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从中兴到覆灭的惨痛过程

枭龙FC-1 收藏 12 1785
导读: 岳飞庙 南宋(1127~1279年)是北宋赵氏王朝的继续,始于高宗赵构,终于卫王赵,共9帝。南宋偏安一隅,国运不昌,帝王懦弱。从赵构开始,皇帝大都没有太大作为,奸臣当道,堪称中国历史上最软弱的王朝之一。它着力经营长江以南广大地区,使我国南方社会经济持续向前发展,呈现出高度繁荣。但在军事上却一直让步于北方强敌,最终为蒙元所灭。 苟且偷安 “靖康之变”后,留守在相州(今河南安阳)的康王赵构逃到了南京(今河南商丘),1127年5 月,赵构在南京即位,改元建炎,他就是宋高宗。 高宗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岳飞庙


南宋(1127~1279年)是北宋赵氏王朝的继续,始于高宗赵构,终于卫王赵,共9帝。南宋偏安一隅,国运不昌,帝王懦弱。从赵构开始,皇帝大都没有太大作为,奸臣当道,堪称中国历史上最软弱的王朝之一。它着力经营长江以南广大地区,使我国南方社会经济持续向前发展,呈现出高度繁荣。但在军事上却一直让步于北方强敌,最终为蒙元所灭。


苟且偷安


“靖康之变”后,留守在相州(今河南安阳)的康王赵构逃到了南京(今河南商丘),1127年5 月,赵构在南京即位,改元建炎,他就是宋高宗。


高宗王朝后来定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偏安南方,与定都开封的北宋相区别,故史称为南宋。高宗即位后,迫于舆论的压力,不得不把“主战派”大臣李纲召回朝廷,担任宰相。然而,这只是高宗收买人心的措施,他很担心抗金战争胜利后,宋钦宗会回来和他争夺皇位,并不太想与金朝兵戎相见,于是又任命了一大批“主降派”的官僚居于要职。因此,从南宋建立初期,抗金斗争中主战派与主降派之间的激烈斗争就开始了。


李纲担任宰相后,提出了许多抗金的主张,还极力在宋高宗面前推荐大臣宗泽。宗泽是一位坚决抗金的将领。金兵第二次攻打东京开封的时候,就是宗泽领兵抗击金兵,一连打了13次胜仗。宋高宗对宗泽的勇敢早有耳闻,这次听了李纲的推荐,就派宗泽去开封府做知府。这时候,金兵虽然已经从开封撤出,但开封城经过两次大战,人心惶惶,秩序混乱。宗泽在军民中很有威望。他一到开封,就整顿城中治安,严惩抢劫的罪犯,开封的秩序渐渐安定下来。同时他还积极联络各地民众组织起来的义军。河北义军听到宗泽的威名,都自愿接受他的指挥。这样一来,开封城中人心安定,存粮充足,物价稳定,重新恢复了大战前的局面。但是,就在宗泽准备北上恢复中原时,宋高宗和投降派却嫌南京不安全,想把都城迁移到更南的地方。李纲因反对南逃,被撤了职。


不久,金兵分路大举进攻。金太宗派大将兀术(宗弼,阿骨打之子)向开封进攻,宗泽率部成功地击退了兀术的进攻。金军对宗泽又害怕又钦佩,长时期没敢再挥师南下。宗泽认为高宗应该回开封领导军民收复中原,于是上了二十几道奏章,都石沉大海,毫无音信。这时的宗泽已经是70岁的老人,一气之下卧病不起,临终前还呼喊“过河!过河!过河!”宗泽去世后不久,团聚在开封附近的各地义军既受到南宋政府的猜忌,又遭到金兵的镇压,抗战力量大大削弱,中原地区又全部落入金人手中。建炎三年(29年)初,金兵分路渡河南下,宋高宗等人从扬州仓皇逃往杭州。10 月,金将兀术领兵10万分两路渡河,长驱直入。宋高宗又从临安逃往绍兴、明州,当金兵追踪而来时,高宗又从明州乘海船逃往温州。金兵下海追赶三百里,遇大风雨被南宋水师打败,才引兵撤退。这次战事使大江南北许多繁华城市和附近农村遭到严重破坏,人民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与此同时,江南江北许多地区的人民积极抗击金兵,金兵进攻扬州时,张荣领导的梁山泊水军从清河南下在江苏淮安坚持抗金,队伍发展到一万多人。南宋官军中也不乏坚决抵抗的金军将领,他们英勇善战,不屈不挠。



