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伞兵悲壮的绝唱:阿登战役德国的“鹰”行动

aqssm 收藏 12 11260
导读:德国伞兵悲壮的绝唱:阿登战役德国的“鹰”行动 12月初,德军统帅部任命伞兵部队中久经沙场的冯·德·海特(Von der Heydte)上校指挥“鹰”行动。二战初期,德国伞兵从天而降,出其不意地发动了多次奇袭:在丹麦和挪威谱写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空降作战的篇章;空降攻占所有荷兰机场,为德军迅速占领荷兰提供保证;突袭比利时埃本·埃马耳要塞创下二战中最大胆空降行动的纪录;克里特岛战役被算作二战中惟一一次以伞兵部队为主实施的攻坚战。这些空降作战为德军“闪电战”的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二战中后期,由于XTL以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德国伞兵悲壮的绝唱:阿登战役德国的“鹰”行动



12月初,德军统帅部任命伞兵部队中久经沙场的冯·德·海特(Von der Heydte)上校指挥“鹰”行动。二战初期,德国伞兵从天而降,出其不意地发动了多次奇袭:在丹麦和挪威谱写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空降作战的篇章;空降攻占所有荷兰机场,为德军迅速占领荷兰提供保证;突袭比利时埃本·埃马耳要塞创下二战中最大胆空降行动的纪录;克里特岛战役被算作二战中惟一一次以伞兵部队为主实施的攻坚战。这些空降作战为德军“闪电战”的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二战中后期,由于XTL以伞兵空降作战伤亡过大为由禁止进行空降作战,德国伞兵被当做普通步兵投入地面战斗。因此,海特上校在接到这次久违的空降任务后心中十分激动,他将“鹰”行动视为重振德国伞兵威望的荣誉之战。


东拼西凑,组建1200人伞兵突击队


海特立即着手组建一支1200人的伞兵突击队。连年的征战使有空降经验的老兵损失殆尽,他只得在严重缺员的第2空降军中勉强找到了一些军官和士官,但招集的伞兵大都是刚刚经过训练的新兵。再加上冬季阿登山区的恶劣天气、夜间空降的难度较大以及运输机驾驶员经验不足,使得准确进行空降成为一大难题。为此,海特想出了一个办法:在空降地区先由轰炸机投下RS弹指示位置;从出发机场到空降地区一路上由地面探照灯指示航线,没有探照灯的地方用高射炮发射曳光弹加以指示;伞兵空降时由运输机投放照明弹,确保伞兵准确着陆。


12月9日,海特的伞兵突击队在阿尔屯集结进行空降前的准备。12日,他们接到了具体作战任务:16日3时,在德军正面部队发起主攻前,在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进攻方向上的巴拉格米奇尔(Baraque Michel)地区空降,夺取并扼守当地的公路交叉点,接应正面进攻部队。由90架容克-52型运输机担任空中输送,出发机场为德国境内的帕德博恩和利普施塔机场。


15日夜里,因为部分负责运送伞兵突击队的卡车没有及时赶到,致使半数伞兵未能按计划准时到达出发机场,“鹰”行动被迫推迟。16日拂晓,德军“B”集团军群兵分三路,向美军发起进攻,第1梯队的装甲师当即突破了美军防线。原本担心就此无事可做的海特在16日下午接到急令,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在进攻中突然受阻,伞兵突击队按原计划空降接应。


航线出错,飞进盟军高射炮防空区


17日零时30分,运载伞兵突击队第1批10架容克-52型运输机起飞,在地面探照灯和高射炮的引导下,于3时到达预定地区上空并进行伞降。但在第1批运输机过后,沿线的探照灯关闭,高射炮也停止发射曳光弹,导致其后的几批运输机失去引导而偏离航线。其中部分飞至盟军高射炮防区上空,遭遇密集炮火拦截,被击落10架。其余运输机队形散乱,加上阿登上空的风速超过每秒6米,大约200名德国伞兵在着陆后发现自己身处远离目标50公里以外的波恩(Bonn)。最终到达目标的只有450人。


只有400人,也要进攻


海特随首批运输机准确降落到巴拉格米奇尔,到17日上午8时,他只集合到150人和一门迫击炮。由于人数太少,海特命令部队隐蔽进树林,等待其他伞兵前来。这天夜里,其余300人终于先后赶到,但所有通讯兵和无线电台都在后续空降时不知去向。在无法同指挥部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海特仍然决定攻下原定目标。于是,400多名德国伞兵在海特的指挥下,用FG-42伞兵步枪和MP-40冲锋枪杀入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附近的美军驻地,将对方打得措手不及。


把伤员交给美国人


到18日晨,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已经完全处在德国伞兵的控制之中。巧合的是被袭击的是美军第101空降师的一个连,其中有40多人被德军俘虏。但战斗中同样有不少德国伞兵受伤,由于没有任何药品,他们生命垂危。为了给这些伤员一线生机,海特叫来了被俘的美军,要求他们将德军伤员带回美军阵地并给予治疗。


在释放美军战俘时,海特特意给美军第101空降师师长泰勒将军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阁下曾与我指挥部队在诺曼底的卡朗坦地区交过手,从那时起我便得知您是一位勇敢、豪爽的将军。现在我把抓到的贵军战俘全部奉还,同时还将我们的伤员交给您。如果您能给予他们急需的治疗,我将不胜感激!”泰勒将军后来果然妥善安置了那些德军伤员,即使是处于德军重兵包围的危机关头,美军第101空降师的医护所依然为他们提供了细心的医护。


海特十分清楚,在放回美军战俘的同时,必然招来美军的大举反攻,他命令部下立即在美军驻地和公路两侧的树林中布防。几小时后,赶往增援巴斯托尼的美军第101空降师部队向海特他们发起了进攻。于是,在阿登战役初期德军大举进攻时,在主战场以外的巴拉格米奇尔,一支德国伞兵部队却面临着数倍于己的美军的进攻。由于此处是通往巴斯托尼的必经之路,美军的攻势相当凶猛。公路两侧的地区几经易手,遍地是双方阵亡官兵的尸体。战斗进行到19日,海特身边只剩下不到200人,而且彈藥和口粮即将耗尽。正面进攻的党卫军第6装甲集团军仍未赶到,海特预感到这次由元首下令发动的反击前景不妙。


全军覆没,上校投降


20日,海特被迫作出决定,主动放弃巴拉格米奇尔公路交叉点,将剩余部下分散转移,向东撤回13公里外的德军防线。然而,许多德国伞兵在转移途中迷失方向,先后被美军歼灭或俘虏。21日,在美军的追击下,与海特随行的卫兵们纷纷中弹而亡,只剩下受伤的海特独自一人逃进了蒙绍(Monchau)镇,躲在一所民宅内。22日早上,美军开始在蒙绍镇大举搜查,毫无抵抗能力的海特把自己的银质伞兵突击奖章送给了镇里的一个小男孩,让他给美军带口信说自己准备投降。当天中午,美军前来将海特上校带走。


至此,二战德国伞兵的最后一次空降作战“鹰”行动以彻底失败而告终。1个月后,德军在阿登的反击被盟军击退,所有进攻部队全部被赶回到反击前的出发阵地上。欧洲的上空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曾经所向无敌的德国伞兵,阿登战役中的“鹰”行动成为N粹德国伞兵的绝唱,只剩下鹰徽标志向人们表述着德国伞兵拥有过的荣耀,以及他们曾经作战过的地方:纳尔维克、埃本·埃马尔、科林斯、克里特……




2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