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之迷二(转)

sxph2008 收藏 1 3775
导读:一、 五百年前是旧梦——孙悟空的悲哀 要问孙悟空最得意的是什么,那自然是他的好身手。在他看来,“我有七十二般变化,万劫不老长生。会驾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如何坐不得天位?” 然而,当五百年后,孙悟空由五行山下出来,世界已不是那个世界时,他却还一无所知,傻傻的撞得头破血流。 取经之路开始于一知老虎,孙悟空一下解决,把没见过世面的唐僧哄得咬着指头惊叹。孙悟空完全没有考虑他自己一个修行近千年的妖怪去打一只平凡的老虎有胜之不武之嫌,反而开始夸耀自己有“降龙伏虎的手段,翻江倒海的神通”

一、 五百年前是旧梦——孙悟空的悲哀


要问孙悟空最得意的是什么,那自然是他的好身手。在他看来,“我有七十二般变化,万劫不老长生。会驾筋斗云,一纵十万八千里。如何坐不得天位?”


然而,当五百年后,孙悟空由五行山下出来,世界已不是那个世界时,他却还一无所知,傻傻的撞得头破血流。


取经之路开始于一知老虎,孙悟空一下解决,把没见过世面的唐僧哄得咬着指头惊叹。孙悟空完全没有考虑他自己一个修行近千年的妖怪去打一只平凡的老虎有胜之不武之嫌,反而开始夸耀自己有“降龙伏虎的手段,翻江倒海的神通”,按耐不住的要“到疑难处,看展本领”。


然而当他遇到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妖怪熊罴怪,十分骄傲的宣称自己是“历代驰名第一妖”时,熊罴怪却笑道:“你原来是闹天宫的弼马温么?”


他虽然听说过孙悟空的事,却并不惧怕孙悟空。因为时代早就不一样了。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他和孙悟空打了个平手——五百年前谁能和孙悟空打成平手?整个天庭都出动了也没能奈他何。


神仙的五百年也没有浪费。五百年前的奎木狼只是“孙大圣闹天宫时打怕了的神将”,五百年后却也能和孙悟空战成个平手。


更可怕的是新生代的小妖。孙悟空是谁?没听过。要拜就拜我好了。其嚣张程度孙悟空都不敢想。平顶山莲花洞的金银二魔让山神和土地轮流为他们当差,孙悟空听到也不禁惊呼:“想我那随风变化,伏虎降龙,大闹天宫,名称大圣。更不曾把山神,土地欺心使唤。今日这个妖魔无状,怎敢把山神、土地唤为奴仆,替他轮流当值?天啊,既生老孙,怎么又生此辈?”


红孩儿就更是彻底,剥削得一伙山神“东披一片,西挂一片”。但是孙悟空也拿这个五百年前还不曾出世的小妖没有办法。反而被他烧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吃了五百年前简直不能想象的苦头。


就看整个取经之旅,孙悟空奔波在人间、西方、天宫之间一次一次的寻求帮助,让天上那群闲的发慌的神佛们可以做救火队员打发无聊。


五百年后的世界已不是孙悟空能一步打到天宫的时代,每当看到孙悟空骄傲的报出自己的当年的名号却一次也没能消灾弥难时,便不禁觉得心酸。


无数次惨痛的教训也终于使他明白过来,说出了:“‘温柔天下去得,刚强寸步难移’他们是此地之怪,我们是远来之僧,你一身都是手,也要略温存。”的话。


说这句话的孙悟空终于看清了现实,然而说这话的孙悟空会不会怀念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


要问孙悟空最在乎的是什么,那自然是自由。


学长生,勾生死簿,闹天宫都是为了摆脱别人对他的束缚。


唐僧救他出五行山,是还他自由,所以他向唐僧行了跪拜大礼(另外也只有佛祖和观音有这个荣幸了),对唐僧的感激可见一般。然而, 唐僧爱教训人,孙悟空可不干,“猴子一生受不得人气”,所以使了一次性子。唐僧心有余悸,听了观音的话,骗孙悟空代戴上了紧箍咒,又亲手断送了孙悟空的自由。自此,孙悟空再也没有选择地踏上了取经之路。并且在取经完成之前都不得不和唐僧绑在一起了。


但是唐僧被旅途的磨难折磨得耐心大失,对孙悟空尤其暴躁,稍不如意就要念紧箍咒。如二十七回,孙悟空就说,“师傅休怪,少要言语。我知你尊性高傲,十分违慢了,你便要念那话儿咒。”如此淫威之下,一来二去,弄到最后,孙悟空连自己都失去了。


第三十一回,猪八戒义激猴王后,孙悟空赶回去救唐僧,在过东洋大海时说,“等我下海去净净身子。”猪八戒不解,孙悟空解释道:“你哪里知道。我自从回来,这几日弄得身上有些妖精气了。师傅是个爱干净的人,恐怕嫌我。”


读到这里,恨不得一哭。唐僧闻得出什么妖精气?孙悟空竟然赔小心至此!五百年前惟我独尊的孙悟空到哪里去了?


