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南电A今日发布公告,公司董事会于2009年5月5日收到公司副董事长李立先生、董事黄绍基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两位均表示因个人原因辞去在上市公司担任的所有职务。与此同时,公司监事会也于当日收到监事李永胜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其同样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监事职务。


高管竟然不清楚缘由


昨日晚间,深南电A一高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告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至于具体是什么个人原因,我不清楚”。当问及是否与此前深南电油价对赌亏损有关时,上述高管亦表示不清楚。


资料显示,李立是深南电A外资投资方腾达置业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李立通过该公司持有深南电A11.08%股权,为其第三大股东。李立出生于1943年,今年已经66岁,是否因为年龄问题辞职不得而知。


而同时提交辞职报告的董事黄绍基,拥有多年财务管理经验,任一家香港联交所上市公司的财务董事。这两位董事的任期一直到2009年10月31日,不知为何提前数月离开所任职务。


深南电A上述高管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设立了一名董事长和三位副董事长,他们正好代表了公司四大股东方。辞任前,这两位董事平时并不在公司办公,也不担任上市公司其他管理职务,而是主要履行董事职责。由于他们是以书面形式通知公司辞职消息的,具体原因目前还不清楚。


同时提出辞职的还有公司一位监事李永胜,其任职期也是今年10月份,对于提前辞职的原因,上述公司高管并未多做解释。


而受上年石油对赌协议亏损的影响,仍不免让人将董事、监事辞职与对赌事项联系起来。而此间是否有任何联系,目前还不得而知。


2008年底,随着石油价格的走低,深南电A因与美国高盛公司签订石油对赌协议而险象环生。然而随着上年年报的披露,投资者并未能在财报中了解到油价对赌协议对公司造成的损失。


国资委追究责任是主因?


不过,事情并未就此平息,审计机构就此出具了非标准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并表示应关注最终的解决结果以及可能会给公司带来的损失。


而日前在举行的企业国有产权管理工作暨产权交易机构工作会议上,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李伟表示,国资委今年将加强防范国有企业投资金融领域的风险。


尽管深南电并不像东航、国航等央企已经发布了金融套保具体亏损额,但是公司上年因操作石油衍生品合约导致亏损仍然受到国资委相关部门的重视。


而即使剔除对赌事件的影响,深南电的业绩依然差强人意。截至2008年12月31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315655.15万元,比上年减少12.81%;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076.39万元,比上年减少93.6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5743.27万元,同比减少477.82%。


而在近几日,国资委副主任李伟表示要调查国企套保损失缘由。


因而分析人士认为,深南电董事的离去或许和国资委这一表态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