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大西洋 第十九章:征服天堂(三)下

红色猎隼 收藏 8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381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在德国北部通往丹麦的高速公路之上一队涂绘着德国陆军传统“铁十字”标识的“豹II”A6 型主战坦克正高速越过德国和丹麦两国之间的国境检查站向着哥本哈根的方向前进。“这应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陆军首次进入丹麦的国土。”而正在高速公路的一旁,背对着身后刚刚建立起来的临时指挥部,联邦德国陆军快速反应部队—第1装甲师师长—布洛姆贝格少将正不无得意的注视着自己麾下的钢铁洪流滚滚向前。

“是这样的,师长阁下。但是这一次我们的使命不是征服而是救护。”面对着自己同僚多少有些嚣张和傲慢的表现,联邦德国陆军第1装甲师参谋长克卢格准将此刻不得不提醒道。毕竟即便是今天提起德军和德国军人,人们还是很容易联想起希特勒第三帝国时期戴着钢盔、动辙便行举手礼、以铁骑践踏欧洲大陆的纳粹军人。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军队在以闪电战的全新作战模式迅速灭亡了波兰之后,为了保障北翼安全指定了代号为“威瑟堡演习”的军事行动,悍然入侵了丹麦。

历史上的长于航海的丹麦人也曾是北欧地区的霸主。早在罗马帝国时期,丹麦人便常扬帆南下以琥珀、燧石等换取谷物和其他用具。但是他们往往亦商亦盗,在夏季纠众出海进行抢劫。公无793年丹麦海盗袭击了英格兰的林第斯法恩岛。自此以后,丹麦海盗对英格兰的侵扰便一发不可收拾,规模越来越大。公元871年丹麦海盗占领伦敦。逼迫英格兰国王阿尔弗烈德和丹麦海盗媾和,双方平分了整个英格兰,从此丹麦移民在英格兰东北部建立“丹麦区”。而公元1016年丹麦国王克努特大帝更进一步攻占了英格兰全境,并建立了版图包括挪威、英格兰、苏格兰大部和瑞典南部的“北海大帝国”。

虽然这个大帝国仅存在了短暂的28年便宣告瓦解,但是丹麦人却很快便东山再起。12世纪中期以后,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一世(1157—1182在位)开创了强盛的君主专制封建王朝,并通过侵略战争侵占了爱沙尼亚、易北河以北地区和果特兰岛。1公元397年在丹麦女王玛格丽特(1353—1412)的主持下,北欧各国召开了卡尔马会议,会议决定丹麦、瑞典和挪威组成联盟,而丹麦则处于统治地位。这个联盟前后共维持了126年。原挪威属地格陵兰、法罗群岛转归丹麦管辖。在此期间丹麦为打破汉萨同盟对波罗的海经济支配权继续对外扩张,,经过长期战争,最终击败了神圣罗马帝国,并吞了德意志城邦—石勒益苏格和荷尔斯泰因。

但是长期战争耗费了丹麦大量财力,导致赋税加重。富豪贵族兼并土地又引起农民暴动。最重要的是14世纪中叶黑死病又夺走近丹麦一半以上人口的生命。从此这个国家陷入了一蹶不振之中。而与瑞典的反目,更令丹麦为争夺波罗的海控制权和周围地区同瑞典反复较量,如1563—1570年北方七年战争、1611 —1613年的卡尔马战争等,但历次战争都以失败告终,致使丹麦的疆土日蹙。

但是丹麦航运业和海外贸易当时仍十分发达,商船队仅次于英国居欧洲第二位,并拥有一支规模可观的舰队。16世纪末丹麦甚至成立东印度公司,在西印度群岛和几内亚拥有殖民地。但是1767年丹麦宣布同俄国结盟,借以保障它的“武装中立”,最终令英国倍感威胁,而不宣而战,于1801年发动哥本哈根之战。在此役之中,丹麦—挪威联合舰队遭遇重创,从而令英国海军波罗的海舰队副司令—霍雷肖.纳尔逊一战成名。而6年之后,英国海军又再次杀到了哥本哈根城下,以重炮和火箭猛烈轰击这座历史名城。在逼迫丹麦政府投降之后,英国舰队驶向海峡,还带走丹麦海军的第一批100艘船,随后又开走了80艘战舰和243艘运输舰。

据说英国舰队张满风帆驶向与瑞典交界的厄勒海峡之时。瑞典国王从首都斯德哥尔摩专程南下,坐在海边观赏世仇的军舰挂上米字旗的美景。他的心情如果用中国古典小说戏剧里的话来表达,或许是:“丹麦呀丹麦,你也有今天哪,哈哈哈哈哈哈!”

