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泪

终生思乡情结不了 收藏 0 95
导读: 老大邓铭山六个娃,其中大婆有一个儿子,叫邓雁,从小上学,解放前毕业于兰州大学,在校期间参加了共产党,一直在兰州搞地下工作,在老家也娶了一房亲,生有一儿取名叫兰州,解放那年初,从甘肃赶往北京时路过西安才回家一夜,和我大婆也就是他娘住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就走了这一走,却留下了孤儿寡母娘儿俩,再也无人管了,听说邓雁参加了和平解放北平,后来留到了北京海军政治部工作,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给老家发了一封信,算是和农村的孤儿寡母断了线,在北京又成了一个家,留有一个女儿取名叫邓芳,六十年代未因病去世于北京,老家留有

老大邓铭山六个娃,其中大婆有一个儿子,叫邓雁,从小上学,解放前毕业于兰州大学,在校期间参加了共产党,一直在兰州搞地下工作,在老家也娶了一房亲,生有一儿取名叫兰州,解放那年初,从甘肃赶往北京时路过西安才回家一夜,和我大婆也就是他娘住了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就走了这一走,却留下了孤儿寡母娘儿俩,再也无人管了,听说邓雁参加了和平解放北平,后来留到了北京海军政治部工作,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给老家发了一封信,算是和农村的孤儿寡母断了线,在北京又成了一个家,留有一个女儿取名叫邓芳,六十年代未因病去世于北京,老家留有一娘一前妻一娃.小婆有五个儿子,都是在解放前出生并上了高中的,也分别参加共产党,解放后她们一家没有在老家住过,一个儿子邓天民在西安三桥火车站工作,一个儿子在邓天熬在咸阳体委工作,一个儿子在宁夏工作,一个儿子在西安工作,一个小儿子在西安霸桥工作,他们解放后很少与老家有往,小婆也在西安居住,记得小时候老爸带我去看望过一次.后来都没有来往.

老二邓文周,也就是我爷生活区主要在农村老家,膝下有五男二女,大儿子邓耘解放时在西安上高中,也在校参加了共产党,解放后在西安政府工作,有三娃,现在在世,已有近八十的高龄.身体还好.二儿子邓天国解放后参加了援朝自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坚持了八年,曾参加了上甘岭战役,回国后分配到宝鸡民政上工作,在太白工作了近十年后调到宝鸡市民政局,留有俩个男娃,上世纪六十年代未因病去世.三儿子邓天朋,也就是我的老爸,因我爷在家,没有让他上学,解放前后年龄也不算大,一直在家务农,也就没有参加任何组织.四儿子邓毅,五儿子邓天龙均是解放时前后出生的,现在仍然在农村生活.大女金凤上世纪五十年代嫁给兴平邮电一职工,后下放到眉县金渠务农,而后又进入宝鸡太白酒厂工作,二零零一年五月因病去世.小女小凤和我老娘大小相当,也就在我的老娘嫁过来后,出嫁了,嫁给我们村临村在铜川工作的一个小伙子,后调到陕西华县化肥厂工作,至今一儿一女,全家幸福.我婆是一位农村大户人家的女儿,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从小就是三寸金莲,走路一摇三晃,可人很好,心底善良,一生无事无非,一九八九年五月去世.

就这样一个家庭解放后,第二次土改,我家定为了地主.按理说应该将老大邓铭山定为地主才对,他是国民党党员,又有钱,又是二个老婆,可他解放时就去世了,这个地主没有给我爷带来一点好处,为此我爷先后多次寻找各级政府,要求改定,可那时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谁还管了那事,老人家没有什么办法了,只好认了.可在农村生活的全家人就再也抬不起头了,农业社,生产队好多优惠政策没有了在大跃进时,老家都有大婆祖孙三代三口人,我爷的一家老老少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