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一个兵之晒晒军营里的那些行为

评泽 收藏 96 34990

初到部队的兵因为没有资历所以就叫新兵,从年龄上来讲十七、十八、十九岁,其实就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娃娃。而我们这批78年的冬季兵,正好赶上了对越自卫还击战,经历了一场较大规模的保卫边疆的战火洗涤。到了1979年的三月份,部队补充兵源又来了一批新兵,因此,我们这批78年的冬季兵就被夹在老兵与新兵之间,在老兵面前我们是新兵,而在新兵面前我们就名副其实的被称为参战老兵。基于部队兵源的这种组成结构,和我们不大也不小的年龄,要说从来就不闹出点什么事那就是睁眼不说老实话。庆幸的是,我所干的那些事没有一件被抓过现行。

一、边境线上的那次投弹

1979年3月中旬,部队撤出战场回国后我们连队驻守在广西宁明边境线上一个叫坂宙的地方。那是近溪边的一条山坳,山坡上生长着茅草和矮小的灌木层,那条溪流顺山坳流去不远就汇聚到了一条小河里。由于撤离战场不久,部队还处在一级战备状态,随时都有反击重上战场的可能,因此对弹药的管理也不是很严,战士手中既有满配置的弹药装备,还有从战场上带下来的没有注册的子弹和手榴弹,甚至还有黄色TNT块状挂式拉环导火炸药。连队训练基本上是以排、以班为单元分散在山坳两边的坡地上,大多结合实战搞一些单兵进攻战术和瞄靶、投弹之类。到后来也许是为了消耗过剩的散装弹药,就经常搞一些实弹训练,以实弹命中率校正下一次的瞄准点。由于营防区连队与连队之间驻守距离相对较近,从山坳里、山谷间、山坡上、小河边,实弹射击训练的枪声、投弹传来的爆炸声,彼此可闻。没有首长会想到这其中还混杂有非正常训练引发的爆炸。属于个别战士为了好玩擅自操作的行为。直到有一天在不同河断的河面上漂起了大小不等的鱼,这才引起了首长的疑虑和重视。

1979年的五一劳动节正好落在星期日。这一天连队除了正常的值勤以外,战友们有的忙于写家书、有的忙于串老乡、有的忙于去团部小卖部买些日用消费品,有的就在连部周围的山坡上玩耍,连队要到晚饭时才会点名。班里有位3月份入伍的广西柳州兵,神乎其神的对我说:老兵,我在训练时发现河边湾道是口深塘,有不少的大鱼游来游去把水都搅浑了。我问:你怎么能看得出来。他说:我在家的时候经常和父亲一起去打鱼,学会了观察鱼情,看准了就放它一炮,好玩得很。我问:那你还不带人去闷上一炮。他说:我是新兵蛋蛋手头的配置是固定的,哪象你们参战老兵,手里有存货。其实,在家当知青的时候我就隔三差五的去炸鱼,不过那还是生产队开山放炮时用的筒状民用炸药,需要安装雷管和导火索,比较麻烦。现今手头是军用装备,拉了环甩出去就成。于是,我在行装里打开雨衣抽出一颗手榴弹,又从干粮袋里取出一枚型似两块压缩饼干一样的挂式拉环导火炸药,用包装油布纸一裹,装进挎包里喊上柳州兵,说一声去小卖部就走了。我俩绕了一个弯才往河边走,去到河边湾道处一看水面有三丈之宽,水流很平缓,丢一颗石子探得水深约在3米左右。我俩先把炸药固定在石头上用来增加下沉重量,然后套上拉火环,具体的分工是各选一个点位,我投弹、他丢炸药,他先丢炸药,我后投弹,这样安排比较合理也相对安全。就这样,我在离河边约20多米的地点,完全避开手榴弹的有效杀伤半径,等待着新兵将炸药丢进他选中的炸点,见他卧倒之后我才拉环张膀、挥臂,把手榴弹准确无误的抛入炸点,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接着又是一声闷雷,只见两根壮观的水柱震动着水面。接下来的场面让我俩傻眼了,白花花的一片还有几条3、5斤重的鲤鱼和鲶鱼胡子勉强抽动着鱼尾,支撑着最后的呼吸……见事不妙,我对新兵说快走,此处留不得。于是我俩狡猾的避开通往连队的那条路,朝着重机连的驻地走去,绕了个180度的大弯子,还到团部小卖部买了几包红棉牌香烟,这才慢无其事的回到连队。

