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中部第三卷:汉宫赵月(下) 第44集、石季龙奉佛屠子 慕容恪少年扬威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size][/URL] 石虎进入令支,段辽左长史刘群、右长史卢谌等封好府库请降。石虎大喜,即授刘群为中书令,卢谌为中书侍郎。得知段辽已逃往密云山,即令郭太、麻秋率轻骑二万星夜追击。段辽等正要进山,被郭太、麻秋从后追到,部众骇散,各自向山中奔命。后赵军于后驱杀,斩首三千级,生擒段兰。段辽单骑出险,入得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石虎进入令支,段辽左长史刘群、右长史卢谌等封好府库请降。石虎大喜,即授刘群为中书令,卢谌为中书侍郎。得知段辽已逃往密云山,即令郭太、麻秋率轻骑二万星夜追击。段辽等正要进山,被郭太、麻秋从后追到,部众骇散,各自向山中奔命。后赵军于后驱杀,斩首三千级,生擒段兰。段辽单骑出险,入得山去,方得收集部众,把住山险要道,拼死拒战。郭太、麻秋不得进而还。石虎遂令将段国二万余户迁往司、雍、兖、豫四州;依才德擢叙士大夫。

阳裕来石虎军门请降。石虎责道:“你前为奴虏逃走,今为士人而来,知道天命,无处可逃了吧?”

阳裕道:“臣当初侍奉王浚,不能有所匡助;投奔段氏,又不能保全。如今陛下天网高张,控制四海,幽、冀豪杰无不望风归从,如臣之人比肩接踵,因此臣并不特别惭愧。臣之生死,唯在陛下裁决!”

石虎大悦,即拜阳裕为北平太守。就于令支宫中大会诸将,论功封赏,饮酒欢宴。

酒过数巡,石虎忽然问道:“慕容皝何在?”

诸将道:“慕容皝掠得居民五千户、畜产数万头,早回棘城去了。”

石虎大怒道:“慕容皝向朕称藩,乞师灭段,朕今御驾到此,慕容皝怎敢不来拜会!”

诸将皆道:“今我大军二十万,旌旗高张,不如就此杀往棘城,一并灭了慕容皝,岂不快哉!”

石虎大喜道:“此乃天灭慕容,正合朕意!”就要举兵伐燕。

佛图澄谏道:“燕乃福德之国,未可加兵。”

石虎道:“朕今戎卒数十万,以此攻城,何城不克?以此众战,谁能御之?慕容小竖,何所逃也?”

太史令赵揽也一旁劝道:“今年岁星守在燕分,师出必将无功。”

石虎大怒,以鞭狠笞,叱道:“朕与大和尚言事,汝乃何人,也敢妄言?”将赵揽贬为肥如长。命段兰率鲜卑五千人仍居令支。催促军马向东,直杀入燕境,取其三十六城,进逼大棘城。前燕百姓无不惊恐。

慕容皝大惊道:“果不出我所料,石虎起兵二十万,并非只为段氏一国而来,还想趁势图灭我国,这可真是引狼入室了!”聚众商议,要趁石虎大军未到之前,出逃棘城,以避其锋。

帐下督慕舆根劝道:“现在正当敌强我弱,大王抬脚一走,则正好成就了赵军的气势了。如被赵人得了棘城并安定了国民,兵强粮足,就再难与他们抗衡了。这也正是赵人希望大王这么做的呀,为何要中他们的诡计呢?如今只有牢牢守住坚城,气势便可增强百倍,纵然赵军杀到,猛攻我城,也足以支持,然后再观察形势变化,伺机出击。如不成功,再谋出走也还不迟,为何要望风而逃,自为必亡之理呢?”

封弈也劝道:“石虎凶虐已甚,民神共怒,其之败亡,指日可待!现在倾国远来,攻守势异,戎马虽强,也不能为我祸患。大王只需坚守,以待其变。”

慕容皝这才安下心来,停止出逃,命将城外兵民收入城内,坚壁清野。不数日,赵国大军已到城外,隆隆开进之声,震动城内。慕容皝登城来看,见城西一带,赵军如洪流奔涌,滚滚而来,旗幡招展,精甲耀日。慕容皝倒吸冷气,心又不安,急下城楼,去马厩牵出“白龙”马,想趁赵军尚未围城时,私自出逃。

这“白龙”马乃其父慕容廆所赠,挺拔雄俊,毛色雪白,故名“白龙”。慕容皝牵出“白龙”,正要上马,不料这“白龙”马竟咆哮嘶鸣,前蹬后踢,就是不让慕容皝靠近。

慕容皝几番上马不得,自忖:这白龙随我多年,情深意笃,今日如此反常,莫非是先王之意,不令我出?正没来由,就听慕舆根在后责道:“先王曾以棘城大破三国之众,大王懦弱,竟不能拒一石虎,还想私自出走么?”

