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幽默侃唐朝 正文 轻松幽默侃唐朝 李渊动了杨广的“床上用品”(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10.html


就在他不知道是反还是不反的时候,杨广又派人送来了一道诏书,宣布李渊、王仁恭无罪,官复原职,继续驻守边境。嗨,虚惊一场。李渊见不必去见表弟了,便把造反的话题搁下了。

对于这次的“捉放李”事件,历史上没有记载杨广前抓后放的原因。但根据杨广后期杀人做事从来不计后果的梦游般思想状态,既然抓人不是他的主意,那么放人也绝不会是他的想法。一定是有一个明白人和杨广分析了李渊、王仁恭对北方战场的重要性,才使得杨广大度地发出一张赦免令。

这个人是谁?不知道。知道的是,这个人推迟了李渊的造反日期。

因为如果杨广一定要抓李渊去江都问罪,作为一个五郡兵马司令,他是不可能老老实实去引颈就戳的。到时候,他只有放开膀子,死命一搏-----起兵造反。

眼看着策反即将成功,却被一纸赦免令给搅黄了,李世民和裴寂很失落。裴寂这时候劝李渊的心情也变得很急切,因为刘文静经常数落他说,你身为宫监,却屡送宫女去服侍唐公,这是死罪呀。你搭上条命倒没什么,何必害唐公性命呢!裴寂被他说得脊背发凉,心想,使自己性命得到最安全的保证就是唐国公起兵当上皇帝,所以他对怂恿李渊造反格外积极。对李渊性格了如指掌的他知道怎样才能让李渊像他一样“脊背发凉”。

某一天,花酒又开始喝上了。这一次来“二陪”的两个美女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个女子,她们气质高贵,容貌出众,能歌善舞,好似飞燕再生,昭君转世。这两美女一会儿跳段古典舞蹈,一会儿唱首流行歌曲,一会儿嗲声嗲气地给李渊敬酒,把李大人罐了一杯又一杯。也不知道是酒喝醉的,还是被美人嗲醉的,反正这次“二陪”后面的“三陪”项目让李渊很受用。

其实这两个美女并不是普通的宫女,而是住在晋阳宫的两个杨广的妃子:尹妃和张妃。她们俩是裴寂找来的,这两人虽然是杨广的妃子,但杨广也许根本已不记得她们的存在。几年前杨广来晋阳宫时,地方官员从民间挑选了一批美女充入宫内供杨广淫乐,尹、张二妃就是那时候入宫的。但旅行家杨广在晋阳宫只待了几天就走了。于是这两个美人和宫殿一起成了大隋的“固定资产”。她们俩天天“固定”在行宫内寂寞度日,闷并痛苦着。

当裴寂对她们说出“美人计”的时候,她们起先不敢答应。但裴寂有办法,他劝两人用发展长远的眼光看问题,说将来革命胜利了,唐国公坐了天下,你们俩都是革命功臣,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两美人想想也对,在“皇帝”还没成为皇帝的时候,就和他睡进一个被窝,那“皇帝”真成了皇帝的时候 ,还能亏待自己吗?

这两个不懂财经不懂政治的青春美少女还真赌对了一只真正的“龙头股”。半年后,这只股就跳空高开,并永远锁封在涨停板的高位。当然,她们两个在底部价位全仓买进的原始投资人身价也随之暴涨,随李渊进了长安。看来在封建社会搞三陪,“不陪贵的,只陪对的”是很重要的。

一龙二凤,一夜风流。这一个是久违女人香,那两个是久旱逢甘霖,当然是“他好我也好”咯。

第二天,当浓睡不消残酒的李留守意犹未尽地和两位美女在床上进行“卧谈会”聊天时,才知道了她们的真正身份。

得知对方是皇妃时,李渊不单是吓得“脊背发凉”,而且脊椎发弯。他知道,这事要是让江都方面知道了,绝对是五马分尸、锉骨扬灰的死罪。作为留守,竟然以下犯上,淫亵皇帝留守行宫的的妃子,是严重的知法犯法的渎职行为。

李渊想的一点没错。杨广这人在生活作风问题上是只很霸道的螃蟹,他可以随便动别人的女人,但他的女人谁也不能动。动了皇帝的“床上用品”,比拆床砸炕还严重的多 。

李渊慌慌张张逃出宫外,被早已等候多时的裴寂一把抓住。他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责问李渊说,唐公怎敢如此大胆,夜宿皇妃?此事倘若泄露出去,你我都死无葬身之地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