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沉日舰“大和”号

aqssm 收藏 1 147

1983年,日本共同通讯社发出一则电讯:有史以来最大的战列舰“大和”号的沉没地

点已经探明,它位于鹿儿岛以西160公里的中国东海海域,水深300多米。电视台还播放了

一组水下拍摄的镜头:巨舰成侧伏状,泥沙淹没了大半个舰体,靠底部的舷甲板上,几个被

鱼雷爆炸撕裂的破口清楚可见,叫不上名的海底鱼成群地自由进出,舰首微抬,似乎显示着

不屈。

随后,是否打捞这艘沉舰又成了公众议论的热门话题。时至今日,“大和”号仍沉睡海

底,但当时可真是热闹了一通,搅得一些知之不多的青年人奔资料去,去图书馆,追溯这段

逝去的往事。


战舰未出已见一片嚎啕大哭


1945年春,战争像个出嫁后省亲的新娘,又回到了她的娘家日本本上。4月1日,美国

发起冲绳战役。为了挽救失败,日军展开了以神风自杀飞机为主的“菊水一号”作战。冲绳

海域的作战和冲绳岛上一样,惊天地,泣鬼神。隆隆的炮声震动了日本的一亿国民,再加上

那每日从天而降的飞蝗般的炸弹,日本战败,战争即将结束的传言已没有人不相信了。

4月5日晚,日本列岛南部的濑户内海,集结起一支舰队。组成这支舰队的军舰很不协

调,最大和最小的比,体积和吨位都相差几十倍。倘若从空中俯视,拱卫在一般巨舰四周的

几艘小舰,小得都可以使人忽略。

为防空考虑,舰队实施了灯火管制,外表看漆黑一团。但如果进舱看,每条舰都是灯火

通明,人声鼎沸。餐桌上杯盘狼籍,饮酒的官兵拼命地狂喧暴嚣。有些士兵从穿上军装起,

还没有这样放纵过。没有官长约束他们,而且声音再大,也用不着担心美国飞机在天上有听

见。间或有人从贴胸的衣袋里掏出亲人的照片,狂暴的喧嚣又变成了一片嚎啕大哭。

中央巨舰的一个密封很紧的舱内,也有一个小规模的宴会。就座的是各舰舰长和第二舰

队司令伊藤整一中将,以及从东京乘水上飞机赶来的联合舰队司令丰田福武大将。和大舱里

的气氛截然不同,这里显得凝重、拘谨,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举杯。

桌上一份由丰田将军亲笔签署的命令,众人已看过。而且无须看,和天前,他们已按命

令的精神进行了集结和准备。

命令上写着:

“帝国命运在些一战,卑职命令以伊藤第二舰队为主,组织一支海面特攻部队,以壮烈

无比之英勇突入冲绳作战,以此一举振我帝国海军声威,荣光后世,为皇国奠定永恒的基

础!”

这时的第二舰队和联合舰队几乎是同义词。经马里亚纳和莱特湾海战后,联合舰队损失

殆尽。除伊藤属下的超级巨舰“大和”号、巡洋舰“矢矧”号和几艘驱逐舰外,剩下的就是

出不了远海的巡逻艇。

命令中所说的“特攻”,在座的都明白其中含意。每天都有近百架神风机去冲绳“特

攻”,没有一架返回。伊藤舰队只装了仅够到达冲绳的单程燃油,而弄到这些油也几乎是搜

刮尽了海军的油库。由于美军攻占了菲律宾。日本到南洋的资源补给线已完全中断。到晚

上,日本列岛除了美机空袭燃起的大火外,到处都黑暗一片,堂堂的“日出之国”也只能靠

太阳给它恩赐点光明了!

“你们到冲绳海域后,即对美军登陆船队展开猛烈攻击,待弹药耗尽后,便凫水上岸,

加入陆上抵抗部队!”

