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风云际会 第六十七章 驶往旧金山的货轮

相对浴红衣 收藏 9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未等大家反应过来,只见帐门外就钻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说是熟悉其实还是有些不同的。本来身高不到一米七,但是体重达到七十公斤,有着小肚腩的杨老师现在看上去就如一名炼铁工人差不多,黝黑的皮肤似乎还泛着油光,见了大家咧开嘴一笑,竟然还能看到牙缝中间也带着一圈淡淡的黑色。加上身上穿着一身清朝老农才穿的破旧布衫,实在难以跟以前那个夏天衬衣、冬天西装的杨老师联系起来。

杨老师嘿嘿一笑:“同学们一年来还好吧?”

话音刚落,后边又钻进来十几名同学,许多人跟杨老师一样全身脏兮兮的,包括中间的三个女生。

“你们怎么回事啊?怎么搞得像从地下钻出来的一样。”顾盛林奇怪地说道:

没有想到这就是见面的第一句话,顾盛林一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其他人也哈哈大笑起来,本来眼里还有些泪水的女生也跟着吃吃地笑。此时相见,有许多话要说,但是不知道从何说起,顾盛林激动地扫了他们好几眼,终于挤出一句话来:“我们在潮州找到郝祥了。”

杨老师点点头:“我们知道,李昌辉前两天跟我们说了,这一年多以来你们在福建的成绩李昌辉也跟我们都讲了,真为你们感到自豪。特别是你,易博,小小年纪已经是处级干部了,前途不可限量啊!哪像我们,现在都成挖矿的了,哈哈,世事难料,可能明天我们就去捕鱼都说不定。”

林易博轻轻地摇摇头:“杨老师说笑了,我只是阴差阳错、误打误撞得来的。

你们怎么会到海南去?而且竟然还建立起近代化工业?还有其他人呢?还有二十几人是不是在海南?”

这三个问题都是大家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的,杨老师看了一眼李昌辉:“这小李子前两天也是这么问,行,我就再讲一遍吧……。”

“等一下,杨老师。”曾辰来说道:“李昌辉,你是怎么搞的?知道杨老师在海南也不说,你这死附文李不会在仙游的时候就知道杨老师他们在海南吧?”

李昌辉耸耸肩:“我先洗澡去,臭死了,反正杨老师的故事我也知道了,先走……。”

说着就要往外走去,可是立刻被马明辉几个人拉回来:“死附文李没有说完别想走,别想洗澡,直到你熏晕了自己,我们再把你丢溪里去。”

李昌辉无法,只得从实招供:“我是知道杨老师他们在海南,但不是出发前就知道,我想想,嗯,是我派人进入海南建立情报点半个月后知道的……。”

“you son of Bitch!谁知道你什么时候派人到海南的,快说——”

“五月二十九的时候建立的,就是我们清剿完天地会之后。”易博低低地说:

“这么说在我们离开潮州的之前你就知道杨老师他们的消息了?”顾盛林问道:

“是的,我的情报机构那时候派到海南只有二十七个人,海南地域广阔,是以一直在第五天才侦察到在海南岛中西部的昌江县有人建立了大型的基地,我的情报人员都是清朝的土包子,隐蔽、侦察在行,可是对于这个时代最先进的炼铁设备、那大型的高炉,他们哪里懂?而且在那里还看到了一些洋鬼子,他们搞不懂是在做什么,故而把情报回馈给我,路途遥远,我是到五天后才收到消息。当时没有想到是杨老师他们,只想到有人先我们一步占领了石碌铁矿,搞不好是西方人在捣鬼,所以便让他们进一步观察,在本月初一的时候可以确定哪些洋鬼子只是被中国人聘请的技师而已。所以那时候才想到又可能是我们走散的同学。恰好正在训练特种兵,我就带着他们长途奔袭,七月初四的时候出发,昼伏夜出,日行千里——哦,不是,吹牛了,是日行一百公里,五天后到达阳江,在那里我们抢了广东水师一艘船……。”

“天哪!你竟然还去抢船,你小子脑袋被驴踢了吧?”顾盛林失声叫道:

李昌辉一拳过去:“找死啊,小子,你才被驴踢了,不是我们主动攻击他们,是他们主动攻击我们,硬是说我们是海盗,还要把我们捉起来。所以不好意思只好把他们都绑起来了,现在他们都在杨老师的矿厂挖矿呢!那艘水师船只太小了,大概就两百五十吨的样子,他们说是四百料的船,神知道什么叫做料。但是有船坐我们当然不做傻帽了,就直接开船到海南。你们不知道,路上我一直担心这种木头做的船会被海浪卷得散架……。”

“你还会开船?”顾盛林开始怀疑起来:

“这是常识啊,你懂不懂?身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需要会驾驶各种交通工具,从摩托车到飞机都要会。”

