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3章 大葱

sxpnceo 收藏 3 2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啥?”西一欧怒不可遏,这个女孩儿相貌清秀,绝对不是小翠,“张管家,她不是小翠,你敢蒙老子?” 包一牛撸起袖子,“咋回事啊?”几个手下也叫起来,他们山西口音,与当地不同,杨老板脸上笑容一闪即过,两个手下会意的点点头。 张管家莫名其妙,转身问老鸨两句,再度抱拳,“这位小爷,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啥?”西一欧怒不可遏,这个女孩儿相貌清秀,绝对不是小翠:“张管家,她不是小翠,你敢毛捣(骗)老子?”

包一牛撸起袖子:“咋回事啊?做买卖的不讲诚信啊?”几个手下也叫起来,他们山西口音,与当地不同,杨老板脸上笑容一闪即过,两个手下会意的点点头。

张管家莫名其妙,转身问老鸨两句,再度抱拳:“这位小爷,您请看清卖身契,她的本名叫杨小红,艺名是小翠,今天本是她的开苞场,杨老板提出赎身,几位老板都同意,于是我们临时安排她赎身。”

西一欧急忙看卖身契,张管家说的不错,是自己匆忙,搞错了,这是杨小红的赎身场,不是自己儿时玩伴小翠的开苞场。

唉,西一欧一脸沮丧,包一牛点着富贵的头:“你小子办的啥事?”富贵快哭出来,从小暗恋小翠,他也不想办砸。

那个女孩儿被牛叉搀过来仍不醒,牛叉嘻皮笑脸搂着她腰:“大哥,嫩不要,俺要,细皮嫩肉的,俺喜欢!”

说的杨老板握着拳头站起来,牛叉瞪起眼:“看啥,看啥?不忿儿让你忿忿儿!”

杨老板双眼圆睁:“咋着?”

“咋?”

“你想咋?”

“你说咋?不服单瓷(方言,单挑)!”

两个顶起牛。

张管家借势上来道喜,把两人隔开,杨老板狠狠道:“小心你的丁脑儿(方言,脑袋)!”

牛叉仗着人多,没把他放在眼里,回了一句:“瞧你的球样!”

西一欧拉过张管家问:“张老板,贵楼还有没有叫孙小翠的姑娘?她是城东北孙家屯的人。”

张管家眼神一顿,胖胖的脸保持着笑容:“您说的人像是有这么一个!”

富贵跳起来:“她在哪儿!我要给她赎身!”

张管家叹口气,“这位爷,别急,听我说,丽景楼是我家老爷今年三月才盘下来的,这里的姑娘都是三月份以后买来的,你说的小翠早在三月份之前就被人赎走了!”

“赎给谁了?”西一欧紧问。

张管家摇摇头:“南来北往都是客,谁有钱谁买,前家的事我们管不着!”

“不!”富贵大叫:“不是真的!”叫着跑下楼去。

西一欧明白富贵的心情,小翠被人赎去定是作了别人老婆,来妓院买女人的只有这个目的,怕富贵有闪失,紧跟下楼。

呼啦啦,二楼的人眨眼跑个精光,到街上看热闹。

老包带三个人保护老大,牛叉架着昏去的姑娘来到院口,俩手下上来帮忙,被牛叉推开:“靠!别碰她,这是老子的女人,少碰!”

两个手下陪着笑:“七爷,俺哪会跟嫩争女人?俺们怕嫩背不动,想搭把手帮帮忙!”

“靠!谁说老子背不动!”牛叉往手心上吐口唾沫:“老子背回山----回家就成亲!”

旁边的张管家、杨老板心中一凛,不用说,这些人铁定是占山的土匪!

牛叉自觉说漏了嘴,急匆匆背上女孩儿走了。

杨老板带两个人跟在后面,张管家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富贵跑出西城门,西一欧、包一牛、牛叉接二连三出城,中央军排长一个劲敬礼:“长官慢走!长官走好!”西一欧没亏待他,又是五个大洋扔了过来,这是对付当兵的看家本事。中央军排长忙着拣钱,心道,阎老西有钱哪,特务连长出手就是俺俩月军饷,抬眼看见杨老板过来:“站住!天色晚了不许出城!”

