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读史记:皇帝驾崩的时候 皇子在干什么

水师军品2 收藏 4 1342
导读:“皇上驾崩的时候,太子在干什么?”这个设问句显然暗含一种阴险的预设,即皇上驾崩的时候,太子都不在干好事。鲁迅先生曾经愤激地说道:“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我还不敢如此不惮,所以只好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看看《史记》里记载的皇上驾崩的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始皇三十七年七月(公元前210年),中国史上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的末日来临了。   巡游到沙丘(今河北省广宗县)时,秦始皇病重,命宦官赵高给远在北部边防的长子扶苏写信,让扶苏把兵权暂时交给大将蒙恬,自己赶回咸阳参加秦始皇的葬礼。这

“皇上驾崩的时候,太子在干什么?”这个设问句显然暗含一种阴险的预设,即皇上驾崩的时候,太子都不在干好事。鲁迅先生曾经愤激地说道:“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我还不敢如此不惮,所以只好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看看《史记》里记载的皇上驾崩的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始皇三十七年七月(公元前210年),中国史上第一个皇帝秦始皇的末日来临了。


巡游到沙丘(今河北省广宗县)时,秦始皇病重,命宦官赵高给远在北部边防的长子扶苏写信,让扶苏把兵权暂时交给大将蒙恬,自己赶回咸阳参加秦始皇的葬礼。这通诏书,无疑就是宣布皇位的归属,长子扶苏将顺理成章地继承皇位。


秦始皇驾崩的现场,只有少子胡亥、丞相李斯、宦官赵高等五六个人在,他们把秦始皇的遗体放置在一辆又保温又通风凉爽的车子里,百官该上奏还上奏,该进饮食还进饮食,一切都和平时一样,只是秘不发丧。


这一年,胡亥刚满19岁。猝遇这样的事变,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胡亥处于观望状态。太子显然是哥哥扶苏,但是秦始皇给扶苏的诏书和皇帝的玉玺(这块玉玺就是根据著名的和氏璧制成的)都存放在赵高手中。没有人不想做皇帝,可是胡亥的命运并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他只能观望。


赵高第一个出场。他游说胡亥说“臣人与见臣于人,制人与见制于人”不可同日而语,扶苏继位后你胡亥可能就毫无立足之地了,还是你来做皇帝吧。胡亥当然想做皇帝,可是最顾虑的是丞相李斯的态度,于是胡亥先装模作样地推辞了一番,说:“废掉兄长而立弟弟,是不义;不遵守父亲的诏令,是不孝;我才能微薄,勉强依靠别人的帮助继位,是无能。这三项都是逆德而行的事,大逆不道,如果天下不服我,我还想不想活了?”


如果不了解胡亥继位后种种倒行逆施的行为,光听这几句漂亮话,还真以为这个人能够明辨是非呢。可惜,面对赵高的步步紧逼,胡亥紧接着就问:“现在还没有发丧,也没有安葬,就和丞相说这件事,丞相会怎么想?”这句问话暴露了胡亥的野心,也暴露了胡亥的最大担心:李斯是什么态度?他是偏向扶苏还是偏向我胡亥?


于是,赵高的第二个博弈对象就指向了丞相李斯。赵高是个很有策略和手腕的人,他找到李斯,直接了当地问李斯:“皇上驾崩,给扶苏的诏书和玉玺都在胡亥手中,到底把谁立为太子,这件事只有你和我两人说了算。丞相以为如何?”诏书和玉玺明明都在赵高手中,他却偏偏说是在胡亥手中,看来如果李斯不能遂赵高的愿,赵高一定会假借胡亥的名义除掉李斯。


球踢给了李斯。李斯显然深刻地洞悉其中的利害。李斯的答复波澜起伏,一波三折,其中蕴涵的激烈的心理变化,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听来,恍如目睹耳闻。


李斯先是声色俱厉地回避这个问题:“赵高你怎么能说出这种亡国之言!这件事不是我们做臣子的应当议论的。”


赵高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洞悉入微,一语点破李斯的软肋,“丞相自忖您和蒙恬将军谁的能力更高?谁的功劳更大?谁更能深谋远虑,万无一失?天下的百姓更拥戴谁?扶苏更信任谁?”


这五句话问出来,犹如抛出了五枚重磅炸弹,炸得李斯晕头转向。他故作糊涂地问赵高:“这五项全能我都比不上蒙恬将军,你这么苛责我干吗?”


这句软弱无力的反问自然在赵高的意料之中,他回答说:“我赵高本来就是一个宦官的厮役,仅仅因为熟悉法律文书,很幸运地被选入宫中。我管事二十多年来,还没有见过丞相和功臣的封荫有能够延续到第二代的,他们的最终结局都是被杀身亡。皇上的长子扶苏刚毅勇武,知人善用,士人都愿意为他效劳。他一旦继位,必定用蒙恬将军为丞相。到时秋后算账,清算旧臣,您怎么还能够以通侯的身份衣锦还乡呢?相反,胡亥仁慈敦厚,轻财重士,口头上虽然没有表白过对丞相您的信任,但是心里明白。如果立他为太子,对我们这批老臣肯定是尊重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