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的战绩是这样创造的!

中国抗美援朝战争史是由中国人民和他们优秀的儿女所创造,他们在创造军事奇迹的同时,也宣告了中国人民任人宰割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中国人民可以对侵略者说“不!”,还可以用劣势装备战胜他们。我志愿军指战员在朝鲜战场上所表现出的非凡战斗力,令全世界各国所瞩目,从真正意义上向全世界宣告:中国人民站立起来了!


当年中国面对美国及其帮凶仆从国的外来侵略和威胁,摆在中国共产党人和他的人民面前只有两条道路路可供“选择”:一是忍声退让,二是坚决“抵抗” 。鸦片战争以来的惨痛历史告诉我们,对敌忍声“退让”全中国人民是绝不会答应,这是中国的历史做出的结论;御敌于国门之外对美国侵略者进行全力抵抗,是当时中国人民政府唯一正确地选择,中国共产党人和它所领导的中国人民政权,在关乎国家民族存亡的历史紧要关头没有做出历史性地错误决定。抗美援朝战争的必要性和正义性,从抗美援朝战争开始的那天起就被全中国人民所了解,并为之以各种方式积极支持和投入这场正义的卫国战争,我们的干部战士也是志愿挺身而出保卫自己的家园。朝鲜战争的伟大胜利和它的伟大历史贡献受到世人包括敌方阵营的明智人士广泛承认和赞赏,国内外不少研究抗美援朝战争的著作也对此做了专题论述。可以说,全国人民都把抗美援朝战争视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和光荣,视为中国人挺起了胸膛的骄傲。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中华民族的浩然正气,不畏强敌、敢于战斗、敢于胜利地高度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将永远会激励着我们中华民族不断走向进步和强大!





——写在前面的话



200师600团7连在金城阻击战中顶着美军的空地轮番轰炸,所创造的1:7地骄人战绩并不是偶然的,这与我军在三年解放战争中所培养出的高素质的指挥员、战斗员、高质量的单兵技战术和后期武器装备的改善有着很大的关系。美国及其仆从国士兵在作战中所灌输的所谓“保卫民主和自由”,在理念上是空洞和遥远的;而我们的士兵所进行地“为保卫家园,保卫胜利果实”的爱国教育,则是每一个战士都能真实地切身体会得到的。因此,抛开两军作战经验和后勤补给不谈,进步思想的能动性所爆发的战斗力是联合国军士兵无法比拟的。正是这种超常的战斗力弥补了两军在武器装备和后勤供给上的巨大差距,这种特殊力量的显示,在三八线附近的攻防战中表现地尤为突出。当然,当我军的防空和后勤保障得到一定的改善后,联合国军的战斗能力明显要屈居下风。抛开对“哈美族”所讲的题外话,还是让我接着介绍7连坚守491.8高地的战斗。


攻击“钢钉7连”主峰阵地的美军被打退了,被打痛了的美军恼羞成怒,他们狠毒地对我7连二排阵地用上了火焰喷射器。一条条火舌扑向二排坚守的阵地,前沿阵地上顿时陷入一片浓烟火海。在烈焰烟火熏烤下,二排指战员和三倍于己的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自鸦片战争一来,埋藏在中华民族儿女心中对西方列强地民族仇恨在凶残的进攻敌人面前爆发了,手榴弹和轻重武器的弹雨裹着仇恨向鹰鼻蓝眼睛的美军身上泼去。经过二十几分钟的浴火苦战,四班坚守的前沿阵地还是被蜂拥而上的美军占领了。



7连失掉了右翼前沿阵地,发动进攻的美军就有了进攻立足点,他们可据此发展进攻分割我主阵地,在连指挥所的扈指导员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立即用电话同坚守在左侧五班阵地上的副连长通了电话,要求二排组织反击夺回四班失守的阵地。副连长斩钉截铁地回答道:“请指导员放心,我们誓死夺回阵地!”