没有自由的孙悟空已不是当年的齐天大圣,只是神佛用来取经的工具。第六十一回,神佛两界合围牛魔王,活脱脱五百年前捉拿孙悟空的情形。面对昔日的兄弟遭到和自己当年一样的遭遇,而自己只能站在一边,孙悟空是否会觉得悲哀?


取经之路终于结束了,孙悟空被封为斗战胜佛,似乎修成正果。然而佛界是个十分无聊的地方,“把持斋素,极贫极苦”不说,更重要的是规矩极严,“汝等在此稳坐法堂,休得乱了禅位,待我炼魔救驾去来。”如来临时有事,众佛也不能放假。金蝉更是只因为听说法时打了个哈欠,就被踢出了佛界。很难想象这种环境会适合孙悟空。


想到《最游记》中那天真的悟空所说的:“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呆在花果山。那里的天很蓝,水很清,人也很和善,反而是这里的人,都很冷淡,充满敌意。”


原版的悟空,呆在无聊的佛界,会不会怀念花果山?当他答应观音去取经时有没有想到,五百年前的幸福生活已成为人生再不会重演的一场旧梦?


二、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唐三藏的悲哀


比起电视版中那个多少显得温情脉脉的圣僧;《大话西游》中那个唧唧歪歪的印度阿三;《最游记》中那个冷酷坚定的玄奘三藏,这个原版的唐三藏可谓史上最令人讨厌的唐僧。懦弱无能,哭哭啼啼,自以为是不说,还小心眼得要命。


第七十二回,唐僧要孙悟空去化斋,孙悟空说山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暂时没有地方化斋,唐僧立刻大发脾气骂道:“你这猴子!想你在两界山,被如来压在石匣之内,口能言,足不能行,也亏我救你性命,摩顶受戒,做了我徒弟。怎么不肯努力,常怀懒惰之心!”一点点恩情,一天到晚说个不停,哪里像个出家人!然而,唐僧之所以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有他的原因的。那就是他承担了远超过他能力的重担。


主动请缨去取经,可能是一时意气用事,毕竟被选为“水路大会”的坛主,又得唐太宗亲赐观音的两件宝贝——九环锡杖和袈裟,如此皇恩浩荡。他不能没有表示。正如他自己说的:“大抵是受王恩宠,不得不尽忠以报国耳。”同时也就意味着他是没有退路的。他可是在皇帝面前发过誓的,决不空手而回。


取经的动机不是出于自己对佛教的信仰,而是不得不尽忠的无奈,如此勉强的上路,已注定了他的苦难。


首先,在这个取经路上,唐僧都是提心吊胆,一刻也没轻松过。


刚到大唐边界,还没出国土,唐僧的两个本来是要跟他到西天的从者就在他面前被妖怪剖腹剜心,剁碎吃了。有过这种毕生难忘的经历,也难怪以后唐僧每次见到妖怪都会吓得魂飞魄散。而且,这些妖怪似乎为了要印证唐僧的担心,十有八九都是要吃他。


虽然后来收了三个基本还算神通广大的徒弟,但是孙悟空兄弟三人并不能将唐僧保护得滴水不漏。唐僧好几次就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被妖怪抓去的。比如黄风岭,黑水河等好几处,唐僧并没有犯错误,被抓确是因为孙悟空等保护不周。就像唐僧讲的。“徒弟,不知你在哪里擒怪,何处降妖,我却被魔头拿来,遭此毒害,几时才得相见!”


要不是那些妖怪对吃都很讲究,要等解决了孙悟空等细细品尝唐僧肉,就凭唐僧这么几天几夜的吊在妖怪洞里,十个唐僧也吃尽了。


面对这种情况,要唐僧怎么相信这几个徒弟?虽然次次都没死,但谁能保证他下一次不会死?


难怪乌巢禅师要传唐僧《多心经》,不然,保不定唐僧的神经哪天就崩溃了。毕竟,谁能忍受天天生活在恐惧中呢?