丰田把作战计划的安排再次述说一遍,众人默然领命。当天下午,他们已把伤病员和

40岁以上的老兵遣送上岸,但不少人拒绝服从。甚至咬破手指写了血书。有人嫌闷,把舱

门开了条缝,大舱里的声音顺着门缝钻了进来。不知谁嘶哑的嗓子唱起了《樱花谣》,转而

变成了众人的合唱,本来很美、很柔的歌唱得凄惨不忍听:

“……

万里长空白云起,美丽芬芳任风飘。”

“阁下从东京来,上野公园的樱花开了吗?我真想去赏樱啊!”伊藤忍不住向丰田问

道。长期在海上颠簸的人,对陆地都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更别说能给人带来美意的樱花了。

东京已快成一片废墟,哪有人去赏樱呢?况且才4月初,还不是最佳观樱时节,但丰田

不忍在这时候扫伊藤等人的兴,连忙答道:

“啊,开了!开了!可真妩媚多姿,绚丽溢彩呀!等你们归来,可携夫人去看,一定还

能看到!来,预祝诸君胜利归来,干杯!”

伊藤等人无言。眼角沁出几点泪水。

“阁下,去舱内看看官兵们吗。”

丰田无语,这时,大舱的“樱花谣”已唱完,又有人在带头狂呼:

“日本万岁!”

“大和万岁!”


准备就诸:谁来实施主攻


丰后水道联接濑户内海和太平洋,它的进口处是一片布雷区。年初时一艘美国潜艇企图

闯进去,结果艇毁人亡。此刻,克劳利少校指挥“线鳍鱼”号潜艇也在进口处徘徊。他并不

想闯进去,因为他的任务是侦察。

冲绳战役打响后,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除考虑招架神风飞机的攻击,支援陆上作战

外,还惦挂着另一件事情,那就是“大和”号的侵袭。按理说,击沉日本的军舰已有上百,

一艘军舰的存在用不着他这种高层次的人士关心。其实不然,“大和”号不比一般的军舰,

它太强大了。

1934年年底,日本退出了限制海军军备的国际协定后,开始酝酿建造巨舰。“大和”

号1937年动工,1941年底建成水下。没有赶上袭击珍珠港,却参加了中途岛海战。它舰长

263米,排水量达6万4千吨,装有9门46厘米口径的巨炮。这些数字都创造了世界造舰

史之最,当年震惊西方海军界的德“俾斯麦”号和它比,也只能是“小巫见大巫”。1发炮

弹一吨半,壮汉可以自由地在炮筒里爬进爬出。舷侧钢甲厚近半米,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大

和。”“大和”既是军舰,又是民族,就是这条舰,象征着日本的民族之魂,服役后就成为

联合舰队的旗舰。理论上说,没有一艘美舰是它的对手,如果让它闯进冲绳近海,那些美军

的登陆舰艇可经不起它一发炮弹,因此,当“大和”号还停在吴军港整修时,美机就盯上

它,4月1日冲绳开战后,它突然失踪了。斯普鲁恩斯估计到日本人会拿它来孤注一掷,克

劳利只得戴上墨镜。

“‘大和’号!”

克劳利惊叫着。远看“大和”号像一堵墙、一座山,正压过来。

“线鳍鱼”紧急下潜。驶近后,它再将上浮,舰桥上架起天线,向第五舰队司令冲击紧

急发报。

斯普鲁恩斯在他的旗舰“新墨西哥”号上收到电报,随后,冲绳海面的各型军舰都展开

了紧急部署,分散的舰群集中起来,运送弹药、油料的支援舰只穿梭其间,进行快速补给。

时到深夜,物资准备就绪后,内部却掀起一场风波:谁来实施主攻?