“我记得你是侦察兵,不是特种兵。”顾盛林纠正道:

李昌辉回答道:“在咱们中国,你哪里听说过有什么特种兵机构?美国有三角洲部队,海豹部队,中国你听说过独立的特种部队吗?可以说的是,中国的特种部队比中国的潜艇部队还神秘,而所谓的特种部队,我们叫他们——”

“侦察兵——”顾盛林失声叫出来:

“这可是你说的,我什么都没说。”李昌辉咂巴咂巴地继续说:“话说我们驾船……。”

“stop——就算你是特种兵,学的也是现代的自动化船只,这种几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就有的老掉牙帆船你会开?”顾盛林问题特别多:

“诶,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像欧阳慧洁了?话这么多?一边凉快去。我不会操作帆船,但是我的特种兵会呀,我们仙游大营的兵都是在福建招的,福建就那么屁大的地方可以耕地,渔民数量自然大大超过了农民。有他们在,什么帆船他们不会操作,这些兔崽子开船的本领比打枪还好。”李昌辉喝一口水润润喉咙后继续说:

“我们运气不错,恰好遇上顺风,只用了两天多就到达昌江县,他妈的路上还遇到了几股海盗,而什么狗屁水师战船,连一门炮也没有,还好我们枪法绝伦,没有让海盗得手。七月十二的时候到达了石碌镇,杨老师的卫兵真不是盖的,竟然提前发现了我们,郁闷死了——。”

杨老师呵呵笑:“倒不是我的人发现你们了,是你们在琼州海峡的时候就被我的船监控了,有一次我们还假装海盗袭击你们。被你们击退后意识到你们战斗力不是寻常的清朝水师兵勇,所以提前一天准备,敞开大门就等着你们落网呢!要不是你亲自带队,我相信就算你的特种兵再多十倍也会被我们的人干掉。”

“这是当然,我就三十七人,带的子弹加起来也就只有几千发,到石碌镇的时候一共只剩下不到两千发,而你那边加上被你拉出来当炮灰的矿工,怕有五千人以上,好意思吗你?还用炮轰我们,要不是我及时表明身份,我那点人怕是要被你揍惨了。”李昌辉说得理直气壮:

“好啦,杨老师,说说你们的吧,是不是剩下的四十二人都到海南去了。”易博不想再听李昌辉的特种事迹,转而问道:

说到四十二这个数字,从海南来的十几个人都沉默了,半晌,杨老师才说:“我们找到的只有二十四人,其他人我们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受到一伙不知道是何来历人袭击之后,跑入林中,到最后的陷入包围,让张佳信和郝祥带着女生先走,然后跟剩下的十几个男生拿着粗木枝以及少得可怜的小刀迎上去,黑暗之中一大片混乱,还好对方都是长辫子,我们就凭着这一点认清敌我,他们虽然人多,但是一接触我就知道不是那种练家子,只不过架打得比较多比较利索罢了,我们这边都是抱着豁出去的念头,并且逃了几个小时,无辜无辜被他们追杀,也早就一肚子火,靠命都不要的劲头,顶住了他们的进攻,郝祥和张佳信得以带着十一个女生趁着混乱离开。

不知道打了多久,也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拳头,我至少被砍了四五刀,幸好那些刀质量不怎样,加之衣服穿得比较多,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我们虽然凭着一股劲不知道害怕,可是他们人数比我们多很多,渐渐地就处于下风。到后来随着体力渐渐不支终于被他们擒住,我们十几个人就跑出去了几个,被一棍子敲晕之后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已经在一艘船上,一艘英国船上。

醒来之后头痛欲裂,但是让人开心的是我们十几个人都在一起,包括先前冒着危险引开袭击者的部分同学。清点了一下,一共是十九人,但是没有一个女生,我们寻思着一定是张佳信和郝祥成功地把他们带出去了,是以心里多少有些安慰,总算没有白牺牲。在船上不止有我们,还有其他几百个衣衫破烂的年轻壮力,几百个人就呆在货轮下边几乎没有光线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由于地方狭小,下面不但空气沉闷,而且气味极其难闻,因为没有办法,大小便只能在里边。

在问过同在下边的人之后,我们得知我们刚刚被船上的水手抬下来还不到一个时辰。难友们说他们要去海外做工,因为家乡已经活不下去。但是有几个人说他们也是被敲晕后弄下下来的,这使得我们判断我们被外国人卖猪仔了,至于目的地,谁都不知道。

就这样在船上晕晕沉沉地过,这些个袭击者可能是把我们放倒之后急急忙忙地就把我们弄上船,是以身上的东西除了一些首饰和比较耀眼的东西被取走之后其他东西倒还在,像我的手表因为放在内衣袋里就没有被搜走。正因为有它,我们才可以大略地知道时间。