事后,指导员传达团部通报,说是在其他连队发现有个别战士违犯纪律,用配置外的富余的炸药、手榴弹炸鱼,给地方上造成了不良的影响。希望我们连队的战士不要违犯这样的纪律。要求各班、排认真盘检、清点装备,战士要主动配合自觉的上交全部配置外的富余弹药。连长补充道:明天早操课目,全副武装山地急行军10公里,看你们背着富余的弹药累不累。另外,据反应我们有些老兵胆子忒大,竟然敢用手榴弹当铁锤,砸铁丝、钉钉子,还振振有词的对新兵散布其原理;我说,这种危险的动作将会酿成严重的爆炸事故,必须杜绝,如再有类似现象我关他禁闭。

二、教导队午夜后的那次插曲

时至5月底,部队从广西前线开拨到广东,164师、490团驻守在铁路沿线的翁源、铁笼林场一带。这对我们一入伍就赶上参战的新兵来说,算是军营生活真正走向正规化、规范化的开始。于是,在参战新兵中我被当作连队建设的骨干力量,选送到团值教导队学习。在教导队学习期间,我干了一件隐瞒了近三十年的闹剧,如今想起来还真有点对不起当时的教官——陈副团长。陈副团长,讲一口广东中山普通话,话语间的味道相似有点咬牙切齿,给我的印象总是有些听不明白。好在他主管的是炮兵课目训练,平常与我们步兵来往不多。

那是7月的一天,这一天不知是日子不好还是人为的行为,反正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多起本不该发生的事情,也是陈副团长一生中最倒大霉的一天。这日上午,先是雨后天青,训练课目是56半移动目标实弹打靶考核。当考核打到第三论的时候,靶标后面的山坡忽然间就燃起了火苗,而且还是多个起火点,一时间赴火就是命令60多名战士直奔火场折断树枝奋力灭火。大约经过了近40多分钟的连续赴救才控制了火势,战士们一个个搞得灰头黑脸,70式“的确良”军服着火后冒出一股化学纤维的味道。因为那是一片阔叶林,燃点低、着火慢,加上雨后湿度还很大这才没有酿成大火。经查明,起火原因是由于战场上带下来的子弹在零散集中时混进了穿甲燃烧弹。到了下午,也许是对我们奋不顾身及时赴灭火险的行为给予表彰,教导队里运来了一解放牌卡车的西瓜,并按个数分到各班。在炎热的夏天西瓜可是解暑、退热、清凉又解渴的好东西,或许也就是因为这车好东西,我们的陈副团长在当晚就迎头闯上了大奖。教导队的营房原是一座很大的礼堂,步炮学员和步兵学员100多号人分成两个分队都住在一起,所谓的床就是木板架在长凳上,一切都是临时的。我的床铺紧靠大门通道,与我并排的是二连学员张秀俊。熄灯号已吹过了一阵子,也许是天热睡不着,还许是吃多了西瓜内急,反正是不断有学员进出大门。张秀俊这小子,在晚间自习课时与战友打赌吃西瓜,一个十斤左右的西瓜吃后不能见红,间歇时可以抽烟但绝对不能大小便,一刻钟内他真是有本事把这个西瓜吃完了。我相信他也吃多了,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内急的频率是平常间的四倍。午夜过后,这家伙硬是要我陪他一起去小便,教导队的茅房也是临时开挖搭建的,简陋到连顶棚都省了。去茅房要先经过茅房上方的保坎,再绕一大弯,我想夜间无人这弯就省了吧,俗话说屙尿别看人、看人屙不成就是这个道理。谁知,刚一开尿下面的茅房里就传来了一句国骂:妈的,系谁?老子在里面呢。听声音有点不对劲可也看不见人,是灯光微弱不说,这人好象就蹲在我站的正下方。张秀俊这家伙见事不妙收尿就走人,我想等你提好裤子绕一大弯上来,我早就完事躺在床上了。回到床上,我暗自等待着要来追究的人,没想到等了半个多钟头却是陈副团长怒气冲冲地走进来,边走边问:刚才系谁出去过?有没有谁看见进来的人?太不像话了,简直系一点都不讲规矩,屙了我一头的尿。顿时间,只听到你一句、我一句,你问我、我问你,最后还是谁也没注意。我按住张秀俊,假惺惺装着被吵醒的样子,装着睡眼朦胧的样子明知故问:你们吵吵闹闹的干什么呀?好不容易刚睡着又给闹醒了。听到我说话,陈副团长走过来问道:对了,大个子你在门口就没看见有谁刚进来?而且还是俩个人。我回答说:报告副团长,我这人睡觉吧有个习惯,从小都是面朝里、背朝外趴着睡觉,不可能看见有人进来,这是怎么啦?陈副团长接着说:怎么啦,有俩个家伙不讲规矩,站在茅房的上面屙尿太可恨,我回去洗了半块香皂都还觉得恶心。你要想起听到了什么就向我报告,看我怎么教育这俩小子。我说:听是听到了,就听到他们把我给吵醒了。当下就见陈副团长那个气呀。临走时丢下一句话:从明天开始在营房增加一个内位岗哨。

