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警方VS“飞车党”

少鑫 收藏 2 644
导读:敏感精确的“风向标”对蛛丝马迹进行“精加工”联动争取再多快“一分钟”飞车抢夺最高可判死刑   阻击战实录   核心提示:飞车抢夺是从广东沿海传入内地的一种流窜性强、极易得手的多发性侵财犯罪,它直接威胁着市民身边的安全。4年前,和全国其他同类城市一样,“飞车党”这个治安难题令武汉警界颇感头疼。4年来,武汉警方始终锲而不舍坚持打击飞车抢夺犯罪,截至目前,武汉月均发案已不及原来的30%,远远低于同类城市。   2009年4月17日晚,粤东丘陵小镇、五华县城关沉静在暮春的夜色中。城关宾馆来了几位便

敏感精确的“风向标”对蛛丝马迹进行“精加工”联动争取再多快“一分钟”飞车抢夺最高可判死刑


阻击战实录


核心提示:飞车抢夺是从广东沿海传入内地的一种流窜性强、极易得手的多发性侵财犯罪,它直接威胁着市民身边的安全。4年前,和全国其他同类城市一样,“飞车党”这个治安难题令武汉警界颇感头疼。4年来,武汉警方始终锲而不舍坚持打击飞车抢夺犯罪,截至目前,武汉月均发案已不及原来的30%,远远低于同类城市。


2009年4月17日晚,粤东丘陵小镇、五华县城关沉静在暮春的夜色中。城关宾馆来了几位便衣警察。


“他们是住在这里吗?”便衣警察向服务员提供了两个名单。


“是,201房。”


“能确定他们现在在房间吗?”


“确定。”


“那好吧,带我们上楼,轻点。”


201房的开了,从睡梦中惊醒的两名男子,被带上手铐。此时,宾馆大厅的钟指向23时30分。


“我们是武汉的警察,知道为么事来吧?”两名男子起初还有点反抗,一听武汉二字便蔫了。


10天前(4月7日)早9点,汉口六合路某银行。市民郭先生一早从银行取了4.8万元业务款放在挎包里,骑着电动自行车赶往位于永清街的公司。行至新兴街路口时,尾随其后的一辆摩托车突然加速,靠近郭先生的车,随后,坐在摩托车后座上的一名男子伸出手来,抢了郭先生的挎包逃之夭夭。


“接到案情我们就往现场赶,”刑侦局六大队负责打击涉车犯罪的陈闰初教导员回忆,“这起案子给我的直觉是有预谋。”与飞车劫匪打交道三四年了,陈闰初凭经验判断对方很老练。专班民警很快通过街头监控录像查清,作案车辆为一辆车牌号为鄂AZ31**的红色跨骑摩托车,继续查,线索断了,作案车辆系套牌车。


陈闰初很清楚,流窜的“飞车党”来得快、去得快,时间上的较量是决定胜败的关键。专班民警通过走访发现,这是一个作案团伙,一名成员在银行大厅盯梢,另两名骑摩托车实施抢夺。


陈闰初派员到物流业试着排查线索,果然,汉口有个物流公司反映,3月底,有一辆疑似装有摩托的大箱子经广东五华托运至武汉。地点、时间基本吻合。追!凭借可靠信息,专班顺线追踪至五华,悄悄展开了千里之外的缉凶布控。


“要搞就像样地搞一笔,搞到手就跑。这是此类嫌犯降低犯罪风险的一种选择,不过,我们武汉警察还就是不信邪,哪怕只这一笔,也要揪出黑手。”仅用10天破了大案,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无独有偶。临近“五一”,从四川岳池流窜来汉、刚刚刑满释放的“飞车党”王某、张某、时某等人,在汉购买了摩托车,准备重操旧业,在节日期间大肆作案,刑侦局会同相关部门,快速出击,在武昌、江西南昌等地将其及同伙抓获归案。


仅今年元至4月,武汉警方已经连端全国各地流窜来汉的“飞车党” 6个,近3年,抓获了一批流窜飞车抢夺涉案嫌犯。


敏感精确的“风向标”


刑侦局物证鉴定专业大队。经验丰富的民警谈及飞车党还是面露难色,“作案现场提取有价值的痕迹物证,难!嫌犯作案快、逃跑快、销赃快,围追堵截,难!”现行法律法规对抢夺案件的处罚不重,这都逼迫公安机关不得不思考应对之策。


每当有新的流窜嫌犯进入武汉,市公安局局长的胡绪鹍通过警情这个“风向标”,便会迅速敏感起来,“要注意啊,飞车抢夺的警情在往上爬咧!”


