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61.html


教员也有些成心的意味,把原本落单的一个学员配给了武伯英。这个学员身躯庞大,四肢孔武,生性凶狠,没人愿意和他配对,学员刚好是单数,就把他剩了下来。他已经轻闲了许久,看看武伯英略显单薄的身材,兴高采烈,上来二话不说就伸手抓武伯英。于是二人就扭在了一起,大个子蛮力有余,机巧不足。武伯英聚精会神,全力周旋,二人打了个平手。武伯英借力打力,辗转腾挪,让大个子常常有力使不出,气得哇哇乱叫。学员们都停了下来,兴致勃勃,看着这场并不均衡的角力,吆喝叫好。


几个回合下来,武伯英逐渐落了下风,被大个子抓住了双臂,眼看就要得手,围观者纷纷叫好。大个子得意地看看四周,有些分神。教员是搏击老手,看出一些端倪,提醒道:“小心。”


大家都以为他在提醒武伯英,就在这一转念间,武伯英突然欺进大个子怀中,双臂虽然被缚,却将右腿反别在了大个子身后,同时发力用肩膀猛地一靠。大个子脚下无根,居然飞腾了起来朝后摔去,重重落在沙滩上,疼得叫了起来。


教员笑看武伯英,带头鼓掌,大家也跟着拍手。


武伯英谦逊笑笑,过去拉大个子起来。大个子伸手出来,先竖了个大拇指:“零号,真人不露相,红萝卜调辣子,吃出看不出。”


大个子说话带着浓重的甘肃口音,武伯英虽不知道他具体来自何处,但基本可以肯定两个地方,不是中统兰州站,就是中统天水站。教员见人心散了,大家也累了,就宣布原地休息。


学员们席地坐下,这才注意到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在葛校长卫兵的陪同下远远站着,也不知看了他们多久。学员们自从进入基地,就过着苦修僧的生活,个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女人,都忘了互相议论和打趣。


武伯英知道吴卫华是来找自己的,却坐在原地不动,一直看着她。吴卫华也早就一眼认出了武伯英,目光锁定,不再偏移。卫兵见休息时间到了,连忙跑过来,趴在教员耳边耳语了几句。教员听完点点头,示意武伯英过去。这个女人的目标一明确,似乎谜底才被揭开,学员们一片哗然。教员略带笑训斥众人道:“党国精英,成何体统。”


武伯英面不改色,表情平平,从容地穿过道道羡慕的眼光,走向吴卫华。


吴卫华笑盈盈地看着走近的武伯英:“是不是你拣了我的手帕?”


武伯英眼神里带着点趣味:“是你的手帕拣了我。”


吴卫华掩嘴一笑,眼睛里有了一点特别的东西。武伯英带着她去取手帕,卫兵一直形影不离,跟着二人到了宿舍楼。吴卫华一直默默跟在武伯英侧方,突然回头来给卫兵交代:“有他陪我,你回去吧。”


卫兵迟疑了一下,想起刚才校长室内宾主言欢的场面,不敢违命,打立正敬礼:“是!”


进了武伯英的宿舍,吴卫华打量了一圈:“挺简陋的,中统平日铺张,在南京都是出了名的,对你们却要求很严。”


武伯英一边让座一边答:“这些人花天酒地惯了,不这样严管,就要出乱子。”


“那你算不算花天酒地的人?”


“我不算,误打误撞,跌入此门中。”


“呵呵,你的事情,我知道一些。”


“你和中统的关系不一般。”


“也不是。他们的形象不好,而我们同盟的形象很好,需要我们来做门面。而我们有很多事情办不了,需要他们在里面起作用。就是这样一个关系,相互利用罢了。”


“嗯,互生关系。”


武伯英说着,从写字桌上拿起一个牛皮纸信封,递给她。吴卫华接过来捏在手里,感觉内里柔软,就是折叠的丝帕。“你刚说是它拣的你,我也相信这个神奇,是它将你带到了我的身边,这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


武伯英不知如何做答,突然想起了黄秀玉,两个女人一个西洋一个东洋,都是那般大胆热情,开放程度自与沈兰不同。


“我一直坚信武仲明没有死,感觉冥冥中他还在世上。这是女人的直觉,我的直觉向来很准,不过这次直觉欺骗了我。果然有一个和他外表一样的人活着,内心却完全不同,对我拒之千里,没有一点怜念。”


武伯英抽了一下鼻子:“吴小姐别把我当作了他。”


吴卫华苦笑了一声:“我明白,你和他身同心异,完全是两个人。他方方正正,生生硬硬,就像一块钢铁。正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最喜欢的男人样儿。我也明白症结所在,所以对他难以忘怀。如果上天让我这时候遇见他,或许我就不会爱他了。”


武伯英低垂眼帘,默默听着。


“那我会爱上谁呢?”吴卫华挑衅似的看着武伯英,“或许会爱上你,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只可惜这个男人的心,已经有所归属,不可能属于我了。也许上天故意要折磨我,总让我迟来一步,难以圆满。”


武伯英认真看看她:“这个世界上男人很多,不止我们兄弟俩。”


吴卫华娇笑起来,抽出丝帕捂住口鼻,笑得浑身颤抖,突然鼻子一酸,硬是控制泪水没有进入眼眶,把湿热的液体流到了丝帕上。“看把你吓的,我和你开玩笑的,你不会这么没有幽默感吧,你说话不是挺会打趣吗?”


武伯英憨笑起来。“时间不早了,这里离南京还有一段路程,……”


吴卫华不等他说完,插嘴反问:“你这是对我下逐客令?”


武伯英保持着憨笑,不好说下去了。


吴卫华也笑了,收起丝帕,带着一点撒娇:“好吧,我走。但是,你要送送我,陪我走到大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