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中最大的秘密

sxph2008 收藏 6 2747
导读:[em002]陈光蕊中了状元,跨马游街, 遇丞相之女殷温娇打绣球招亲, 恰打着光蕊的乌纱帽。当晚就拜了堂, 入了房。第二天一大早就携美妻赴任去了。 真是爽啊! 可是, 这里面的问题太大了! 我们来研究一下陈光蕊赴任的路线:  京城——陈光蕊家——万花店——洪江渡口——江州。 这一趟路途究竟有多远? 不要从地图上找, 我们应该尊重原著, 作者已经给出了答案, 就看你看书是否仔细。 陈光蕊与小姐结婚的那天晚上, 丞相吩咐安排酒席,欢饮一宵。二人同携素手,共入兰房。次日五更三点,太宗命光蕊为江州州主,即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陈光蕊中了状元,跨马游街, 遇丞相之女殷温娇打绣球招亲, 恰打着光蕊的乌纱帽。当晚就拜了堂, 入了房。第二天一大早就携美妻赴任去了。 真是爽啊! 可是, 这里面的问题太大了!


我们来研究一下陈光蕊赴任的路线: 京城——陈光蕊家——万花店——洪江渡口——江州。 这一趟路途究竟有多远? 不要从地图上找, 我们应该尊重原著, 作者已经给出了答案, 就看你看书是否仔细。 陈光蕊与小姐结婚的那天晚上, 丞相吩咐安排酒席,欢饮一宵。二人同携素手,共入兰房。次日五更三点,太宗命光蕊为江州州主,即令收拾起身,勿误限期。光蕊谢恩出朝,回相府, 携妻前往。


路上, “光蕊便道回家”。可见陈光蕊的家住在京城与江州之间, 因为是顺路, 便道, 所以陈光蕊顺便接老母一同上任。母亲张氏大喜,当日即行。


一、 从京城到陈光蕊家有多远?


后面玄奘见婆婆时有交代: 玄奘领婆婆到刘小二店内,又将盘缠与婆婆道:“我此去只月余就回。”解:


1. 从万花店(经过陈光蕊家)到京城报信, 在外公家住上1或3天, 再返回江州去复仇, 一切事情办完了, 再来万花店接婆婆, 只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


2. 从万花店(经过陈光蕊家)到京城报信, 在外公家住上1或3天, 然后就马上直接过来, 约需1个月左右的时间。 玄奘是出家人, 一般是不会打诳语的, 何况还是自己的婆婆, 所以,这个时间他应该算的还有多的, 也许还要不了1个月。他给了婆婆约1个月左右的生活费。


若按1, 从京城到陈光蕊家, 最多只在3天左右。


若按2, 从京城到陈光蕊家, 最多只在10天左右。(一月30天, 减在京城外公家住2天, 一来一回各14天, 减去从陈光蕊家到万花店的4天, 约为10天。)


二、 从陈光蕊家到万花店有多远?


当日即从陈光蕊家出发, “在路数日,前至万花店刘小二家安下。”解: “数日”, 为几天, 一般指3天, 或3——5天。如果有7——10天就是“旬日”了。所以从陈光蕊家出发, 到万花店, 约有4天左右。 在万花店, 母亲张氏养病误了2天, 光蕊道:“此店已住三日了,钦限紧急,孩儿意欲明日起身,不知母亲身体好否?”张氏道:“我身子不快,此时路上炎热,恐添疾病。你可这里赁间房屋,与我暂住。付些盘缠在此,你两口儿先上任去,候秋凉却来接我。”光蕊与妻商议,就租了屋宇,付了盘缠与母亲,同妻拜辞前去。陈光蕊打算第4天一起走, 母亲叫他们先走。于是, 他们在第3天先走了。


三、从万花店到洪江渡口有多远? “晓行夜宿,不觉已到洪江渡口。”解:


1. 第3天的上午走的, 过了一个夜后, 第4天到的洪江渡口。


2. 第3天的上午走的, 当天晚上要找旅社住宿的时候, 到的洪江渡口。 陈光蕊在万花店曾买鱼送洪江里放生。为十五里路。这洪江渡口可能要比放生处(十五里)要远。多数是当晚要找旅社住宿时, 到的洪江渡口。


四、从洪江渡口到江州, 已经不远了。


刘洪、李彪,候至夜静三更,先杀家僮,次将光蕊打死, 抛尸洪江。 “却说殷小姐痛恨刘贼,恨不食肉寝皮,只因身怀有孕,未知男女,万不得已,权且勉强相从。转盼之间,不觉已到江州。” 解: 刘洪杀了老公, 殷小姐相从, 只因身怀有孕。又行了几日,才到江州。


好了! 真相已经出来了。


结婚的第二天一大早, 就接到圣旨, 开始远行, 而先一天晚上, 丞相吩咐安排酒席,欢饮一宵。一宵是多久? 一夜! 即使没有一夜, 也有大半夜! 至少得转钟两三点, 陈光蕊的酒量如何? 精力如何? 这些都是可能存在的问题, 但毕竟是“共入兰房”了, 两个人在一起睡了三五个小时大概是有的,有没有受孕? 不好说, 就算怀了孕, 还是说不通!