扈指导员下达完反击的战斗命令,又命令炮排82迫击、60迫击炮同时向右翼四班失守的阵地轰击,以炮火配合二排的反击。“咚咚”的炮弹发射声不断,右侧小山头上爆起了阵阵白色炮烟。借着炮弹爆炸的火光,扈指导员看到身材高大的副连长猛地从堑壕里跃起,他大手一挥便带领着战士们向着炮火闪烁的山头冲去。


“哒哒哒……”,随着微风传来的一阵激烈的枪声,二排反击分队被敌人的织密火力压制在半山腰上。原来,美军占领了四班阵地后,他们在阵地上又架设了两挺重机枪以猛烈地火力阻击我反击部队。同时,其步兵也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向我反击分队发起了反冲击。


看到二排反击分队的处境危急,扈指导员连忙命令通信员小丁通知炮排对敌实施炮火阻拦射击。炮排接到命令后立即装定射击诸元,准备对反冲击的敌人进行炮火阻拦。


美军设置在山头上的两挺机枪还在不停地吐着火舌,“哒哒”地吼叫声像鼓点一样敲打着扈指导员焦急地心。如果不迅速打掉这两挺重机枪,势必会给我二排反击分队造成重大地伤亡。扈指导员正想调整火力对其实施压制,只听“咣咣”两声爆响山头上正在射击的两挺重机枪嘎然失声。原来,二排长王风林已带领着三名战士避开了敌人正面火力机智地绕到了阵地后面,一举炸掉了敌人的重机枪。这时,炮排的迫击炮弹也落到了敌群,在炮弹的爆炸声中反冲击的美军乱成一团。





随着我炮火的延伸射击,副连长大吼一声便带领着二排反击分队冲上了山头和敌人搅在一起,打起了令美军士兵丧胆的白刃战。经过短短的几分钟的白刃格斗,美军士兵的战斗意志崩溃了。残余的美国兵无心恋战,一窝蜂地溃退下去,四班失守的前沿阵地又重新回到了7连手中。


看到二排夺回了丢失的阵地,身在连指挥所的扈指导员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正在这时,一阵杂乱的英语怪叫声传来,一个连的美军又叽里呱啦狂叫着向一排阵地冲去。


面对疯狂的美军进攻部队,一排阵地上的情况又会怎样呢?一排在战前修整的所有工事掩体和堑壕,早在敌人猛烈的炮火和飞机轰炸下全部倒塌。战士们趴在浅浅的沟坎下和炮弹坑里,已经打退了敌人四次冲锋,现在阵地上的防御实施更加糟糕。


连指挥所里的扈指导员,正用望远镜观察着一排阵地上的战斗情。他看到一排战士们在连长的带领下顽强地与进攻敌人厮杀,陈连长亲自操作着60炮向进攻美军实施火力阻拦射击。突然,一片炮弹爆炸的烟火在陈连长的身边腾起,简洁的60炮发射声也随之消失停止。观察中的扈指导员不由心里猛地一震,他屏住呼吸紧紧盯着陈连长所在位置。只见陈连长猛地从爆烟中抬起身来,手扶着60炮筒又“咚咚”地发射起来。看到连长没事,扈指导员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但是,疯狂的美军进攻部队仍然向着一排阵地步步逼近。一排阵地是7连防御阵地的一道屏障,一旦失守,其严重后果不堪设想。扈指导员略一思索大声命令道:“八班,跟我来!”

当扈指导员带领八班运动到离一排阵地只有八、九米时,他看到陈连长正用扶着没有炮架的60炮筒射击,他知道一定是炮架在战斗中被敌炮火炸坏了。陈连长每发射一发炮弹,受创的伤口就会被震动出一股鲜血,陈连长就是这样一直顽强地坚持用手扶着滚烫的炮筒坚持战斗。


扈指导员看到老战友如此顽强战斗十分心疼,连忙跑过去从陈连长的手中抢过来炮筒。但陈连长却固执地又抢了回去,他对指导员说道:“老扈,快去指挥战斗,我没事!”还没等扈指导员转身离开,正在攻击的美军士兵投来了一枚手榴弹恰巧落在了两人脚下,陈连长见情势危急一下子把扈指导员扑倒在地,用自己身受重伤的身体护住了扈指导员。


手榴弹的爆烟刚散,身体再次受到重创的陈连长又挣扎起身体向炮筒爬了过去,他怀抱着60炮筒由发射了最后两发炮弹,终于因伤重坚持不住倒了下去。获救的扈指导员抱起浑身是血的老战友大声地喊道:“连长!连长!”陈连长在乎喊声中苏醒了过来,他断断续续地嘱咐指导员一定要坚守住阵地。他还想再说点什么话,可一口气没缓上来就牺牲了。


看着来势凶猛的进攻美军,怀抱连长遗体的扈指导员悲愤地喊道:“同志们,为了守住阵地我们的连长光荣牺牲了,我们要狠狠打击美国鬼子守住阵地,为牺牲的陈连长报仇!”一群群美军士兵在督战队的催逼下,仍然拼命地向我一排阵地猛扑,冲在前面的美军士兵离阵地前沿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