今年3月,青山区连发数起警情,分局召开案情分析会,制作《警情分布图》,积极串并案件,终于锁定外来无业人员余响有重大作案嫌疑。3月30日晚,布控在武汉科技大学附近的专班一举抓获10名团伙成员,审查深挖破获青山、洪山、武昌、水上辖区的系列“两抢”案件13起。


近3年,借助敏感精确的“风向标”,流窜来汉的“飞车党”在汉活动的时间、空间不断受到“挤压”,有的不远千里托运摩托至汉,刚上街就落入了法网。


对蛛丝马迹进行“精加工”


“有的飞车党专门围绕租住地周边作案;有的飞车党像绿头苍蝇在武汉三镇四处乱窜;有的飞车党却闷声不响地出动一两次就跑了……”几年交手下来,打击飞车党的资深人士个个能谈出独到的体会,他们将发现和掌握的涉案车辆、赃物流动信息等各类信息,打造成专门的“绿色通道”。


去年夏季,徐东一带飞车抢夺警情陡升,一个罪恶的身影在杨园、余家头、徐家棚及徐东村飘荡,嫌犯活动的轨迹信息很快上报至市局,有关部门快速作出精确指导,锁定了重点可疑人群,果不其然,侦破专班在武昌余家头一带架网布控,从一私房出租屋内抓获了王某、沈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驾驶摩托车先后窜至武昌、汉阳、青山等地抢夺行人金首饰。


今年2月23日下午6时许,江汉区青年路招商银行门前发生一起飞车抢夺案件,被害人方某遭遇两名驾驶“小帅哥”的飞车劫匪。江汉分局迅速将相关物品信息、相关车辆信息上报,3月31日许得到反馈,施俊杰等两名嫌犯十分可疑,这两名躲藏于江汉区恒太里的劫匪,连同负责销赃的另一嫌犯陈顺被一网擒获。


为打击市民身边“小案”而转变作战机制,专辟信息通道,这在全国也属一种创举。目前,武汉警方将涉及飞车抢夺案件的信息进行专业“精加工”处理,使得打击精确度更高了。


通过这种工作模式,2007年,警方快速打掉“3.29”、“8.5”江汉系列飞车抢夺案、“11.1”东新系列飞车抢夺案、“12.18”系列飞车抢夺案等一批案件;2008年警方又端掉随州流窜来汉飞车抢夺团伙、恩施流窜来汉飞车团伙等一批作案团伙。


联动争取再多快“一分钟”


许涤是巡警处五大队5041车组的一位路面巡警,他讲述了一次亲历的战斗。


“2月26凌晨,我们刚刚交接班,正赶往责任路段,途经解放大道澳门路口。电台里听到三方通话的警情,有个市民不停报告,劫匪到京汉大道了,劫匪到三阳路了……”许涤一踩油门,与战友闫文伟直奔京汉大道三阳路口实施堵截。


“两分钟赶到现场,那名劫匪看着警灯,扔了车子准备跑,我们下车把他逼到一条小巷子里,飞腿踢上去,就把他撂倒了。”许涤兴奋的心情可想而知,现场缴获刚刚抢得的赃物包包里,有现金200元,银行卡一张,价值3000元的三星数码相机。


原来,当日,李女士路过中山大道与黄石路交叉路口,突然遇劫。热心的哥宋右群载着她一边追踪那辆摩托车,一边报告逃窜的方向。与此同时,指挥中心迅速启动了快速反应机制,通过接处警三方 (报警人、110报警服务台、路面警力)通话系统,让深夜巡控在路面的许涤在第一时间知晓了准确警情。


目前,街头阻击飞车劫匪的还有特警轻骑队、执勤交警,以及户籍警、治安警。无论在主干道路面,还是在偏僻的道口,武汉的刑警、巡警、特警、交警等诸警种以及各分局警力形成了叠加效果,合围之势。


据警方介绍,飞车抢夺具有三种情形之一,依法可以抢劫罪定罪处罚:1、驾驶车辆,逼挤、撞击或强行逼倒他人以排除他人反抗,乘机夺取财物的;2、驾驶车辆强抢财物时,因被害人不放手而采取强拉硬拽方法劫取财物的;3、行为人明知其驾驶车辆强行夺取他人财物的手段会造成他人伤亡的后果,仍然强行夺取并放任造成财物持有人轻伤以上后果的。


根据我国现行《刑法》,“抢夺罪”最高刑罚为无期徒刑;而“抢劫罪”最高刑罚可至死刑。由此,飞车抢夺具有特定情形可按抢劫罪处理,最高刑罚可适用死刑。


“反弹”是警方探讨阻击飞车抢夺犯罪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语。近日,刑侦局刚刚抓获一个“飞车党”,成员均于三四年前被不同地方公安机关打击处理,有飞抢作案前科。这种犯罪“回流”现象,已经引起了警方的关注。


“我们动态跟踪掌握了一批‘黑名单’,将依法展开特殊的防范和打击。”警方对此态度很坚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