因为从温娇小姐结婚的那天晚上算起, 到老公被杀, 按多的算: 只有18天, 若按短的算: 仅仅只有8天时间。而温娇小姐竟然已经确认自己怀孕了! 只是未知男女。


另见《西游记》第37回, 三藏道:当时我父曾被水贼伤生,我母被水贼欺占,经三个月,分娩了我。我在水中逃了性命,幸金山寺恩师救养成人。可见, 唐僧的母亲在结婚前已经有孕, 是实。

(10) 殷小姐绣球招亲


丞相的姑娘为什么要打绣球招亲?打着谁, 嫁给谁, 赖都赖不脱的, 丞相会同意吗?! 再看看这大街上, 什么样的人没有啊, 捡破烂的, 讨米要饭的, 都可以来“重在参与”, 绣球往大街上一扔, 谁抢到了, 小姐就归谁, 哪管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的父母就忍心这样糟蹋作践自己的女儿?


现在既然这样做了, 那就一定有“不得不这样做”的原因。 原因就是小姐在结婚之前, 肚子已经被人搞大了!而且她的爹妈肯定是已经知道了, 所以才会如此急切切地办这个绣球招亲, 你看: “恰打着光蕊的乌纱帽。猛听得一派笙箫细乐,十数个婢妾走下楼来,把光蕊马头挽住,迎状元入相府成婚。那丞相和夫人,即时出堂,唤宾人赞礼,将小姐配与光蕊。拜了天地,夫妻交拜毕,又拜了岳丈、岳母。”


也就三五分钟的事儿,陈光蕊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已经结了婚!


古代的人结婚虽然不需要办理结婚证, 但程序也够复杂的, 我们只按最简单的说, 择吉日纳采礼, 择吉日合婚压庚, 择吉日定亲过门, 择吉日迎娶拜堂, 都是要选择吉日的啊! 不择吉日, 难保白头携老, 而“吉日”又不是天天有的, 丞相根本就等不了, 所以,干脆全部省了, 直接拉进来就拜堂入洞房, 多省事儿。 甚至连姓什名谁, 家居何处, 是否婚配, 这些最起码的都没有问, 反正是打着你了, 你可不许赖婚哟! 尽快的把小姐嫁出去, 只要是个男人就行, 这就是绣球招亲的真相! 有人说, 丞相办这个绣球招亲, 就是冲着“新科状元”来的。这个说不通。


1. 丞相的女儿一般要配皇亲国戚的, 即使嫁省长都亏了, 新科状元才市长的级别, 在丞相的眼里和大街上的那些人也只略高一点。


2. 如果丞相真的看中了新科状元, 就会请人去探, 去说, 也不至于抛打绣球让别人也有抢到的机会。


3. 如果目标就是新科状元陈光蕊, 那小姐打的准吗? 万一打到别人怎么办? 或是陈光蕊根本就不走到这条街上来, 咋办?


可见, 小姐打绣球招亲的目标, 并不是专冲着“新科状元”来的, 而是任何一个男人。事已至此, 又能咋办呢? 尽量地朝着看的顺眼的男人打呗。


那么, 除了抛绣球招亲之外, 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行方案呢? 比如说: 是谁搞的小姐, 就把小姐嫁给谁, 小姐情郎, 两全其美, 这样岂不是更好? 这个方案才应该是首选啊, 丞相为什么不采纳呢? 假设1: 丞相允许小姐嫁给情郎。


那么, 小姐的情郎当时就应该在现场, 正等着接绣球咧, 只怪小姐没打准,“恰打着陈光蕊”而已。 但这也说不通, 如果丞相允许小姐嫁给情郎, 那直接嫁就得了。也就不存在绣球招亲了。


假设2: 丞相不允许小姐嫁给情郎。


如果丞相不允许小姐嫁给情郎, 而采用绣球招亲, 打着谁, 嫁给谁, 那么, 其背后的隐意就是: 可以嫁给大街上的任何一个人, 也不成全你! 但这也说不通, 情郎也可以来抢到绣球啊。 所以, 这两个假设都不能成立, 既不是丞相允许小姐嫁给情郎, 也不是丞相不允许小姐嫁给情郎。 问题不是出在丞相小姐这边, 问题是出在情郎这一边! 是这个情郎把小姐的肚子搞大了, 又把她甩了, 不要她了! 眼看着小姐的肚子一天天凸起来, 丞相也没招了, 时间紧迫, 那就打绣球吧, 打着谁, 嫁给谁, 只要是个男人就行。闺女啊, 你就尽量地朝着看的顺眼的男人打呗。

(11) 唐僧的亲爹究竟是谁




唐僧的亲生父亲绝不是新科状元陈光蕊, 因为他的母亲温娇小姐与陈光蕊结婚的时间仅为8至18天, 这么短的时间, 温娇是不可能确认怀了孕的。


唐僧的亲生父亲就是那个水贼刘洪。只有这一种解释, 才能将全文中所有的谜团矛盾一一破开!


