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侨报:中国人民币的强势进阶!

盟十国与中日韩(10+3)终于在货币合作上迈出关键一步——相关国家财长会议3日发表联合公报,决定在今年底前成立并运作1200亿美元的亚洲区域外汇储备库。

对此,有人认为是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挑战,是朝着“亚洲货币基金”的方向发展;也有人认为“亚元”初现雏形。在笔者看来,这一外汇储备库挑战IMF还显得力道孱弱,“亚元”更是远景梦想,现实可见的是人民币的强势进阶。


目前IMF的决策架构并未有实质改变,美、欧和日本仍集体享有54.39%的投票权。在G20峰会上,中国代表“金砖四国”发起了建立“超主权国家货币”的声音,但也仅是为了获取IMF更多发言权。何况,日本也是IMF的既得利益者,加上发达国家在两次G20峰会上同意增加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发言权。因此,所谓“亚洲货币基金”(AMF)挑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并不可能,也不符合中日两国的利益。


至于“亚元”,更是遥不可及的梦想。一方面,亚洲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不同,政治制度不一,且存在着宗教、领土、恐怖主义等现实纷扰,不具建立共同货币的条件;另一方面,欧元曾是地区共同货币的典范,但金融危机对欧元区的打击相当深重,导致共同货币的魅力大打折扣。


那么,这个亚洲外汇储备库留下的只有人民币的强势进阶了。当前人民币的国际化已进入新阶段,从东盟到日韩,再到俄罗斯甚至南美,同中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和地区前所未有地扩大,已达7000亿美元。尤其是在东南亚,人民币在很多国家已成为“硬通货”,流通效能并不亚于美元。


在这些国家看来,1997年IMF通过攫取危机国家金融主权才放贷的做法成了切肤之痛,而美欧贸易伙伴均以打不起精神来,这使得中国经济的复苏成为不可或缺的引擎。韩国《朝鲜日报》4日评述:“随着中国政府迅速采取的内需刺激计划发挥效果,韩国企业纷纷传来喜报。”


其实,构建外汇储备库并非始自今日。早在9年前的“10+3”财长会议就达成了“清迈协议”,但直到2007年5月才确立外汇储备库的框架。但迁延数年并未多少进展,一方面是东盟十国和中日韩三国利益取向不同,另一方面是对美元还抱有幻想。更重要的是中日两国在此问题上的主导权之争,中国尚没有足够的实力和日本平起平坐。突然而至的金融危机打破了这一事态,使得“清迈协议”多边化进程加快,更使得中日出资份额对等化(各为32%)。因此,这一外汇储备库获得实质进展,是危机促成了东亚国家的抱团取暖,当然也是人民币和日元竞争中的相对走强所致。


所有国际关系归根结底都是利益使然,而在全球化市场的大棋局下,谁的货币具有硬通潜力,谁的贸易实力强大,谁就是老大,也就更有发言权。国际政治,必然也会雌伏于这种经济的实力之下。人民币目前就具有这种强势,正好通过在区域内的金融历练,实现国际货币的理想。


在笔者看来,人民币的主要挑战不是欧元、美元,而是日元。表面看,中日在亚洲区域外汇储备库的地位似乎处于同一水平线,但中国的份额包括了香港。更重要的是,从自称“夹心”的韩国到东盟10国,长期以来形成了利用中日之争谋利的传统。对此,《朝鲜日报》4日的评价极其中肯:“中国和日本可能会就主导权展开竞争,成为障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