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三部:沉沦与挣扎 第一百六十三章:二次北伐(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一百六十三章:二次北伐(四)


在卫富贵的催问下,这张营长这才吱吱唔唔回话,说他那个营伤亡了一半。卫富贵再问东洋军大致伤亡情况,就见张营长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卫富贵不由有了怒气,冲着张营长大喝“说!”

“据估计,东洋军那支突进来的部队,撤出时大致伤亡了一半!”


“碰”听张营长这样说,卫富贵不由暴怒,奋力一掌,直把桌上茶杯震得翻到,茶水撒了一桌

“张营长,你还好意思叫张胜利?我看你就叫张失败!你一个加强营伏击围歼日军一个连的部队,才让人家伤亡一半,还杀出重围?结果人家还让你一营人马损失过半?!你打的什么鸟仗?!来人,把他给我先押到军法处去。”

张铁一见卫富贵要来真的。忙上来制止,直说有客观原因,这时这营长的顶头各团、旅、师直属长官都出面为这营长求情。

见张铁和童彪都出面,卫富贵有些奇怪这营长什么来头,竟然能使这些长官一起出面说话。

这时童彪上前说到“听到枪炮声,我紧急赶到现场,虽然日军已突出重围,但是从战场痕迹,以及我询问该营士兵后,我发现,日军单兵素养极高,枪法甚准,敢于刺刀格斗,技术娴熟,又悍不畏死。甚是难缠。而且其炮兵的火力的强度及反应速度出乎我们的预料。”

这时张营长的上级旅长官也站出来给张营长求情“张营长所部在我旅向来是精锐,部队作风勇敢,打仗肯动脑,是一员将才。半月前攻克临沂,张营长亲率突击队,第一个登上临沂城墙。功劳本上,战功卓越。希望军长酌情处理。更何况,这次我作为其旅长,也犯下巨大错误,考虑到城市内不宜使用炮兵,我旅炮兵大部都还在城外,部分进城的炮兵也跟着我的旅部,没有放到一线去。这才让张营被敌炮击而无还手之力!”

卫富贵一听几名长官以战功为这营长求情,顿时没有了脾气。在二十七军,至今为止,在卫富贵等一众高级将领有意无意的引导下,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军营文化习惯——军营里军功最大!只要军功在身,只要不犯几条核心的军规,军功能抵一切。就如上次在豫南整编三师,不听军令抢劫,之后又隐匿不报,这么大的死罪,都可以用足够的军功相抵得以活命。

一旦下属拿军功出来说事,除非犯了——反叛、战场逃跑、战场抗命等几项杀头大罪,否则就是上级都要让三分面子,酌情从轻处理。因此几个军官拿这军功出来为这营长求情。且说的也有理,因此卫富贵只能压住了火气。

那营长偷眼见军长面色变化,知道自己无大碍。于是装模作样,不让上司把责任都揽去,跪在那里直说自己也有责任,说自己过于轻敌,在外包围大楼的两个连,队形密集,让东洋军轻易杀伤不少将士。

卫富贵见局面如此,不好再说些什么。再臭骂这营长两句,就让他滚起来。心里却在盘算这个亏到底怎么补回来。

见营长站起来,卫富贵转头问他的直属团长,如今那栋楼在谁的控制之下 ?那团长面色尴尬地说,东洋军退出楼后,还是被张营控制。但是随即司令部来人,命令部队全面脱离与东洋军的接触,几处和日军犬牙交错的阵地,部队都被命令撤下来了。

卫富贵一听就急了,指着团长的鼻子大骂,直说这混蛋团长不是东西,二十七军的部队,只能接受二十七军军部的命令,天王老子的命令也得过军部这手。童彪有些尴尬地回复,司令部这次下命令的人是带着司令部宪兵队的人来的,拿着蒋司令亲笔手令,命令上面要求任何部队接令必须立即执行,哪个长官不执行,宪兵队当场以抗命押走,反抗者当场击毙。说着把一份手令递给了卫富贵。

卫富贵仔细看了一遍,不由恨的咬牙切齿。这心头不由警惕起来——司令部不按游戏规矩出牌,越过老子直接给我下属下令,长此以往,老子不被架空了?!

这话虽未说出来,但作为军阀本能,卫富贵对蒋司令加大了一份戒备。


不过卫富贵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自己的人马都与东洋军脱离接触,那么之后东洋人发生什么意外,就跟自己无关了!嘿嘿嘿嘿~~~~卫富贵不由阴险地笑了起来。

众人看的有点纳闷,自己部队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军长怎么乐开了?

卫富贵看众人疑惑,伸手把众人招集进军部作战室,一进屋,卫富贵就开始嚷嚷“他吗的,上次在豫南,为了粮食,好几路洋人联手阴我。老子吃的那亏,现在还没有找到人来报销。今天这股死东洋人又占老子便宜。他妈的,当我泥捏的。周参谋长,今天侦查下来,城里东洋军大致有多少人?”

