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夏莲蓉被李博抱到了他的床上,她仍然在抗拒着,嘴里恐吓道:“你在不放手,我喊人了。”

李博压着夏莲蓉的双手,抬起埋在了她乳峰之间的脑袋说道:“我什么都不怕,都不怕。”

夏莲蓉有些后悔来到了这里,可这时候人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冬季里把门也关得严严实实的,所以根本听不到这边的情况。

她只好使劲拒绝着,可李博的力气大的多,没多久已经解开了她的上衣。

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夏莲蓉很累,她想起了自己的一双儿女,想起了自己残破的身子,他既然想要,我就给他又怎么样。这个想法让夏莲蓉放弃了抵抗,她任由李博轻薄着自己,很冷静地说道:“行,我满足你,但是你今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

看到心满意足的李博沉睡了过去,夏莲蓉一件件穿好了自己的衣服离开了李博的房间,她心里并不觉得特别耻辱,只希望自己的行为能够使李博走出阴影。

这以后,李博又来找过夏莲蓉几次,但是夏莲蓉再也没有妥协过一次,只不过有一次两个人在拉扯中让小淼看见了。

……。

吴欢一溜烟跑上了1号楼的2层,他朝着黄哲思的房间飞奔而去。

“阿哲,大事情。”

话刚出口,吴欢立刻退了出来。

没隔多久,赵雅芳拉开了房门向吴欢说道:“吴大哥,进来吧。”

看着赵雅芳布满红潮的脸,吴欢笑道:“不好意思,我太激动了,连门都没敲就冲进来了。”

黄哲思已经穿好了衣服,走过来招呼道:“欢哥进来说,到底什么事?”

“我看见飞机了,一架战斗机。”

“什么!是真的?”

“千真万确,还有刘莽作证。”

赵雅芳激动得抱着黄哲思喊道:“我们有救了,那飞机肯定会再回来,我们到山上去做一个醒目标记。”

黄哲思缓缓擦拭着眼镜说道:“这有两种可能,第一、飞机是基地原有的人开来的。第二、飞机是幸存者控制了机场后获得的。第一种可能说明ZF可能还存在,只不过躲避到了几个戒备森严的基地中,当然也可能只是一些基地自己存活下来了。第二种可能说明一些条件很合适的团体已经发展的很壮大,他们不仅占据了很重要基地,甚至能够挑选出合格的飞行员进行巡航。”

吴欢点头说道:“你分析的不错,我们多找几个人来开个会,把这个事情商讨一下,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一些对我们有利的机会。”

黄哲思扶了扶镜边说道:“行,我们这就去。”

……。

“不要打!”

“要不得,会出人命的。”

“停手!”

两人还在楼上便听见楼下有人在喊叫,转过楼角吴欢看见郭明德拿着一根木棍迎头向李博砸去,而李博则拿着一把匕首在躲过木棒的同时向郭明德的手腕划去。

“哎哟!”

郭明德叫了一声,手中的木棒掉在了地上,却顺手掏出了腰间的手枪。

“住手!”

吴欢大叫了一声,快步冲了过去。

他抓着郭明德手腕喊道:“你疯求了,自己人都要动枪搞。”

被吴欢一吼,郭明德自知理亏,不在说话。

吴欢看他手腕流着血向围拢过来的人命令道:“马上去一个人,把喻大姐找来,就说有人受伤。”

那边李博却不服气,他推开挡住他的人冲到郭明德身边想要刺上一刀,被吴欢一脚踹在他的腿上,然后用枪指着他的脑袋嚷道:“你妈的B,再敢动一下,老子打死你。”

“把匕首扔了。”

被吴欢用枪指着头,李博却毫不畏惧,冷哼一声,根本不理睬吴欢的话。

吴欢冷着脸说道:“扔了。”

这时,苏光智走了过来,扶着李博说道:“小李,你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你爸爸妈妈想想,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活着,你这样他们在天之灵也不安呀!小李,你欢哥也是为你好,你把老郭杀死也好,老郭把你杀死也好,这都不是吴欢喜欢看到的结果,也是令所有人痛心的结果。你想想,外面那么多丧尸,我们都闯过来了,好不容易一块容身之处。你们却要自相残杀,这是何苦呢?小李听苏伯伯的话,把枪放下,有什么话好好说。”

李博的手终于松了,把匕首扔到了地下。

吴欢也把枪收了起来,向李博说道:“你跟我来。”

……。

吴欢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茶叶放在了茶杯里,将开水冲了进去一股浓郁的茶香飘了出来,一根根如同竹叶一般好看的茶叶沉浮在开水中。

吴欢带着笑容将茶杯放在了李博面前说道:“喝吧,这是竹叶青,现在这世道,这玩意比黄金值钱,是我在一间单人寝室搜到的。”

李博呆呆地看着地上一声不吭。

“最近怎么样!跟着何矮子把车学会了吗?”

见到李博还是不说话,吴欢淡笑道:“听说你喜欢夏姐,是吗?”

李博的头立刻抬了起来,看着吴欢说道:“谁说得?”

“你甭管谁说的,你就说是不是。”

李博硬着头皮说道:“是又怎么样。”

“你学会怎样做父亲没有?”

“我会不会干你什么事,你会做父亲吗?”

“我是不会,不过我没有准备去当别人的爸爸,所以不用去学会做父亲。”

李博一时说不出话来,又盯着地上一言不发。

“今天怎么打起来的?”

李博抬起头来,大声地说道:“他一进门就问我,是不是欺负过夏姐。我说,关你什么事。他就要上来打我。他凭什么打人,我好欺负吗?”

吴欢的双手握成一团,冷静地看着李博问道:“那你是不是欺负过夏姐?”

“我……。”

说了半个字,李博又低下头看着地上一言不发。

“我们在造纸厂相互救过一命,说起来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老郭跟你我也是同生共死,从丧尸堆里杀出来的战友。为了一个女人,你就要杀兄弟,杀战友,真的没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