因为唐僧的亲爹是刘洪, 我们的温娇小姐才会心甘情愿地陪着杀夫仇人睡上六千五百七十个夜晚, 才会过上十八年世外桃源般的真正属于自己的日子。在温娇小姐眼里, 刘洪才是真正的情郎, 一个为了自己才杀人的人而已。




当年在洪江渡口, 刘洪、李彪两个水贼杀了陈光蕊,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劫财劫色, 那么, 这两个水贼就会财物平分, 女人也要平分, 先**, 再商量: 这个女人究竟是杀掉, 还是藏起来压寨。可都不是, 钱都没要, 居然是: 刘洪穿了光蕊衣冠,带了官凭,同小姐往江州上任去了!


我们再看这一幕的细节:“先将家僮杀死,次将光蕊打死”, 家僮是杀的, 一刀就解决了, 光蕊是被打死的, 打, 比杀要慢得多, 刘洪为什么要打? 肯定是边打边骂:“我叫你干...!”


小姐见他打死了丈夫,也便将身赴水,刘洪一把抱住道:“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这句话真是耐人寻味啊, 你若跟我过日子的, 我也不计较你跟陈光蕊的事了, 反正你已经有了我的孩子, 你若不跟我过日子, 我就跟你一刀两断!


刘洪若真的是劫色, 就不用说这番话了, 先捶她两捶, 看她老不老实! 而作者用的“一刀两断”这个词实在是妙啊。各位看官, 你们都以为是要杀小姐么? 不是滴, 是在用“分手”吓唬小姐! 百分之百的指“分手”! 因为小姐本来就是准备去跳河自杀的呀, 你还再用杀她吓唬的了么?! 所以, 小姐不是怕死, 而是怕分手!


刘洪把她的肚子搞大了, 为什么又不要她了呢? 现在怎么又在船上呢? 只有一种解释: 刘洪的家庭反对他娶温娇小姐。


刘洪与温娇应属自由恋爱, 因为家庭反对, 才不能结婚,不能去抢绣球, 如果是他自己不爱小姐, 他现在也不会化装偷跑到这船上来打死光蕊, 现在, 已经把光蕊打死了, 你若不从我, 我就再回去, 看你怎么办! 小姐怕的就是这。


刘洪的家庭势力一定不小, 如果比丞相低, 也不敢那样做, 两家大概是势均力敌, 而且是对头, 这从后面可以看的出来, 刘洪在官场上应付自如, 绝不是一梢公水贼做得了的, 丞相在知道真相后, 一纸公文就能解决的问题, 却要跑到皇帝那儿讨来六万御林军去剿, 就说明刘洪的家庭势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各位看官啦, 看书得仔细, 作者这样写, 都是有用意的, 你自己想不通了, 却说作者水平臭, 这是什么道理?!


刘洪是爱小姐的, 因为小姐已经结了婚, 刘洪的爹妈才放松了监控, 刘洪才得以脱身, 尾随而来, 买通开船的李彪, 化装成梢公, 打死光蕊, 与小姐私奔, 改名换姓, 连显赫的家世都放弃了, 情愿与小姐躲在江州过小日子。如果是在京城, 那她们就是不可能的故事。


刘洪必然是深谙官场之道, 行事分寸恰倒好处, 才得以十八年来不升不降不调不露。


小姐十八年来必然是经常写信回去: 爸妈, 我很好, 很幸福, 勿来, 勿念, 光蕊工作很忙, 有时间我们就回来看您。


小姐要是不打掩护, 能瞒十八年吗?!




若按表面文字, 刘洪只见了小姐一眼, 就被迷住了, 顿时淫心大发, 杀人劫色, 何等的猖狂! 怎么当了市长反而又收敛了呢? 按这个色魔的本性, 再加上江州土皇帝的权利, 应该更加有条件滥发淫威才对, 应该把江州的女人玩遍才对!


可是他跟小姐过的一直很好, 从小姐要僧鞋, 找寺院这一段可以看出, 他都是顺着小姐的。直到丞相发兵来捉, 从梦中惊醒, 也没有发现他有一妾。可见刘洪根本就不是什么色魔。


如果小姐怀的那个孩子(唐僧), 不是刘洪的, 刘洪会对小姐这么好? 而且十八年来人都半老了, 还这么好, 那就只能说明: 小姐与刘洪才是真正的原配夫妻。而且从感情上讲, 比任何一对夫妻都要好的多。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