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偷地雷的事儿,传遍了汽车营。我们走到哪,班长们都笑着给我们打招呼:“哎,偷地雷的!”看这称呼,够恶搞的。

刚开始哥儿几个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到了后来,老兵们经常问我们怎么偷人家西瓜的,我们就一遍一遍的叙述。老兵们不但没觉得我们多下流多无耻,反而说战术动作什么的运用的很好,不愧是步兵团出来的新兵尖子。都说如果汽车营的新兵能和我们一样机灵就好了。

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认真当兵的老兵们,脑子里面也是战争狂啊!知道我们偷瓜的时候完全运用了战术之后,都夸我们,这偷地雷的称呼原来不是贬我们的。

不过也难怪班长们郁闷,汽车营嘛,军种不同各有分工,他们主要练的还是驾驶技术,至于说战术什么的,到反而是个辅助了。我们这群卫生员,战场上的救护兵,军事素质这么好倒是出乎别人意料之外的事情。

稀稀拉拉后勤兵,驾驶员也算在其中。后勤兵种分别是炊事班,饲养员,种植员,养殖员,卫生员,驾驶员以及机关和首长贴身相伴的通讯员文书等。这类兵种的军事技能要求都不是很高,驾驶员还算高一点的,剩余的基本没大要求,能及格就行了。空军海军我不清楚,反正我们这边就是这么算的,我们是陆军野战部队。

战斗兵种就比较多啦,步兵,炮兵,导弹兵,坦克兵等等,他们要求军事素质都很高,步兵和特种部队训练的是最严格最艰苦,可以说,最没人性。

我有个特大的朋友,特种大队的,他说过的,他们的训练就是完全超越人体极限的训练,能训练出来的简直就是超人般的存在。全副武装达到一百公斤。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吹牛,咱也不是特种大队的出身,一百公斤可能不太现实,但是我们团的步兵负重都已经达到三十五公斤了,他们作为特种部队来讲,说一百没有也差不多了。

也怪得不老外们看到中国的绿色迷彩服就头疼,据说美军的特种部队训练负重才不到三十公斤,我们普通部队的训练负重就达到了三十五。他们训练的是三公里越野,我们是最少五公里越野,十公里越野也是步兵的训练之一。他们三公里一个补给点,可以休息一小时再上战场。我们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之后立即投入战斗。

这种训练之间的差异,注定了中国陆军是世界陆军的老大了。有人说了,人家美国的武器先进什么的,打仗依靠武器。我可不这么认为,因为武器依然是人操纵的。人的素质高低决定了武器优势的发挥。

举个例子来说吧:

美军武器先进,热成像可以探测到人体的温度。那么,如果我们在冰冷的水中呆上几个小时再进行渗透,那玩意儿还有用吗?再说了,你们真以为军装很普通?训练服当然是普通的,战斗服可就不是了。热成像?见鬼去吧!说我吹牛的自己去查查资料去,我不说不代表没有人泄漏这样的秘密,但是他愿意暴露那是他的事儿,我是不能说的。最起码我没有用热成像能看出来隐藏的陆军弟兄。

汽车独立营,说是一个营,其实超过营的编制。要不然怎么叫独立营啊?大凡独立的都是比较大的单位。当然啦,独立,就是直属师以上管理的。在这里,营长就是最大的,一切都是营长说了算。

营长见的次数不多,挺和善的一人。看得出来威信也很高,老兵们再顽皮在他面前都规规矩矩的。驾驶技术也很强,能开着141玩特技。

我就见过他们营长和老兵在一起闹着玩,比车技。

他们训练都是使用是东风130还是解放130来着?我分不清楚哪种,应该是解放130吧。方向盘大的跟个桌面一样,转个弯都要打三圈。他们就用那玩意儿玩特技,老古董了。

轿车两个侧轮着地,这个特技我见的挺多,电视电影上都有的。谁见过老解放一边的侧轮着地开着跑的?还带拐弯儿?没见过吧?咱们军队的驾驶员有不少能做到的,最起码我看到的就不只一个。

上坡70度,有多少人敢开上去?别说,军队的驾驶员就敢挂着两档轰上去。看着那车都跟直上直下的跑着一样渗得慌。

一条山路,一面是山崖,一面是峭壁,宽度刚比汽车宽不到五十公分,盘山土路。现在的司机有几个敢在这里跑得?青藏高原有这种路,我也在相片上看过,那是很老的相片了。可现实中,他们独立营训练,这一条是每个驾驶员必须熟练掌握的。

为了能让驾驶员们有实际操作经验,营里面干脆就是两根钢轨架空。汽车就在那上面开,牛不牛?

至于一面高一面低的特种路,光滑的路等等,营里面的地形模型多得是。比足球场还大的训练场里面,各种路型都有。

汽车营的车型也多,从老解放到老嘎斯,新一代的黄河大型牵引车到原装进口的奔驰大型重卡,全套齐。如果一个军车迷到了这里,无疑是到了天堂。除了轿车没有,军车基本上是不差多少了。整整齐齐的停放在车库里,每天士兵们都去擦车保养。

每个士兵不但要学会掌握国内国外各种军车的驾驶技术,还要掌握车辆的性能指标,维修维护等等技术,经常可以看到班长们带着新兵在车库分解一些老车新车的讲解。这跟我们不一样,最少,我们没有国内外的各种枪械让我们没事儿拆了装装了拆,特种大队有,不让我们玩儿。

看到他们训练,我们也羡慕的要死。在这里呆上三年,就算不能留在军队,回到地方也也足够靠这手技术活儿吃饭了。眼见着汽车越来越多了,学会能拆能装能修能洗的这手技术,那还不发大财啊?

结果就找班长们讨好,希望能学到这手。可惜,班长们也不能带着我们上课吧?你要说开车吧,嗯,班长还能手把手的教着你玩玩车。可是要分解一辆汽车,呃,别想了,班长不会带着你的,这事儿他说了不算。

我开车,就是在那里学会的。回来之后也没考个驾照什么的,那时候开老解放开的挺顺手,后来开团长的老北京吉普的时候差点翻车。拐弯的时候习惯性的打了一圈方向盘,小吉普直接就来了个一侧轮胎着地的特技镜头。如果不是副驾驶还坐着驾驶班班长的话,估计那次我就找地方和马克思约会了。

所以说呢,当兵能学个技术是最好的,这也是很多人想到军队的另一个原因,军队的驾驶执照到了地方上据说不用考试,直接转A照?我也没去考过,不是很清楚这个,知道的朋友给我留个言,回头我改改这段。

关于汽车营,我想就说这么多吧,毕竟我并不熟悉它。虽然在这里住了半年,大多数时间我是在山上跑着玩儿的,根本就没怎么在意过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