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 若 怎么回事?

玄烨号航母 收藏 2 1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size][/URL] 怎么回事? 出租车司机不敢回头,他从后视镜里看着后排座的舒梁,眼神之中流露出了莫名的恐惧。 “你到底是什么人?”司机问道。 “我是舒梁!”舒梁的回答有些茫然,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舒梁了,对一切的怀疑都已经包括了自己。 “可是!可是这是直播节目啊!你怎么会在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64.html



怎么回事?


出租车司机不敢回头,他从后视镜里看着后排座的舒梁,眼神之中流露出了莫名的恐惧。

“你到底是什么人?”司机问道。

“我是舒梁!”舒梁的回答有些茫然,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舒梁了,对一切的怀疑都已经包括了自己。

“可是!可是这是直播节目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现在几点了?”

“一点了!”

舒梁彻底晕了,怎么是一点啊!那如果现在返回单位,会不会看到播音的那个舒梁呢?想到这里,舒梁拿出了手机,他想到了打自己的手机试一试。

舒梁拨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


水人自己走回了宿舍,他的脸色青涩,明显是有一些不高兴了。舒梁没有和他说话就离开了播音室,直接回到了他的宿舍,一句话也没有说,水人叫舒梁,也没有回头,就好像不认识自己似的。

水人很奇怪,自从刚才上节目之前,舒梁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似乎对自己也十分的陌生了,平日里习惯看的一些玩笑,今天说了舒梁也爱搭不理了。

回到宿舍之后,水人一头躺在床上,他居然产生了困意,这一点令自己有一些兴奋,于是借机水人要充分享受一下这睡眠的乐趣。

。。。。。。


舒梁的手机拨出了,回应的是占线,这也算是正常。

“师傅,咱们回广播电台!”

“哦!”司机一直都没敢动,计价器也没有抬起,算上等候,现在计价器上已经显示着一百多块钱了。

出租车在凌晨的街头再一次开始了飞驰,舒梁让出租车停到了地下车库的出口了,舒梁按照计价器上的价格给了钱,司机没命似的驾着车飞驰的离开了这里,他吓坏了。

舒梁走下了坡道,借助着踢脚线上的微弱灯光,他看到了自己在破道上投射的斜长斜长的影子,听着自己脚步声的回音,异常灵异的感觉,舒梁甚至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并不存在的人似的,虽然是活生生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但是现在,车子被所谓的自己开走了,到了播音的时间,另一个所谓的自己也替代了自己的播音。

迷离!

。。。。。。


在上楼的时候,舒梁决定直接去水人的宿舍,因为他预感自己应该和水人在一起,就这样直接了当的去吧。

当他敲响水人宿舍的门的时候,舒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了。他害怕一开门看到的是像一面镜子似的自己!

水人的声音传来了。

“谁啊?”

舒梁不敢说话,他担心屋子里的自己听见自己的声音会出现什么意外。其实有什么意外的,只不过是因为舒梁自己非常的害怕而已。

在没有得到门外的回复,水人一边往门口走,一边又问了一遍。

依然没有回答。

门打开了。

水人似乎很吃惊的样子,舒梁看到水人吃惊的表情,自己的心里一下子就闪过了一个念头,那一定是因为另一张床上躺着的是自己,而水人看到了门外站着的自己感到吃惊。想到这里,舒梁紧张的情绪几乎能迸裂自己的动脉,太阳穴的位置跳动的厉害。

“舒梁?你怎么来了?”水人问道。

“我,我,我来过吗?”舒梁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说了一句这样没头没脑的话。

“你不是回宿舍睡觉了吗?”水人说道。

“我,我,我睡不着!”舒梁决定暂时先隐瞒着,进去看看再说。

舒梁走进了水人的宿舍,看到另一张床上很平整的样子,不像有人来过的样子,水人的床上,毛巾被是打开的。

“你怎么了?”水人问道。

“我没事啊?”

“不对,你就说吧,你出什么事了?”

“真的没事啊!”

“你回宿舍了吗?”

“我,我回了。”

“你换衣服了吗?”水人继续问道。

“我没有换啊?”

“可是,你刚才走的时候穿的不是这件啊?”

“是吗?”

舒梁不知道如何回答了,他发现水人一直在用怀疑的目光盯着自己。

。。。。。。


打开了收音机,舒梁似乎有预感,这里也一定能够听到自己的声音。

水人张大了嘴!

