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八章 示威

1

小川勇武神气地坐在警察对面,好像不是警察审讯自己,而是聆听自己汇报功绩。

警察:“你为什么要刺杀朴正旭和金顺伊?”

小川勇武:“是他们先袭击日本的,他们是大日本的敌人,所以我要干掉他们。”

警察:“你的狙击枪是哪来的?”

小川勇武:“学校的。我们经常军训,我偷藏了一把。”

学校的?审讯的几个警察互视一下,其中一个点点头,低声道:“现在学校天天军训,我家的孩子也是,书都不读了。”

“有人指使你吗?你还有同伴吗?”警察继续问道。

小川勇武得意洋洋地说:“没有,杀几只猪还用人帮忙吗?”

警察:“你的一片爱国之心我理解,可是你知道吗?我们警方正在审讯他们,想知道他们的幕后组织,武器来源渠道,以防日本再次遭到袭击。你现在把他们杀了,几乎把我们的线索掐断。你口口声声爱国,却帮了国家的倒忙。”

小川勇武一时语塞,过了一会,使出吃奶的力气狂叫道:“把韩国人全杀了不就行了吗?把他们统统干掉!高丽人、支那人。”

声音传出警察局,在东京上空久久盘旋。

2

早稻田大学

一名警察奉命调查校园枪支泛滥情况,刚一进校园,吃了一惊,以为自己进了什么部队,到处是趾高气扬的教官,手提武器的学生,就是半天找不着校长。

终于找到一名副校长,警察道出此行的目的。

副校长答道:“小川勇武现在成了我们学校的名人,有很多学生崇拜他。”

警察接着问道:“今天我们审讯他的时候,他说枪是军训后私自藏匿的。我想了解贵校怎样管理枪支。”

副校长:“枪支和学校无关,军方提供武器,派人训练。武器统一发放、收缴。”

警察:“学生有私自藏匿枪支的现象吗?”

副校长摇摇头:“应该不会有吧——不过也很难说。唉!天天军训,搅得学生都不能正常上课,哪还像个学校的样子?”

警察转身欲走,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个问题:“你们校长呢?”

副校长苦笑道:“他一直反对在校园里军训,结果被撤职了。”

警察走了,副校长还在摇头。

校园传出了惊天动地的喊杀声,学生们纷纷丢掉书本抄起武器,军训又开始了。

3

帝国饭店

新闻时间,华强打开电视。

东京电视台:下面是本台驻汉城记者发回的消息。今天至少有三万名韩国人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示威,指责两名韩国人在日本被杀害。示威者拦住大门,阻止日方人员出入,并不停地向使馆投掷臭鸡蛋和石块。随后赶到的警察试图驱散人群,但没有成功。下面让我们连线前方的记者,让他介绍一下当地的情况。

前方记者:“现在使馆前的秩序依然很乱,仍然有韩国民众向使馆投掷东西。韩国警方出动的警力不少,但并没完全阻止住人们的行为。现场到处是旗帜和标语,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一个年青人正高举着旗帜,上面写的韩文意思是‘抗议参拜靖国神社’,他旁边的年青人挥舞的旗帜上写着‘英雄金顺伊’、‘英雄朴正旭’‘英雄李泽昊’,后面有一幅大标语写的是‘独岛是韩国的领土’。”

电视台主持人:“韩方媒体是怎样评价此事?”

前方记者:“据我了解韩方媒体除了报道之外没有任何评论。但韩国民间舆论有指责此事是日本故意挑起事端。”

看到这里,华强自言自语:“韩国大使馆一定也不平静,一定有新闻。”他抓起摄像机,冲出房门。

4

韩国驻日大使馆

华强想得不错,这里果然聚集了更多抗议的日本人,气氛更加热闹,近乎疯狂。华强留意一下日本人挥舞的标语,有写“大和英雄 小川勇武”的,有写“还我竹岛”的,还有一幅上写的竟是“轰炸汉城”。华强端起摄像机,忙碌地拍摄起来。正好有一个纤丽的日本少女从华强身边经过,华强心中一震,追上去用不甚熟练的日语对她说:“小姐你好,我是中国北京电视台的记者,能谈谈你对目前日韩关系的看法吗?”“你说你是中国人?”少女问。“是的,我是北京电视台的记者,我想请你谈谈对目前日韩关系的看法。”日本少女大声喊道:“大家看,这有一个中国人。” 立刻围上来一群日本人,华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几块石头紧跟着飞来。

5

“华强——华强——”

华强睁开眼,眼前晃动着几个模糊的人影,华强使劲睁大眼睛,看见一群同事围在自己身边。刘奥运正激动地宣告:“华强醒了!华强醒了!”

