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兵卢加胜

作者:党建 文章来源:《浙江日报》

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他第一个挺身而出;面对荣誉时,却把自己“藏”起来。


在部队13年,只有高中学历的他先后写下1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参与编写了120多万字的装甲车检查手册和故障分析手册,被驻浙某集团军广泛推广。


他就是“硬骨头六连”所在团四级士官卢加胜。入伍13年来,卢加胜先后5次被评为“优秀士兵”,被集团军表彰为“百名优秀士官”,荣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奖,还被南京军区树为“爱军精武标兵”,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


一名“深藏”6年的英雄


说起卢加胜,就不得不提2001年发生在K148列车上惊心动魄的一幕。


2001年2月11日晚,刚从老家四川过完年的卢加胜提前返回部队,由于正值春运客流高峰,好不容易挤上成都开往武昌的K148次列车。


突然,一名乘警前来向穿着军装的他求救:一群歹徒控制了列车5、6号车厢,为所欲为,需要增援!卢加胜立即和3名战友赶到歹徒所在车厢,当时歹徒占领了车厢里所有座位,然后强令乘客掏钱赎座……歹徒手里都拿着大砍刀,自称老大的一个大块头,酒喝得满脸通红。


“兄弟,你有什么要求,去餐车商量,我们会尽量满足你。”面对危急情势,卢加胜灵机一动,决定擒贼先擒王。自以为是的老大带着两名打手一进餐车,就被军警们制服,从他们口中得知,这趟车上共有76名歹徒,而此时,车上所有军警仅23人。


只能智取,不能强攻。军警们随后用同样的方法将大小头目分别引诱至餐车后制服。与此同时,通过铁路警方迅速向上级汇报,请求当地公安部门支援。一切准备就绪,列车突然临时停车,车上的歹徒这才发现他们已陷入了重重包围,开始疯狂反扑。战斗中,卢加胜被两名持刀歹徒夹击,额头和右小腿被砍伤,倒在血泊中。在迅速赶来的公安特警的增援下,经过3个小时的殊死搏斗,76名车匪被一一制服,收缴刀具凶器200余件。战斗结束后,晕倒在地的卢加胜被送到武汉大学附属医院治疗。伤势稍微有所好转,他悄然回到部队后只字未提。


军警合力擒歹徒,在全国范围内引起了轰动,武汉铁路警方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寻找见义勇为的英雄军人。因卢加胜归队就参加了为期4个月的海上封闭集训,只有他成了无名英雄。直到去年3月,在不经意间,师领导一再询问他脸上的伤疤时,他才道出了实情。


当年与他一起参与战斗的军人,都立功受奖,或直接提干,只有卢加胜仍默默无闻。“在斗歹徒时,我从来没想过要出名,这是一名军人、党员应该做的。”卢加胜对此并不后悔。


一位闻声辨故障的专家


一辆最新装备的两栖坦克,在海滩上轰隆隆开过。“停下!”正在执行维修保障的卢加胜大声对驾驶员说:“这车有故障,得马上维修。”驾驶员下车一查,发现发动机供油角度出现偏差。


闻声辨出坦克故障,卢加胜这个能耐在全军数一数二,成为他所在 “硬骨头六连”所在团的维修“王牌”。


卢加胜只有高中文化,一次特殊经历,让他下决心刻苦学习技术。在一次演习中,他担任抢修保障队队长,正当装甲车快速下舰入海时,突然倒数第3台车因起动电机不工作,在舰门口“趴窝”了,而且怎么也修理不好。最后还是在赶来的工厂师傅指导下,得以修复。但当修好坦克再投入战斗时,比原计划晚了3分钟,大大影响了战斗进程。装甲股长说:“今天演习你延误了时间,明天战场你就会耽误战机。”


自那以后,卢加胜给自己定下目标:工作中坚持“看不到的摸到,摸不到的查到,查不到的想到”,并做到理论疑点、故障排除和理论温习“三不放过”。


不仅要故障修理好,而且要好中求快。卢加胜说:“我的能力应付今天的‘结业证’是可以的,但要应对未来创新的‘通行证’是远远不行的。”2003年,在一次试验中,他带领队员费了好大劲,完成了一辆因中心线错位导致万向节折断的装甲车。


“能不能让方法变得更加简单些呢?”白天,他钻进温度高达50多度的发动机舱,仔细观察,摸索故障原因;晚上,查阅资料,修改图纸,改进方案。经过1个多月的研究,终于研究出“中心线快速校正和拆装架”,大大缩短了修理时间,得到全军的表扬。


13年来,卢加胜记录的笔记超过10万字,制作了近200张要点小卡片,参与编写了《出入场车辆检查手册》、《底盘常见故障分析小册子》、装甲兵修理专业21个大课目,102个课目的近120万字的教案。每年均检查车辆1000多台次,化解险情21次。


一份特殊的结婚协议


“协议宗旨:在一起好好过一辈子。


协议有效期:90年。


第一条:乙方要全力支持甲方在部队的工作,由于甲方工作原因常年不在身边,须由乙方承担起照顾家庭的一切重任;遇特殊情况,如战争、抗洪抢险、演习对抗等活动,由甲方说了算,乙方必须积极配合”


……


这是一封有卢加胜和妻子陶英亲笔签名的结婚协议书。在这份另类结婚协议里,没有一点提到财产分配,有的只是夫妻两方对工作和亲情的分工。


“我是一名军人,我的妻子就是军嫂,做军嫂就应该做好奉献的思想准备。”卢加胜说,“婚前约法三章,将来夫妻俩就不会因为部队工作问题闹矛盾了。”卢加胜婚前对妻子说,把自己“自私”写在明处,就希望得到理解和支持。


妻子陶英很“后悔”签了这份结婚协议书,丈夫一年大约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外地维修保障,许多家事说给他听,他就搬出协议书说,咱们有约在先的啊。2006年11月她临产时,医生说是难产,一连给卢加胜打了十多个电话,卢加胜却因突然接到一项临时紧急任务,不能回家。


1个月后,他完成部队工作匆匆赶回家抱起女儿才知道,难产的妻子险些把命都豁出去了。当时他眼眶都红了,抱着妻子和女儿,狠狠地亲个没够。“每次回到家,我会担下所有的家务,包括给孩子洗尿布、拖地、做饭。只有这样,我才会稍微心安。”卢加胜说起妻子和女儿时,眼圈湿润了。(记者 汪成明 通讯员 廖小清 邱柏星)



本篇文章来源于 茂名党员远教网 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出处 网址:http://dyyj.maoming.gov.cn/xuexiyuandi/ShowArticle.asp?ArticleID=844

本文内容于 2009-5-7 8:21:13 被水边边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