。。。。。。


这是播音室里,灯光依旧亮着,舒梁和水人分别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这是舒梁吗?

。。。。。

深夜,或是凌晨。

这家酒店像以往一样按部就班的运行着。凯威是夜班的值班经理,他像平时一样在和上夜班的同时闲聊着各种异闻杂谈。

电话响了,凯威接起来,是总机话务员打来的。

“经理,我们这接到了骚扰电话。”话务员的声音似乎有些恐慌。

“什么骚扰电话啊?”凯威并没有当回事。

“719房间打来的。”话务员的声音似乎更加恐慌了。

“719?什么人啊?”

“719房间没人。”

“恩?什么乱七八糟的?慢慢说。”凯威站了起来。

“来电显示是从719房间打来的,可是我查了电脑,719房间是空房。”

“那是怎么回事?电话里怎么骚扰的?”

“就是女人的笑声,好几个人的。”

总机话务员的声音开始略带了哭腔。

凯威安慰了话务员,挂上了电话,走到电脑前。凯威查询了电脑记录,719房间的确是空房,而且处于随时可以出售的干净状态,同时他又查了一下719房间的房间历史,上一次被出租出去是五天以前,这五天里719房间也没有换房的记录,一点电脑操作过的痕迹都没有。凯威又将客房部每天送来的查房记录表打开了,上面显示着,719房间这几天都是一般清理和擦尘,没有客人进入过的记录。

正当凯威疑惑的时候,电话又响了,还是从总机打来的。

凯威接起电话,话筒另一端传来了话务员慌张中带有惊恐的声音。

“经理,那电话又打来了,我怕了,转给你听听吧。”

“好,你转来吧。”凯威的困意全都没了,就等着听电话中的声音。

一阵短促的转接电话的音乐声过后,719房间的电话转接过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哈哈。。。。。。”一阵女人的嬉笑声,好几个女人的声音。凯威的表情渐渐的从脸上消失了,低下头,看着来电显示的小屏幕,上面赫然的显示着这个声音的确是来自于空着的719房间。

凯威如果不挂断电话,似乎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会永远继续下去。挂上电话,凯威稍稍的定了定神,他决定打个电话去719房间。

当最后一个数字在拨号键上按完后,凯威的手指抬了起来,电话中迅速传来了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在平时可能是稀松平常的,但是在此时,却是令凯威寒毛倒竖。

占线声。。。。。。


凯威离开了前台,走向了总机,当敲开总机紧锁的门时,他看到的是两个已经被吓坏了的女孩。

“帮我再拨一遍719房间。”凯威木然的说。

话务员机械的执行了凯威的指令,话筒在凯威的耳朵边。

拨号了,电话那一端传来的声音,依然是占线声。

“帮我做一下强制插线。”凯威决定听一听那一端究竟为什么占线。

话务员几乎是用颤抖的手执行了强插的指令。

凯威依旧听着电话,强插进去了,电话另一端异常的安静,死寂一般的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总机房里面也寂静无声,这种无声的压抑使所有人接近于崩溃。

凯威不知道是否应该挂上电话,仍然僵持在那里。

忽然,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声音,是瞬间的风声,呼的一下就消失了,电话也出现了忙音。

凯威看着总机的两个小姑娘,安慰了一句:“别害怕,可能是客房部的人晚上偷开房间休息吧。我去看看。”

话务员只会拼命的点头了,她们非常愿意相信凯威这样的推断。

。。。。。。

当凯威临走出总机房要关门的一刹那,最后看了一眼惊恐的两个小姑娘,谁也不知道,他身后掠过了什么东西。


凯威决定叫上保安部的人,一起上楼去719房间看一看,他真的希望是客房部的员工偷开房间,保安部的两个保安员已经在电梯间等着他了。


电梯上,两个保安员还在闲聊着,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知道去和值班经理查房,这样的经历在平时的工作中经常有,所以他们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凯威则不一样,他尽量做出一幅轻松的姿态,静等着7层的到达。

电梯门打开了,三个人向719走了过去。距离719房间也就十来步远的时候,凯威的脚步似乎放慢了,他的确是在害怕。他无法欲知里面到底会发生什么,但是他感觉一定有蹊跷。这是,凯威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这种震动在这样的时候显得异常的增添恐怖的气氛。

