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排山海战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0 291

翻开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战争的历史画卷,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那一场场拚杀中,都写下了民兵参战支前、献身革命的光辉篇章。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赤卫队、少先队成为工农红军的坚强助手和后备军。他们独立或直接配合红军打仗,根据需要可随时编入正规红军。这种主力红军、地方红军和赤卫队相结合的形式,为保卫和发展根据地发挥了重大作用。这一时期,全国根据地的赤卫队员、少先队员已发展到250多万人,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一支重要的武装力量。


抗日战争时期,武工队、游击队等共产党领导下的群众武装,在敌后进行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水上游击战等,使日军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在8年的抗战中,几百万民兵配合八路军、新四军作战,以劣势装备打败了优势装备的日本侵略者,创造了人民战争史上的奇迹。


解放战争时期,民兵队伍迅速发展壮大,全力以赴地担负起支援前线的任务。在著名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中,以民兵为骨干的支前大军就有500多万人,他们推着小车,挑着担子,赶着骡马,把大批的粮食、弹药、军需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往前线。许多民兵随军远征,部队打到哪里,民兵就支援到哪里。淮海战役结束后,陈毅元帅曾形象地评价民兵和人民群众支前发挥的作用:“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群众用小车推出来的。”


新中国建立初期,广大民兵继承和发扬了革命战争年代的优良传统,积极配合人民解放军,清剿匪特、追歼残敌、解放沿海岛屿。在4年多的时间里,广大民兵配合解放军在11个省(区)剿灭匪特36万多人,为巩固和发展革命成果作出了重大贡献。


为了永远记住他们的丰功伟绩,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本刊增设“共和国不会忘记”专栏,主要刊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新中国建立初期反特、剿匪等斗争中涌现出来的老民兵英雄的传奇故事和一些典型战例,通过再现老一辈民兵的英雄形象,激励我们重温革命历史,发扬光荣传统,在鲜艳的五星红旗下,时刻牢记着自己的使命!


在碧波万顷的海面上,几只小钓船呈八字形散开,身材修长的年轻指挥员挥舞着驳壳枪,沉着指挥……


翻开历史档案,这幅栩栩如生的图画再一次深深地打动了我们,它生动地记载着20世纪50年代一个活生生的英雄故事——浙江省玉环县坎门英雄基干民兵营民兵机智勇敢、以弱胜强的南排山海战。


前不久,笔者再次来到了当年南排山海战的指挥者郭口顺老人家。老人虽然已过七旬 ,但依然精神矍铄,健步如飞,声如洪钟。


郭口顺出生于贫苦渔民家庭,曾担任过坎门民兵队长、大队长、营长,参加过大小战斗10多次,出生入死,清剿国民党残匪,在南排山战斗中立了二等功。1960年10月,他曾代表坎门民兵光荣出席全国民兵代表大会,受到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1987年8月郭口顺离休后,全身心投入到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去,20多年来,他先后获得“全国离休干部先进个人”、“全国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全国少年儿童校外教育先进个人”、“全国‘二五’普法先进个人”和“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等省级以上荣誉28项。


提起南排山海战,老人一脸兴奋,在他的娓娓诉说中,把笔者带入了当年的海战情景中——


1951年5月5日清晨,雾像轻纱般笼罩着整个坎门港,各种船只鳞次栉比,从大街小巷到滩头岙口,人们欢声笑语、喜气洋洋,共同分享着获得解放的欢乐。坐落在海滩西口的民兵队部里,更是热闹非凡。民兵们正围着队长郭口顺,就如何武装保护渔民打好夏汛这一仗的问题,争先恐后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突然,巡哨的青年民兵占阿宽心急火燎地闯进来报告说,在南排山海域发现一只国民党军大帆船,一群匪徒正在抢劫一艘由乐清开往温州的商船。


“狗强盗,竟敢在大白天拦路抢劫!”“队长,干掉它!”“教训教训这伙贼兵!”民兵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一片愤怒的喊声。


