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国家元首,毛泽东只出访过苏联一个国家。而上世纪50年代他曾计划访问波兰,但最终却没有成行。


接受邀请


苏共二十大后,东欧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弥漫着动荡不安的气氛。1956年,波兰爆发十月事件,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哥穆尔卡上台后立即邀请毛泽东访问波兰。


1956年12月3日,波兰驻华大使基里洛克拜会毛泽东,向毛泽东递交了波兰领导人希望毛泽东近期访波的邀请信。毛泽东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基里洛克在向波兰汇报这一情况时说:“毛泽东问及邀请是否有特定期限,是否可以认为在他方便的任何时候均有效。毛泽东不能接受所建议的日期,因为周恩来要到1957年1月底才能回国。要前往波兰而不在莫斯科停留是不可能的,而毛泽东又不想在莫斯科停留,因为自他访问莫斯科后的7年内,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一直未曾回访。”


此后毛泽东在由中国外交部起草的一份正式回复中说:“由于我近来工作一直很忙,目前还不能决定到贵国访问的确切日期,这一点希望得到你们的谅解。当我能够决定到贵国访问日期的时候,我将通知你们,并且征求你们的意见。”


世界关注


尽管日期未定,但毛泽东即将访问波兰的消息却让当时对中国极具好感的波兰各界都感到非常兴奋,在西方国家也引起了极大关注。


据中国驻波兰使馆报外交部的电报显示,法国、瑞士、意大利等西欧国家都对毛泽东访问波兰做出了种种猜测。法国《世界报》分析说,此行动还有另外一个意义,即新中国公然地干预老欧洲的事务,这一发展必将促进当前国际形势的迅速变革。


1957年4月,波兰部长会议主席西伦凯维兹率领的波兰政府代表团来中国访问。在访问中,波兰人再次提出了请毛泽东访问波兰的事情。毛泽东再次表示,将在以后的适当时间访问波兰。


毛泽东将到波兰访问的消息在波兰传得沸沸扬扬。中国驻波兰使馆向国内汇报说:“波兰美术招贴出版社称毛主席9月将访波,领导们要求他们7月底制成标语,他们请我使馆帮助写中文'欢迎亲爱的客人'等标语。《晚快报》向我国使馆索取毛主席小传和介绍毛主席生平的照片,邮局亦在设计毛主席访波时发行的'中波友谊万岁'邮票。波兰民主党《民主周刊》甚至说,毛主席将参加7·27波兰国庆,要求我使馆提供毛主席和群众在一起的照片……”


波兰从上层领导到一般百姓都对中国有好感,这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是支持波兰的。波兰国务委员会秘书斯克热歇夫斯基的说法颇有代表性,他对中国驻波兰大使王炳南说:“如果苏联报纸上写什么,那我们的知识分子会说'这是宣传';如果是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报上写什么,那这些人就说'他们能懂得什么';假如是中国同志发表了什么,那这些人就认为'写的是什么呢?应该拿来看一看'。”

无限期推迟


毛泽东到波兰的访问计划在1957年后被无限期地推迟了,这一方面是因为毛泽东答应了参加苏联的十月革命庆典,另一方面是中国国内情况发生了变化。


1956年波兰事件和匈牙利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毛泽东对国内情况的判断。当时武汉发生的一起学生罢课事件被毛泽东称为“小匈牙利事件”,他在和来访的匈牙利领导人卡达尔会谈时说:“我们的右派相当厉害,右派在你们那里就是纳吉的群众,是小纳吉。”毛泽东还说:“有一个时候,大概有两个星期的光景,右派曾经搞得天昏地黑,他们说共产党一点好处也没有了,都是黑的。”


中国驻塞浦路斯前大使骆亦粟当时正在中国驻波兰使馆工作。据他分析,当时国内情况的变化让毛泽东把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阶级斗争”上来,他认为这件事情正在影响着党的政权,他要集中精力来解决这一问题,出国访问的事自然要推后。1957年5月15日,毛泽东的《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在《人民日报》发表,随后就发动了反右派斗争。


因“病”未能成行


毛泽东这次出访未能成行的另一种说法是因为毛泽东“病”了。


1957年11月,毛泽东第二次访苏前夕,波兰人又说毛泽东将会在访问苏联后访问波兰,因为波兰领导人哥穆尔卡说:“波兰对毛泽东主席发出的邀请是任何时候都有效的,就看毛泽东同志的时间。”


在出访苏联后,毛泽东同以哥穆尔卡为首的波兰统一工人党代表团单独进行了3次长时间的交谈,双方交流相当深入。


波兰外交部长在莫斯科会议后与王炳南的一次谈话中提到这件事,据他讲,当时哥穆尔卡又邀请毛泽东到波兰去,但是毛泽东回答说“有病,恐怕这段时间去不了”。毛泽东在苏联发表“东风压倒西风”的即席讲话中提到了他的病情,说:“因为我在几年前害过一次脑贫血症,最近一两年好一些,但站起来讲话还是有些不方便。”


但是疾病或许并不是影响毛泽东最终没有访问波兰的决定性因素。因为在1956年6月,他完成了他的第一次横渡长江,此后不久又有几次横渡长江的记录。


虽然近在咫尺,但是毛泽东终究还是没有去成波兰。

两把“刀子”


在哥穆尔卡上台的时候,毛泽东表示了坚决的支持。他对来访的波兰领导人西伦凯维兹说:“在1934年的时候,我就是中国的哥穆尔卡。”刘少奇会见西伦凯维兹的时候也说过:“我们吃过教条主义的亏……后来我们用了10年的时间,彻底清除了这种教条主义,进行了整风。”同样的话,周恩来也说过。在这一时期,中国领导人普遍支持哥穆尔卡,反对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


但毛泽东后来对哥穆尔卡的看法发生了变化。在一次会议上谈到苏共二十大时他说:“关于苏共二十次代表大会,我想讲一点。我看有两把'刀子':一把是列宁,一把是斯大林。现在,斯大林这把刀子,俄国人丢了;哥穆尔卡、匈牙利的一些人就拿起这把'刀子'杀苏联,反所谓斯大林。”


毛泽东1957年在苏联和哥穆尔卡的谈话也不和谐。哥穆尔卡对毛泽东提出蔑视核武器的说法感到不能理解,他对毛泽东说“你不了解导弹的威力”,显然他没有理解毛泽东对核武器的战略判断。而毛泽东同样对哥穆尔卡的一些做法也并不完全赞成,同一年在党内一次讲话中他说:“党内党外那些捧波匈事件的人捧得好呀!开口波兹南,闭口匈牙利。这一下就露出头来了,蚂蚁出洞了,乌龟王八都出来了。他们随着哥穆尔卡的棍子转,哥穆尔卡说大民主,他们也说大民主。”


在同一时期的另一次谈话中,毛泽东更是把哥穆尔卡与饶漱石相提并论,他说:“比如说,像我们这样的人,可能犯错误,结果斗不赢,被别人推下去,让哥穆尔卡上台,把饶漱石抬出来。”


固然,毛泽东支持波兰独立,但是对哥穆尔卡的上台,毛泽东又有自己的想法。国内事务的牵扯也让毛泽东放心不下,他在酝酿一场新的革命。总之,种种因素导致了毛泽东的波兰之行最终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