建炎四年(30年)3月,金将兀术率15 万金兵到达镇江黄天荡附近时,抗金名将韩世忠率军拦击。当时韩世忠手下只有宋军8000人,双方兵力悬殊。激战时,韩夫人梁红玉亲自击鼓助威,双方相持 48天,金军终于撤兵。兀术摆脱了韩世忠的阻击后,带兵转道建康才撤回北方。在返回途中,又遇到了抗金名将岳飞军队的顽强阻击,被杀得溃不成军,狼狈撤回。


这一时期抗金的主力是岳飞及其岳家军。岳飞,字鹏举,相州汤阴(今河南汤阴)人,从小刻苦读书,尤其爱读兵法,他还力大过人,十几岁的时候就能拉开300斤的大弓,后来又学得一手百发百中的好箭法。传说岳飞离家抗金前夕,其母姚氏在他背上刺了 “精忠报国”四个大字,这成为岳飞终生遵奉的信条。先前,都城开封被金军围困时,岳飞曾随宗泽前去救援,多次打败金军,受到宗泽的赏识,称赞他“智勇才艺,古良将不能过”。南宋建立后,岳飞上书高宗,要求收复失地,被革职。岳飞遂改投河北都统张所,在太行山一带抗击金军,屡建战功。后复归东京留守宗泽,宗泽死后,岳飞继续留守开封。高宗被迫流亡海上以后,岳飞孤军坚持敌后作战。他先在广德(今安徽广德)攻击金军,六战六捷。又在金军进攻常州时,率部驰援,四战四胜。这次趁兀术北撤的时候,他跟韩世忠配合,沉重打击了金军的气势。次年,岳飞又与韩世忠配合,在建康城南牛头山设伏,大破金兀术,收复建康,金军被迫北撤。从此,岳飞威名传遍大江南北,声震河朔。同年,岳飞升任通州镇抚使兼知泰州,拥有人马万余,建立起一支纪律严明、作战骁勇的抗金劲旅“岳家军”。


绍兴三年(33年),岳飞剿灭李成、张用等“军贼游寇”。次年4月,岳飞挥师北上,击破金傀儡伪齐军,收复襄阳、信阳等六郡。绍兴四年(34年),32岁的岳飞升任清远军节度使。次年,岳飞率军镇压了洞庭湖地区的杨么起义军,从中收编了五、六万精兵,“岳家军”实力大增。由于“岳家军”英勇善战,很快成为一支抗金的主力部队,成为和刘光世、韩世忠、张俊齐名的抗战派将领。


绍兴六年(36年),岳飞再次出师北伐,一路攻城夺地,由于是孤军深入,不得不撤兵。此次北伐,岳飞壮志盈怀,写下了千古绝唱《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理宗当政,“渊默十年无为”。理宗亲政后,大力倡导理学,企图借理学力量缓和统治阶级内部的斗争,一时间理学思想弥漫朝野。官员一面夸夸其谈,空讲仁义道德,一面欺世盗名,鱼肉百姓。此外,理宗沉溺美色,怠于政事。也正是理宗情色之好,导致另一位奸相权臣爬上权力的巅峰,实际上为南宋的命运提前划上了句号。这一权臣就是贾似道。


奸佞丧国


贾似道,台州(今浙江临海)人,他尚年幼时,父亲贾涉在淮东制置使任上突然病逝。因为家道中落,又无人管教,贾似道渐渐不务正业,经常酗酒赌博,沾染了一身恶习。


贾似道的命运发生转变是因为同父异母姐姐贾氏被选入宫中。贾氏长得漂亮,深得理宗的怜爱,进宫不久就被册封为贵妃。贾似道籍此裙带关系,被相继提拔为籍田令、太常丞、军器监、大宗正丞等京官。一身流氓习气的贾似道,在京城临安有恃无恐,行为放荡不羁。他常常白天在妓女家里鬼混,夜间又通宵在西湖上泛舟游玩。有一天晚上,理宗登高眺望西湖夜景,见湖上星火点点,就对左右说:“这必定是似道。”次日前去询问,果然不错。虽然无才无德,因是贵戚的关系,加上他善于使弄权术,所以贾似道连年升官、步步高升。宝五年(1257年),他一路迁升为知枢密院事兼任两淮安抚大使。贾似道平步青云之时,也正是北方蒙古贵族横扫天下之际。南宋政权的弱不禁风,尽收蒙古贵族的眼底。而南宋似乎对蒙古大军所向披靡的战斗力并不甚清楚。端平元年(1234年),南宋借金国新亡之机,在没有充足准备下,突然派军队北上,企图收回蒙古军占领的河南及三京之地,结果在洛阳遭到蒙古军的袭击。这次军事行动导致了严重后果,它激化了南宋与蒙古国的矛盾。


