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东京! 正文 第一章 发展

shenjun666888 收藏 0 12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2.html


引子

茫茫宇宙中,有一颗魔兽星球,星球上有两块大陆:东方大陆和西方大陆。上面主要居住着四个种族:人族、不死族、精灵族、兽族。

人族,生活在东方大陆的中央,建立的国家称为中央国,简称中国。因人族里有龙鹰骑士,故其民自称“龙的传人”。

不死族,生活在东方大陆和西方大陆中间的岛屿上,自称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建立了旭日帝国。因不死军团主要成员是亡灵,故其士兵又被别的种族称为“鬼子。”

精灵族,生活在东方大陆东北的半岛上,建立了两个国家——朝鲜、韩国。因精灵族里的山岭巨人经常手持一根木棒,故韩国人又被别的种族称为“棒子。”

兽族,生活在西方大陆上,建立了美丽坚国,简称美国。是魔兽星球上军事最强大的国家。

我们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魔兽星球上。作者郑重声明:本文所写的一切和我们的世界没有丝毫联系,请勿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魔兽星球历史:

1868年1月3日,“明治维新”开始,旭日帝国逐渐强大。

1894年8月1日,甲午中日战争开始。中国战败,旭日帝国占领台湾。

1904年2月10日,“日俄战争”开始。旭日帝国取胜,跻身世界强国。

1931年9月18日,旭日帝国开始侵占中国东北。

1937年7月7日,日军全面侵华。

1937年12月13日,日军侵占南京后,在六个星期中屠杀市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30多万人,无数妇女遭凌辱。

1941年12月7日,旭日帝国偷袭珍珠港,美太平洋舰队几乎全军覆没。

1942年6月4日,日美中途岛大海战,日军大败。

1945年8月6日,美军向广岛投放原子弹“小男孩”。

1945年8月9日,美军向长崎投放原子弹“胖子”。

1945年9月2日,旭日帝国无条件投降。

第一章 发展

2030年,本故事开始——

1

幕色降临。

当晚霞燃尽余烬,霓虹喧闹起来,将古老的北京写意为叹为观止的亮丽。

华强来到学校旁边的“缘明园”茶餐厅,拣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静静地等待着。

过了一会,一串清脆的脚步声响起,那声音由远至近穿过耳膜,一拍一拍落在了华强心上。一个女孩子踩着具有节奏韵感的步伐,走到华强对面的座位上,坐下点了一杯咖啡,慢慢品着。那姿势入了华强的眼,却又是说不出的优雅。

这是华强第四次在这儿遇到她了。上个星期华强被林奕美强行拉过来喝了一次茶,华强就注意到了这个淡雅脱俗的女孩。“缘明园”茶餐厅是情侣们的舞台,每天都会上演一幕幕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只有这个女孩子孤身一人坐在角落里,静止成一幅唯美的画面。后来华强又来了几次,发现这个女孩子总是在晚上八点左右光顾“缘明园”茶餐厅,而且坐在同一个座位上。

华强低头装着看书,用眼睛的余光留意着那个女孩。女孩子似乎不知道对面还有一双热切的眼睛,依旧漫无目的地看着窗外。从窗帏挤进的晚风,撩得她秀发轻扬,和周围的红男绿女相比,整个人犹如一朵不胜凉风的水莲花。华强心中一震,想起了一首诗,不经意地说出了题目——“沙扬娜拉。”

“打扰了,请问您会说日语吗?”

谁在说话呢?华强抬起头,发现对面的女孩竟在看着自己。

四目相对,华强大窘,他暗暗深吸一口气,在女孩淡淡的体香包围中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表情。然后很平静地问:“请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是的,我刚才好像听到你在用日语说 ‘再见’。”

华强很绅士地笑笑:“我不会说日语,刚才我念的是一首诗的题目。”

“哦,”女孩子明眸流动,“是什么诗呢?”