这事情过去都快三十年了,想起来心里还真有些内疚。今天我诚恳的对陈副团长说:那事儿是我干的,真是对不起您!若有机会再相遇,我请你喝贵州最好的酒。

三个月后,结束了令我留念的教导队的生活。回到连队本想干出一番成绩,以最大的热情当一名好兵,却正赶上部队对参战立功人员进行战略调整,我被作为战斗骨干输送到54066部队。

三、当兵不顺心行为也出格

9月底,我和从55军、42军输送出来的近百名骨干力量来到了54066部队,湖南涟源集训队一连。其实,这就是广州军区后勤部管辖的一支工程部队,在这里的集训课目主要是学习相关的工程施工业务。之后被分到靠近郴州的一个施工团,在一连五班任班长。

这是一个与我的性格和当兵的愿望格格不入的新环境,说实话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去适应这个环境。在这里与我玩得最好的有三个战友,其中有两个是和我在53509部队一起来的战友:一个是77年北京兵王永利;一个是77年江西兵框成玉;另一个是80年广州兵毕广芳。

1、弄虚作假泡医院

王永利这哥们从骨子里就不愿干工程兵种,先是直呼上当受骗,逐渐对服兵役感到失望,然后就经常装病泡病号饭找茬住院。时间一长先是在201军医院混熟了几个北京老乡女护士,同时把我也介绍给了她们。后来在郴州501军医院又分别认识了几位北京女兵和石家庄籍女护士。为了能住进501军医院,我和王永利共同策划了确实生病的假象,办法是在尿检时弄点自己的血混进尿液里一搅和。这样一弄就是再高明的医生也会诊断为病重,住进医院别说是治疗,就查病一项也要十天半个月。在那个年头和时代,帖近女兵就如同身处花园中,总少不了会产生一些神秘感,似乎觉得女兵出汗是香的。在与女兵的谈笑间也总想多看几眼那妩媚灿烂地笑脸,和生气时胸怀间一起一伏地波动。仿佛那就是可以包罗人间万象的一片圣地。与女兵书信来往还总能体会到一份令人心花怒放的快感,如不是顾及于部队的纪律,说不准还真会碰撞出点点火花来。当兵泡医院本不应该,不但会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一个兵的斗志和战斗力,同时也绝对会影响到进步。

2、三人一帮酒作乐

框成玉为人厚道实在,进取心强,是带领班排施工的活路头,一个不属于干部编制的副排长。他和我们在一起常被王永利当作灌醉的目标和对象,有时候他也很主动,不用谁劝先醉为君,就因为他忠厚老实。在当时的部队小卖部里最畅销的是青梅酒,酒精度46%vol,果绿色,其味酸涩甘甜。遇生日或节假日我们还会凑分子花7.5元买上一瓶茅台酒庆贺庆贺,戏称三个二块五,当然这一切只能是悄悄地、秘密地进行。谁说我们心里不烦人。

