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虹桥商贸城拍卖门事件:青天白日下的众生丑态

凡星星 收藏 20 357
导读: 随着各种内幕逐步浮出水面,上海虹桥商贸城拍卖门事件——亚太公司在上海虹桥商贸城1亿股权缩水为330万事件也露出其本来面目,“定向拍卖”的脉络变得清晰起来。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在上海拍卖门中,遮住民众眼睛的这片树叶也纠缠着种种经脉。地方政府、法院、虹西公司毫不例外充当着极为关键的“搭档”角色,促使成清波成为最终的受益者。 2006年8月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网上公告执行文书,限令亚太公司自该日起6个月内自觉履行判决书规定的义务,逾期仍不履行,将依法强制执行。 但早在2006年4月,承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随着各种内幕逐步浮出水面,上海虹桥商贸城拍卖门事件——亚太公司在上海虹桥商贸城1亿股权缩水为330万事件也露出其本来面目,“定向拍卖”的脉络变得清晰起来。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在上海拍卖门中,遮住民众眼睛的这片树叶也纠缠着种种经脉。地方政府、法院、虹西公司毫不例外充当着极为关键的“搭档”角色,促使成清波成为最终的受益者。

2006年8月7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网上公告执行文书,限令亚太公司自该日起6个月内自觉履行判决书规定的义务,逾期仍不履行,将依法强制执行。

但早在2006年4月,承办法官便擅自通过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上海社科远东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实施股权评估。尽管彼时亚太公司全额投入港虹公司的实收资本为美元1789万元,但港虹公司整体净资产的评估值却仅为人民币410万元。该项评估的减值率竟然高达97.23%,导致亚太公司100%股权被执行拍卖。2006年11月21日,承办法官又擅自提前进入拍卖程序,指定上海公益拍卖行举行首次拍卖,该次拍卖终因港虹公司提出异议被迫取消。

2007年2月25日第二次拍卖时,《评估报告书》已过法定有效期,但却被继续采用。在两次拍卖前,承办法官均未依规定事先通知双方当事人协商选择拍卖公告的刊登媒体;协商选择评估、拍卖机构以及申请公开招标确定评估、拍卖机构,所有执行程序均系暗箱操作。在拍卖之后,亚太公司曾就远东评估公司的侵权行为两次到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起诉,但却被以“证据材料不符合规定”为由拒绝。

该执行拍卖过程中的种种严重违背法律规定所为,系成清波采用不法手段通过因被举报离职的上海市一中院执行庭原法官傅云天斡旋与参与,背后还隐藏着更高层面的官商勾结和权钱交易!

作为中方合作者,虹西公司对于项目的股权价值自然心知肚明。然而,在整个拍卖过程中,虹西公司却助纣为虐。不容忽视的是,虹西公司在与亚太公司合作过程中因土地性质和权属问题已构成严重违约!

在第二次拍卖前,“成清波通过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向虹桥镇政府财政所、虹西公司分别预付了人民币2000万和500万”,这2500万,便是成清波与地方政府、虹西公司共同操纵“定向拍卖”的有力证据之一!

原来,在首次拍卖被迫取消后,成清波便通过闵行区委主要领导亲自出面干预,迫使虹西公司放弃优先受偿权;而早在第二次拍卖前,该区委领导已在区召开的镇、村干部年终总结大会上宣布:虹桥商贸城项目将由“颇具实力”的香港胜南实业全面接盘。其后,虹西公司又与成清波暗度陈仓,事先协商变更了亚太公司在港虹公司合作企业合同中的原有权利和义务,通过虹西公司向公益拍卖行出具书面意见函,变相指定香港胜南实业为买受人,共结连理暗箱操纵“定向拍卖”。

拍卖成功后,该区委领导再次通过行政干预,令区政府及其外经委违法、越权批准港虹公司新合同书生效。在该新合同书中,虹西公司再次将未经依法办理有偿使用出让手续的划拨绿化、仓储用地,以租赁每年收取固定回报方式,与香港胜南实业合作开发“上海虹桥商贸城”;而虹西公司的年固定收益额则由原人民币500万大幅增至1700万。在该领导“一手遮天”之下,本届区、镇两级政府再次严重违反国家土地管理法,使该项目以往的违法行政行为得以延续。

拍卖后至今两年,被更名为“成城购物广场”的项目工程仍然未能真正复工。港虹公司被更名为上海成城购物广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后,其注册资本美元1990万元中,香港胜南实业新增投入的仅为美元201万元。香港胜南实业不仅未按港虹公司新合同书的规定在18个月内将项目建成竣工交付使用,而且“在无施工总包单位、无监理、无正规施工图纸”的前提下,委托无任何资质的上海春川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实施了原已停建的地下室延伸段超越道路规划红线的违法施工工程,对此,区、镇两级政府和建管部门却置若罔闻。成城公司还以后续工程总承包权,骗得履约保证金数千万元。由于深圳中技公司在成城股份(600247)的全部股份已被两家法院轮侯查封;成城股份原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高观生也已被抓;而“中技系”的多个项目也债务丛生、停工欠薪。为摆脱困境,成清波妄图再次故伎重演,将330万购得的28万平方米建筑物精心包装、留下巨额债务后以数亿元高价出手套现。

在上海拍卖门中,地方政府、法院、虹西公司、评估公司、拍卖行等与成清波共同编织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在成清波种种利益手段的驱使下,某些单位或个人通过共同操纵“超低价格的定向拍卖”达到了各自预期的目的。但是,再密不透风的网,终归会有破绽!

可悲的是,再次被世人瞩目的“成城购物广场”依旧沦为烂尾楼,成为他人获取暴利的新工具。更遗憾的是,这幕丑剧仍在继续上演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