浑浊的空气把我们压抑得晕晕沉沉,一天也只给我们吃一餐,而且只是一些发酸了的馒头和偶尔扔下一点水而已,每次一扔下来,下边的人就开始拳打脚踢抢夺,只有强壮力气大的人才能弄到吃的,身体较弱的有一些几天了都没有吃到一口食物。我们还好,因为我们十九人比较团结,倒是或多或少能抢到一些难咽的食物。我们没有分给那些抢不到东西吃的人,因为我们也要生存,抢到的东西自己吃都嫌不够,哪有能力救济他人?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不到三天就有人病倒了,大多是一些没有抢到东西吃的人,又过了两天,生病的人愈发沉重,我们很着急,弄了些食物给他们吃,可是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咽下去,着急的我们一起敲击船壁,很久之后上边终于派了几个船工下来,还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几个船工是中国人,见到他们我以为生病的人至少可以到上边过好点的生活,可是在他们把一个抬上去之后我听到上边一个外国水手用英语说要把他们抬到船尾丢到大海中去,当时我急得大叫,用英语大声斥责他们。听到我说英语后,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大为惊讶,便问我是谁,好歹我是到英国留过学的人,可是他们说的英语跟现在还是有些不同,不过还好,能够听得懂。

听到我能够说英语之后他们把我带了上去,但只是一个人。船上一名大副得知有一个会说英语、并且没有留辫子的中国人之后很好奇,命令水手把我带上去。来到甲板上,这时候是白天,当他们看到我穿着是西装之后表情真如见了外星人一样,问我是什么人。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他,一时间说不出来。大副跟旁边嘀咕一下子后就请来了船长,同样地,船长见到我也犹如见到外星人一样。一身一尘不染的他问我是不是清国人,这就好说了,我说我不是,因为我确实不是,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听说我不是清国人后,船长允许另外十八名同学可以轮流到甲板上透气,不过每次只能两个人,两个小时一换。看起来应该五十多岁的船长看看我们然后才说:“这才是真正的东方文明人,那些拖着猪尾巴的野蛮人根本不配做一个东方古国的公民。”

这话听得我有点糊涂,船长让人给我们一些食物,并且允许我一直留在甲板上。我的英语使得我们有了一些特权,但是依然救不了那些生病被抛到海里去的人。我们很不忍,可是水手们根本习以为常,几个穿清朝服饰的更是全无人性,一些看起来只是有点像生病的也直接扔到海里喂鱼。短短的五天,就扔下了三十多人。看到这么残忍的人,并且这些是自己同胞之后我们终于忍不住了,在一天下午突然袭击那些不配叫中国人的走狗。混战中还把其中一个推下了船,因为当时太生气了,受不了民族里的这种败类。

我们之间的冲突英国水手没有管,只在旁边看热闹,有一些竟然还大喊加油,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混战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来船长赶到命令水兵把我们拦开。大家都挂了彩,可是很解气。

对于我们的斗殴,船长并不觉得奇怪,在无聊的长途海上航行,打打架很正常,只要不闹出大事就行。船长说他的名字叫彼特,在海上飘荡了四十多年,以前是英国一名皇家海军的下级军官,十几年前退伍了,继而用积蓄买了一艘船自己当船长。问及他为什么不把中国人当人的时候,这位船长显得无奈,说一切都是船上那些中国船工的主意。而且这些被卖了猪仔的中国人也都是那些人提供的,他们只需要把船开到中国,然后再运到美国去就行。一趟下来可以赚几万银元,够所有船员吃几年了。

几天后,我们发现其实不止一艘船,一共有三艘武装商船。我们所在的船叫“吉烈夫号”另外两艘分别叫“珍妮弗号”和“格勒斯号”。三艘船大小差不多,彼特的船大一些,但是具体大多少我说不出来。彼特说三艘船一起走是为了防海盗,一般都是几艘要去同一目的地的船一起航行,安全系数大些。

彼特船长算是比较和善的人,一路上我靠着书看得比较多一直乱吹,使得船长对我的态度转变不小,一直赞叹东方人的学识渊博。还好这个时候的西方人对于中国还是比较敬畏,虽然第一次鸦片战争中打败了中国,可是他们并不认为等于自己的国家能够一直打败中国。相对于对待其他国家,英国对待中国算是比较客气的。彼特船长并不认为自己的祖国发动“通商战争”(英国人对第一次鸦片战争的叫法)有什么不妥,在他看来只是为了维护商业贸易自由而已。要是没有《南京条约》的签订,现在的他怎么可能可以公开地到中国沿海收购茶叶?其实当时英国社会中反对鸦片贸易的人数也非常多,彼特船长就属于这类人。

在我的争取下,彼特同意每次到甲板上透气的人增加到四人,我们不是没有想过回中国,可是哪里有可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只要彼特不把我们当作劳工出手,相信凭我们的知识可以在美国生存下去。我们知道美国在这个时候成立还不到一百年,正在进行工业革命,而我就是采矿工程研究生,相信找到工作不难。

