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从‘可畏六舰’的‘西尔瓦’SYLVER垂直发射系统中骤然呼啸而出的‘MBDA紫苑-15’舰对空导弹转眼便是化作团团远去的火球,在天空中拉出一道道曲折蜿蜒的羽烟。

而贴海蛇形而来的那些‘鹰击’反舰导弹则是同样的拖着白色羽烟,带着长长的尾焰在海天之间割裂开灼热,这是一场矛与盾的较量,这是力量与技巧的对决。

RSS可畏号Formidable护卫舰的CIC(战情中心)内,所有人都在紧张的看着作战管理系统上那闪动着荧光的各种符号,这一个跳动着的光斑都在象征着一次死亡的亲吻,以及那勇敢坚盾的铸就力量,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和CIC内的控制官们一样,此时也是大气都不出一下,每一个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那天空中彼此的‘激吻’的开始。

“注意,拦截预定完成时间开始倒计时。”站在将军身旁的RSS可畏号Formidable护卫舰的防空作战指挥官抓着手里的计时器,开始倒计时“five、four、three、two……”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滴滴滴的拦截失败告警声骤然的想起,作战控制平台上的告警灯骤然的跳起,红色的荧光立即将本事泛着蓝绿色荧光之色的CIC染成了一片几乎使得每一个人的肾上腺素都会急剧分泌的暗红色。

蓝天碧空之中,从天空中俯冲下来的数十条曲折蜿蜒的白色羽烟齐刷刷地扎落下来,拖着长长的尾焰迎头而扑向海面上的那些如同火球样、贴海而来的‘鹰击’。

然而就当这些‘MBDA紫苑-15’即将发出他们的拥吻的时候,那用巨大的气喷在海面上拉出道道水痕的‘死神’却骤然的开始做机动变轨,砰、砰、砰,冲压发动机迸发出的火光几乎让目睹这一壮观之景的人都感到了一种目不暇接的绚丽之美。

来不及调整攻击角度的‘MBDA紫苑-15’呼啸着、挟风带火的和那密密麻麻的‘死神’错身而过,彼此之间的巨大气流在海面上掀起阵阵而起的水迹。轰轰轰,爆裂的火球一朵接着一朵,数枚自蓝天中拖着羽烟凌空而下的‘MBDA紫苑-15’完成了它们的使命,和一些扑向东盟海军联合舰队的‘鹰击’反舰导弹猛然地撞在一起。化作一团团巨大的火球。

但毕竟拦截成功的只是一少部分,多数的‘紫苑-15’却是在‘鹰击’反舰导弹的压发动机骤然加力燃烧,开始蛇形激动变轨的时候,来不及拉出自己的弯度,一头扎进了碧蓝的大海之中。

轰-哗啦,轰-轰-哗啦啦,爆炸的巨响一浪接着一浪,冲天而起的水柱在海面之上化作为骤然拔起的白色,一切被震得晕晕乎乎的鱼虾顿时的浮满了水面,海天中盘旋着的海鸥们也没这样的它们从没有见过的一幕给惊得四下乱飞。

“警报,拦截失败,警报,拦截失败!袭击目标依然接近中,再次告警,袭击目标依然接近中,立即准备准备再次拦截。” ‘可畏六舰’的CIC内几乎都是一片纷乱,早已经吓得面无人色的防空作战指挥官们几乎是在用颤抖着的话语发出告警。

“前主炮、近防系统准备作战。”负责作战的各舰舰长纷纷的喊出了口令。

此时贴海蛇形机动的‘鹰击’反舰导弹开始爬升高度,准备做俯冲攻击,而数海里之外便是那一艘艘铅灰色的东盟联合海军舰队的战舰。

黯然走上舰桥的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本能的抬起头,仰望天空,一切都结束了。

轰,轰,轰,RSS可畏号Formidable护卫舰的Oto Melara76毫米/62型主炮率先开始了其最后的挣扎。咣当,咣当,从一侧抛壳器中骤然弹出的炮弹壳猛然的甩砸在舰艏侧舷上,发出阵阵的金属撞击声。随着射程16公里,射速达到120发/分钟的Oto Melara76毫米/62型主炮的拦截性炮击,两座射速800发/分钟、射程3千米的吉亚特15A型20毫米舰炮也开始了密集扫射。紧接着整个1st的所有战舰都开始了近防作战。

装于上层建筑两弦侧的两座马特拉公司生产的‘达盖’MK2型10管诱饵发射装置,接连的将箔条、红外诱饵打出,开始对突防的反舰导弹进行干扰。

一艘艘战舰此时就如同火树银花样的绚丽,一朵朵火光在海天之间飞窜,砰砰砰炸开的箔条带着散开的噼里啪啦生,和同着烟幕在舰侧形成一道幕墙,而飞舞着机炮炮弹则是在战舰受到攻击的方向筑就起一道几乎是密不透风的火幕。

“左舵20!”一旁的航海指挥官发出了指令,舰桥中也是一片的紧张了。

“左舵20!”操舵的舰员一边唱喝着指挥官的口令,一边将舵轮盘到左舵20的位置,直至在看着舵角指示器转动到左舵20的位置后,再次唱喝到“20度左!”

