了。”那边的声音很平静。

“小伤?不会吧,你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去看你!” 林弈美急切地问。

“帝国医院。不用了,我马上就要出院了。听我们团长说好像让我回国。”

“什么时间回国?”

“现在还没有定,不知道。”

“你等着我,我现在去看你!”林奕美挂断电话,正要出门,突然想起自己不会日语,公司里谁会呢?对,上次来应聘的那个年轻人在日本留过学,找他不就成了?林弈美让人把他叫了过来,心中暗想,幸亏上次没有撵他走,关键的时候还真用上了。

张仁怯怯地敲开门,毕恭毕敬地问:“大小姐你好,叫我有什么事?”

“我看过你的资料,在日本留过学。跟我一块到日本去,给我当翻译。”

刚入公司就受到重用,张仁激动不已。

------------------------

林奕美一行风尘仆仆地来到日本,问到医院,寻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护理华强的看护妇。

“对不起,华强先生刚刚出院。”

林奕美压着心里的愤怒,拨通华强的电话:“华强!你在哪?”

“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对方答道。

“你去死!” 林奕美吼道。

----------------------------

林奕美又买了回北京的机票,她发誓非要见到华强不可。幸好现在回北京的中国人比较多,日本社会动荡,大家都忙着回家,班机很频繁。颠簸了好长时间,林奕美回到了北京。滚滚人流中,她不停找寻着,终于发现了华强的身影。不过,怀里多出一个女孩。林奕美满腹的辛酸无从发泄,冲过去大喝一声:“华强!”

听见有人喊自己,华强抬起了头。

4

华强抬起头,看见林奕美怒气冲冲地站在自己面前。华强刚要说话,林奕美把手中的一大把康乃馨砸过去:“给你!”

康乃馨围绕华强散落成一个不规则的心形。周围的好多人都停下来,好奇地看着,但是谁也不忍心踩着地上娇嫩的花朵。

“张仁,叫车,我们走!”林弈美猛地一扯,张仁假冒名牌西装的扣子立马飞出一个,还有两个摇摇欲坠。

华强愣愣地看着林奕美,直到她消失在视线之外。

金丽贤从华强的怀里转出身,抹抹眼泪:“华强哥哥,对不起,我……”

华强摇摇头:“不关你的事,不用管她。”然后转过身对刘奥运说:“走,咱们一块吃饭,我请客。”

刘奥运还在傻呵呵地望着林弈美消失的方向,根本没有听见华强说的话,直到华强推了他一把,才回过神:“我带的这么多东西怎么办?我想先送回家。你俩去吧,改天咱们再聚。”

华强:“也好,你把我的东西也带着,有时间了我去找你拿。”然后对金丽贤说:“我们走吧。”

金丽贤低着头:“华强哥哥,给你添麻烦了,还是不去了。”

“没事,一块去吧。”华强对刘奥运摆摆手,拉走了金丽贤。

看着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刘奥运羡慕地叹了一气:“艳福不浅呀。”又顺势理理头发。

5

“大小姐,别生气了,容易伤身的。” 林奕美办公室里,张仁一边捡着林奕美扔在地上的东西一边劝道。

林奕美还是把办公桌上的东西胡乱地往地上乱摔。看看桌面上的东西扔的差不多了,林奕美又拉开抽屉。

“别别,大小姐,里面都是重要的资料呀!”张仁叫道。

不知是听信了张仁的话还是气消了,林奕美拉过椅子坐下来,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支钢笔,把玩起来。

铃——电话响起。林奕美拿起听筒:“你好,林氏集团。请问有什么事?哦……华强给我说过……这事我也不能做主……好的……”

林奕美挂断电话,冲张仁勾勾手指。张仁来到林奕美旁边,小心地把从地上捡起的东西放到桌子上:“大小姐,什么事?”

“日本的小川株式会社你听说过吗?”

“听说过——不,没有听说。”

林奕美怒气又上来了:“到底听说过没有?怎么在日本留学的!”

“听说过,不是很熟悉。”张仁尴尬地说。

“华强给我联系了即将破产的小川株式会社,让我们和他们合作,你怎么看呢?”