牛叉走的慢,越过护城河正在歇息,旁边的凤凰战士回头看到杨老板:“七爷,那个杨老板跟上咱了!”“估计也是道上的!”

牛叉看看三百米外的小树林:“瞧他的德性,想跟咱斗,省省吧!”加快步伐向树林走去。

小树林里燃起火堆,白玉米、山南、柳天罡等默不作声拿着干粮咀嚼。富贵放声大哭,西一欧耐心解劝,心中对小翠颇为牵挂,小时候占了她不少便宜,现在没有一点头绪,想帮也帮不上。

牛叉气喘吁吁的放下女孩儿,盯着女孩儿流口水,这当口,他不敢乱说,只顾饱眼瘾。

忽然,哟希叫起来,拴它的小树被挣的哗哗响,战马听到哟希怪吼吓的唏溜溜乱跑,山南上去安定马匹:“大哥,嫩的宝贝太惹事!”

西一欧喝住哟希:“不要紧,时间长了就会好了!”

林外有动静,西一欧等人装作不知道,还是该干啥干啥?

杨老板给中央军排长塞了大洋、好不容易摆脱纠缠,拿着手枪、两个手下握着匕首悄悄在林外观察,大出他们所料,林中火光照耀之下,坐了一二十个人,暗叫不妙,转而看到火堆旁架着三十多杆枪、林中拴了一大堆马。

脑子里一激灵:“三十多杆枪,其他的人呢?”一手扯一个:“快走!”

三人脚步后退,只听身后哈哈大笑:“朋友,来了就别走啦!”

三人疾转身,杨老板的手枪已抬起,当当当,三响,三人手中剧震,一把手枪、两只匕首掉落在地,杨老板霍霍三脚踢出,逼退后人,立刻弓步握拳:“谁?”

“好功夫!”

林中的火把骤然多起,林外的人影看的清楚,十个彪形大汗拦住去路,当中一人手握木棍,杨老板叫道:“分路跑!”

呼、呼,两边火把亮起,各出现五个人,听得头上微微轻响,短短一瞥,树上四五个人举枪正瞄着他们,暗道,完了,轻敌了,收起拳脚抱拳:“老子认栽了,哪个杆子的兄弟,报个万儿吧!”

西一欧过来:“老金,事情办的咋样?”没搭理杨老板。

金刚扔了木棍:“大当家,事情办妥了。”

赵庭耀抱个小包出来,他看出来小西是土匪头子:“西老弟,那些混混儿不是对手,老金三下两下把他们打跑了。”拿出一把大洋:“西老弟,谢谢拔刀相助。”

西一欧笑道:“咱们都是老交情啦,举手之牢,不必客气。”

金刚说道:“大当家,这些混混儿下午吃喝玩乐,把赵老板辛辛苦苦挣的52块大洋花了38块。”

“哦!”西一欧挥手,牛叉拿过来一个红纸包:“老赵,你做个生意不容易,还债还要娶媳妇、孝敬父母,这是一百大洋,你收着,当是俺送的红包吧!”

赵庭耀不敢收,连连拒绝。

西一欧把红纸包塞进他的小包:“老赵啊!俺小时候得你相助,一直想报答,今天给俺个机会吧。你放心,这钱绝对不是俺坑蒙拐骗劫来的,全是从鬼子手里夺来的!”

赵庭耀一脸惊愕:“兄弟,你还打鬼子?”

西一欧指指周围的四四式骑枪:“你看,这些枪咱中国能造出来吗?你看那些马,是咱中国养的马吗?”

赵庭耀环视一周,头点个不停:“中!英雄!英雄!真的是鬼子的三八大盖、东洋马!”他一介生意人,看着骑枪像三八大盖,随口应承,而剽悍的东洋马比中原产的杂色马好认的多。他看的同时,杨老板三人也在看,越看越迷茫,实在不懂这些土匪咋这么有本事。

西一欧和赵庭耀说了一会话,赵庭耀称要赶回去见父母,两人握手而别。

西一欧回身和金刚几人回到林中,仍是不搭理杨老板,昏迷的杨小红醒过来,见到杨老板被十几个人用枪逼着,哭的比富贵还惨。牛叉上来递水、递西瓜,都被扔了。

杨老板惨笑道:“各位趟将,要杀要剐冲俺来,兄弟认了,请不要为难俺妹子!”

