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几天高规格的纪念五四运动及庆祝青年节的活动,不仅把中国对这一代青年人的关注推到了一个高潮,也吸引着近年一直留意这个世界最大群体之一的外媒目光。这个相当于欧洲总人口一半的年轻群体,近年来在国内外纷纷被戴上不同的头衔:从“被溺爱的一代”、“草莓一代”、“鸟巢一代”,令西方担心的当然还是跟“民族主义”有关的“愤青一代”。不过,国际上越来越多的人把中国青年视为推动世界前进的正面力量。在几天前的研讨会上,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甚至打出了“理解中国‘愤青’”的主题。旅居日本的中国问题专家庚欣对《环球时报》说,这一代青年是中国近代以来最具国际标准的一代人,但他们也得承担中国向世界大国迈进过程中遭遇到的各种苦痛及磨炼,“任重而道远” 仍将是这一代人的座右铭。


中国青年爱国主义受关注


今年青年节是揭开中国现代史的五四运动90周年纪念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分别与名校学生直接交流,4日中国高层领导人还出席了纪念五四运动90周年大会。中国的这一系列高规格活动引起了国际媒体的兴趣,许多媒体将焦点放在“中国青年的爱国主义”上。日本《读卖新闻》网站5月4日报道称,中国正在引导期待祖国更加强大的年轻人增强爱国心。在2008年四川大地震和北京奥运会中,众多中国青年加入到志愿者行列中来,流汗工作,并挥舞国旗反对国际上的批评声音。这些年轻人的做法被认为与五四运动一样,表达了强烈的爱国情绪。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5月4日刊登了一篇题为“理解中国‘愤青’:未来会怎样?”的消息,介绍该学会桑顿中国研究中心4月29日主持召开的有关中国青年的研讨会。文章说,中国“愤怒的青年”,不论是“对中国还是对外部世界都成为一种挑战性现象”。这些青年男女经常使用互联网和其他渠道来公开表达他们的政治观点。该文章说,“超民族主义和反美情绪在20世纪90年代末就在中国青年中产生,如今更是广泛传播,这与20年前的中国青年一代形成鲜明对比”,是什么令中国“愤青”兴起?他们具有多大的代表性?他们日渐增强的影响力将对中国未来的政治轨迹和外交政策产生何种影响?文章称,该学会举办的这次研讨会是为了探求中国社会这个独特群体的特性,西方可能如何触发中国“愤青”的激进反应,以及“理解中国年轻一代”会有何好处。


这次研讨会邀请了谷歌全球副总裁李开复、美国前白宫亚洲政策资深主任李侃如、《纽约客》专栏作家奥斯诺斯等人。李开复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这些青年人心中的力量其实是正面的,因为他们的出发点是爱国的,是希望有更大透明度的,但是表现出来的行动有时过激了一些。因此应该想办法让这些人更好理解世界各地的情况,使他们理性地分析各种事件。


“美国之音”5月1日引述亚利桑纳大学战略媒体与公共关系专家吴旭的话说,这一代中国青年生长的环境给了他们一种非常强的自信,这种自信以及重新对自我的认知是前几代年轻人所没有的。“西方对中国的抨击,跟他们油然而生的骄傲感觉是非常对立的。加上这批年轻人在找寻自己个性过程中整个国家也面临重新定位的过程,所以荷尔蒙的生发加上整个外来的不公平造成一种愤怒的感觉。”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贾庆国对《环球时报》说,“愤青”并不能代表目前中国的青年一代,它只是部分人情绪化的观点被网络放大了。对于西方舆论对中国青年一代的关注和担忧,贾庆国认为,这很正常,因为对于一个崛起的大国来说,青年一代决定了其未来的内外政策,青年人怎么想,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贾庆国认为,对于一个国家的青年一代来说,国家日益强大,很多人引以为豪,这是很正常的。中国青年一代正常理性的爱国主义正在上升,他们越来越平衡地看待问题,思考自己国家与外界的共同发展,追求人类共同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