采用组合柴油和柴油(CODAD)配置、单台发动机额定功率8200千瓦的四台MTU20V8000型柴油机立即带动起双轴驱动的两具五浆叶等距螺旋浆,开始拼命的搅动起沉寂的大海。

“突破进来了。”尽管前主炮依然在拼命的发出阵阵的炮击怒吼,可是在舰桥上的新加坡海军官兵们的尖声惊叫声中,还是有‘鹰击’反舰导弹突破了进来。

远处的蓝天中,一个骤然泛出灼光的亮点拖着长长的尾迹从云层中闪出,紧接着又是一颗,随即更多的羽烟出现在天空之中。对于的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来说,他很清楚这是什么。“全体都有,准备撞击。”将军一把抓起舰内通话系统大声吼道。

接连二三的火光越来越近,带着在苍穹中留下的一道道白色的轨迹直扑而来,天空中似乎隐约的传来了一阵阵滚雷声。和所有的舰员一样,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一把抓住身边的任何可以用来依靠的固定物,闭眼低头,等待着那致命的巨响。

虽然‘可畏’级是以法国海军‘拉斐特’级多功能护卫舰为设计蓝本,且拥有着‘鱼叉’反舰导弹、Eurotorp A244/S Mod-3鱼雷这样的都能够给对手带来致命的打击的强悍火力,可是在面对着远距离攻击的时候,这种火力却变得是那样的‘无可奈何’。而舰上的‘MBDA紫苑-15’舰对空导弹、吉亚特15A型20毫米舰炮等等防空火力也是那样的脆弱,现在唯一能够作为依靠的便是舰体的结构强度了,可是‘可畏’级仅仅只有3200吨的排水量,这样的体积能够受得了几枚有着‘舰船杀手’之称的‘鹰击’反舰导弹?

CHEW Men Leong清楚的记得在和美国海军的交流中,曾听得美国同僚提起这种飞弹的威力的,在大陆战争期间,平均一枚‘鹰击’就足以使得排水量达到9000吨的Arleigh Burke(阿利-伯克)级‘宙斯盾’驱逐舰失去战斗力。

轰,轰,轰一声接着一声的巨响开始如同惊雷样的炸响,破开重重火网、箔条、红外诱饵组成的拦截幕墙而来的‘鹰击’开始和舰队中的船只发生着可怕的撞击。在身处于RSS可畏号Formidable护卫舰上的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听来,这种巨大的殉爆声听起来是那样的可怕。

猛然之间,这位新加坡共和国海军部队的CNV、联合海军舰队的最高指挥官感觉到一团灼亮的火光撕开在RSS可畏号Formidable舰艏前形成的干扰幕,扑向自己的方向而来。

轰!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和那种几乎可以感觉到的金属被洞穿的刺耳折磨声,CHEW Men Leong准将可以完全清晰的感触到自己所紧握着的航行指挥台的栏杆上所传来的出闷沉的撞击感,一阵阵的顺着金属传递到自己的双手,乃至胳膊。一阵晃动之后便又沉寂下来。

瞬间中,舰桥的钢化玻璃便在爆炸中变得粉碎,可怕的碎片在空中乱舞,有人受伤了,在发出撕心裂肺的呻吟,一阵腥涩的海风伴随着焦臭味扑面而来。空气中更是弥漫着可怕的尘埃,阵阵的呛人,整个战舰都在爆炸中失去了动力,嘎然的如同死鱼样的浮在海面上。

“咳,咳。”干咳着的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刚睁开眼,便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整个舰桥居然被硬生生的撕掉了一半,就如同小孩子撕扯的马粪纸盒样,突兀、边缘毫不整齐、带着金属的扭曲感,还有那可怕的烧烁留下的焦黑。

“检查损管情况,各部门给予伤亡报告。” 抓着舰内通话系统的CHEW Men Leong海军准将在呼叫了几声、发现没有任何声音之后,才发现整艘战舰的通讯、电力全都瘫痪了,这艘新加坡共和国海军的骄傲失去的已经不仅仅是动力了。

“中国人的杰作”美国海军VQ-1 特种航空侦察中队的‘EP-3E白羊座’电子情报侦察机上,一直监听着的EWOP (电子战操作员)放下手中的监听耳麦,无奈的说道“又是一群倒霉的牺牲品。这支舰队基本上都完蛋了。”

“真想亲眼目睹下此时的场景。”摊手而笑的EWMC(电子战任务指挥官)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他更想做一个忠实的旁观者。“好吧,让我计算下,这支舰队失去了多少船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