“哥!”杨小红泣不成声。

牛叉两头看看:“唉,俺最怕女人哭。别哭啦,别哭啦!俺问你,他是你亲哥还是你男人?”

“他姓杨,俺也姓杨,你说他是俺啥人?”

“喔!明白啦!”牛叉笑的迷起眼:“姑娘,放心吧,有俺照顾,没人会动你一根汗毛。”

“谁让你照顾,呸!流氓!”杨小红捂着眼痛哭。

“你说对了,俺就是流氓!嗬呀嗬呀嗬呀!”牛叉放肆的笑着。

西一欧听明白了,敢情是当哥的给妹子赎身,自己一错再错,又误会了:“老七,闭住你臭嘴,人家是良家妇女,两厢情愿才中,少贫嘴,让你嫂子知道了打断你腿。”

牛叉伸伸舌头不说话,母老虎谁都惹不起。

西一欧朝申志强摆摆手:“放了,都放了,老子够操心的了,真他娘的烦人。”

牛叉惊道:“大哥,那可是五百块大洋啊,不要就打水漂了!”

“要个屁!你把他仨卖了能拿出两百块就算不赖了。”

申志强、周福海收了枪,杨小红扑嗵跪地:“谢谢老爷!谢谢老爷!”

杨老板在远处单腿跪地:“各位好汉,请留个万儿,救妹之恩,俺大葱终生难报!”

“你叫大葱?”

“是!小人叫杨大葱!”

“起来吧!天晚了,回家吧,俺们是无名小卒,不值一提。”

大葱见西一欧无意回话,站起抱拳:“小人在豫西一带讨生活,如果以后好汉有用的着的地方,小人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

“好说,好说,后会有期!”西一欧急着休息,明天好走路,话也不能说绝,抱拳相送。

三男一女快步出林,牛叉看的直可惜,唉、唉声不断:“这妞儿真俊哪!”忽的大叫起来:“妹子!俺姓牛,有事记得找俺啊!”

杨小红羞的低头疾走。

大葱走了两百多步,回头对着杨小红:“妹子!你跟他俩远走高飞吧!”

“咋了?哥!”杨小红刚获自由,大惑不解。

大葱闷声不语,旁边的手下接道:“小红,你哥为了赎你,没跟大当家打招呼,私自取了二百块大洋,回去是要受罚的!”

“哥!你不能回啊!”杨小红高兴的心又复破碎。

大葱抬头望着月亮:“妹子,大当家对哥不薄,哥不能做出背信弃义的事,罪俺一个人顶了。要是让大当家知道你的事,非把你抓回来。这两个兄弟跟俺出生入死,过命的交情,他们保护你离开!”

“哥!你回去他们不会杀了你吧?”

“嘿嘿,两百块大洋又没花,交上去,受一点皮肉之苦,木啥大不了的!”大葱说的轻松,两个手下脸上并不轻松。

杨小红坐地哭泣:“俺嘀娘啊!俺的命咋这么苦啊!”

大葱不忍听妹妹哭,抚着她肩安慰。旁边的手下唉了一声:“大哥,兵荒马乱的,俺们往哪儿去啊?还不如让小红跟那些人走了!”

“胡说!他们是土匪,跟谁也不能跟他们。”杨小红哭道。

“俺们也是刀客呀!”两个手下无精打采。

城门口汽车嘀嘀直响,咵咵咵咵,跑出两队中央军士兵,四人急忙闪到暗处。

两辆吉普车在城门稍做停留,车灯闪着强光朝小树林开去。

杨小红不解的问:“哥!国军是不是去抓他们?”

大葱如梦方醒,拔出手枪:“像,像!你们等着,俺去报个信!”

“大哥!就几步路,来不及啦!”

说话间,越野吉普车开的飞快,冲到林边,车上一人大叫:“西兄弟在吗?”

西一欧从林中迎出:“哟!孔旅长,这么晚了,还出来溜神啊!”

“哈哈哈哈!让额好找啊!卫将军听说你来了,设了便宴,快快跟额进城!”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