华强回答:“是中国诗人徐志摩赠旭日女郎的一首诗。”然后轻轻吟道——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

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女孩子脸上荡溢开一圈圈陶醉,半晌才说:“写得真美。”

“冒昧地问一下,你是旭日人吗?”华强小心地问道。

女孩点点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听你说的是日式汉语。最主要的是——你和徐志摩诗里旭日女郎的气质一模一样。”

女孩微微一笑:“你真会说话,谢谢夸奖。”

华强:“我说的是都是真的,感觉你就是从诗中走出来的。”

女孩脸上即刻霞光荡漾,说不尽的似水柔情。

华强试探地问道:“请问你是来中国上学吗?”

“是呀,在清华大学外籍班学中文。”

华强大喜:“哦?!我也是清华大学的学生,咱们是校友啊。”然后伸出手,“清华新闻系四年级二班学生——华强。”

女孩轻舒玉手碰了一下华强的手:“清华外籍中文班四年级学生——小川静子。”

2

回到宿舍,华强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一闭眼,便有一个纤丽的女孩,踩着清脆的步伐款款而至——

“打扰了,请问您会说日语吗?”背景是漫天的樱花,惹风飞扬。

华强从床上跃起,来到电脑桌边打开电脑。他记起曾经看见过一个测算姻缘的网站,原来自己对此都是不屑一顾,今天反正睡不着,不如试一试。

华强登陆网站,按要求回答了一连串问题,然后是漫长地等待。就在华强准备放弃时,网站打开一个新网页,上面是一首诗——

秋者静处,冷雨洒之;

冬者贤聚,冰雪覆之;

春意融融,白雾虚之;

夏者亦美,烈火焚之。

这是什么意思呢?华强百思不得其解。往下一看,诗下面有一行字:

看不懂吗?请汇100元到×××××,帮你解答。

原来想骗钱!华强愤愤地关掉电脑,可是那首怪诗却深深地烙在华强脑海里,挥之不去。

3

第二天中午放学,华强来到外籍班楼下,眼光在人来人往中搜索。阳光在地上缓缓流动,将华强的身影渐渐拉长。

就在华强焦急的时候,猛然发现小川静子从远处走过,华强的心突突地狂跳起来。他悄悄迎上去,心里盘算着怎样和她来一次合理的“偶遇”。但走近了才发现不是,只不过是自己思念至深,将小川静子的影像投射到另一个女孩子身上罢了。华强很失望地往后退,刚退几步就感觉撞到一个人。(事后华强想要是撞到小川静子该多好啊,不过当时华强就感觉撞的不是小川静子,想像中她的身体应该是很柔软的。)华强转过身,看见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男学生,明净的阳光倾泻在他脸上,将他的脸渲染的很阳光。再往下一看,地上散落了一大片书。华强连声道歉,然后蹲下身捡。那学生挺客气地说:“没关系,我自己拾。”等都捡起来后华强才发现书太多了,真不知道他一个人怎么抱得了。华强于是主动问道:“要不我帮你抱一点?”那学生爽快地说:“好呀,谢谢你!搬到我的寝室吧。”然后自我介绍:“我叫金顺伊,大韩民国人。你呢?” “华强,中国人。” “你就是华强?久闻大名。你是新闻系的吧,我经常在校报上看见你发的新闻。”华强摇摇头:“胡乱写的,让你见笑了。”“你们中国人太谦虚了,写得挺好的。”

从这地方到金顺伊的寝室应该不到500米,但是这短暂的距离已经让俩人成了好朋友。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倾盖如故”吧。

4

“终于到了,让你受累了。” 金顺伊递给华强一罐饮料。

华强接过来,边喝边翻看刚才搬的书:“你很喜欢玩游戏吗?这么多电子游戏方面的书。”

“当然了,网游、电竞、单机游戏、老的街机游戏我都精通。” 金顺伊有点得意,又问一脸迷惘的华强,“你一般玩什么游戏?”

