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 连队生活 偷地雷的

慕容严露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size][/URL] 随着夏季的到来,西瓜开始上市了。不能不说汽车独立营在一个好地方,在这里呆了几个月,发现整个营区周围果园多于田地。山上有杏子、枣子还有梨,山下有苹果、桃子和西瓜地,真是得天独厚的好地方。 我们这群家伙,没事儿就去祸害人家老百姓。对,没错,就是队长说我们的,祸害民间。本来这里的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9.html


随着夏季的到来,西瓜开始上市了。不能不说汽车独立营在一个好地方,在这里呆了几个月,发现整个营区周围果园多于田地。山上有杏子、枣子还有梨,山下有苹果、桃子和西瓜地,真是得天独厚的好地方。

我们这群家伙,没事儿就去祸害人家老百姓。对,没错,就是队长说我们的,祸害民间。本来这里的西瓜就很便宜了,十几块钱能买人家半马车,足够我们在队里面狂吃了。可我们还是晚上偷偷摸摸的跑人家西瓜地偷西瓜。

瓜地不是果园,一般到了成熟的时候,地里有狗拴着,瓜地中间架了个高高的棚子,瓜农就在那里看管着瓜地。

瓜农看一般人行,一般人偷西瓜不跟我们一样那么利索。看我们,有点难度。我们都穿着迷彩服去的,离老远就开始匍匐前进了。队长戏称我们的行动代号:偷地雷的。可不是么,西瓜圆溜溜的,那可不是一个个大个儿地雷么?

夜黑风那个不高,月亮也特别的亮,虽然不圆,但是一切情况能看得清清楚楚。现在我们的捣蛋部队已经扩编了,不再是我们三个捣蛋鬼了,加上江西的小李鑫,队部的文书,炊事班的炊事员,还有我们班的陈亮,二区队的几个捣蛋鬼们,人数已经上升到十人左右。

十个人,背着背囊,身穿迷彩服,腰里别着匕首,脸上涂着墨水。。。。。。没有迷彩油嘛!搞的跟特种部队出来搞渗透一样,偷偷摸摸悄然无声的靠近瓜地。

我们三个领头的最机灵的蔡剑蹲姿前进负责放哨,其他人匍匐前进准备下手偷瓜。瓜农自然是不知道我们这群来自步兵团的风格,他们早就习惯了汽车营的大摇大摆了,所以也没发现我们。倒是狗爷警惕性不低,大老远的就汪汪。

人家汽车营半夜来吃瓜,都是直愣愣的远远的和瓜农打招呼,然后自己挑瓜吃,吃完了给钱,或者先欠着。反正跑不了人,隔几天发了津贴就送过来了。半夜来瓜地,瓜农也习以为常了。可这次瓜农绝没有想到一群来自步兵团的家伙们准备好了不给钱偷瓜的。

蔡剑举起一个手,握拳。我们全部趴在地上不动。然后他猫着腰快速的闪过一片酸枣树,侦查了一下,伸出一只手摆了摆。我们就都猫着腰用脚尖点着跑向他所在的区域,集合成一个圆圈,大家四处偷看,看有没有人巡逻。

老蔡指指我,又伸出两个指头比划一下,然后指指另一边的瓜地,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这是让我带两个人,到那边的瓜地,用匕首把西瓜从藤上割下来。然后又对我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意思是尽量没声音。

然后又指指李良,同样的手势,让他去另一边。

剩余的人,他指了指李鑫,两只手指做了一个走路的动作,然后画了个直线,伸出另一只手点了点手心,又点了点脚下。意思是,你带人负责运输,把偷来的西瓜运送到这片酸枣树来。

然后又拉住打算开始的我,两只手比了一个翻滚的姿势,意思是不要搬运西瓜,到手之后滚过来。我点点头一龇牙,表示明白。他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比了个大拇指,表示提前庆贺和好运。

我们就分成三个小组开始在瓜地里面搜寻西瓜。晚上不能依靠拍击西瓜的声音来判断成熟度,晚上很安静,敲击声会传出来很远的。我们就用手摸,西瓜外表光滑无毛的,一般都熟了。如果轻轻一模,有毛茸茸的感觉或者扎手,那一定是生的。

我和李良两个小组轻轻的匍匐前进,慢慢的摸到了瓜地边缘。抬起头看看瓜农的手电转向别处,立刻弹起身子猫腰快速接近瓜地中央。从中间开始向外边搜索的话,撤离比较方便。瓜地里面都是西瓜,大大小小的,要放在一般人在这里奔跑,估计能摔好多交。不过,我们这些来自步兵团的不在乎这个。

四百米障碍不是白训练的,铁丝网也不是白钻的不是?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呃,这个形容有点儿不太适合。。。。。。我们是偷瓜不是打仗来着。