原来慕舆根听到“白龙”嘶鸣,又不见了燕王,即来马厩阻谏。

慕容皝见是慕舆根,不由得惭愧,却自辩道:“孤哪有走呀?不过要在庭中试马而已。”即与慕舆根再登城楼,巡视守备,勉励将士。棘城将士见燕王镇定如常,信心大振。

却说石虎来到棘城下,便令四面合围,筑土山,掘地道,立炮架,装云梯,日夜攻打不休。慕舆根等昼夜力战,一连打退赵军十余次。攻守十余日,城上城下,尸积如山,两军皆困。石虎射书入城招降。守兵拾得,呈与慕容皝。

慕容皝慨然道:“孤正欲规取天下,安肯降此凶竖?”扯碎来书,聚众问策。

大将刘佩道:“现在强寇在外,人心恐惧难安,臣为大将,无可推委,故请趁夜出击,纵然不能大胜,也足以鼓舞士气,安定众心!”

慕容皝大喜道:“真勇将之计,孤当亲上城头,为将军擂鼓助战!”即调城中七百敢死之士与刘佩,并赐陈酒二百坛、羊肉五百斤。

夜过三更,刘佩将出,与七百壮士道:“今夜劫寨,诸公各请满饮,努力向前!”

壮士皆道:“愿效死力!”刘佩大喜,与壮士将酒肉吃尽,各在左臂系上白巾为号,披甲上马,开了城门,飞奔赵军寨边,砍开鹿角,大喊杀入。慕容皝也即于城上擂鼓相应。赵军寨内,杀声大震,鼓角相闻;赵兵不知敌兵多少,自相扰乱。刘佩率七百骑在赵营中纵横驰骋,见人就杀,见马就砍,所向披靡,势不可挡;直杀到天明,各带首级,穿营回城,不曾折了一人一马。燕军士气,因此百倍。

石虎暴跳大怒,重整兵马,督兵攻城,四面蚁附。城上矢下如雨,赵军又大败而回。一连数日,伤亡甚重。高诩又进敲山震虎之计:每到半夜,便在城上鸣鼓呐喊,宛若出击之状。赵兵只道燕军劫营,常常惊起,不能安睡,又且出师已久,战士思归,因此多有怨言。一夜,石虎微服巡营,听见士兵互相怨道:“若再顿兵不退,则自归了!”石虎大骇,恐生内变,遂令退兵。赵军闻令,争先恐后,队伍竟自大乱。

慕容皝在城上,见赵军退兵,队伍混乱,即召其子慕容恪道:“国家安危,在此一举,若气不捷,则吾等无种类矣,火速用心,领军追之!”

慕容恪,字玄恭,乃慕容皝第四子,时年十五岁,身长八尺七寸,面如冠玉,目若流星,弓马娴熟,有万夫不当之勇。慕容恪得令,当即提槊上马,率二千精骑,如猛虎出匣,追出城来。赵军只顾奔走,哪里抵挡得住?城上炮声隆隆,呐喊助威,宛如诸门皆有军出,四面如云。后赵诸军,互相惊扰,抛戈弃甲,争先逃命。

慕容恪直望着前面黄旗麾盖处奋力追来,大叫:“石虎休走!”声如巨雷。石虎闻声,几乎惊落下马,回头见是一位少年,乳嗅未干,不由大怒,即令龙腾军回马待战。见慕容恪将近,弓弩齐射。来箭都被慕容恪以槊打落。数十龙腾军一齐杀上。慕容恪大怒,猛喝一声,直入其阵,舞槊如飞,眼花缭乱,不一时,已杀其十数骑。龙腾军惊骇,竟不顾了石虎,四下奔散。

慕容恪大喝:“石虎领死!”飞马挺槊,直奔石虎。正危之际,斜刺里奔来一位少年,大叫:“休得无礼,石闵在此!”奋起一杆两刃矛,来战慕容恪。

不知石闵何许人也,请看下集分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