“我——”华强被金顺伊绕口令般的游戏种类绕晕了,摸摸口袋,手机还在,便答道:“我一般只玩手机上的游戏。”

“手机游戏?” 金顺伊忍不住笑起来,旋即感觉不合适,改口道:“是呀,你们记者天天忙着写文章,不像我们不务正业。”

华强突然想到一件事(其实不能说突然想到,应该是蓄意已久的),问道:“你们班有个叫小川静子的旭日女孩吗?”

金顺伊:“有呀,怎么了?”

华强:“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金顺伊掏出手机,查了好一会:“没有,我从不和她联系。” 再看看由希望向失望渐变的华强,想了想说:“我电脑上存有全班学生的通讯录,应该有她的。”说完打开电脑查起来,过一会,金顺伊兴奋地叫道:“哈哈,找到了!”

5

小川静子吃完晚饭,打开电脑,东瞅瞅西看看,总觉特无聊。看看时间,七点半。静子关了电脑,走出校园。

春末的晚风,将天空清洗得明净透彻。小川静子的寂寞亦随风而出,在黑暗里缓缓游荡。

嘀嘀——手机响了。静子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的信息:

——你好,晚上请你喝茶好吗?

——请问你是谁?

——先别问我是谁。我想请你到“缘明园”茶餐厅喝茶,不知是否肯赏脸?

——我们认识吗?

——当然认识。到了你就知道我是谁了。

——好吧。

——我等着你!

静子揣好手机,向“缘明园”茶餐厅走去。后面一辆出租车里,一个人影乐颠颠地催促司机道:“师傅快点,到‘缘明园’茶餐厅。”

6

华强来到茶餐厅,见静子常坐的位置还空着,就坐在了对面。一双眼睛不停地扫视着窗外。都市深处霓虹斗艳,争抢着涌进他的瞳孔。过一会,静子的身影亦抢入华强的瞳孔,干脆利落地挤走了霓虹的影像。华强赶忙找一本书装模作样地看起来。

静子依旧踩着华强心跳的节拍,款款走进茶餐厅,习惯地坐在那个临窗的位子上。

“小川静子,幸会!”对面正在看书的小伙子抬起头,溢出满脸灿烂的笑容。

“幸会!华强君。”静子愣了一下后,柔柔地回应道。她感觉到是谁发的信息了。

“又见面了,今天我请客,你喝点什么?”

“随便。”

“随便?”华强对前来招呼的服务员笑嘻嘻地问道:“服务员,你这儿有‘随便’这种饮料吗?”

服务员和小川静子都被逗笑了。服务员笑毕,抿着嘴,摇摇头。

“要不绿茶吧,女孩子喝了可以美容的。”华强又转脸对服务员说:“来一瓶绿茶,一瓶可乐。”


“来中国几年,感觉怎样?”华强问娴静凝坐的静子。

“中国发展挺快的,比我想象的好多了。原来我以为中国又大又穷,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是呀,自从2008年主办奥运会以来,中国的经济一直持续发展。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经济最繁荣的地区之一。”

“所以我爸爸让我来中国学中文,将来可以更方便的和中国人打交道。”

“你是不是很喜欢‘缘明园’?”华强岔开话题,“我好几次看见你一个人来这儿了。”

静子慢悠悠地答道:“远在异国他乡,认识的人又少,一个人挺寂寞的,只好来喝茶了。”

华强心中暗喜:“那我以后可以请你出来玩吗?”