我们就猫腰快速移动,一旦手电光柱转向,我们就卧倒在瓜地里面一动不动,小虫子咬,也不动。充分发扬了我军不怕苦能吃苦的战斗精神,等着手电筒看向别处。

狗爷还是在远处汪汪,瓜农大声的呵斥着它。可以想象的到那狗爷委屈的眼神。我们就躲在瓜地里面,偷偷摸摸的抚摸西瓜,摸到了光滑的大个头,顺着摸到瓜蒂,用匕首割断,然后轻轻的滚走。

两个人滚西瓜,一个人负责寻找和切割,分工有序。李鑫带着人跟在我们不远处负责接应。

你说,这要是战斗小组,那是多么完美啊?打仗的时候这个小组绝对是好手。一个两个军事素质都挺好,可惜了,用来偷瓜。。。。。。

如果是白天,就可以看到,西瓜如同长了腿一样,在瓜地里面时快时慢的滚动。然后一个个的很自觉的向不远处的酸枣树丛集合。

不多时,我们就偷了大概有二十来个西瓜。然后就集合,将西瓜放入背囊,每人两个,多余的抱着,猫着腰溜回了围墙。

李良个子高,撑着墙蹲了下来,蔡剑踩着他的肩膀架人梯。然后是徐州的李璞,也是个大个子,首先踩着他们俩个的肩膀翻过围墙,后面跟着另一个浙江的捣蛋鬼。他们到对面去架人墙。

然后就是力气最大的炊事员,负责来回的搬运背囊。李鑫和别的几个人负责在营区里面警戒。我负责坐在墙头协助搬运。

很快就搬完了,然后我们依然是小心翼翼的顺着墙根,不走大路,从家属院那边跳墙通过,回到队里。家属院那边没有哨兵,呵呵。

回到队里,自然是很兴奋。队里人都知道我们干什么去了,也就没几个安稳睡觉的,一见我们回来,纷纷打听。正好,加上炊事班,一共是十个班,每个班两个西瓜,剩余多出来的用水桶放入水井中冰着,让哨兵解馋。

大家都小声嬉笑着吃瓜,啃瓜声络绎不绝。

人说得意忘形必有灾祸,果然如此啊。。。。。。也不知道队长大人怎么想的,居然今天查铺!我们回来都晚上两点多了,他老人家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拿着手电从队部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居然还在我们区队的窗下听了半个钟头我们叙述。

这下可热闹了,正当我们吃的兴高采烈的时候,门口的哨兵看到了队长,按照惯例的喊了声:“口令!”

“洞拐!回令!”

“洞幺!队长还没睡呀?”

“嗯,没睡,幸好我没睡!”队长的声音带着生气的样子。

“不好!队长来了!”我们一群人立刻手忙脚乱但是毫无声息的纷纷爬上自己的床铺,放下蚊帐做熟睡状。有些人还特意打起了呼噜。

吱呀一声,队长推门而入,手电照照。因为队长来得突然,我们没来及收拾,地面上那绝对是一片狼藉。

“嗯,都睡的很熟嘛!平时也没见你们打呼噜,在外面走的时候也没有听到,怎么一进门就听到你们打呼噜呢?嗯?小慕容!”队长带着讽刺的说道。

叫我?我睡着了,我没听到。我躺在床铺上冒充熟睡。

“好,你给我装睡!”队长走到我的床铺前面,用手电照我:“我倒不知道你有这个习惯,睡觉前用墨水化妆?”

“噗哧!”钱勇在我旁边憋不住笑出了声。有了他带头,别的人也忍不住,低低的笑声很快就在宿舍里面响起。

我无奈的睁开眼:“嘿嘿~~队长好。”

“化妆成这样子,衣服也没脱,嗯?这是什么?”队长眼尖,在我床头发现了半片西瓜叶子:“西瓜叶?!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嘿嘿~去吃西瓜了。”我陪着笑脸。

“吃西瓜?!我看你是去偷西瓜了吧?”队长老精明了,根本就不信我那一套:“吃西瓜用得着搞的跟特种大队一样化妆吗?还有谁一起去了?你们行动从来不是单个的!”

“嘿嘿~~”我笑,就是不说。开玩笑,我能把他们给卖了吗?那不要让他们几个给折腾死啊?

“行,你不说是吧?我也知道,区队长!去二区队把蔡剑和李良叫过来!”队长轻蔑的一笑:“你们那点小心眼儿,在我面前玩儿还少了点儿!”

得,一抓三个,绝对跑不掉。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谁让我们用墨水化妆呢?队长挨着手电一照,脸上带墨水的统统队部集合。结果当队长看到文书脸上也有墨水的时候就知道这次行动是整个区队人员参加的,为啥?文书在队部都能让我们给忽悠出来,那炊事班就更不用说了。

罚站,到天明。然后拿着钱去找人家瓜农赔罪去。这就是结果。

队长说了,不怕你们吃西瓜,就怕你们养成偷东西的坏毛病。当兵的不是小偷,拿老百姓的东西要给钱。每个人回去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抄写五十遍。。。。。。让你们没事儿学着鬼子偷地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