宝佑五年(1257年)2月,蒙古大汗蒙哥调动三路大军全面侵宋,蒙哥的弟弟忽必烈亲率大军围攻鄂州(今湖北武昌),其矛头直指南宋都城临安。理宗万分慌张,派贾似道以右丞相兼枢密使的身份屯兵汉阳(今湖北汉阳),以援鄂州,贾似道本不学无术,他看到蒙古铁骑骁勇善战,鄂州岌岌可危。万分惊恐之下,就秘密派人去向忽必烈求和,提出的条件是:“北兵若旋师,愿割江为界,且岁奉银、绢各二十万”。忽必烈原本不想议和,这时突然得到蒙哥前线病逝的消息,为了赶回蒙古去争夺汗位,他就顺水推舟答应了议和条件,率军撤回北方去了。


贾似道见蒙古军主力已经撤走,就出动大军拦杀了一小股蒙古兵,洋洋得意回到临安,以做邀赏之功。他把私自订立和约的事瞒得严严实实,到处吹嘘自己取得大胜。宋理宗听信了贾似道的谎话,认为贾似道立了大功,夸耀一番之后,又晋升他为少师,封卫国公,视之为“股肱之臣”。为了标榜所谓的丰功伟绩,贾似道甚至指使门客廖莹中、翁应龙等撰写文章,名曰《福华编》,为自己根本不存在的“援鄂之功”歌功颂德,肉麻至极。蒙古政权上层因忙于内部事务的处理,放缓了打击南宋的脚步,南宋得以暂时的苟延残喘。然而,南宋朝廷并没有抓紧这难得的时机缓解矛盾、增强国力。相反,却由于贾似道的横行霸道进一步加快了灭亡的进程。


贾似道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排斥异己,残害抗战将领。他网织罪名杀害了左丞相吴潜,逼死抗蒙有功的向士璧、曹世雄,领导钓鱼城抗战、让忽必烈大军束手无策的王坚,也被贾似道解除兵权,以至于郁闷而死。贾似道还通过实行所谓“打算法”,把在抗战中支取官物用作军需的将领一概治罪。至此,贾似道羽翼丰满,权倾朝野,把持朝纲长达15年时间。贾似道专权后,对人民的剥削愈益苛重,致使社会经济更为萧条。贾似道以南宋政府财政困难,军粮不足为由,在景定四年(1263年)实行买“公田法”。其办法是:按官品规定占田限额,两浙、江西等地官户如果超出限额,在超额的田地中抽出三分之一,由官府买回,作为公田出租,然后收公田租以充军粮。

“公田法”本与农民关系不大,但是许多官吏以买田邀功,常将只能收租六、七斗的田虚报为一石,官府据此规定重额官租,强迫农民交纳,这使得农民负担大大加重。同时,有权势的官僚大地主虽然家有余田,但拒不出卖,地方官为了完成买田数额,就强迫中小地主乃至自耕农卖田。“公田法”推行以后,许多人家破产失业,南宋王朝与中小地主以及自耕农的矛盾也激化了。景定五年(1264 年),贾似道又在各地实行所谓“经界推排法”,也就是清查民间土地,分毫必计地向民间搜括田税地租。在实际推行过程中,地方政府动辄虚加贫弱农户的租税。无疑,“经界推排法”又成为一祸国殃民之举。