周斌略一沉吟“日军在城里分的很散,但总数在四千人以内!不过,军长,外交无小事,万一做了这事,捅了篓子,咱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卫富贵嘴一撇“老周,你何必这么胆怯.不过四千人,我一个军就解决了。到时生米做成熟饭,蒋司令说跟他无关,东洋人会信?!老子可是吃了亏的,难道还不让我还手找回来?!”

周斌暗自摇摇头,暗道富贵这小子根本没有见识过洋人真正的实力,不知道洋人外交背后真正的做法。这么莽撞的搞下去,东洋军全面干预下,这一集团军就全部被拖在胶东,北伐必然夭折。不由暗自琢磨用什么方式和借口阻止卫富贵的报复冲动。


就在二十七军一众高级将领,在军部研究具体报复方法的时候。忽然卫兵报司令部来人传令。卫富贵心中疑惑,隐隐有了不安的感觉。忙出了作战室,就见院子里一个军官和四个随从站在那里等卫富贵。卫富贵一看不由一愣,中间这个传令军官,卫富贵虽然不熟悉,但是认识,曾是第一军的一个师长,这次被认命北伐军司令部直属部队总长官,几乎是卫戍部队的部队长,直接归蒋司令指挥。

一个师级军官给自己下军令,这个情况果然不同寻常。

这名军官见卫富贵出来,忙冲卫富贵敬了一个军礼“卫军长好!根据司令部命令,小人特传军令给卫军长您。”说着打开手中的文件夹“北伐军第二十七军卫富贵军长:特命你军接令后,入城各部立即开拔出城,城外四十里扎营,明日开始在济南城外左右五十里范围内寻找适应大军团行动的黄河渡口,构筑码头,并寻找相关渡河设备。特此令! 北伐军司令部 蒋”

卫富贵听这命令,眉头不由一抬,心说这命令来的够快的,但是自己这口怨气不报复一下,还真难咽的下去!于是就准备申辩一下。

没想到,那军官念完军令,走前两步,到卫富贵身前,低身说道“蒋司令还托我带个口信给您‘望您以大局为重,不要争一时之长短。如今革命关键时刻,不宜旁生枝节,与东洋交恶,反而 合了人家的心意’。我来之前,蒋司令再三叮嘱,卫军长接令后,立即动身,不可耽搁,下官陪着您出城指引贵部到预定地点扎营。”

卫富贵不由心说,这蒋司令是我肚子里蛔虫啊?把老子所有的念想都给堵住了。心中不忿,不由半真半假的笑问那军官“我要不接这令呢?”

那军官听这话略一发愣,不由挺直了身体,严肃地对卫富贵说“小人相信卫军长会接的。”

卫富贵一晒,就想问这军官为何如此肯定,猛然见,就觉得面前杀气逼人,卫富贵心中不由升起一丝诡异感觉,眼前这不起眼的汉子,随时能将自己一击毙命,眼角再一扫军官带来的几个随从,各个都露出练家子的模样。此时那几个随从似乎也有所悟,轻移身形,竟然将院子里自己几个警卫隐隐隔开。院子里卫富贵的几个警卫也觉出不对劲,但是看军长在别人有效攻击范围内,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两边一下僵在这里。卫富贵心中一冷。直觉告诉他,不应承,看来人家立即就要翻脸。

就在这时,一个卫兵闷头撞进来,也没看院子里的局势,几步就到了卫富贵身侧,在卫富贵耳边汇报了几句。卫富贵脸色顿变。恶狠狠瞅了眼前军官一眼,愤然一甩手,回头冲作战室里喊道“参谋长,命令城内各部,立即拔营出城。我说的是‘立即!’。”

听卫富贵这话,那军官这才松了一口气。


。。。。。。。


而在此时,在北伐军司令部里,蒋司令与一集团军第一军团长官在谈话

“你的部队都到位了?”

“是!刚才接到报告,我直属的警卫团,硬插进二十七军的驻地里,把他们军部已经围住了!”

“好!做的好!我这个亲戚,我是十分不放心的。自由散漫、贪财好色!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容不得别人一丝插手,十足的军阀作风,十足的地主老财!要不是还能支持革命,支持北伐,接受革命军领导,我早把他军权扒了!他要识时务,就按照司令部命令做。否则!哼!我是不在意大义灭亲的!”

第一军团长官听了不由有点谨慎,不敢随便回话。心说,司令你再不满,那也是你亲戚。最好大家别伤和气,不要让我难做。否则今天我做了恶人,万一那天你家枕头风的风向改变,我可就十恶不赦了!


看手下谨慎的样子,蒋司令知道是人家心里什么意思。冲第一军团长和蔼地说“不要担心,按照我命令做,没有人会找你麻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