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东京! 正文 第五章 大地震(二)

shenjun666888 收藏 22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size][/URL] 第五章 大地震(二) 1 小型会议。 地点:静子家。 人员:小川静子、野田太郎。 “静子,咱们规划一下,力争重振小川会社。”野田首先发言。 一听见小川会社,静子双眼里即刻阴雨连绵。野田连忙劝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第五章 大地震(二)

1

自小川和夫跳楼身亡之后,小川株式会社风雨飘摇,已近破产边缘。小川勇武还在上学,所有的重任全压在新任董事长小川静子身上。

怎么办?静子对管理一窍不通,她打电话把野田太郎叫到自己家里,商量对策。

不愧是经济专业毕业,野田早已准备好了,他打开笔记本电脑,调出一篇又一篇数据资料图表,看得静子一头雾水。

“静子,这是我的规划,如果这样……这样……这样……,一定可以重振小川会社的。”

一听见小川会社,静子双眼里即刻阴雨连绵。野田一看情况不对,连忙劝道:“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我们应该重现小川会社昔日的雄风,这样才能安慰伯父的在天之灵。”

静子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野田:“你别让我看资料了,就说怎么办呢?”

野田合上笔记本:“我们的产品不是质量的问题,在同类产品中我们的质量基本上是最好的,问题出在价格和市场上。中国出产的同类产品,质量和我们的相差不远,但价格是我们的三分之二甚至二分之一。消费者当然要选择用起来差别不大,但价格低的产品。再加上国内的经济萧条,市场萎缩。我们应把重点放在亚洲、非洲、美洲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国家,而这些地方的消费者更看重的是价格。所以我们在与中国企业地竞争中才连连失败。打不赢对手,就和对手做朋友。现在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和中国企业联合起来,利用我们技术的优势,中国廉价的劳动力和他们开拓的市场,打开一个新局面。中国人和韩国人不同,他们不排斥日本商品,很多人还以买日本货为荣,我们甚至还可以打开中国的市场。”

静子似乎听懂了,她用欣赏的眼光望着野田,又想到一个问题:怎么和中国人联合呢?

野田继续说:“台湾的林氏集团现在在日本频繁出手,收购了好几家破产的日本公司。”

“你让我把公司买掉?不行!”静子急了,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父亲一生的心血都在公司上,怎能毁在自己手里。

“不是让你买公司,而是让他们和我们合作。” 看见静子的神情,野田太郎忙安慰道,“你的中国同学华强正好在日本。我摸清了,他和林氏集团董事的千金林弈美是幼时玩伴,清华大学同班同学,关系非同一般。中国人最看重人际关系,你让你同学华强帮我们联系一下。”

让华强帮自己,怎么好意思呢?静子面露难色,犹豫不决。

野田在一边察言观色片刻,道:“现在是非常时期,你还是快下决定吧。”

静子思想斗争了一会,终于给华强打了一个电话。

静子先由国际形势谈起,然后转到中日经济,又转到前沿时尚,又转到美食料理,最后最后才转到正题。四十多分钟后,静子挂断电话对野田说:“行了。”

2

台湾林氏北京分公司

林弈美端坐在办公桌前,一个员工走进来,低声说:“董事长,有一个大学生来应聘。”

招聘不是早就停止了吗?林弈美挥挥手:“公司不要人了,让他走吧。”

员工答道:“我也是这样跟他说的,可是他天天来。”

哦?这么有恒心的人,工作能力一定不错,林弈美说:“把他带过来。还有,以后不要叫我董事长了,董事长是我爸爸。”

不一会员工带来一个人,林弈美和他谈了两句,颇感失望。

3

“叫什么名字?”

“张仁。”

“什么专业?”

“经济管理,在日本上的学。”

……

林弈美和他说了几句话,这位一直不敢抬头,小声细语地回应着林弈美的问题。想像中应该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不然怎么会一次次执着地来应聘呢?也该这张仁幸运,林弈美正要下逐客令,电话响了,林弈美一看来电头像,很是高兴。心情一好,张仁就被林大小姐留在了公司。

4

电话是华强打来的,极少接到华强电话的林奕美有点意外,更意外的是他的声音从未有过的煽情。

林弈美一接通电话,就听那头说:“林美眉,在干什么?好长时间不见有点想你了。”

林奕美放肆地笑起来:“是吗,你想我?骗谁呀,你想你的日本小妞吧。哈哈!”