静子沉默片刻:“行呀。”

华强狂喜,有点手足无措。抬头看见静子还没有打开绿茶,说道:“怎么不喝呀?来,我帮你拧开。”边说边拧开了绿茶,插了一根吸管,递到静子手中。静子接过来,轻轻低头尝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华强问。

“挺好喝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

窗外,阵阵春风拂来,风中盛开着大朵大朵的绚丽幻想,一瞬间将华强的心明媚地点亮。

7

“华强君,现在有时间吗?到我寝室玩吧。” 金顺伊在电话里邀请道。

想追静子,不会日语怎么行?可怜的华强正在恶补日语。可是平假名、片假名却不客气地胡搅蛮缠,缠得他头昏脑胀。金顺伊的邀请,正好给他一个丢掉书本的借口,就答道:“行,你等着,我马上就到!”

来到寝室门口,看见金顺伊正坐在电脑前,不用说又在打游戏。敲敲门,里面竟没反应。

“你好呀金顺伊!”华强大喊一声。

金顺伊抬起头,不好意思地道歉:“对不起华强君,我刚才太投入了,没有看见你来。”

华强走近电脑:“什么游戏?这么吸引你。”

金顺伊解释道:“是一款以21世纪中日韩三国战争为背景,名叫‘21世纪三国演义’的网络游戏,又名‘东亚战争’。中日韩三国都有玩家,玩的人非常多。”

“哦?还有这样的游戏。”华强感觉不可思议,摇了摇头,“为什么总是战争,难道就不能和平相处吗?”

“只是一款游戏而已,又不是真的。” 金顺伊笑道,“话又说回来,你向往和平,可是就有人喜欢挑起战争,不然哪来两次世界大战?”

只是一款游戏,就搞得忒沉重,华强打住话题,转问道:“喊我来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妹妹也在中国。和周围的中国人交流总很吃力,现在老是缠着我教她说中国话,还说我是学中文的。你是知道的,我打游戏还行,中文实在是没有学好。再说我教的也不是纯正的汉语,我想请你有时间教教她。”

“行!”华强很爽快地答应下来。心中暗自思量:不知道他妹妹长得啥样?应该是一个美女,不过肯定没有我的静子温柔。

“真是太谢谢你了!” 金顺伊非常高兴。

“其实我还要谢谢你。”华强说,“你给我的电话号码帮了我大忙。”

“小川静子?你是不是想追她?”

华强点点头。

金顺伊摇摇头:“华强君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口气中浸透鄙夷。

华强一惊:“怎么了?她不好吗,还是她有男朋友了?”

金顺伊答道:“你问的我都不知道,只是我不喜欢旭日人而已。”

“哦。”华强松了一口气。


“你班里是不是有一个个子高高的女孩?身材挺好的。” 金顺伊问华强。

华强有点茫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们班有好几个高个子的女孩。”

金顺伊:“就是经常和你在一块的那个女孩。”

华强想了想:“我知道了,你问的是林奕美吧。其实我不经常和她在一块,就是前几天被她强拉去喝过一次茶。”

“那么好的女孩,你怎么不追呢?”

就是,那么好的女孩子。也许现在华强满脑子都是小川静子吧。

华强答道:“说不清,我喜欢温柔的。”

“哦……”金顺伊陷入沉思。

8

“今天天气这么好,一块出去玩吧。”华强在电话里邀请静子。

“到什么地方玩呢?”静子问。

“到天坛公园吧,那里有好多的樱花。”

“中国也有樱花吗?”

“当然有了。其实,樱花原产地是中国,后来才传入旭日的。1972年秋,旭日首相田中角荣访华时,赠送给中国1000棵名贵的大山樱树。这些樱树中的一部分就种在天坛公园。”看来华强恶补的知识挺有用,关键的时候给自己长了不少面子。

“哦,好吧。”


时值四月,春日骤暖,公园里樱花肆无忌惮地燃烧起来。一团团、一簇簇、一层层、一片片,远看如云如雾,无限姣妍;近看似锦似缎,蔚为壮观。微风拂来,樱花便漫天飞舞,在空中炫耀娇艳脱俗的美。

小川静子闭上眼,融化在落英之中,任纷纷扬扬的花瓣雨洒满全身。




本文内容于 2009-7-15 11:26:31 被shenjun666888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