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高阳血战:中国战斗精神击溃西方钢铁

销犁为剑 收藏 0 416
导读: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我军突破临津江(三八线)后,敌全线溃退我军乘胜追击。陆军第149师奉命向法院里、高阳、汉城方向追歼逃敌。1950年1月3日于高阳突破美军防御阵地(第二道防线),在佛弥地抓住英军。该师先后投入3个步兵营,与敌先后参战的6个机械化营(其中1个加强营)激战22小时,全歼敌2个营及1个连,重创3个营,击溃1个加强营。此战斗在朝鲜战场创造了三个首次,即首次以少胜多;首次成营建制歼灭英军;首次以步兵歼灭集群坦克。    一、敌情与任务      敌情:当面之敌为南朝鲜军,在临津江南岸东西沿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抗美援朝第三次战役中,我军突破临津江(三八线)后,敌全线溃退我军乘胜追击。陆军第149师奉命向法院里、高阳、汉城方向追歼逃敌。1950年1月3日于高阳突破美军防御阵地(第二道防线),在佛弥地抓住英军。该师先后投入3个步兵营,与敌先后参战的6个机械化营(其中1个加强营)激战22小时,全歼敌2个营及1个连,重创3个营,击溃1个加强营。此战斗在朝鲜战场创造了三个首次,即首次以少胜多;首次成营建制歼灭英军;首次以步兵歼灭集群坦克。

一、敌情与任务


敌情:当面之敌为南朝鲜军,在临津江南岸东西沿线及法院里东、西沿线组成第一道防线;英29旅在议政府、高阳(不含)与美军25师在高阳、汶山地带组成第二道防线。


任务:1950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发起第三次战役。右翼为人民军第一军团,左翼为我军39军、50军在矛石洞、高浪浦里地区突破敌防御。第149师的任务是:在高浪浦里西侧地区内突破敌防御歼灭当面之敌,而后向法院里、高阳、汉城方向进攻前进。


二、战斗经过


1950年12月31日17时第50军发起攻击,至次年1月1日2时强渡临津江,突破敌防御歼敌一部后向敌纵深发展进攻。于1月2日11时占领了粟谷里、文本里、黄发里地区,第一防线南朝鲜军全线溃退。第149师根据敌情立即调整部署,以445团为左翼、446团为右翼快速向高阳、汉城方向追击。各团派一个营为前导,师侦察连在446团前搜索前进查明敌情。该师沿途连续粉碎了池村、纳斗里、法院里之敌的抵抗,于1月3日拂晓前第445团占领上谷、446团第1营进占惠阴岭地区。


下面分三个阶段予以介绍:


1、攻占高阳,突破敌二道防线,迂回分割敌人。


第149师当面之敌为英29旅第57团,布置在迎日里、195.3高地、495.7高地区域内组织防御。美25师35团在高阳、宫山里、123高地地域内组织防御。


地形:高阳位于汉城西北、议政府西南各约20公里,可控制议政府和汶山通向汉城的主要道路。高阳以北地形起伏比较大,便于防守;高阳以南地形起伏比较小便于机械化部队行动。