“我在哪?”华强问。

“医院里,你被狗日的小日本砸破了头。”刘奥运愤愤地说。

记者团团长走过来说:“华强,好样的,你这次又采访到一个极具价值的新闻。你看——”团长递来一台笔记本电脑,“你的新闻正在咱台播放。”

华强将视线转到电脑上,看到北京电视台正在播放新闻:

……今天,我台驻东京记者华强在采访时被示威的日本人打伤,您现在看到的是他在被打伤前拍摄的画面……

“怎么这样播放新闻?我受伤算什么,不值得报道。再说,我家人看了又担心。”

“我们要让国人看看小日本是怎样对待中国人的。”刘奥运抢着说。

华强摇摇头:“这样不好,激发中日矛盾,日本人也不都是坏人。”

华强的话引起同房另一个小病号地注意,他约莫有十来岁,手上打着石膏。他向这边望望,但没说话。

“嘟——嘟——嘟——”华强看看手机,对大家说:“我妈打来的。”然后接通电话:“妈,是我,我没事,现在在医院。没事,真的没事,没受多大的伤,擦破点皮,真的没事……”

同事们不再说话。

刘奥运无聊地看着表,嘴里嘀咕:“都打一个小时了,还不停。”

6

同事们都走了,华强想起了“缘明园”茶餐厅,灵感一闪,在电脑上构思着一首诗。

“哒哒”有敲门声响起。

“请进!”

门开了,一个纤丽的女子走了进来,捧着一大束洁白的康乃馨。

“静子?!你、你怎么来了?”华强连忙坐起来。

“你伤得怎样?”静子柔声问道。

“没事没事。别站着呀,坐下说。”

静子将花放在床头,细心地整理着挤乱的花瓣:“没事就好,怎么弄成这样的?”

华强抬起头,脑中开始回放上午的片段:“今天我到韩国大使馆边采访,突然发现一个女孩子长得特像你。我刚要采访她,就被人打了。”

“现在社会正是动荡的时候。唉,我弟弟天天胡闹,现在——”静子的眼里泛出泪花。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任时光的影子蔓延在彼此脸上。

7

“我上次说的事你帮我问了没有?小川株式会社已经支持不下去了。”静子道出了此行的真正目的。

“问了,愿意合作。具体的事你们自己谈,这是她们的电话。”华强从手机里翻出林弈美的电话号码,发到了静子手机上。

“太感谢了!”静子笑笑,又问:“你刚才在写什么?”

“我在——写诗。”

“诗?让我看看好吗?”

华强把笔记本电脑递过去,静子看见上面写着一首诗《缘分》。

缘分是风

来也无形

去也无形

缘分是雪

聚也飘零

散也飘零

缘分是酒

欢也醉人

悲也醉人

缘分是花

虽然百般呵护

却欲开不能

欲谢不能


静子不知道看懂没有,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目光摇曳如樱花凋零。

8

静子也走了,华强无力地软在床边,思绪似老化的油漆,层层剥落,直到不成原型。

“叔叔你好。”医院里响起一句生硬的汉语。

华强转过头,看见邻床的一个少年,一只手上打着石膏。

“你是喊我吗?”

“是呀,你是中国人吗?”少年问。

“你怎么知道?”华强问。

“你们说话我都听见了。”

“你也会中文?”

“我爸爸在中国投资,他会中文,我也学了一点。”

“你的手怎么了?”华强问。

少年答道:“骑车撞的,都在医院俩月了。学也没法上,只好在病床上学习。学校每天早晨把要学的内容发来,我晚上再把作业发回学校。”华强注意到他床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今天学校的作业你帮我看看,我发到你电脑上。”

华强问:“你多大了?”

“十四岁。好了,发过去了。”

华强打开电脑。少年写的是一篇作文,题目是《论本世纪之中日战争》。大意是:日本地少人多,资源匮乏,地震频发,而日本赖以生存的国际市场正一步步被中国商品蚕食。所以日中必须打一仗。结果日本在美国和台湾的帮助下取得最后的胜利。夺取了中国的土地、资源和市场。

华强把头抬起来问道:“这是学校布置的作业?”

“是的,写得怎么样?”

“写的是你的真实想法吗?”

“当然是。叔叔,你说日本和中国会开战吗?”

“中国人是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民也是爱好和平的,我想不会。”

“哦,我知道了,你们中国是害怕失败,所以不敢打。”

华强吃惊地望着眼前这个仅仅十四岁一脸稚气的日本孩子,不知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