郭口顺习惯地摸了摸插在腰里的驳壳枪,沉思了片刻,重锤击鼓似地说道:“同志们,我同意大家的意见,要狠狠地打击一下这伙国民党残匪。现在干部留下来开会研究,其他同志分头去调集船只,通知民兵紧急集合。”


当干部们散会出来的时候,出征的6只小钓船已集结好了,民兵们都在待命,郭队长亲自挑选了40多名年轻体壮的民兵上船。


随后,郭队长亲率3只小钓船,沿南排山右侧海域进发。其余3只小钓船从左侧绕过南排山后再分成两路接近战区,战船成钳形阵势,向冬网内海域搜索前进。


雾,还笼罩着整个海面,几百米外什么也看不清楚,好像有意在考验民兵们的勇气与毅力。大家都警惕地搜索着整个海面。


“看,那是什么东西?”民兵詹阿宽眼尖,在前方发现了一个隐约可见的黑点,急得用手连连比画。


“对,好像还听到枪声响,准是匪徒在抢劫。”民兵李青贵比詹阿宽有耐心,他竖起耳朵仔细听了一番,才稳稳地抛出这句话。


郭口顺举起望远镜仔细地对海面观察了一番,肯定地对大家说:“是一只落帆抛锚的大帆船,船上还挤着一堆人。”心想,这样的大雾天气,渔船是不可能出海的,更不会在海中抛锚;如果是商船,谁见过落帆抛锚停泊在大海中的?“十有八九是敌船,大概是刚刚抢劫了商船,还没有起航。”他的分析,使民兵们心里有了底,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同志们,做好战斗准备,迅速接近敌船,探明虚实,打它个措手不及。”郭队长带着右路民兵迅速向敌船逼近。


500米,300米……敌我双方距离在不断缩小。此时,郭队长俯身凑近民兵们,低声而有力地说:“同志们,前面就是我们要找的敌船!”民兵们一听是敌船,恨不得一步跨上去,打它个落花流水。


“别忙,现在还太远,我们要出其不意地打它个晕头转向。”郭队长又转向大家,命令道,“左路迂回包抄,右路跟我来,没有命令不准开枪!”


右路小钓船神速般地向敌船扑去,郭队长所在的那只船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砰!”距敌船约摸200米时,郭队长命令身边的民兵陈通银向敌船打了第一枪。接着郭队长挥动驳壳枪,大喊一声:“打!”霎时,“嗒嗒嗒······”右路民兵一齐开了火。左路民兵听到枪声也向敌船扫过去一排枪,对敌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敌人抢劫了商船以后,正在船上大碗小碗地喝酒,猜拳行令,一个个都喝得醉醺醺的。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得他们目瞪口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敌人见情况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慌张得来不及起锚,就将锚链砍断,调转船头,升起帆篷,企图溜之大吉。


民兵们看在眼里,恨在心里,当敌船的帆篷只升起一半时,“叭”的一枪,子弹不偏不倚正中篷索,“刷拉”一声帆篷落了下来。匪徒们见溜不成,急忙架起重机枪,企图作垂死挣扎。霎时,子弹像雨点般泼向小钓船,帆篷上留下了一个个弹孔。


民兵们个个都是在大海里泡大的搏风弄潮的英雄汉,海上作战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敌人缺乏海上作战的经验,武器再好也发挥不了作用。民兵们抓住敌人的这一致命弱点,在没有重武器的情况下,仍然不断地组织火力向敌船发起攻击。突然,一个巨浪排山倒海似地涌过来,小钓船被高高举起,敌人重机枪的火舌吐着烈焰,射向小钓船,帆篷又增加了不少弹孔。浪峰一过,小钓船又隐入波谷之中,子弹“嗖嗖”地掠空而过。


郭队长想:敌人有重机枪,杀伤力大,我们不能与他们蛮干。因此,他果断地下了命令:“各船注意,左转舵,迅速避开敌人的火力网!”