扈指导员大声喊道:“狠狠地打!”他顺手捞起一支被战士鲜血染红了的冲锋枪扫射起来。听到自己的连长壮烈牺牲,被激怒了的战士们把一腔怒火集中到了枪口上,食指搂住扳机不放,黑洞洞的枪口吐着火舌扑向敌人。前面的敌人不断被击中倒下,后面的敌人见不是来头就转过身来往回溜。打完子弹的战士们迅速换上弹夹,挺直了身体站在阵地前向逃跑的敌人实施火力追击,直打得逃跑的敌人爬着滚着下了山坡。


这时,激烈的防御战斗已经战斗到下午15点左右。在停止进攻的间歇时间里,美军不停地向着7连阵地施放冷枪冷炮。在不远处的山下公路上,有四辆道奇大卡车正向着阵地方向开来。山下敌人的种种迹象表明美军正在准备新的进攻,下一步的战斗会更加艰苦严峻。


7连干部战士们从清晨打到下午,连续打退了美军由排到营级不同规模的十次进攻,已消灭了四百多名美国鬼子,阵地上的弹药消耗量很大,也牺牲了不少优秀的新老战士。但当他们看到阵地前满山坡上,到处都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一具具美军官兵尸体,疲惫不堪的战士们有说不出来的高兴。残酷战争就是这样,来自北美大陆的圣徒们并没有受到“主”的特别庇护,战斗的喜悦永远属于胜利者。

在陈连长牺牲后满身烟尘的扈指导员利用难得的战斗间隙,把主阵地上仅有的几名连支委召集起来开了一个支委会。在会上,大家把一天的战斗情况简单碰了一下。为加强阵地前沿要点的防守,决定增派七班加强二排的防御力量。7连党支部在会上提出了“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的战斗口号,要求全连不惜一切代价守住阵地;发扬孤胆作战精神,准备班自为战,人自为战;机动灵活,步炮紧密协同;发动全连搜集弹药。会后,扈指导员用电话把连里会议、战斗情况向营里作了汇报。


还没等他放下电话,话筒里又传来了教导员的声音:“扈志平同志,你们以小的代价换取了敌人的重大伤亡,营党委决定为你们请功!现在离天黑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阵地上发生新的情况,你们要及时报告。”


“请首长放心,我们绝不丢失一寸阵地!”扈指导员大声地向教导员表示道。“很好!”教导员在电话里略一停顿又接着说道:“估计敌人在天黑以前还会发动一次较大的进攻,你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还有什么困难吗?”


“如果能送些弹药来那就好了!”


“好,我马上派人给你们……”教导员的话还没有讲完,电话线路就被敌人的炮火炸断了。扈指导员跑出指挥所往山下一看,只见山坡上已涌满了进攻美军士兵的身影,一场不可避免的恶战就要打响了!



这时候的7连阵地上早一分不出主阵地还是前沿阵地,山坡上到处都是挤成一群的敌人。早已被敌人炮火摧毁了的交通壕和堑壕工事,都成了攻防双方激烈争夺的要点。7连指战员们在各个位置上同敌人进行着拉锯式的反复激烈争夺,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阵地上无处不是枪声,喊杀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战士们也不知道打退了敌人几次冲锋了,只看到前面的美军士兵倒了下去,后面第二批的美军士兵又嚎叫着冲了上来,大有拿不下7连阵地决不收兵的架势。美军将领决定不惜用自己士兵的尸体在491.8高地上趟开一条血路,打开全军北进的通道。但7连官兵哪容敌人的企图得逞,他们在英雄连长和反坦克英雄事迹鼓舞下浴血奋战。全连每一个干部、每一个战士、每一名伤员都在发扬着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像钢钉一样钉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决不后退半步。


战斗进行到了下午16时左右,整个7连坚守的阵地被进攻敌人分割为五块,前沿与连指挥所的联系也被美军切断。二排的阵地防御由原来的两面作战变成三面受敌,仅在四班和六班防御的阵地前沿,就有二百多名美军士兵在狂扑不止。而这时坚持在前沿阵地上的人员只剩下了十二名能战斗的战士,他们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的战斗能量发挥到了极致,顽强地抗击着敌人的三面围攻。扈指导员见前沿阵地情势危急,连忙抽调了四名战士增援二排。


