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纯银:对举报属实者进行保护比奖励更重要

少鑫 收藏 0 17
导读:为了进一步规范举报工作,畅通举报渠道,强化检察机关内部监督制约,确保宪法赋予的人民群众控告权、举报权的落实,更好地促进廉政建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下称《规定》)进行了修订,并于日前公布。(4月5日《检察日报》)   尽管此《规定》就举报线索的管理和审查、保护内容、保密制度等进行了严格规范,并明确对举报有功人员可进行奖励,资金最高可达20万,但笔者认为:对举报属实者进行安全保护比奖励重要。正如有人说,如果举报人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护,反遭到被举报人的打击报复,那其奖

为了进一步规范举报工作,畅通举报渠道,强化检察机关内部监督制约,确保宪法赋予的人民群众控告权、举报权的落实,更好地促进廉政建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高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检察院举报工作规定》(下称《规定》)进行了修订,并于日前公布。(4月5日《检察日报》)

尽管此《规定》就举报线索的管理和审查、保护内容、保密制度等进行了严格规范,并明确对举报有功人员可进行奖励,资金最高可达20万,但笔者认为:对举报属实者进行安全保护比奖励重要。正如有人说,如果举报人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护,反遭到被举报人的打击报复,那其奖金再高也失去应有的意义。同时,也会影响其他群众参与反腐的热情,不利于调动其举报积极性,也不利于检察机关获取更多查案线索,来保护国家财产,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

笔者之所以有这种想法,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近几年来,举报人遭打击报复的事屡见不鲜,最高检曾有一项统计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全国每年发生的对包括举报人在内的证人报复致残致死案由每年不到500件上升到2006年的每年1200多件。大概是怕打击报复,最近山东郓城竟然出现冒名警察举报县委书记。举报人遭打击报复现象充分证明:保护举报人合法权益迫在眉睫。这既是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的需要,是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需要,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需要。

记得曾获“全国十大优秀检察官”称号的童海保在一次全国“两会”上颇为动情地说:“一定要最大限度保护举报人的安全、全力杜绝打击报复证人现象,不能让举报人流汗又流泪。”正如童海保所认为的,导致举报人“流汗”又“流泪”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国还没有专门的保护举报人的法律规定,政策性规定又显得软弱无力,对打击报复举报人的犯罪分子都只能进行事后惩罚,起不到事先保护举报人安全的作用。另外,对举报人保护的规定适用范围也嫌狭小,仅限定为本人而不包括举报人的近亲属,加之为举报人保密制度存在缺陷,泄密事件不断发生,也没有建立举报人特殊保障制度。

当前除了要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积极鼓励举报人的依法举报,更要保护好、维护好举报人的合法权益和人身安全。这需要接受举报的单位要严格为举报人保密,防止监督者和被监督者“一身二位”,坚决杜绝出现举报信回到被举报者手中不正常现象。要懂得对举报人进行有效保护,比奖励举报人更为迫切和重要。同时,要严惩打击报复行为,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以坚定那些有社会良心、有责任感的人敢于与腐败行为作斗争。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