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523.html


李兵继续看着书,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向外走,张铁君立刻来了精神。

“准备送钱去吗?”

“你掉钱眼里啦?”李兵笑骂道:“我去加强训练”

“噢”张铁君应了一句。

张铁君看着在那里围着操场跑步的李兵,心里很明白,李兵虽然聪明,不过,他得优并不是因为他聪明,而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加的努力的关系。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李兵请了假到外面的小卖部买了一张喜包,然后又用自己的信用卡在外面的农行取了一万块钱,放到大的喜包里,随礼随一万块钱的,他恐怕真的是部队的第一人,简单的说李兵就是有钱烧的,可是人家什么都没有,就是钱不少。

周庆龙和同室的战友,正在房里收拾着东西,他要坐下午的火车,部队领导已经准备了汽车,中午过后就送他去火车站。

“庆龙”李兵走进了周庆龙的房间。

“小兵”周庆龙放下手中的东西,笑着走了出来:“小兵,什么事,难道是来为我送行的?”

李兵笑着说道:“你呀,要结婚了,就像小孩子一样了,难道婚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别闹了,要不是你,别说结婚,我连小命都没了”周庆龙苦笑着说道。

“好”李兵笑着说道:“我们这些做战友的,不能到你的家乡去给你充场面,也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回来可要请哥几个”

“没问题,”周庆龙说完,愣了一下,说道:“小兵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我不是不会喝,而是不能喝,但如果只是一杯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李兵一边说,一边从裤兜中取出厚厚的喜包,接着说道:“我呀,也没有什么东西给你,这里有一万块钱,你好好收着”

周庆龙大惊失色的说道:“小兵,我不能收,这,这,这太贵重了”

“你听我说”李兵死死的抓住周庆龙的手,用力的塞到他的手里说道:“你家处在农村,农村的婚礼我没有见过,但是也听说过,那花销不比城市少,你家里有点钱给你娶老婆不容易,你也知道,我们特种兵也没有多少钱,拿着这些钱,多多少少补充点家里”

“那也用不了这么多”

“不用多说了,拿着吧!战友之间客气什么,而且听说你的父亲身体不是太好,给老人家买点补品什么的,不比在这里和我这个生死与共的战友客道来的好”李兵笑着拍了拍周庆龙的肩膀。

“可是”

“你就收下吧!”赵琪的声音在李兵的身后响了起来,他笑着说道:“小兵的心意,你不收就是对不起人家”

周庆龙紧紧的握住手里的喜包,点点头,说道:“好,我收下”然后,什么话也没有说,用力的抓住李兵的肩膀,一切都在不言中。

下午,大家一起将周庆龙送上汽车,大家依依不舍的挥手道别,两个月的假期,这是不算短也不算长的时间,直到汽车消失在了眼前,大家才慢慢的散开。

赵琪走到李兵的身后,缓缓的说道:“小兵,周庆龙家里发生的事,你不和他提前交待一下好吗?”

李兵没有回答,只是笑了一下,走了几步说道:“他既然一开始就不知道,那又何必让他知道呢?”

“臭小子,和我还说这种话,看我不把你打残了不可”

“不要呀!”

几天之后,周庆龙回到了家乡,Z市外的王村,周庆龙家还算可以,父亲贷款修了池子做起了养虾的工作,所以,除了还贷款之外,家里还算是有些余粮的,周庆龙把当兵的工资也会安时的寄回家里。

周庆龙回到村子,发现村子里出现了一个大的工厂,总之在村子占了很大的一块地方,这个工厂的牌子竟然是兵营养虾场。

周庆龙停下脚步,看了看这个地方,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这个地方有点熟悉,最终还是移动了脚步,回到了自己的家,不过,他到了门口愣是没敢进门,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这里不是他的家,应该说,这里不是他原来那个残破的家,在他的记忆里,自己的家应该是一个破败的,只有两间土房的地方,而现在,在自己的眼前的是,高大的院门,铁门上有两个大大的过年时贴着的福字,水泥的高大院墙,里面是两层式房子,还带小跃层,站在门口周庆龙实在是无法相信,这里真的是自己的家,如果真的是自己的家,难道家里人中了五百万不成。

就在周庆龙在门口踌躇不前的时候,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人,此人正是他的母亲。

“妈”周庆龙走了上去。

“庆龙回来啦!”周庆龙的母亲带着普通农民妇女特有的沧桑感的笑容:“快进屋,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这,这是我们家?”周庆龙真的是大吃一惊的说道:“我们那来的那么多钱,中大奖了?”

“中大奖,我们家可没有那种命,先进屋,我慢慢和你说”周庆龙被他的母亲让进了屋里,这个家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样子了,家里各种家用电器应有尽有,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东西,现在竟然一样都不少。

周庆龙放下手上的东西,拉着他的母亲坐到火坑上面,认真的说道:“妈,我们家没有干什么违法的事吧!”

“说什么呢!”

“那怎么我才两年多没有回家,家里就变成这个样子”

“好,别急,我和你说”周庆龙的母亲回忆起来:“二年多以前,家里本来是想存钱给你娶老婆,你那个弟弟还要上大学,家里那里都要钱,可是,就是那一样,家里的虾溏的虾因特别的病,全都死了,贷款没有着落,你弟弟上大学的钱也没有着落,一家人都不知道要怎么活下去了”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周庆龙立刻叫道。

“你父亲说不让我告诉你,就算告诉你,你又能怎么样,你当兵的那点钱,又有什么用”

看着母亲的问话,周庆龙心中一紧,还真说中自己的心事,自己挣的那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

“那后来呢?”

周庆龙焦急的问道,他知道,家里会变成这样,一定是后来发生了什么,心中有一种不安,难道会像上次一样,要自己用命去换,还是让自己做违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