这时,密密麻麻的美军也向着主峰阵地逼了过来。其中一股狡猾的美军绕到了主峰阵地的背后,企图对7连指挥所来个前后夹击。扈指导员回头一看,发现后面的敌人一把一挺机枪加到了指挥所右后方的一个突出部上。近在眼前他来不及多想,抓起两枚手雷就狠狠地扔了过去。美军的机枪手还没来得及搂火,就在“轰轰”地两声手雷剧烈爆炸声中被炸翻在地,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堆战场上的零碎。


四面围攻491.8高地的美军战术素养还不错,他们时而卧倒,时而跃进,不断向我主阵地靠近。扈指导员看了一下阵地上的形势,刚想到右翼阵地和战士们一起去阻击敌人,不巧,左翼阵地上的一挺机枪突然不响了。正是急需机枪火力的时候,“机枪!怎么搞得?快,快把敌人压下去!”扈指导员心急火燎地大声喊道,但机枪发射位置上的机枪手连个回音也没有。他三步并作两步弯腰跑了过去一看,机枪手已倒在机枪旁牺牲了。他看着面前已经牺牲了的战士,心头激愤地血液不断上涌,他猛地抄起机枪就向敌人扫去。被弹雨击中的敌人像草人一样倒下,没死的则被机枪弹雨逼得鸡飞狗跳四下躲避。


随着残酷战斗时间的延续,阵地上的弹药也越来越少许多战士手中的武器只剩下了空弹匣,扈指导员身边也只有二十几发子弹了。怎么办,能让被牺牲战友们鲜血染红的阵地丢失吗?不能,坚决不能!他在紧张思考着对策。


进攻的美军嗷嗷地叫着攻了上来,没有子弹的战士们纷纷上起了刺刀向扈指导员请求出击,要同敌人进行刺刀见红的白刃战。与敌人力拼当然不行,他十分理解这些对祖国无限忠诚的战士。他大声地和战士们说道:“我们的任务是守住阵地策应主力部队的反击,我们还不能和敌人拼命,我们要克服一切困难坚持战斗,上级很快就会来支援我们!”

美军指挥官见我阵地上的机枪不响了,手中的白色指挥旗挥舞地更欢了。那些隐身在草丛大石头后面和弹坑里美军士兵纷纷爬了出来,一路叽哩哇啦地沿着山坡向7连阵地上涌来。


看着密集如蚁的敌群,扈指导员大喊一声:“同志们,用石头砸啊!”他的话音还没落地,早已等待不及的战士们已经掀动起阵地工事上的大石头向山下滚去,一块块大石头在滚动中带起了无数的小石头向敌群飞去。被石头击中的美军士兵不断发出了凄惨地呼叫声,那些被击中身体要害的敌人则直接毙命当场,侥幸躲过一劫的美军士兵则惊惶失措地逃了回去。


扈指导员一面指挥着全连的战斗,一面观察着阵地上各处的情况。战斗在前沿的战士们情势十分危急,二排不到三百多米的防御正面已被敌人压缩到了一百多米,但我二排的指战员们仍以顽强的战斗意志抗击着敌人的进攻。


扈指导员此时十分担心二排的阵地,突然,他看到一群群敌人从三面涌上了二排阵地。正在危急时刻,只听到四班坚守的阵地前沿响起了一阵连环爆炸声,在硝烟弥漫的山顶上有五名战士的身影扑向了深深的山谷……。看着身影消失在山谷里五名宁死不屈的勇士,扈指导员眼里充满了泪水。