从英、美二道防线部署来看,高阳是两军的结合部;从地理位置看,高阳师交通枢纽,我攻占高阳即可断敌退路分割敌人。


1月3日1时,师侦察连在高阳北,碧蹄里与美25师前哨分队接触,侦察连立即发起攻击,敌慌乱中乘车逃跑。此时第446团1营已完成团指定占领惠阴岭的任务,但是听到碧蹄里方向的枪声,该营就继续前进。途中遇到从高阳赶牛车过来的南朝鲜人得知:“高阳有大鼻子、汽车和坦克。”据此,我营判断该敌可能是一个加强营,企图阻止我军南进以掩护英29旅取道高阳退却汉城,营党委书记在没有上级指示、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的情况下,根据所发现的新情况,主动寻找战机,果断定下攻打高阳的决心。分析敌我实力,兵力上相差不多,但是火力强度我营仅仅是敌人的几十分之一。但是考虑到高阳是英主力南逃的必经之路,该营若出其不意占领高阳,就等于将一把尖刀插进敌人咽喉,作用极为重要。同时估计到敌人可能要顽抗,在敌机猖狂的白天一定有恶战要打;但是在敌退却的态势下,据守高阳的美军不一定会为议政府的英军全力以赴卖命。此时我营虽然已经完成上级赋予的任务,但是整个战役任务是追歼逃敌,拿下高阳完全符合上级精神。于是立即作出了趁天黑攻占高阳,坚决堵住英29旅退路的决定。并在部队行进中赋予各连任务:1连在左、2连在右迂回出击,3连沿公路从正面攻击歼灭敌人,营指挥所位置设在3连。当我3连前进到高阳北侧交叉路口时,敌人用坦克炮封锁道路,以猛烈的火力向我射击,我3连迅速展开接敌。这时美军的自动步枪、机枪、坦克炮射击形成了密集火网,曳光弹划破了夜空,到处都是火球,爆炸声震耳欲聋。我营战士不为敌人气焰所吓倒,冒着纷飞的弹雨,勇猛展开进攻。敌人终于顶不住我营的猛烈攻击,发动汽车、坦克企图逃跑。营指挥员发现敌发动机响声、车辆灯光的游动,立即意识到“敌人要跑!”便立即命令3连趁敌动摇大胆逼近敌人。经过20多分钟的激战,我营占领了高阳,并推进到高阳南1公里的阴达里。这一仗击溃美军25师第35团第2营(加强营),击毁汽车1辆,毙敌一部,仅俘虏美军就达到28人。


2、攻占195.3高地,扼住英29旅的咽喉,牵制敌人。


3日凌晨2时,在阴达里一间残破的小房内446团第1营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分析敌情明确下一步任务并作简要的动员。营党委书记指着地图说:“高阳位于汉城西北、汶山东南、议政府的西南,距汉城、议政府各约20公里,是议政府通向汉城的主要道路。便于机械化部队快速行动。而在高阳东侧,还有一条由议政府经迎日里、佛弥地通向汉城的简易公路,也可通过机械化部队。因此,我们要作两手准备,既要防敌从主要公路逃跑,又要密切关注简易公路,以防敌从此逃跑。”他招呼各位支委靠近地图说,“请同志们看这里,高阳东侧的158高地可以控制西边的主要干道,东南的195.3高地和无名高地可以控制东边的简易公路。现在高阳之敌已经被我击溃南逃,而高阳东南侧的195.3高地和迎日里为英军占据,利于敌向汉城撤退。由于我占领了高阳,敌人由简易公路逃跑的可能性最大。”


1营是师前卫营,突破敌防御后已经距团主力约5公里,附近又没有友邻部队,惟有依靠自己攻占高阳阻敌南逃。营党委书记进行战斗部署,“首先,我们必须攻占195.3高地,并在此高地和高阳东南的无名高地以及158高地地域布置兵力,这样就可以阻止英29旅沿任意一条道路逃跑。各连的任务是:1连配属重机枪连1排,由高阳东侧迅速攻占195.3高地……”战斗发起后各连趁夜色掩护,发扬近战夜战优势,一举夺取了195.3高地。机智的指挥员找到了敌人的对空联络布板,并让战士们拣起敌人丢弃的钢盔戴上,天放亮后美军飞机来袭,由于1营是夜间攻占的195.3高地,已经插到了英29旅的南侧,并控制着对空联络布板,因而美军飞机误将195.3高地北边英军当成目标,连续对英军阵地投弹扫射,指战员们乐的拍手叫好。敌人连续5次进攻企图夺回布板都被1营击退,看到无法夺回布板,敌只好用火炮密集射击将其摧毁,随后美军飞机开始向我阵地投弹扫射。到1月3日9时1营已经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这时,1连阵地上空出现敌校正机一架,随即敌20余门大口径火炮向1连阵地猛烈轰击,接着8架敌机轮番向1连阵地投弹扫射。经过20多分钟狂轰滥炸,敌200多步兵在7辆坦克引导下向1连阵地猛攻,我1连勇士连续打退敌人6次进攻。致使由议政府南逃之敌先头车辆被我营击毁,后面数百两车辆拥挤在简易公路上无法动弹。