失去了海上霸权的丹麦,不得不陆续将西印度和几内亚的殖民地出售。到19世纪中叶财政状况终于得以好转。此时的丹麦虽然在海外殖民地的争夺上略输一筹。但依旧是北欧强国。因此虽然由于德意志民族主义的影响和普鲁士的直接干涉,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地区局势动荡不安,并最终于1848年爆发起义,要求脱离丹麦并入德意志联邦。但是丹麦军队还是与这两个公国进行了近3年的战争,最后在普鲁士停止向石勒苏益格进军情况下取得胜利,保住了这两个公国。

如果不是普鲁士意外的出现了威廉一世、俾斯麦和老毛奇组成的三驾马车。或许丹麦可以保住其在易北河以北地区的霸权,并最终消化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地区,在中北欧地区重新崛起。但是1864年的战败却最终令哥本哈根永远的失去了机会。从此丹麦人收敛起了王霸雄心,一心务农。19世纪末叶丹麦工业化迅速发展,造船、电信和制造工业开始具有一定规模。农村村社制为合作社制所取代,农业向专业化方向发展,成为世界主要农业国之一。

第一议世界大战期间,丹麦执行中立政策,后应德国的要求布雷封锁了松德和贝尔特海峡水域。德国投降后,丹麦要求在石勒苏益格举行公民投票解决归属问题。1920年通过公民投票石勒苏益格北部归还丹麦。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丹麦没有费卷入欧洲大陆的纷争,并于1939年接受德国提出的互不侵犯条约。不过虽然在柏林的战略考量上,丹麦比较不那么重要,但是除了做为对挪威作战的集结区外,做为一个与德国接壤的国家,仍必须受到德国的直接控制。而且此国国土小且相对平坦,正是德国陆军作战的理想地点。

1940年4月9日凌晨,德国以防止英法入侵,保卫丹麦、挪威的中立为名,发动了侵略战争。德军陆军的装甲兵越过了丹麦和日德兰半岛的防线,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和各战略要地投下了伞兵,海军登陆兵也在各主要港口登陆。同时向丹麦发出了最后通牒。70岁的丹麦国王克利西尔,宣布接受德国的最后通牒,换取对国内事务的自主权并命令只打了几枪的卫队放下武器。因此到上午8时,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的丹麦人从无线电广播中听到“丹麦已接受德国保护”的惊人消息时,都感到莫名其妙。事实上德军花了不到一天时间便占领了丹麦全境。

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丹麦一直把自己扮演成一个受害者。但事实上丹麦在这场战争中事实上和瑞典一样扮演着德国准盟友的角色。就如第二位德国全权大使维纳.贝斯特博士所称:“丹麦的农业提供了可观的经济援助,同时也是与瑞典方面的重要接口”。来自瑞典的铁矿时正是通过丹麦源源不断的输入德国本土,支撑着德国强大的战争机器。

但是这一切并不影响1945年5月4日丹麦的德国驻军投降之后。这个国家以盟国的身份接受马歇尔计划、加入欧洲经济合作组织、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并从美国手手中收回了格陵兰、法罗群岛。美中不足的是,原先属于丹麦的冰岛在美军占领期间独立,成为了丹麦人迄今为止丢失的最后一块领土。

“这又有什么区别呢?一个国家如果虚弱到连自己都无法保护,那么进入其中的任何一支军队所代表的都是征服。”显然布洛姆贝格少将丝毫没有理会克卢格准将的提醒。事实上在二战之后重建的联邦德国军队之中,布洛姆贝格少将注定和对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跟大多数德国民众一样,战后重建的德国军人对纳粹统治时期所发动侵略历史和战争暴行也普遍持批评态度,对当时德军的行为感到无法接受、不可原谅。总体来说,战后的德国军人对二战有较为深刻的反思,这主要得益于两个方面:一是战后的德国在法律上规定军人是“穿军装的公民”,突出强调了军人与普通民众密不可分的关系,军队摆脱了过去独立王国的地位和惟我独尊的观念。二是德军比较重视对新入伍军人的教育。德军里设有名为“内部领导中心”的机构,专门从事军人的思想教育工作,使军人了解军队的职责和军人的义务与权利,自然也引导军人如何正确看待历史,

但是否定纳粹时代的第三帝国,并等同于割裂历史。相反联邦德国军队依旧视普鲁士时代所遗留下来的种种军事制度为给当代德国军队的宝贵历史遗产。对普鲁士军事改革思想仍推崇备至,认为德军很多的建军思想来源于那个时代。普鲁士著名的军事改革家沙恩霍尔思特、克劳塞维茨等人的头像至今仍陈列在德国防部贵宾餐厅的显著位置,这些贵宾厅也以上述军人命名。而如果某位到访的外国贵宾向德方接待人员聊起克劳塞维茨,并说出《战争论》开篇的名言“战争是政治的继续”,仍将会获得对方的另眼相待。

而正是源于这种浓郁的历史情节,至今在德国军队之中仍有为数不少的象布洛姆贝格少将这样普鲁士军官团的后裔。而他们正日益凭借着自身卓越的才能和尚武精神成为新一代德国军队的中流砥柱。但是由于由于德国是二战的战败国,根据盟国与德国签订的有关条约,德国军队不能再建立由其所倡导和完善的现代化军队的总参谋部。因此不仅德国军队在建军之初就没有此机构,这种做法甚至延用至今。

