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第二部 重机枪《神》 第一集 卫队 第11集 卫队 八、铁军卫队

秋林先生 收藏 5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车队回到乡里重新出发,占东东、得龙等年轻人先上车检查了一番。丽丽点着座位要数能做多少人,权子向车上的铭牌一指,那上面的数据其中有条:“金龙乘员49+1+1”。小曼叫道:“这回可宽敞了,能坐51位呢。”占东东神秘地说:“这还不一定够坐呢。”众人都不解又期望的看着占东东,占东东一扬手:“快,请我们的爷爷们就座。”

丽丽坐在售票员的座位上大喊:“抗战胜利大篷车开始检票了!”

***************************************************************

这是几乎连着的前后两个村子,公路穿村而过,在第二个村口处,追在最前边第三路的九辆卡车遭到了伏击,九辆车的油箱都爆炸了,车上一个机枪中队的士兵遭到轻重机枪的两侧近距离密集扫射,再加上油箱爆炸起火,174名日军不死即伤几乎没有能站起来的人。手榴弹爆炸的烟雾刚刚散去,满地的武器却一样没少,看来中国军队是瞬间打响又瞬间撤退的。

先几分钟赶到的两路日军留下一个中队抢救伤员,已经顺路追了下去。山口看到了出村向东的路上扔着两台自行车。他看明白了现场,是第一个村子挡住了追击部队的视线,让敌人迅速在第二个村子口设下了埋伏。他看着第一个村子里十几个遮挡视线的柴火垛,提醒自己有空回来要把这个村子烧个一干二净,然后他也率队狂怒地追了上去。

这是占彪走的一步险棋,一个让敌我双方都觉得不可思议的战术。他在车队开过第二个村口的时候突然命令全队停车,然后命令抗日游击班全队携武器下车,又令隋涛和聂排长把七辆车和车上的人迅速拉回第一个村子隐蔽起来,隋涛九人轻车熟路把汽车伪装成了柴火垛,然后各持一挺轻机枪守在了东西村口。聂排长和特务连长把师长和战地服务团安排在一个四合院里。特务连长要参战被聂排长一句“你们别添乱就行了”气得半红了脸,后来被聂排长拍拍肩哄了下说:“占班长神勇着呢,他们的力量足够了,不用劳你们大驾的。”

具体打法几乎没用布置,占彪一比划现场说了句“就在这儿打”师弟们便领着自己的班就散开了。

5分钟的一边倒的屠射抗日游击班又是毫发未伤,一个重机枪中队的鬼子被兜上了屁股成了靶子。然后又是几十颗手榴弹的“死亡检查”,在浓烟掩护下全队没有片刻恋战迅速隐进第一个村子。三百多人屏着呼吸和心跳看着近在咫尺暴跳如雷的山口大佐率队追去。少将师长和特务连们再一次对占班长刮目相看。战地服务团的演员们深为自己成了这场传奇战斗的目击者和参与者而兴奋自豪。

占彪的计划是天黑以后乘车悄悄向西把师长们送回去。但看来收拾日军尸体的一个中队要通宵工作,需要焚烧的死尸太多了。这样令占彪不敢轻举妄动,不能让他们发现车队的踪迹。

暮色里抗日游击班的战士开饭了,他们把自己的白面饼分给特务连官兵。三德正在偷藏自己的饼,身后传来甜甜的一声:“三德班长好。”把三德酥得一惊,回头一看是胡兰和克克姐妹。克克早从小宝那里问出了三德的名字,她笑着介绍:“三德,我叫章若克,这是我们团长胡兰,这是我妹子章若飞。”说着向三德伸出手来,三德这时一紧张伸手就把手里正想藏起来的大饼递在章若克手中,把本是想握手的章若克逗得紧捂着嘴,章若飞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被胡兰打着头。离鬼子这么近不能暴露目标啊。

好在三德素来机灵,他自嘲地说:“正想给你们送饼呢你们就来了。”章若克笑说:“既然要送能不能再送点别的啥给我啊?”说着她那会说话的眼睛直瞟着三德的手枪。自从她看到小宝和小蝶英姿飒爽地腰别小枪后心里就一直拱拱的。三德这时要命他都能给,何况他得来不费功夫的手枪。他马上解下手枪递给章若克:“克克,送给你打鬼子,也算个纪念吧。”章若飞在旁一跺脚:“那我呢,还有我呢?!”这时的三德是身背三件武器,一挺轻机枪一只小马枪和一支手枪。他只好把小马枪递给章若飞说:“要不你等等,过一会我给你缴获一只手枪如何?”章若飞一把抢过小马枪:“那你拿手枪来换!”