1连也付出了极为沉重的牺牲,除一名副排长外,其他干部全部牺牲。上午11时30分,营指挥员命令弹药消耗已尽,仅剩下17人的1连,在这名副排长带领下撤出阵地,到高阳东侧高地配合2连继续抗击敌人。13时敌主力进至2连阵地前沿,立即被1、2连火力封锁,敌先头数辆汽车被击毁使之难以沿公路南逃。此时敌人加紧了攻势,12架攻击机轮番对我阵地狂轰烂炸,1架校正机指挥敌炮兵对我阵地猛轰。随着敌炮火延伸,1个加强营兵力的300多敌人在7辆坦克引导下向我阵地扑来。战士们沉着应战,一次又一次的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敌人连续7次攻击,在2连阵地前丢下近百具尸体,可终究没有突破2连阵地,敌主力依然被阻止难以向南逃窜。


446团1营自攻占195.3高地起,层层阻击,激战15个小时,击退敌人连、营规模进攻13次,重创英57团第2、3营,毖、伤敌200余名,击毁汽车10余辆。阻击敌主力15小时无法从195.3高地到佛弥地之间的五公里谷地,敌掩护分队也始终被挡在我阵地前动弹不得。迟滞了敌南逃行动,为我主力到来赢得了宝贵时间。




3、佛弥地全歼英29旅掩护分队。


1月3日17时,149师政委金振钟率师前指到阴达里446团第1营指挥所。营党委书记(教导员)已两次负伤,师政委快步上前扶着力图起身的教导员躺下,听取他在担架上汇报战况。教导员汇报了该营主动寻找战机,截断敌人退路的战斗简况,和敌人准备逃跑的迹象。师政委肯定了1营果敢坚决的战斗行动,根据敌人南逃的迹象调整师战斗部署。命令446团第2营由宾亭里上山向佛弥地南侧攻击,阻敌南逃;命令446团第1营由158高地向102高地西侧方向攻击,断敌尾部;命令445团第1营由阴达里向127高地方向攻击敌腹部。其他各部任务不变。


当日19时30分,446团第2营占领了佛弥地南侧,在道路两侧布置兵力,集中火力封锁佛弥地通向汉城的道路。刚布置完毕不久,在逐渐昏暗的天色中,从北边开来一队重型坦克,2营待第1辆接近突然射击。敌人被突如其来的袭击打蒙了,调头企图撤回,慌乱中坦克冲下公路,炮管栽进稻田里动弹不得,战士们冲上去用刚学会的英语喊:“举起手来,缴枪不杀!”4名英军从坦克内举手投降出来,为首的就是英重型坦克营少校营长柯尼斯。紧接着后面又上来3辆坦克,打坦克特等功臣顾洪臣用炸药包把头辆坦克炸瘫在路中,堵住了道路。后面的敌人慌乱中相互冲撞,一边用坦克火力向我射击,一边顶推挡在路上的坦克企图继续南逃。战士们趁敌混乱以小组多路插进敌队形中,先打坦克上搭载的步兵,接着勇敢的用集束手榴弹和炸药包炸毁坦克,战士李光禄一人就炸毁敌三辆坦克。很快2营炸毁敌坦克12辆,缴获2辆坦克和1辆装甲车,俘虏少校营长柯尼斯及多名英军。


同时,19时30分,446团第1营(欠第1连)由158高地向102高地西侧方向攻击敌尾部。班长张成林奋不顾身炸毁敌先头坦克,随后战士们与敌人短兵相接,致使敌队形大乱,该部敌人在1营迅猛打击下不得不乖乖投降。1营此次战斗炸毁坦克2辆,毙敌一部,俘虏英军20余名。


19时30分,445团第1营在127高地发现南逃敌人,该营教导员率领2连插向佛弥地截击敌坦克。此时敌步兵、坦克虽已慌乱,但是还企图垂死挣扎打开南逃道路,该营采取多路穿插、截断分割、各个击破的战术,打步兵、炸坦克。战斗英雄王长贵奋勇杀敌,一人连续炸毁敌坦克2辆,全营战士与敌近战在一起。此次战斗该营炸毁敌坦克3辆,缴获汽车1辆。


