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将吟状告渣打案的思考

铁血超人001 收藏 2 199
导读: 作为一家英国银行的销售人员,我在网上时刻关注着“渣打苦主”与渣打银行的这场“持久战”,虽经苦主们多方努力奔高,也先后获得了多家媒体的报道声援(有心的朋友可在百度和各类论坛上随处可寻),但在渣打金钱和权利关系的内外全力疏通下,其对外界和投资者的态度依然嚣张。最近林将吟状告渣打误导销售致使投资者巨亏一案开庭审理,这也成了“渣打苦主”们最后的机会,因为一旦林败诉,意味着广大投资人从此很难翻身,意味着从此渣打可以高枕无忧不必为自己的销售误导及投资市场巨亏付出任何代价。 为什么中小投资者的维权道路就这么


作为一家英国银行的销售人员,我在网上时刻关注着“渣打苦主”与渣打银行的这场“持久战”,虽经苦主们多方努力奔高,也先后获得了多家媒体的报道声援(有心的朋友可在百度和各类论坛上随处可寻),但在渣打金钱和权利关系的内外全力疏通下,其对外界和投资者的态度依然嚣张。最近林将吟状告渣打误导销售致使投资者巨亏一案开庭审理,这也成了“渣打苦主”们最后的机会,因为一旦林败诉,意味着广大投资人从此很难翻身,意味着从此渣打可以高枕无忧不必为自己的销售误导及投资市场巨亏付出任何代价。


为什么中小投资者的维权道路就这么艰难呢?答案很简单——就凭一张纸——销售合同。这份合同上因为有了消费者的签名,所以它现在成了渣打的护身符。


这两天有热心网友找出发生在澳洲的Amadio夫妇诉澳大利亚商业银行诉案,我认为其有相似性,是给渣打苦主找到的一个绝好的案例(相关案例介绍见下文)。Amadio夫妇因为语言问题和专业上的弱势,在签署合同背后实际形成了信息不对称,对于这样一份明显强弱差异悬殊、不平等、不公正的合同,澳洲的法律坚决保护消费者,废除了这一合同。


对照我们今天的社会,弱势群体依然只是口号上的被保护对象,就像证监会网站首页的第一句话,从来没有被真正重视过。我作为一个实际的参与者有三点情况必须站出来说明:


第一,渣打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炮制了一份明显让消费者难于理解的合同,大量复杂的术语和公式让一般消费者根本无法理解,其销售经理基本上也不能完全理解,不信的话法院和媒体的同志自己去看看。因此,这就在专业能力上形成了消费者明显的弱势地位。


第二,利用复杂的合同条款设计对消费者进行了销售误导。渣打对外宣称的客户都要接受风险测试,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要么不做,做了不合适他们也照样卖给你,在以销售为考核的体系下,大家都很能理解。因此,这种实质上的欺骗再次将消费者置于专业上的弱势地位。


第三,渣打自己设计的合同当然要保护自己的利益。这点其实是整个银行的通病,渣打为了规避自己的风险,合同设计者首先考虑自己如何规避各种风险,比如他们给顾客的风险提示往往说得很简单,但仔细深究都是要顾客自己扛,说白了就是“同富贵,但不共患难”,如果遇到问题你去查合同,往往他们早已“申明在先”。因此,这种法律地位和专业上的双重陷阱再一次把消费者置于弱势地位。


综上分析,无论从那种角度,渣打苦主签署的都是一份不平等、不公正的合同。它是吞噬消费者财富的黑洞的最好证明。我们的法院和银监会有必要借鉴Amadio夫妇案,并且必须保护消费者和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契约精神是我们今天市场经济的基础,我要举双手赞成。但我今天要正告我们的法院、银监会,你们听好了——不要被所谓的合同捆住手脚。如果明知这是一份不平等合同,我们的法院和银监还不能阻止,那就像我们当年和英国签署的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一样承认我们的无能。在今天强调保护消费者,倡导和谐的社会里,我希望我们的消费者不要最终被逼“用脚投票”,因为那是对这个市场,对这个社会、对这个国家的一个悲剧。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还要告诉渣打,今天的中国消费者不会任你宰割,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渣打苦主们要向向法院和银监会发出自己的呐喊声!


=======================================

关于Amadio夫妇诉澳洲银行案


澳大利亚商业银行诉Amadio案是英美法系中衡平法判例的经典案例,Amadio夫妇在不太懂书面英语、缺乏相应的商务知识、且对儿子的经济状况所知甚少等不利情况下,和澳大利亚商业银行经理签署了一项财产抵押的契约,他们认为这仅仅是为儿子在该银行日益加剧的生意借贷款往来做资产担保,并且如儿子在先前告知的那样有“最多5万美元最长6个月”的上限。事实上,该契约没有任何时间和数额上的上限,而且他们并不知儿子的财务状况当时已经日益下滑。这些都并没有在银行经理找他们签契约时被明确澄清,经理至始至终都默认这两对老夫妇对于契约内容是没有任何异议的,所以最终当Amadio的儿子经济状况出现问题需要如契约中签的那样财务抵押时,纠纷产生了。


最终案件的审批是以银行败诉契约无效、Amadio夫妇无需履行签署的契约内容而告终的,这个审判结果从更人性的角度保护了契约双方中的弱势方。当签署出现明显的信息不对等时,银行作为强势方实则带有“故意欺骗诱鱼上钩”的嫌疑,既无视签署另一方在各方面明显的弱势,又避而不谈背后隐藏的风险和可能造成的破坏性后果,至始至终掌握着契约的主动权。所以契约从签字的那一刻起,就意味着一笔不公平交易的诞生。


(本贴内容转载自一篇《林将吟状告渣打案几问银监会》的帖子,来源:凯迪社区)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