船行十二天后到达威克岛,威克岛可能大家没有听过,离中途岛不远。威克岛上原无居民,1568年一支西班牙探险队首次发现该岛。1796年,英国船长威廉-威克正式注明此岛,并以他的名字命名该岛。此后该岛一度湮没无闻,直到1841年美国海军在原岛重新修建。船队在这里停靠维护和补充淡水,彼特船长说再过半个月就会到达目的地,只是具体地名不肯说,只说是到美国。

停靠几个小时后,彼特船长竟然大发慈悲允许我跟着他一起到岛上看看,这只是一个几乎无人的岛屿,故而不怕我们逃跑。

美国人在这里建立各种生活设施,甚至还有一家咖啡馆,不过价钱高得离谱,彼特船长来过这里多次,岛上的英国人都认识他,看见他一个个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船只停留了三个多小时,几艘船的船长聚到一起聊天,是用法语聊天。这个时候的法语比起英语更受上层社会的欢迎。他们以为我听不懂,其实我的法语还不错,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学过,虽然没有英语水平高,但是听懂他们讲话完全没有问题。

彼特对着另外一个络腮胡子的说:“哈哈,亨利,这一趟下来我准备在美国买一套房子,就到西部买,听以前同一战舰上的一个朋友说,那里的土地很便宜,你就是美国人,是不是真的呀?”

被叫作亨利的得意地说:“那是当然,许多人到那里淘金,还真成了暴发户。是不是也有兴趣呀,彼特!”

彼特叼着大烟斗:“如果上帝让我年轻二十岁的话,我一定也去西部去当牛仔,这一批货运到美国后就从大西洋回大英帝国,哈哈!出来半年了,相信回去就能抱上孙子。”

另一个船长呵呵笑道:“亲爱的彼特,是不是想让我们当你孙子的教父呀,哈哈!”

彼特敲敲烟斗:“教父早就定好了,那是我四十多年的老朋友。如果你真的特别想的话那么把你船上那五名美少女送我一个,那么我还会考虑考虑给你这个机会,怎样,内森。”

内森笑着摇摇头:“去你的,那么漂亮的小妞你上哪里找去,还会说英语的中国女人这个世上恐怕只有这么几个,贩到旧金山去至少可以抵上这次的运费。”

会说英语的中国女孩?

会不会是失散的女生?我想着,心里隐隐有点担心。

让人不想听到的事实接着就证实了,彼特慢慢地喷出烟雾:“急了吧,内森,看我都一把年纪了哪有什么兴趣,要是真带一个回去还不得被我老婆安吉拉抓个满脸花?话说回来,林这个gangslers(指拐卖妇女儿童的大流氓)也真是的,这种极品竟然都给了你,害我白白失去了赚大钱的机会。”

内森得意地左右看了一眼:“我那是用了五百斤鸦片才换来的,彼特。商人间只有利益,如果你也有五百斤鸦片他也会卖给你的。”

彼特一听到鸦片,眉头皱了皱:“贩卖鸦片很不道德,内森。我绝对不碰这种会腐蚀灵魂的毒药,不然会良心不安,主也不会原谅的。”

内森说道:“这就是为什么你得不到这种极品的原因,你的祖国——伟大的大英帝国,号称日不落帝国的大英帝国不就是因为鸦片被林则徐没收而侵略清国的吧?哈哈!”

彼特脸上白一阵、青一阵:“我们是为了贸易自由,是为了经商,为了把清国也拉入到文明的国际通则里。”

内森哈哈大笑:“我恐怕清国人不是这么认为,那几个美少女大声斥骂我们这群鸦片贩子悍然发动了鸦片战争,使他们的祖国陷入了空前的危机。她们把我当成英国人。确实的,我的祖父是英国人,可能我也算是半个英国人吧。”

彼特听完一脸怒气:“内森,我的祖国输入鸦片是部分利益熏心的不法商人做的,不是大英帝国的过错。”

……

他们的争吵我没有听得下去,话到这里已经可以确定就是失散了的女生,在这个时代的中国,除了她们还有谁知道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叫鸦片战争?在英国议会讨论是否出兵的时候,有许多议员在辩论时把政府的战争议案说成是发动“鸦片战争”,这是“鸦片战争”的第一个出处。不过许多大英帝国情节的人心里并不赞同这种说法。中国人将此次战争也称之为鸦片战争是后世加上去的,此时的清朝并没人这么说。加之她们有人会说英语,这个时代有几个清朝女人会说英语?连男人都没有几个会说,是以可以确定是他们。

怎么办,怎么办?回到船上后,我就跟其他同学把这事说了,洪勉鸿是社体的,身体较为强壮,一直在练自由搏击,一闻说这事就想用武力抢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