扈指导员在战斗结束后了解到,当美军从三面攻上二排阵地时二排的弹药已经基本本上打完了,二排全体指战员与攻上来的敌人打起了肉搏战。守卫在四班阵地上的张大六还有一颗手榴弹,他还舍不得在这个时候使用,当他看到敌人攻了上来时就端着刺刀和大鼻子兵们拼了起来。当身高体壮的张大六把刺刀捅进第一个美国鬼子的胸膛时,他还没来的及拔出刺刀就听到身后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只见两个蓝眼睛的老美端着枪“哇哇”向他冲了过来。他一个急转身,顺手“啪啪”两声枪响把两个美国佬送上了西方极乐世界。还没等他再次转过身来,又见一名美国兵端着刺刀向冲来,他一搂火只听“咔”的一声枪机撞击声,枪里的子弹打完了。他“啪”地一声格开了老美的刺刀,一合身就把这个美国兵扑到了身下,顺手掏出了手榴弹向着敌人的天灵盖砸去,只听“噗”的一声闷响身下的美国兵松开双手玩完了。还没等他站起身来又有两名美国兵向他一齐猛扑过来,没容张大六多想他毅然拉响了这枚最后的手榴弹,与冲向来的两名美国兵同归于尽了。硝烟弥漫,中国人民的好儿子张大六为祖国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在这同时,二排的另五名战士也在和攻上来的美军士兵进行白刃战。他们的刺刀捅弯了,就抡起枪托和小镐、工兵锨和敌人硬拼,直至血战到最后浑身没有了力气。当他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敌人涌上时,五名浑身是伤的志愿军战士不甘心让美国佬活捉,他们炸碎了手中的武器一起跳下了山崖。一场激烈的生死搏斗过后,在二排的阵地上只剩下了六名干部战士。副连长带着三名战士守住阵地中间,二排长王风林和朱天和守在阵地的右边,他们两人一人抱着一挺机枪在已倒塌了的交通壕里来回奔跑,扫射着从不同方向冲上来的敌人。机枪子弹很快打光了,二排长就端起步枪在战壕里来回移动着向敌人射击。步枪弹夹里的子弹也打完了他就顺手投出一颗手榴弹,利用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的瞬间更换好弹夹再行射击。正打得起劲,突然,敌人射来的一发子弹打中了他的右臂,剧烈的疼痛是他无法忍受,冷汗也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朱天和见了急忙跑过来给他包扎伤口,他推开朱天和大声说道:“不要管我,先消灭敌人!”说着他又把步枪抵到左肩窝上用左手据枪射击,阻击着企图接近阵地的敌人。





不一会的功夫,随着阵地上的火力减弱成群的美军涌上了二排阵地。一个长满络腮胡子的大个子美军立功心切,他悄悄躲开了朱天和的视线绕到了朱天和的身后,然后把卡宾枪往胸前一挂就凶狠地扑了上来,想抓朱天和一个俘虏。二排长王风林早已发现了这个狡猾的美军诡计,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枪托就结束了这个美国兵的狗命。他刚转过身来,又看到一高一矮两个美国兵端着刺刀向他冲来。二排长王风林毫不犹豫地举起枪来就搂火射击,想一下子干掉两个笨家伙,只听“咔”地一下枪机撞击声枪里没有子弹了。如果右臂没有受伤,以王排长的刺杀技术来收拾两个美国大鼻子还真不在话下。他单臂顺过枪来,迎着一高一矮两个敌人冲了上去。他左挡右击顽强搏杀,迫使两个老美不敢靠近身来。高个子老美一看急了,哇啦地喊了一句什么鬼话,小个子老美就急忙往左闪身,想把二排长王风林夹击在中间来个双枪对刺。久经战阵的英雄排长王风林早已看出了敌人的花花肠子,他在两名敌人一左一右闪身的瞬间,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战机忍住伤痛跃起身来大喊一声,一个突刺就把小个子老美捅了一个透心凉。小个子老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地去见他的“上帝”去了,大个子老美见势不好三魂丢了两魂半,拖着步枪调头就往回跑。杀红了眼的那容得这小子轻易地跑掉,他拔出刺刀就跟在大个子老美的身后快步追了过去。





副连长那边的战斗情况也是异常惨烈悲壮,他们几个人拼尽全力与冲上阵地的美军进行着殊死搏斗。这时,又有约一个连的美军向着二排的阵地涌来,美军要不惜代价拿下7连前沿阵地,二排坚守的阵地岌岌可危!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在二排阵地后方聚然响起了一阵密集的枪声,二排急需的援兵来了。只见本连七班的战友和兄弟3连一排的援兵一齐在敌群中杀开了一条血路,带着急需的弹药上来了。他们的及时到来,把攻上阵地的美军全部反击了下去,二排的阵地防御形势再次稳定了下来。刚来到7连阵地增援的三连一排长,向7连指导员扈志平传达了上级首长关于准备对敌实施全线反击的作战命令。


在我军反击炮火掩护下,已坚守491.8高地二十八小时,打退美军十六次营连规模进攻,歼敌四百余人,创造了1:7骄人战绩的英雄“钢钉“7连,在嘹亮的军号声中他们和兄弟连队一起,向企图北犯的美李军发起了凌厉的反击作战行动。





中国人民志愿军功勋永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