斯普鲁恩斯着意于战列舰队。他计划率冲绳海面的十艘战列舰和众多巡洋舰,设下口

袋,集火聚歼“大和”号。但是,他属下的航空母舰编队第五十八特混编队的司令米彻尔中

将坚决反对,说这个功劳他是抢定了,热电厂他莫属。就在双方电文来往互不相让时,新的

消息来,日本失踪。

原来,伊藤命令舰队出丰后水道后,沿九州东海岸南下,然后经大隅海峡西去,进入了

中国东海。他知道,迳直南下,必躲不过美国人的眼睛。“大和”号的希望在奇袭,在东海

绕一个大弧,或许可以掩人耳目。

斯普鲁恩斯指示海上的潜艇和巡逻机扩大搜索范围。4月7日早上,“埃塞克斯”号航

空母舰上起飞的一架飞机电称:

目标重新出现,在鹿儿岛以西海域。

目标出现,争执也重起。米彻尔坚持不让,是因为另有一番考虑。去年10月的莱特湾

海战中,“大和”号的姐妹舰“武藏”号被击沉,但功劳归谁却难以分清。舰载机部队和潜

艇都声称自己的攻击是决定性的,米彻尔和潜艇司令小洛克伍德争得面红耳赤,也没论出高

低。“大和”号的出现,给他再次试刀提供了机会。

米彻尔舰队位于冲绳岛西北海域,“大和”号转了个弯,恰恰投他怀里而来。上午11

时,米彻尔利用赋予他的临场机动权,命令第一波飞机紧急起飞。随后,他给斯普鲁恩斯发

去一份电报:

“我已起飞了。你攻还是我攻请速决断!”

水上的军舰再快也赶不上飞机,斯普鲁恩斯无可奈何在他来电的空白处批道:

“你攻!但必须干得彻底!”


炸弹在甲板上不计其数地命中


11时30分,设在冲绳以北一个小岛上的日军观察站看到,约200多架美机遮天蔽日,

向北飞去。报警的电报急速北飞:

“他们来了!”

伊藤舰队的各条舰上警铃大作,炮手就位,大小口径的高射炮都抬起了头。

午夜不久,位于菱形舰阵最前端的“矢矧”号首先发现来袭的飞机,它迅即向“大和”