很快,小钓船从敌人重机枪的火力网中撤了出来。


敌人见我船撤出火力网,妄图调转机枪,重新组织火力向我射击。可是,当初敌人怕重机枪因船只颠簸而落水,已把它捆绑在桅杆脚下。现在想转,转不过来;想射击,又对不准目标。正当敌人慌乱之时,我民兵的一发子弹击中了敌机枪手,副手上来打了几梭子弹,机枪便卡了壳,敌人更加慌乱。


郭队长抓住战机,一声令下:“冲!”号兵吹响了雄壮的冲锋号。霎时,各路民兵驾驶着小钓船像一支支利箭,直插敌船。李青贵与詹阿宽两员虎将威武地站在小钓船头,急速地向敌船靠拢。


反动成性的敌支队长,见重机枪已被我打成哑巴,发挥不了火力,就想把它推下海去,只因用绳索捆绑得严严实实的,无法推动。眼见民兵不断逼近,死到临头敌人仍疯狂地进行顽抗,一连投出了5颗手榴弹,但没投准,落进了海里。


“手榴弹,注意!手……”詹阿宽见一颗手榴弹正朝他头上飞来,没等他喊完,“吧嗒”一声落在小钓船的中舱,弹柄上“嗤嗤”地冒着白烟,把它丢下海去已来不及了。说时迟那时快,郭队长一声令下:“跳海!”一纵身带头跳入海中。几乎与民兵们跳海同时,“轰”的一声,手榴弹爆炸了,海水从船底炸开的洞孔里,汨汨地涌进船舱。


詹阿宽是个机灵鬼,个子又小,别人跳海,他却悬挂在船尾,像猴子似地用双手扳住了船艄。这时,他一纵身又跃进了船舱,从腰里掏出手榴弹,一连回敬了敌人5颗。李青贵也紧接着投过去3颗。敌船上顿时乱作一团,甲板上两个匪徒捂着肚子趴在那儿起不来了。


跳海的民兵陆续上了船,火速堵住了进水的洞口,舀干了船里的积水。参战的6只小钓船将敌船紧紧地包围住了。大帆船上的敌人如落网之鱼,既无抵抗之力,又无潜逃之法。两名顽固不化的匪徒见大势已去,绝望地将两支“汤姆式”冲锋枪抛下海去,又向中路逼近的民兵投来一颗手榴弹,乘机跳下了海,妄图潜海逃命。李青贵和詹阿宽看得真切,当这两个匪徒露头换气的时候,他俩端起枪来一人一个,把匪徒结果在茫茫的大海之中。


此时,小钓船离大帆船不到10米,郭队长见时机已到,大喊一声:“乌狗,快摇橹!”金乌狗同志用尽平生之力,奋不顾身地紧扳几橹,火速向大帆船靠拢。金乌狗熟练地用竹篙钩住了大帆船帮,小钓船顺势靠了上去。只见李青贵、詹阿宽等民兵一个个似猛虎越过山涧,纷纷冲上了大帆船。李青贵端起冲锋枪一阵猛扫,大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过了片刻,两个用棉被蒙头的国民党兵,战战兢兢地爬出来缴械投降。国民党军支队长肚子已经被打穿,肠子露了出来,大家以为他准死了,却不料他的手忽然动了起来,正想爬过去抓那支掉在甲板上的手枪。詹阿宽毫不迟疑,一个箭步,用力踩住了他的手腕,这个十恶不赦的顽固分子,无力地“哎呦”一声,咬着牙,瞪着眼,仰面朝天伸直了腿。


几个钻在舱里的国民党兵,见支队长已死,再也不敢顽抗,乖乖地从舱里爬出来,举着双手当了俘虏。


这一仗,打得很漂亮。共击毙国民党残匪3名,生俘5名。缴获重机枪1挺,长短枪4支,子弹千余发,木帆船1只,以及其他战利品。我坎门民兵无一伤亡。


夕阳映照金色的海滩,坎门人民准备了丰盛的慰劳品为胜利归来的海上健儿庆功。这一夜,坎门人民通宵达旦,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之中。


为表彰南排山海战有功人员,温州军分区给郭口顺、李青贵、詹阿宽等同志记了战功,发了奖状、奖品;授予坎门民兵队“发扬英雄剿匪精神,坚决巩固海防”的锦旗一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