其次,除了这种无法改变的恐怖生活,唐僧的第二重痛苦就是他自身能力的低下给他带来的折磨。


他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更谈不上什么神通。虽然没有人对唐僧不会武功表示非难,但是,没有徒弟在西方路上就寸步难行,对唐僧不能不说是个问题。对此,孙悟空也表现得极为不耐烦。第十五回,唐僧的马被小白龙吃了,孙悟空要去寻马,唐僧怕妖怪趁孙悟空不在的时候出来害他,死抓着孙悟空不肯放。孙悟空焦躁起来,对唐僧发脾气,叫喊如雷地道:“你忒不济!不济!又要马骑,又不放我去,似这般看着行礼坐到老罢!”就见两个人,一个大发脾气,一个哭哭啼啼。要不是有紧箍咒,这只怕也就是取经路上的经常性画面了。至于什么师傅“肉骨凡胎”;西天“你自小走到老,老了再小,老小千番也难到”等话那就不用说了,就连猪八戒也要说:“背凡人重若山丘,若是驮着浮水,转连我坠下水去了。”俨然唐僧拖累了他们。

想当初唐僧号称“千经万典,无所不通;佛号仙音,无般不会”的天才型和尚,但是他在这些徒弟的眼中,只怕还不如小白龙来得有用。唐僧这一路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再来,他眼力极差,认不出妖怪。三打白骨精是他的耻辱柱。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肉眼凡胎一个和尚,怎么可能认得出妖怪。孙悟空认得出,读者不明白这么简单的道理,唐僧怎么会不明白。但是处在唐僧这个位置,不是他信不信孙悟空能否认得出妖怪的问题,而是他怎么确定孙悟空没有说谎的问题。


“哥哥的棒重,走将来试手打他一下,不期就打煞了;怕你会念什么紧箍咒儿,故意使个障眼法儿,变做这等东西,演幌你眼,使不念咒哩。”猪八戒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孙悟空确实有打死人的前科。他这三个徒弟对人命都不甚在意。


当一个人自己的眼睛靠不住,而不得不借助别人的眼睛,他能对什么确信无疑?唐僧选择相信猪八戒,在读者眼里固然荒唐至极,那是因为读者知道前因后果。而处在唐僧这个位置,不过是做了一次二选一,错误本就是五五开。


其实这里面最该负责的是猪八戒。他不是不相信孙悟空,而是在泄私愤,刻意地挑拨离间。“怎禁八戒不忿,在旁搂八分儿唆嘴”。唐僧的问题就在于他根本没有能力认清事实,而能认清事实的手下偏又不和,总是让他做这种错误率高达50%的选择题,怎么能不屡屡犯错误?


如果沙僧这时候能站出来支持孙悟空,唐僧肯定就会信了。但是沙僧选择沉默,两边都不得罪。他和八戒害了孙悟空,也害了唐僧。


过度的恐惧加上判断的一错再错和对自己无能的恼羞成怒,使得唐僧物极必反,性情大变。他本是个温和,诚实,有德性的圣僧,但是取经路上,他却说谎——骗孙悟空戴上紧箍咒;动嗔——动不动就要大怒,念紧箍咒;蛮不讲理——七十二回,明明没有地方化斋。孙悟空已经解释,他却要说“你既殷勤,何不化斋我吃?我肚饥怎行?”等等。他像孙悟空一样,性格都扭曲了。


唐僧就是这么痛苦的在取经路上前进着。如果他能像《大话西游》中那个唧唧歪歪的印度阿三一样,用心眼看孙悟空,取经之路就会顺利得多;如果他能像《最游记》中那个冷酷坚定得玄奘三藏一样对自己要走的路坚定不疑,那么他心里会好过点,也不会发生内讧的事。然而这个原版的唐三藏偏偏既没有信仰,也没有智慧,更谈不上胆量,唯一够得上取经资格的地方就是他上辈子是金蝉童子。


然而他毕竟不是金蝉。


八十回,孙悟空看见唐僧的上方祥云缥缈,瑞蔼氤氲,失声叫道:“好啊!好啊!”因为唐僧是金蝉转世,十世修成的好人,故此有此祥云罩头。平顶山的金银二妖也看到过唐僧头上的祥云,但明显没成气候。否则孙悟空不会到这时候才感叹。


但是有祥云并不是因为唐僧本身,而是他是金蝉转世。祥云越来越浓,也就是说随着灵山越来越近,唐僧体内的金蝉开始慢慢苏醒了。而当唐僧终于到达灵山,上了无底船,看到上溜头泱下一个死尸,孙悟空师兄弟和接引佛祖都恭喜唐僧道:“是你!是你!可贺!可贺!”这就是所谓的“脱去胎胞骨肉身,相亲相爱是原神”了。


唐僧的原神是什么?当然是金蝉!而骨肉身自然就是这辈子的唐僧。成佛的其实还是金蝉,而那个法号玄奘,号三藏,俗称唐僧的人已经成了凌云渡上的死尸。其实唐僧还有个俗家名字叫江流,他从水上来,又从水上而去,结束了他不堪负重的一生。


说什么《西游记》是孙悟空的英雄史;说什么《西游记》是提倡民主民权。我只看到两个可怜的人的悲哀的一生。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说着自己不想说的话,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人,再可悲没有了!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