“大小姐您的意思是……”张仁偷偷看着林弈美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

“我问的是你!”林弈美吼道。

张仁看林奕美气尤未尽,便试探着说:“既然是华强介绍的,我看不如……”

谁知林弈美的声音又平静下来:“既然我答应过他,就不会食言的。”

张仁:“我看不如……先看看他们的情况,然后看看合作的可能性。”

林弈美的目光游移到手中的钢笔上:“也行,你对日本比较熟悉,就派你去。”

“谢谢大小姐!”张仁点头哈腰,感恩戴德地出去了。

6

华强带金丽贤来到一家韩式烧烤店,点了一大桌,妹妹长妹妹短哄了半天,金丽贤才勉强吃了一点点。吃完饭,金丽贤对华强说:“华强哥哥,我先回学校,你不用送了。”

华强站起来说:“没关系,我送你。”不由分说拉起金丽贤。


校园里

几个韩国女孩看见并肩走来的金丽贤、华强,立刻围过来。

一个眼睛大大的女孩先全方位立体化审视一番华强,转头问:“金丽贤姐姐,你新交的男朋友?”

金丽贤摇摇头:“柳惠敏,别闹了,是我哥哥。”

“哥哥?你哥哥不是——” 柳惠敏突然感觉说漏了嘴,忙拉着其她女孩,“你俩玩,我们走。”

女孩们跑开了,金丽贤远远听见柳惠敏跟其她女孩说:“长得挺帅的……”

华强冲金丽贤摆摆手:“不送你了,快回寝室吧。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谢谢华强哥哥。”然后一直目送华强走出校园。

7

晚上,女孩们又聚到金丽贤寝室里,叽叽喳喳起来。

柳惠敏问金丽贤:“姐姐,那个男孩子是谁呀?真的不是你男朋友吗?”

金丽贤目光黯淡:“我都说不是了,他是我哥哥的好朋友。”

“哦,是这样的。” 柳惠敏大大的眼睛骨碌碌一转,“你到底要不要呀,不要转让给我吧,看他一眼就把我的心征服了。”

另一个女孩子说:“柳惠敏姐姐,你有崔韩镐了,还要几个?”

柳惠敏:“他呀,和这个男孩一比,我都不想要了。”然后转向金丽贤:“姐姐,那个男孩子是干什么的?介绍一下。”

金丽贤:“北京电视台的记者,刚从日本回来。”

柳惠敏向前零距离凑近金丽贤:“刚从日本回来?那他知不知道李韵香现在怎么样了?”

“李韵香?”金丽贤想了好一会,“不就是唱《灾难》的歌星吗,她怎么了?

其她女孩子七嘴八舌地说:“你还不知道呀?她放弃了韩国市场,非要跑到日本发展。现在已经被韩国歌迷封杀了,还有好多歌迷扬言要干掉她。现在躲在日本,连国都不敢回了。”

金丽贤不满地说:“无聊!人家想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管得着吗。”

柳惠敏:“姐姐,不能这样说。我的崔韩镐就天天在网上发帖,号召大家封杀李韵香。”

其她女孩:“柳惠敏姐姐,你刚才还说不要崔韩镐了,怎么现在又是你的了?”

柳惠敏一粉拳抡去:“找打!”

几个女孩子笑得花团锦绣(金丽贤除外)。

8

“刘奥运在家吗?”华强按响了刘奥运家的门铃。

刘奥运打开门,热情地把华强迎进家。

“我来拿我的行李。”华强走进房间,“你家人呢?”

“都出去了,坐下聊聊。”看华强坐下,刘奥运问:“你的头没事吧?到医院看了没有?”

“我昨天到医院检查了,一点事都没有了。”

“那就好,”刘奥运给华强倒了一杯水,又问道:“那天在机场上的俩女孩都是谁呀?”

“一个是我好朋友的妹妹——现在也就是我的妹妹了。一个是我幼时玩伴、同学。”

“啧啧,你真有福气呀,俩女孩为你差点打起来!强哥,你准备选哪一个?”刘奥运一脸花痴的模样。

“要是你,你选哪一个?”

刘奥运一本正经地思考了好一会:“难呀,一个甜美可爱,一个美艳性感。要是我选呀——两个都要!”

“呵呵,要是再来一个温柔美丽的,你不是三个都要了?”

“强哥,你到底选哪个呀?”

看刘奥运猴急的样子,华强慢条斯理地说:“老弟,你看上哪个了我给你介绍哪个,她俩都不是我的女朋友。”

“那个高个的是干什么的?”

“林福祉的千金。”

“啊?!不会吧,台湾林氏集团董事的千金!我说怎么这么凶。”刘奥运跑到镜子前挤眉弄眼地研究一番自己的尊容,叹了一口气,“唉——人家也不正眼看我呀。”

“我给你介绍另一个吧。韩国的,家庭没有什么背景。”

“嘿嘿!谢谢强哥。”想着金丽贤雪白娇嫩的肌肤,刘奥运的哈喇子差点流了下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