3、出谋划策让新兵回广州探亲

毕广芳是我同班的战士,为人滑头但很是仗义,关键时刻绝对顶得上去。这小子有三大特点:一是烟瘾大;二是爱喝葡萄酒;三是干活出工不出力。工程部队的营房很富余,基本上是俩人住一间,按部队的传统班长带新兵,他就同我住在了一起。这人个子矮小、体质单薄,看似一个小老头。平常说话办事歪理和歪脑筋一样多,油滑之中显得一份老成,一听就知道在家没有正经八百的读过书,他甚至连贵州是省还是城市都没搞清楚。时间长了相互间有了一定的了解,倒也觉得很投缘,算得上是信得过的好战友。基于感情上的照应,一般情况下我只安排他干一些擦边活,不会让他搬水泥配沙子、抬石头砌墙,出工就行。而对农村兵来说学得所用,多干多学也许会成为今后谋生发财的一条道路。要说我俩胆子也够大的,就真干了一件严重违犯部队纪律的事,我谋划他行动,所幸无人知道。时间大约是在80年的10月份,这小子说他伯父从香港来了广州,怎么着都想回去见上一面,这对他退伍以后的发展很有好处,就是想不出回家的办法。的确,这事难就难在一个新兵为这事请假探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让家里发份亲人病危的假电报,还得有当地居委会、人武部、民政局三方的证明电函才行,贫民百姓作不了这种假。为了帮他,我就给想出了一个十拿九稳的办法。先请假到团卫生队看病,尿检时采用往尿液里掺血的办法,这样就能得到团卫生队出示的送501医院全面检查的证明,然后在郴州火车站事先买好一张回程的车票,就可以安心回广州了。一去一来有三天的时间,在家可以住上两夜一天,这就足够了。归队后问起病情那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连首长是不会看化验单的,只要你没病他们就高兴。前提是必须按时归队,不能露出丝毫的马脚,否则就惨了。

这件事情就在我俩的相互配合之下如期实现了。从此他对我的出谋划策佩服的是五体投地,除了实实在在的感激之外,当着我的面也不再与老乡通说广州话,按他的说法是:大家都是朋友了,理应畅为一谈。同时我也从心底里感谢他的配合、感谢他能坚守信誉。

综上所述,国家是社会的整体,而生活在军营里的战士同样来自于社会。不同之处是军营里有着严格的纪律、讲传统、讲荣誉、讲精神,还有战士积极向上的进取心。在部队战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其个性相对单纯,同时不难发现处在发育成长期的年龄多少都要犯一些不大、不小甚至是相当严重的错误和纪律。只是被不被发现,能不能蒙混过关,那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从严格意义上讲,大概是人就脱离不了这种本性。


感谢您对陆军板块的支持和积极地参与,优秀原创/转帖,依照点击奖励工分50,祝您玩的愉快!——mylier0728


本文内容于 2009-5-8 22:50:18 被mylier072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71楼sbvke

54116部队独立营是不是原来在平海的

我也是54066部队的兵,79年3月入伍。当年在涟源团部我们这些个“新兵蛋子”也搞出一个响动惊了大家一次。我们在新兵连训了2个月后转到团部,当时住在团部大礼堂。那时兵仔们都喜欢搞个手枪弹在锁匙扣上,我有个战友冲凉时在冲凉房捡到一枚手枪弹,以为是个教练弹。这小子为了在子弹后面安个扣,就想把弹头拔下来,在里面穿铁丝过去做个环扣。当时他也找不到什么工具来拔,这家伙很“葱明”地想到了物理的热涨冷缩原理,于是乎他点燃了一个信封烧子弹。信封烧完了,子弹也炸了,当时我正坐在傍边看书,礼堂里巨大的响声把大家吓了一大跳。再看他时,只见他半天都张大个嘴吧,眼晴呆呆的,手上还举着没有烧完的一点信封角。原来他捡的是一枚有药的臭弹。团部马上来人查问明后,命令有锁扣弹的人都要上缴,以后也不准再搞那玩意。好在当时他和我也没被子弹伤到。时过多年,每每想到他当时的呆样,我都会哈哈大笑!那年我才17岁。

谁知道54116部队的历史,是不是属于220师的

向楼主你敬礼!!向强大的解放军战士和先辈敬礼!!

生活蛮丰富的啊

9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