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邓真的要走了,我是昨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以往每次他说辞职的时候我都会当作是一句玩笑话,但这次他玩真的了。真的因为原因种种而辞职了,就在我看到他辞职信的时候我还说这小子最近估计是感情受挫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使得脑子不大正常准备放他几天假的,但事实上小邓真的要辞职了。真的准备离开这里了,当然是不是准备回去养猪我至今还未知。

认识小邓的时候这家伙很潇洒,方中信那种特男人标志性的笑容时刻挂在他的脸上,当然方中信的沧桑和冷酷也使得我在认识他的时候对他有种敬而生畏的错觉,慢慢接触会发现原来这家伙不过是一个年龄不大但却对这个社会或者人生有着非同一般见解的人。

沉默寡言让他变得很神秘,见天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有时候会突然冒出来啰里八嗦说上一大堆然后迅速的消失,有时候会一直就那么挂着做自己该做的事从来不吭声。小邓很懂得顾全大局和尊重领导的一切决定,当然这个和他的能力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一个本已让人放弃的工作在他的手里很简单的就被玩转,很简单的就快速的取得成绩而受到上级领导的高度赞扬和重视。我很佩服小邓,就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很佩服他,因为我曾经试图努力并为之付出努力和心血而未能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所以我可以毫不掩饰的说我很佩服他。

其实没有在一起共事之前我对他就稍微熟悉,那个时候的他除了在名字上很另类之外,“色”似乎能概括一切了。即便是今日小邓依然很色,但小邓的色和原本意义上的色又有着不同之处,乍一看这个色字或许我们会联想的是色情和低俗,但小邓的色并非全部意义上的这个,小邓从来不会把低俗和自己的色联系在一起,他认为男人好色本是正常,男人需要用色来让自己成长,也只有色过的男人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完美的男人。虽然这些话听起来挺不着边际的,但仔细想想似乎也就是这样了,谁没有色过,谁的人生中会脱离色而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所以我说这小子说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就是直接了点,我们固守的含蓄在他那里被批的一文不值,不过似乎我们所谓的含蓄也真的还就一文不值。

小邓有很多外号,大家一般都叫他“等金收”这个名字是直接音译而成的,这个名字自然也最符合他,小邓本身就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所努力和追求的就是利润,所以随时等着金钱的收获也不为过了,毕竟我们都是俗人不是吗。暂且不说生意人了,就我们这些个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的奋斗目标也是这个,虽然我们也曾经大言不惭的说我们是在为了伟大的理想而奋斗之类的豪言壮语,但如果没有金钱和权益上的回报,试问我们还真的就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吗?人吗总归还是要现实点的,没有了金钱上真的是寸步难行的。就像小邓这样的就属于很直接也很懂得正视自己。

猪小邓是他最著名的名号了,这个名字的来历很简单,就因为我们的小邓同学的毕生所追求目标就是等到人生暮年找一块干净的场地,最好是环境优雅且与世无争的地方,盖上几间框架结构的猪圈且抗震等级必须达到八级以上,再买上两头猪自然是需要一对猪夫妻了,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和细心的照料,让它们繁育出一代代的子孙后代,正如“愚公移山”中所说的那样让猪“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子孙孙无穷溃也”最后达到全国全世界乃至全宇宙最大的养猪基地。为了这个理想,猪小邓同志已经改头换面了,猪成了他的形象代言人,猪自然也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猪小邓说他喜欢猪是因为喜欢猪的朴实和善良,说白了他就是喜欢猪的少言寡语,因为就现如今来看像猪一样的懒惰,像猪一样的少言寡语是立足于这个社会最近本的定律,说得多的并不兼得就能因为自己的话多而受到重用和提拔,说得多的不见得就能得到别人的尊敬和赞赏。

不得不说明一下,我们的猪小邓同志养的猪不会沦为盘中餐,他的目标是让这些猪全部都无疾而终,他说吃猪肉是最残忍的事情,是最违背仁义道德的事情,但这一点我是不敢苟同的,因为目前来说没有肉吃真的还是一件最可怕的事。

当然这些在现在看来只能是幻想,但我相信在猪小邓的不懈努力和勤奋下他的这一人生最高理想一定会成功。在这个离别的时刻,我只有用这些来祝福猪小邓的人生更加绚烂多姿,祝福他的养猪事业能够早日成功。当然既然说到猪了,也祝福我们的世界能早日摆脱猪流感的阴霾,哪怕这次的流感和猪似乎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关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