德军既然不设总参谋部,也自然就没有总参谋长。这一点与美国等西方和大多数北约国家有很大差别。不过德国军队仍有第一军人,或者称做“最高军人代表”的人物,这即是军队的总监—四星级上将。但是德国军队总监是国防部长和政府的最高军事顾问,负责制定军队发展计划,没有丝毫指挥和调动军队的权力。因此曾经在德国军队之中地位特殊的各级参谋长,也从昔日的智囊转变成了军队的“管家”。虽然德国联邦国防指挥学院的长时间的严格培训,克卢格准将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参谋,而不仅仅是兵种和军种参谋。但是这并不足以令他在部队的行动之中左右军事长官—布洛姆贝格少将的意见。

“师直属第110防核生化攻击连已经抵达哥本哈根市的预定位置……”正当克卢格准将正准备对布洛姆贝格少将的不当言论进行进一步的反驳之时,从位于全师最为前出位置的先遣地面部队方面却传来了最新进展的消息。“一线情况到底怎么样?”布洛姆贝格少将立即通过安装在德国莱茵金属公司地面系统分公司所生产的“狐”式核生化侦察车的通讯系统了解2个小时前刚刚遭遇了“脏弹”袭击的哥本哈根市最新情况。

“很糟糕……整个城市已经陷入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混乱之中。放射性物质已经通过气体膨胀的方式蔓延到了大半个城市。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大多数的哥本哈根市的居民都已经逃离了建筑物。街上的情况很混乱……丹麦陆军已经开始在维持秩序,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从无线电中断断续续的传来了前方师直属第110防核生化攻击连连长的声音。

“该死的新闻媒体……他们除了会散布恐怖气氛之外,什么忙也帮不上。” 布洛姆贝格少将放下无线电对讲机脸色铁青的低声说道。他很清楚哥本哈根市的居民为什么如此恐慌,因为在过去的十几个小时之内,全欧洲的各大媒体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在大肆宣传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在大西洋上对巴拿马籍货轮“亚力士”号的拦截,以及从船上所起获的3颗“脏弹”。“如果经过精心策划,即使一次很小的脏弹爆炸也会污染数十个街区,导致该地区无法继续居住。”这样的说辞早已在密集的新闻轰炸之中深入了大多数人的内心。

而美国人在进行反恐战争时所进行的一系列有关“脏弹”爆炸的试验更通过专题片的方式不停的滚动播发着。诸如美国人在华盛顿国家艺术馆外将1万磅炸药和少量铯的混合物引爆的试验。模拟爆炸显示放射性物质可以穿透国会、国会图书馆以及最高法院的建筑物。而在发生类似意外,建筑物里的人们不会立即感到任何不适,但这种爆炸物产生的“云层”会慢慢接近建筑物,四散开来的放射性颗粒会慢慢“渗入”建筑物和地面,人们不能再在里面工作了。

假设恐怖分子在美国国家艺术馆引爆一颗“脏弹”,弥散的放射性颗粒会落在所有艺术作品上,不久颗粒将侵入整个作品内,而人们却无法将它们清除,除非破坏艺术品本身。假设在美国铸币厂内引爆一颗“脏弹”,放射性物质不仅会落在钱币上,而且会覆盖铸币模具。再假设蓄水池附近或华尔街中心引爆了“脏弹”,华尔街就只好关闭几个月。这样的言论已经足以令大多数欧洲人谈“脏弹”色变了,而此刻攻击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之时,足以摧毁大多数紧绷的神经。

“驻扎在北威州赫克斯特尔的核和生化武器防御部队什么时候可以赶到?”透过师直属电子侦察营所放飞的无人侦察机,布洛姆贝格少将已经可以直观的看到哥本哈根市区的乱象。到处是慌乱而拥挤的人群,宛如潮水一般冲击着身穿防辐射服的丹麦陆军和自己部下所组成的防线。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之中只有少数人可以第一时间得到在临时搭建清洗中心内清洗放射性物质,并通过放射性检测离开美丽的哥本哈根。

在密集的“脏弹”知识普及之下,大多数人都知道如果他们能在一天之内清除被污染的衣物、冲洗淋浴并撤离发生小型或中型爆炸的地区,他们很可能安然无恙。炸弹将使辐射高于正常的“安全”水平,距离爆炸很近的人可能会患上辐射病,因此需要医疗。望着高速通过自己部队的防区前往哥本哈根的德国陆军的DURO 3型机动医疗车。布洛姆贝格少将知道此刻他需要更多的增援。

“欧洲核生化武器指挥中心刚刚传来消息……瑞典方面的第10核生化污染消除营已经接近哥本哈根市了。”拿着一份紧急电令的克卢格准将此刻面露难色的说道。“现在一个营的兵力根本就不够用……。”布洛姆贝格少将用力的摇了摇头回答道。“德国国防部要求我们立即封锁边境……北威州赫克斯特尔的核和生化武器防御部队来不了了,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又一颗‘脏弹’15分钟前刚刚在米兰爆炸。”克卢格准将痛苦的回答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