景定五年(1264年),理宗终因嗜欲过度而病死,皇太子赵在贾似道扶持下继位,是为度宗。度宗孱弱无能,亦是一位贪恋女色之徒,朝中大小事务依然托付给贾似道,称贾似道为“师臣”。贾似道为了考验度宗对他的信任度,也为了在新君面前树立威信,便在办理完理宗丧事后,弃官回到绍兴私宅,之后指使人谎报蒙古兵犯境。度宗和谢太后闻报大惊,手诏请贾似道出来主政,并特拜他为太师、封魏国公,贾似道这才出来“为国视事”。贾似道经常巧设阴谋,置度宗于股掌之上。咸淳三年(1267年),他向度宗提出要归家休养,度宗每天四、五次派侍从官去传旨挽留,又每天十多次派人送去各种赏赐。被派去的人唯恐贾似道离京,竟每夜躺在贾府门外守着。度宗又在靠近西湖的葛岭,赐给贾似道第宅一所,把他送到那里去休养。从此,贾似道每五天入朝一次,也不去公堂理事,一切公文都由人送到他家中签署,朝中其他几位宰相只是挂名而已。当时人们形容这种情况说:“朝中无宰相,湖上有平章(指贾似道)。” 此后,度宗又给他十日一朝的特权,而且每次退朝,度宗总要离座目送他走出殿廷,才敢坐下。


绍兴七年(37年),岳飞再升为太尉。他屡次建议高宗动用全国之力,兴师北伐,收复中原,但都为高宗所拒绝。九年(39年),金国政变,金兀术掌握大权,次年,金兀术兵分四路南下进攻南宋。岳飞率领岳家军深入河南地区,先后收复颍昌(今河南许昌)、郑州、洛阳等地。岳飞把主力驻扎在颍昌,自己亲自率领骑兵驻守在郾城(今河南郾城)。兀术听到岳飞出兵,鼓足勇气率15000余骑精兵,来到郾城北面。金军以身披重铠甲,头戴铁兜的精锐“铁塔兵”列在正面,以号称“拐子马”的骑兵布列两侧。岳飞面对强敌毫不畏惧,派儿子岳云为先锋,命令岳云只许胜,不许败。岳飞看准金军的弱点,命将士预备好长砍刀、大斧,等金军冲来,弯腰下砍马腿,上砍敌兵。激战持续到天黑,杀得金兵尸横遍野。兀术不禁哀叹:“自起兵以来,全仗拐子马取胜,不料今日遭此重创。”此后兀术连战连败,岳飞率兵乘胜追击,一直打到东京附近的朱仙镇。金军深感岳家军的厉害,发出:“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感叹。


岳飞等主战派遂加紧了打击金军、收复中原失地的进程。他在朱仙镇招兵买马,联络河北义军,积极准备渡过黄河收复失地,他激动地对诸将说“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耳!”然而“已把杭州做汴州”的高宗和奸相秦桧却不愿意收复中原失地,他们一心求和,连发12道金字牌,命令岳飞退兵。


岳飞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仰天长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他壮志难酬,只好挥泪班师。岳飞回到临安后,即被解除兵权。绍兴十一年(41年)8月,高宗和秦桧派人向金求和,金兀术要求“必先杀岳飞,方可议和”。秦桧乃诬岳飞谋反,将其下狱。当年12月,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毒死于临安风波亭,是年岳飞仅39岁。其子岳云及部将张宪也同时被害。


宋金双方达成了“和约”:第一、宋向金称臣,“世世子孙,谨守臣节”;第二、划定疆界,东以淮河中流为界,西以大散关(陕西宝鸡西南)为界,以南属宋,以北属金。宋割唐(今河南唐河)、邓(今河南邓县)二州及商(今陕西商县)、秦(今甘肃天水) 二州之大半予金;第三、宋岁贡银25万两、绢25万匹。“绍兴和议”确定了宋金之间政治上的不平等关系,结束了长达十余年的战争状态,形成了南北对峙的局面。


帝王无能


绍兴三十二年(62年),宋高宗禅位,36岁的孝宗赵即位。孝宗颇欲有番作为,他给岳飞平反,又将秦桧时期制造的冤假错案全部予以昭雪。先后起用了张浚、虞允文等主战派大臣,力图恢复中原。然而,面对高宗的处处牵制、主和派的极力阻挠,孝宗深感力不从心,中兴大业最终不得不付之东流。其后的帝王们大多满足于安逸的生活,满足于偏安江南的既成事实,北复中原的大计渐渐归于沉寂。