村口暗处占彪和小峰、聂排长、隋涛和特务连长观察着敌人,日军焚尸的火光忽明忽暗地映在他们脸上,味道十分呛人。师长这时在几个贴身卫士保护下走了过来。小峰不无调侃地说:“这里危险不劳师长亲临前线。”师长哼了一声说:“怎么,小瞧我,打起仗来老子也是不含糊的。”说罢问占彪:“占班长,夜长梦多啊,我们要早点采取行动,不然那个大佐找不到我们有可能会带队回来的。”

小峰又重复着刚才的建议:“我看我们还是干脆再欺负鬼子一下,把这伙鬼子也做了。然后我们才好脱身。不然我们车一动他们还是追个没完。”

师长一听附和着:“我看行,看他们留下了五辆卡车,最多有一个中队,不会太费事。而且这回可以让我的特务连也上手。打鬼子个措手不及。”

占彪迟疑着说:“打到是行,只是他们正忙着收殓死者,恐怕有点不太仗义吧。”

话音刚落,对面村子里传来一些百姓的哭喊声,接着就是几声枪响,哭喊声没了。看来日军忙了一阵后开始屠杀乡亲们泄愤,在村口还聚集着一些日兵,好像要过来屠杀这个村。占彪这时长出一口气,一拧脖子说:“好,给脸不要脸,干了他们!”然后迅速地下达命令:“小峰去带队过来,只带轻机枪就行了。小涛你们收枪上车,把战地服务团和重机枪先、先请上车,打响以后把车都开到西村口,不许开车灯,拉开距离。”说罢看看特务连长,那连长一个立正,占彪考虑下说:“你们要是参加战斗,就从两侧包抄吧,尽量用火力解决他们。”聂排长这时说了句:“我领掷弹筒手正好练练夜间发射。”众人得令转身而去。

日军这时七、八十人吆喝着往这边走来,不时还在商量争论着什么,很多日兵还背着枪。小峰领着一溜16挺轻机枪一顺水摆开,重机枪干脆没上。三德眼里在寻找着日军军官惦记他们腰里的手枪。师长也来劲了,拿过身边卫士的手提机枪。

又是一场屠射,狂风暴雨疾扫而过,一个中队的日兵又都倒在了抗日游击班的机枪下,几伙顽抗的日兵被掷弹筒准准地轰掉。等特务连包抄过去没啥事做了,后来特务连进了村打扫战场,被一个日军伤兵用机枪扫了一梭子,死了2人伤了4人,特务连一怒把几十号日军伤兵都毙了。

战斗结束后,占彪命令三德班把日军尸体一排排头东脚西摆好后,又让两个村的村民连夜收拾细软搬家。刘阳班把日军的武器装备装满了两辆车,八台自行车也放到车上,由汽车班副班长赵本水和一个部下开着追上了出发的车队。7匹大洋马占彪也顺手送给了师长,特务连骑着紧追车队其后。

不到半夜车队就顺利开进了80公里外的师部,占彪们也松了口气,卫队的任务总算完成了。少将师长庆幸自己脱险坚持连夜摆宴为战地服务团压惊,胡兰团长和章若克也坚持让三德的抗日游击班参加,为他们进行专场慰问表示谢意,表演了《放下你的鞭子》、《火烧东洋鬼》等自编的节目。做为回敬,小宝即兴来了段独唱小蝶在旁口琴伴奏,三德拉着聂排长又上前跳起了水兵舞,这回成义、刘阳、正文、隋涛都加入进来。曹羽、大郅、小峰、强子和二柱子则个子高些没有下场在旁拍手打拍子,跳到高潮时特务连的士兵和抗日班战士一阵阵哄叫。此情此景让胡兰、若克姐妹和战地服务团的演员们都瞪大了眼睛,这是她们头一次在慰问时有部队的人上来互动,而且还能表演着这样精彩的节目。

谁也没想到慰问会开成了联欢会。占彪和少将师长坐在一起,在旁笑着深深感受着学文化和没学文化的区别。小峰一时兴起又领着曹羽和师弟们集体表演了龙虎生威的七路连环手。少将师长不无嫉妒地对师部一群军官还有自己的特务连连长说:“这可是一支难得的文武双全的铁军卫队啊!”特务连连长一个立正道:“明天鬼子要是追上来我们特务连打头阵!”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