149师这场战斗,由446团第1营果敢行动攻击高阳抓住美军,在195.3高地抓住英军,层层阻击敌人15小时开始,到师调整指挥全歼敌掩护分队。在这一连串的作战行动中149师先后投入3个步兵营,与美、英军拥有空中和地面炮兵支援的6个机械化营(其中一个是美军的加强营)激战22小时,歼灭二战名将蒙哥马利号称“常胜不败”的“王牌”——参加过诺曼底登陆被誉为“陆地巡洋舰”的英第29旅皇家坦克营全部(即英第8骑兵直属中队);歼灭奥斯特来复枪第57团第1营全部及第2营一个连;重创57团第2、3营和榴弹炮营,击溃美25师号称西太平洋劲旅“狼狗团”第35团第2营。炸毁、缴获坦克31辆,汽车33辆,装甲车3辆、牵引车3辆,缴获榴弹炮2门,步、机枪和其他战斗物资一批。毙、伤敌400余名,俘虏英少校营长以下官兵264人,俘虏美军28人。


彭总的军事秘书杨凤安同志后来这样评价高阳战斗:“这是志愿军第一次成营建制地歼灭英军”。


三、经验教训


高阳战斗从追击战转对敌既设阵地的攻击战,继而是阻击战,直至最后漂亮的歼灭战。回过头来看这一系列战斗,确实有不少经验和教训应予总结。


主要经验


(一)“气多”战胜“钢多”


朝鲜战争与国内历次战争相比要残酷、激烈得多,对我军的政治素质要求也更高。正如毛泽东论述“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因素是人不是物。”毛泽东在分析朝鲜战争时说:“美军钢多气少,我军气多钢少。”气为兵神,勇为军魂。战争不仅是物质因素的对抗,更是精神因素的较量。军队的战斗力来源于人与武器的结合。古往今来,历史证明“两军相逢勇者胜”。没有哪支不具备战斗精神的军队能够打胜仗。第149师的高阳之战便是鲜活的战例。


1、“气”与“钢”的对比


(1)兵力对比:敌先后六个机械化营及一个坦克连参战,我先后投入三个步兵营。


(2)兵器对比:敌出动飞机百余架次,榴弹炮、重迫击炮20余门,坦克40余辆;步兵武器是先进的轻、重机枪,自动步枪,还有装甲车、汽车运输工具。


(3)通讯设备对比:敌连以上装备有报话机、电话,营以上有电台。我军团以下依靠通信员徒步送信。


(4)敌我“气”对比:敌人惯于依赖优势装备,不敢远离公路,惧怕近战夜战,退路截断等危机关头容易慌乱;我军指战员善于近战歼敌,在极端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具有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从敌我双方参战的兵力、兵器、技术装备,可以看到武装到牙齿的英、美军队“钢”远远优于我军。而我军的优势在战斗意志、战斗精神。


2、靠“气多”挑战生理极限


朝鲜战场的艰难困苦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志愿军战士是靠坚韧不拔的精神和意志战胜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是靠“气多”挑战生理极限。149师追击敌人至大同江边,桥梁被敌人破坏,没有渡河船只,当时是12月下旬,天降大雪,气温是零下二十多度,由于江水流速太快,江面尚未结冰,面对30多米宽、齐腰深的江水,是眼睁睁的放跑敌人,还是强渡追击,只见指挥员一声令下,战士们毫不犹豫的将棉衣顶在头上,毅然跳入冰冷刺骨的江水。急流中战士们为了防止冲走,三人一组相互搀扶,即便这样依然有不少战士被急流冲走牺牲。上岸后,战士们顾不上包扎被水下锋利的石块和冰凌扎得鲜血淋淋的双脚,立即跑步追击敌人。


我军就是这样,在滴水成冰的冰天雪地里,连续数天吃不上一顿热饭,喝不上一口热水,饿了就一把炒面一把雪充饥。许多战士脚被冻伤,甚至脚指冻掉,但是硬是用两条腿追上了敌人的汽车轮子。