号通报,就在美机要临顶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乌云蔽住了高空,海面上变得暗淡,

天上的飞机和海面上的军舰被隔了开来。

“感谢天照大神佑护!”炮手们欢呼雀跃。

好景不长。10分钟后,乌云过去,候在高空的飞机盘旋着扑了下来。舰群高炮齐呜,

拉起一张火网,但美机突破了火网。鱼雷机飞到舰群贴近海面的侧方,投下一枚枚鱼雷,然

后再拉起,消逝在远空中。俯冲轰炸机则直扑军舰,炸弹从机腹下滑落。军舰即要对空射

击,躲开炸弹,又要海面机动规避鱼雷,一时间乱了阵脚。

“矢矧”号首先受创,在海面直打转。“大和”号在它后面两海里,甲板上中了几颗炸

弹。歪七扭八躺着一大堆炮手的尸体。后部的雷达室被炸毁,八个操纵手连完整的尸体都没

有。它的左舷中了一枚鱼雷,但厚厚的装甲保护了它,似乎毫不在乎,仍以二十节的速度向

冲绳前进。指挥舱内,舰长有架幸夫大佐在指挥作战,伊藤伫立在旁边,表情漠然。

第二、第三波攻击接踵而至,每波都有近150架飞机。米彻尔的3个航母突击群、16

艘航空母舰的攻击机几乎全部出动,他在200海里自己的旗舰“列克星顿”号上,目送一批

批战鹰远去,又一批批把它们收回来。舰上的升降机一刻不停,把归来的飞机送入底舱加油

装弹,再举上舱面,作好再次出击的准备。

“大和”号周围的海面上,鱼雷像洁白的银丝,直真诚而来,有架幸夫指挥着庞大的军

舰作钮齿形机动,然而,躲了这个躲不过那个,不断有鱼雷命中的爆炸声。周围护航的驱逐

舰也有几艘受伤,它们仍对“大和”号紧跟不舍,试图挡住鱼雷,但无任何效果。美机中也

有中弹起火的,但中弹时都把鱼雷和炸弹投躲出来,其勇猛之态不亚于冲绳海域的日本神风

机。军舰上的日本官兵有些想不通,因为长官一贯教导他们,大鼻子的美国人都是“脓

包”。

第二波攻击,“大和”号左舷中了三枚鱼雷。第三波中了五枚。有架和伊藤在指挥舱看

到,倾斜器的指针表示舰体横倾已达18度,左部舱室不断传来进水的报告。甲板上命中了

多少炸弹已不可计数。

“快,右舱室注水,恢复平衡!”有架抓过通往右舱室的话筒,高声叫着。这是唯一的

挽救办法,舰体横倾到一定程度,就会翻覆。

右舷轮机舱的水手匆忙打开注水开关。但这时右舷也被鱼雷击中,大量的海水突涌而

进,一百多名水手来不及撤出,竟被淹在舱内。“大和”号横倾还在加剧,航速已降到九

节。

这一切伊藤都看在眼里,他取下眼镜,用手绢擦了擦,对有架说:

“有贺君,一切由你指挥,拜托了。”

“长官,您?”

“我回舱去!”

鱼雷仍在不断地命中,舰体横倾到30度,左舷已贴近水面,恢复平衡已属妄然。有架

决定弃舰,但在弃舰前,他必须完成一个动作:

“转左舵,舰首向北!”

按日本民间习俗,死人应该头向北。“大和”也应这样。再则,北边是日本列岛,是

“太阳升起的地方!”

“大和”利用列剩的一点动力,扭动着笨重的躯体,但只转到一半角度,再也转不动

了。

有架要通了伊藤的舱室,请长官离舰。伊藤拒绝了,他站在倾斜的司令舱门口,尽力保

持身体平衡。他握了握副官的手,反身把自己扣在舱里。

舱里的一切摆设物都滑到了一角。在沉入海底前的这一刻,伊藤不知应做些什么。他想

起等他归去赏樱的妻子,不觉黯默泪下。

军舰的倾斜度还在不可遏止地增大,命中的炸弹爆炸声不断。有架获悉伊藤的决定后,

也安排好了自己的结局。他让一个士兵找来一根绳子,把自己绑在罗盘仪上。他怕万一自沉

不成,当战俘受辱。几个士兵也想学有贺的样子,他的副官则拔出指挥刀,准备切腹。有贺

一脚把他踢翻,暴叫道:

“八格!年轻人要活下去效忠天皇,快去跳海!”

成群的士兵,有的穿着救生衣,有的抱着一块木块,跑向大海。

“矢矧”号已经沉没了,护卫的八艘驱逐舰四艘沉没,其余均受创。美国飞机显然对剩

下的几个小不点不感兴趣,攻击减弱,准备打道回府了。

下午2时25分,“大和”号终于横倒在海面上,主桅上的太阳旗也落水。弹药舱特制

的1170发巨型炮弹只打了三发,随着舱体的旋转开始猛烈撞击,只要有一发爆炸,就会引

起全舰爆炸,“大和”号将粉身碎骨。

战舰在急速下沉,就在没入水的那一刹那,海面形成一个深50米的巨大水窝,许多临

近的落水者也被吸了进去。紧接着,弹药舱在水下爆炸,溅起的水柱直升云霄,几乎要吞噬

低空掠过的美机。

“大和”魂归海底,带着伊藤、有架和不在愿离舰的官兵。

冈田是东京大学法律系的学生,舰队出航前不久才被分到“大和”号上当通信兵,军舰

沉没前他跳海了。这时,他看到一架美国水上飞机低空飞来,在他前面不远处的水上降落,

慢速滑行。一个落水的美国飞行员从救生筏里爬起来,钻进了飞机。飞机又像水鸭子一样,

呼呼地飞离海面。

冈田很羡慕,觉得飞机救生的动作很美。

冈田和其他的一些落水者在海上漂流了一个小时。天上一阵轰鸣声,冈田抬头,看到一

架和刚才一样机翼下有两个浮筒的水上飞机。他下意识地搞下头上的帽子,向天上挥动。他

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飞机降落了,并且向他们滑过来。

冈田不顾一切地奋臂划过去,把自己的手送到伸过来的两只美国大兵的手里。

战后的春天,上野公园的樱花依然烁烂耀眼,冈田再一次向妻子儿女讲述“大和”号的

自己的经历,结尾时说:

“活着本身,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