“你好?”是酒店的总机号码打来的。

“经理,别去!”是话务员完全的哭腔。

“怎么了?”凯威的眼睛瞪得非常大。

“总之别去,快回来。”说完电话挂断了。

凯威收起电话,正在迷惑当中,回头看看一起来的保安员。没有什么比现在更可怕的了,楼道里只有凯威一个人了。那两个同来的保安,无影无踪了。

紧贴楼道的墙壁是凯威现在唯一能做的了,因为他像来的路上看,已经看不到有什么电梯口了,只有一望无际的走廊。两边有无数对称的房间,脚下的地毯仍然是他熟悉的那种楼道里的颜色,只不过被延展的看不到尽头。他对面的房间是716号,他还依稀记得是一个中年男子在他今天刚刚接班时办理的入住手续。他的左手边向前走就是719房间了,但是现在的凯威却无论如何也不知道应该先迈出哪一条腿了。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是停止了,凯威拿出手机,没有一点信号,就连平时的“仅限紧急呼叫”的字样都没有,似乎是没有手机网络的时代。凯威不敢喊,因为多年的工作习惯了,他至此仍然认为自己是酒店的工作人员,无论如何也不能在客人的区域里大呼小叫的影响他人休息。

忽然,前面有开门的声音,凯威惊悚的望过去,居然是719房间的门被打开了。可是什么也没有出来,连光都没有。

凯威的腿在不停使唤的向前走,他非常害怕什么可怕的东西突然从开着门的719房间里出来。

一步一步的挪到了719房间,凯威瞪大眼睛的望着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光亮,他从口袋里取出了取电卡,插在了取电盒里,719房间里的灯亮了好几盏。两个背影豁然出现在凯威眼前。

是同来的两个保安员。

两个人慢慢的回过头来,表情木然,没有表情的看着凯威,凯威感觉到眼前的两个保安员不是人。只有后退了,凯威的腿向后退,那两个保安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回头看着。凯威退着,退着,突然撞到了什么,猛然回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凯威大叫起来。他撞到了一个人,一个熟悉的人。


行李员站在了719房间的门口。


“您没事吧?”行李员说话了。

“是啊,没事吧?”凯威睁开眼,那两个保安员也说话了。

四个人在719房间里。里面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什么蛛丝马迹也没有,倒是那两个保安员看着凯威觉得很害怕。

“经理,这里没什么事啊?”行李员说。

“你上来干什么来了?”凯威问行李员。

“我上楼送东西,看这边有事我就过来了。”行李员一脸迷惑。

凯威在房间里定了定神,看着保安员和行李员,他们似乎都很正常,再看看719房间里的各个角落,和其他正常的房间没有半点区别。凯威走到了电话旁边,拿起了话筒,他决定按下重拨键试试看。

重拨键按下了,只有一个拨号音,总机。

电话被接听了,没有声音。

“喂,总机吗?是我,凯威!”

长出了一口气的声音:“经理,你快回来吧,吓死我了!”

“这间房没人,我这就下去。”凯威也觉得这里很蹊跷,还是早点下去的好。


这一夜,再没有人睡觉了,就这样熬到白班的同事来接班。

凯威和交接的另一位值班经理把这件事说了。那一位经理是开业就来了的老员工。他把凯威拽到一旁说。

“以后,719房间的事尽量不要去,我没有跟你们讲过。”

“为什么啊?”

“刚开业的时候,719房间住过一对母女,是妈妈带着孩子来北京看病的,诊断的是恶性肿瘤,女孩觉得生活没有意义了,一天晚上趁她妈妈睡着了,自杀了,她妈妈知道了以后,疯了一样。”

凯威有些异样了,他觉得昨晚应该是那女孩的鬼魂。

“还没完呢,后来医院查出来了,那不是恶性肿瘤,只是一个一般的脂肪瘤,之前的是误诊,这下她妈妈彻底疯了,当晚也在719房间里自杀了。之后就把719封了好长一段时间,也就是头两年,可能领导觉得没什么事了,又把719给恢复了,但是老员工都知道,尽量不卖719房,除非满房了。上礼拜就满房了,719卖给一个香港人,香港人还没灯天黑呢,就说什么也要退房,不住了。以后你知道就可以了,尽量离那远点。这种冤魂是走不掉的,既可怜,但也有害人之心,因为冤魂无法投胎,时间长了就会变厉鬼,她们走不远,只能在那屋子里。”


凯威下班后,直接去了医院,高烧了一礼拜,像死过了一样。

。。。。。。





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