3、靠“气多”前赴后继


以劣势装备对抗优势装备的敌人,所付出的代价是血肉之躯。我军指战员面对强敌毫不畏惧,即使剩下最后一人也不退缩。446团`营1连攻占195.3高地扼住了英29旅南逃的咽喉,敌人为了打通撤退通路,动用了飞机上百架次,火炮20余门,坦克7辆,以营为单位一次又一次的向1连阵地攻击。炸弹、炮弹的爆炸使195.3高地一片火海,炮火准备后敌人蜂拥着冲上高地,指战员们从土里挣扎出来,向敌人射击。在敌人冲入阵地的时候,许多战士跳起来用刺刀捅向敌人,更有的抱起炸药包、爆破筒与敌人同归于尽。战士们喊着:“打呀!为战友们报仇!坚持就是胜利!”子弹打光了,就捡起敌人丢下的武器弹药;工事炸平了,就利用弹坑做掩体;许多干部、战士负伤后来不及包扎继续战斗,直至牺牲。班长侯振谦身负重伤,头上插着弹片,血流满面昏了过去,敌人的嚎叫惊醒了他,他端起枪就射击,打退敌人后侯振谦又昏倒在地。伤员朱志金下颚重伤无法说话,在地上艰难的写出“同志们坚守……”就牺牲了。尽管1连伤亡惨重,但是依旧牢牢的守着阵地。连长牺牲了,排长代理;排长牺牲了,班长继续指挥;班长也牺牲了,战士自动代理指挥战斗。就这样前赴后继,连续打退敌人6次进攻,为围歼敌人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当1连撤下阵地的时候,只剩下一名干部(副排长)和17名战士(含伤员)。


4、靠“气多”舍身炸坦克


当时,149师与志愿军其他部队一样没有任何专门打坦克的火器,战士们只能凭借手中有限的炸药包、爆破筒面对敌重型坦克,然而,就在这样悬殊的武器条件下,战士们却展现出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打出了军威国威,令老牌的帝国主义英军威风扫地。当英军重型坦克出现的时候,战士们都还没有见过坦克,但是他们没有被敌人坦克吓倒,而是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446团某3连班长张成林在攻打高阳战斗中,勇敢的将爆破筒塞进坦克履带,却被弹了出来。他又追上去爬上坦克,准备将手榴弹塞进炮塔,因天黑没有发现坦克上的敌人,被敌人猛蹬一脚,他愣是抓住敌人一条腿,将敌人拖下坦克活捉。后来在佛弥地打坦克的时候,为了不再被坦克甩下炸药包,他拉导火索后跟随坦克跑,在爆炸前将炸药包塞进履带,“轰”的一声巨响,坦克被炸毁了,张成林同志也被气浪抛向天空壮烈牺牲。坦克中最凶残的是喷火坦克,它前后都能喷出几十米长带有钢珠的火带。为打喷火坦克,445团包括连指导员在内的15名官兵被喷火烧死,望着战友被钢珠打成蜂窝又被烧焦的遗体,战士们高喊着“为指导员报仇!”一拨又一拨的冲向喷火坦克。446团2营5连李光禄打坦克小组在打第一辆坦克时,前两名爆破手都因导火索太长坦克颠簸掉炸药包没有成功。李光禄沉着总结教训,将导火索仅留3厘米,这意味着3秒钟必须撤离,而战士们早将生死置之度外。李光禄首先将一辆坦克炸辉,自己也被气浪掀进路边稻田摔昏过去。待他醒来又用两颗手榴弹捆在炸药包上,炸毁第二辆坦克。445团战斗英雄王长贵(曾代表战斗英雄见过毛主席)用炸药包连续炸掉敌两辆坦克,当第三辆坦克接近他的的时候,他已经没有炸药包,只见王长贵猛的跳上敌坦克,准备将手榴弹塞进坦克顶盖,就在这时敌人的子弹击中了他,王长贵牺牲后战士们前赴后继,不断蹬上敌坦克“揭盖盖”塞手雷,打得敌人闻风丧胆。