“别笑了,人家都有男朋友了,我亲眼看见的。”如同被人劈头浇了一盆冷水,华强的声音很是沮丧。

“哇!日本女人好阴险呀,早就有男朋友了还瞒着我们华强。让我们华强追了这么长时间。” 林奕美恨恨地说,心中暗暗寻思,华强现在给我打电话干什么呢,会不会……

“你今天找我干什么?是不是人家不理你了就想追我?”林奕美问。

“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如果向我求婚我直接答应他还是先拒绝呢?婚礼是采用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呢?穿什么颜色的婚纱最好看呢?……)林弈美神游物外,感觉整个世界花香四溢。

“你爸爸不是正想投资吗?我给你找个合作者。”

林弈美从幻想中清醒,喃喃自语:“……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呀?——什么合作者?”

“小川株式会社。”

小川株式会社?不就是小川静子父亲的公司么?

华强还在说:“你爸爸不是想进一步提高产品的质量吗?他们有雄厚的技术力量。”

说半天,还是为了那个日本女人。林奕美停了很长时间没有言语,忧伤淹没了整个面容,眼眶里暗潮涌动。

“林弈美,你在听吗?”

“在听,行,我跟我爸爸说说。”林弈美低声说。

“真的?太感谢了!改天我请你吃饭。”

林弈美使劲控制着自己,强行换上一副微笑的面孔,道:“那你一定记好,不要食言哦。”停了一会又说,“你还记得金顺伊吗?韩国的。”

“当然记得,怎么了?”

“他今天打电话给我,和我聊了半天。你猜他最后对我说什么了?”

“……”

“他说他喜欢我,嘻嘻——” 林奕美似乎很得意地笑起来。

5

“勇武,你在哪?赶快回来!我有事找你。”静子放下电话,对野田说:“勇武又在外面胡闹,我们等等他。”

两个人在等待中闲聊,在闲聊中等待,终于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

“什么事姐姐?”话比人抢先一步进入门内。

“坐下,我们商量一下公司的事。”野田把自己的计划跟小川勇武介绍一番,期间又打开电脑,准备调出一堆堆材料。

谁知话未听完,小川勇武已满脸溅朱,对静子嚷道:“你是说跟中国人合作?我不同意!你忘了爸爸是怎么死的吗?是被中国人排挤死的。”

“你还好意思提爸爸。你说说,爸爸的事,你操过心吗?现在爸爸死了,你天天还在外胡闹,又是游行又是示威。连学也不好好上了,你对得起爸爸吗?”小川静子哭泣起来。

“反正和中国人合作我不同意。” 小川勇武摔门而出,激起一股冷风。

望着小川勇武远处的方向,静子脸色发白,好一会才缓过来,对野田说:“我们干我们的,不管他了。”

“我好好干,一定会成功的。” 野田对着静子发誓。

感觉如同漂泊的小船终于找到依靠的港湾,静子走过去,轻轻栖息在野田臂弯里。

野田面露喜色。

6

“华强君,你好!我是金顺伊。” 手机里传来金顺伊久违的声音,嘶哑中带着倦意。

“金顺伊?!你在哪呀?”华强惊奇地问。

“你不是在日本采访吗?我也在日本。”

“什么时间来的?我在帝国饭店,过来咱俩聚聚。”

“不行呀,我还有事要办。你什么时间回中国?”

“说不定。”

“哦,”金顺伊说,“我妹妹在中国怎么样?我挺挂念她的。如果我再也去不成中国,你回国了一定帮我好好照顾她。”

“这还用说吗,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那就谢谢你了。”

华强还在说着诸如“你妹妹就是我妹妹”之类的话,后来发现金顺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挂了电话。

7

“华强,赶快到华人社区来,有新闻。”华强的同事刘奥运在电话里急促地说。

华强记者当的时间不长,却落下一个职业病,一听见“新闻”二字就像战士听见冲锋号,立马就要向前冲。这不,华强即刻驱车上了路。一路上横冲直撞好像不良青年在玩飙车。

赶到了东京的华人社区,只见一大群日本青年挥舞着石块、木棒,正在围攻当地的华人,几家华人的窗户被砸碎。警察正在阻止近乎疯狂的日本青年,并把几个受伤的华人抬进救护车。华强连忙拿出摄相机,正在拍的时候,他衣服上的五星红旗吸引了几个日本人,立刻有几个石块毫不客气地飞过来。

“滚回去!支那猪。”看见华强慌忙驾车离去,小川勇武和一大群日本青年得意地叫起来。

8

今年日本境内频发地震,对日本国民的内心震动很大,很多人担心地震会在一夜之间降临在自己头上。而日本互联网上充斥的诸如“海啸”、“日本岛沉没”的言论,进一步加深了人们的恐惧。日本人把愤怒撒在中韩两国人民身上,认为是他们夺走了自己幸福的生活。近几天日本发生多起针对华人、韩国人的暴力事件,并且暴力还在进一步蔓延。看来如其说日本发生了地理大地震,不如说日本发生的是社会大地震。事态如果不及时控制,甚至可能引发政治大地震。

华强将这一份评论通过电子邮件发回国内后,打开了饭店的电视。一则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