(二)指挥靠前,勇抓战机


战机是胜利的条件,尤其在敌我兵力、装备悬殊的情况下,如何抓住战机创造取胜条件,需要靠指挥员的勇气和智慧。高阳战斗便是充分证明。


1、446团前卫营(第1营)领导勇于负责,夺取高阳,抓住战机。在没有得到上级具体指示的情况下,前卫营领导当机立断,一举拿下敌人逃跑的必经之路——高阳,迫使敌机械化部队放弃从公路逃跑的计划,改走不便于机械化部队行动的山谷,为后来149师整个高阳战斗的辉煌战绩作出了坚实的铺垫。


2、敌变我变,正面夺占高阳。占据高阳的是美军25师第35团第2营,是一个加强营。而我446团前卫营是一个没有重火器的步兵营,兵力对比敌强我弱,因此,1营原定先包围敌人,再发起攻击。但是靠前指挥的营领导发现敌人有逃跑的动向,当即改变计划,敌变我变,果断正面发起进攻、击溃美军这一加强营,夺占高阳。


3、各级指挥靠前,调整指挥迅速。高阳战斗中营指挥员均指挥靠前,师一级指挥员也亲历一线。这样有利于迅速判明敌情,及时调整指挥,始终把握着战斗的主动权。如446团第2营领导在一线指挥打坦克小组,首先将头两辆坦克击毁,堵塞了道路,截断了敌人逃跑之路,为全歼坦克纵队创造了条件。师政委亲临前卫营,听取前卫营汇报后,及时调整部署,这是歼灭敌掩护分队的关键。


(三)扬我之长,击敌之短


我之长——夜战、近战,敌之短——怕苦、怕死。在朝鲜,志愿军的夜战、近战使敌人闻风丧胆。高阳之战149师高度发挥了夜战、近战之长。一是利用夜暗掩护战斗行动果断迅速。强渡临津江天险追上逃敌,夺占高阳打乱敌逃跑计划,强攻195.3高地扼住敌逃跑的咽喉,这一系列果断迅速的战斗行动均在夜间实施。二是利用夜战避敌之长击敌之短。整个高阳战斗我军在兵力兵器上处于劣势,利用夜间与敌纠缠到一起短兵相接,敌人的飞机大炮就用不上了,而一旦失去了优势火力的掩护,敌人精神上就垮掉了。三是不怕牺牲近战歼敌。例如在打皇家重坦克营战斗中,我们没有火箭筒、火炮,我们有的是炸药包、爆破筒和手榴弹,勇士们不怕牺牲,往坦克履带里塞,登上坦克“揭盖盖”,靠勇气近战全歼重型坦克营。


实战证明,夜战、近战可减少伤亡。149师在高阳战斗22个小时中,夜间伤亡人数不到白天的四分之一。


(四)步兵打坦克经验


朝鲜战场上多国部队进攻时坦克在前,防御时坦克作为堡垒,逃跑时视坦克是救命稻草。坦克成了敌步兵的“保护神”。因此,我军打掉敌坦克就胜利在望。可入朝初期我们没有任何反坦克火炮,只能靠战斗员抵近爆破炸毁坦克,对于从没有见过坦克的战士,急需提高打炸坦克的技能。149师各团、营的做法是:


一是利用战斗间隙临战训练。446团第1营在渡临津江的前三天,利用敌人丢弃的坦克为靶子,训练各连的打坦克骨干,在佛弥地打坦克中起到了立杆见影的效果。二是战前做好分工。各连从每班选4~5人组成打坦克小组。前两名携带爆破筒、炸药包为爆破手,后两名携带冲锋枪为掩护手。三是打蛇先打头。首先活捉敌皇家重坦克营长柯尼斯,使敌失去指挥。四是堵头、切尾、截中间。打乱敌前后联系和战斗队形,乱中取胜。五是小群多路出击,使敌防不胜防。六是先打车上的敌人,后炸车,使敌坦克失去步兵的掩护。七是先打指挥车后打一般车,致使敌失去指挥。八是先打威胁大的,后打威胁小的,以减小伤亡。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