孝宗之后,其子光宗赵继立,光宗似乎智力上有些障碍,加上皇后李氏生性妒悍,光宗整日抑郁不乐,他在位十五年,毫无建树。


光宗之后,宁宗赵扩亦是一位毫无作为的皇帝。他即位时竟发生了戏剧性一幕,当太皇太后吴氏命赵扩穿戴黄袍登基时,赵扩居然吓得极力挣脱,口中还大声地喊道:“儿臣做不得,做不得!”太皇太后只好强行与他披上黄袍,登上皇位。宁宗即位后,毫无主见,任人摆布。宁宗朝,外戚韩胄把持朝政,此人结党营私,打击异己,历史上称为“庆元党禁”。庆元党禁很不得人心,韩胄为了挽回人心,决定北伐金国,建立不世之功业。于是他起用辛弃疾、叶适等主战派,从开禧二年(1206年)开始北伐。战争初期,宋军收复了一些地方,但是在金军的反攻下,很快趋于失败。投降派史弥远勾结杨皇后,乘机反扑,打击主战派。他们槌杀韩胄,割下他的脑袋献给金朝,乞求和议,宋金达成“嘉定和议”。史弥远因此升任右丞相兼枢密使,把持宋宁宗赵扩一朝达17年之久。史弥远对金采取屈服妥协的政策,对南宋人民则疯狂掠夺。他的擅权极大地损害了南宋统治的根基,南宋政治从此更加败坏。


孝宗至宁宗三朝共统治南宋60多年,北伐大业一误再误,在此期间,金国统治也日益腐朽,然而兴起于蒙古高原的蒙古汗国气势正旺。蒙古铁骑不仅灭了西辽,围攻西夏,而且在成吉思汗的领导下,完成了对中亚的征伐。嘉定十七年(1224年),宁宗病死,史弥远立赵昀为皇帝,这就是宋理宗。宁宗时,在选立太子问题上,史弥远为保持自己擅权的地位,玩弄手段废掉皇弟沂王之子贵和,从越州找到了另一宗室子赵与莒,赐名贵诚,立为沂王,全力扶植。宁宗死后,他马上矫诏拥立贵诚,改名昀,继续擅权理宗一朝。史弥远两朝擅权长达26年之久,权倾朝野,把国家一步步拖向绝境。他以宣缯、薛极为肺腑,王愈为耳目,盛章、李知孝为鹰犬,冯为爪牙,专擅朝政,权倾内外。薛极与胡榘、聂子述、赵汝述,依附史弥远,人谓之为“四木”;李知孝与梁成大、莫泽,为史弥远排斥异己,不遗余力,人谓之为“三凶”。廷臣真德秀、魏了翁、洪咨夔、胡梦昱等官员因为反对他的专权,皆遭窜逐。史弥远等人,对金一贯采取屈服妥协的政策,对南宋人民则疯狂掠夺。他招权纳贿,贪污公行。还大量印造新纸币,不再以金、银、铜钱兑换,而只以新币兑换旧币,并且把旧币折价一半。致使纸币充斥,币值跌落,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史弥远一直得到宋宁宗、理宗的信任,封官加爵不已,甚至到绍定六年(1233年)病死,还被追封为卫王,谥忠献。

虽然贾似道深居豪宅,朝廷内外一切政事,如果他不同意,任何人也不敢办理。谁要是使他稍不满意,轻则斥责,重则削去官职,终身不用。一些企图向上爬的官吏,纷纷向他行贿。这样一来,贾似道敛财无数,南宋的贪污之风也随之大盛。


在贾似道不断向度宗要官要权之时,蒙古军正大举南下,南宋危机十分深重。景定元年 (1260),忽必烈北返蒙古夺得汗位之后,他迅速稳定了内部,不久即又派兵占领南宋四川地区,并沿汉江南下,于咸淳四年(1268)包围襄阳,次年又围樊城,直逼南宋的腹地。咸淳六年(1270年),正当襄、樊被围,南宋前线形势十分危急之际,贾似道却悠闲地躺在葛岭私宅中,过着极端荒淫的生活。他掠取许多美貌的妓女、尼姑为妾,日夜淫乐。他喜欢斗蟋蟀,而且还著《蟋蟀经》,描述他养蟋蟀、斗蟋蟀的经验。贾似道还特别爱好奇玩珍宝,广为搜罗。他听说已故兵部尚书余阶有玉带殉葬,竟掘坟取来。


贾似道在葛岭恣意淫乐,整日不上朝,如果有人提及边防之事,他即加贬斥。有一天,度宗问他: “襄阳被围已三年,怎么办?”他扯谎道:“北兵已退,陛下从何处听得此言?”度宗告诉他是听一个宫女讲的,他就立即处死了那个宫女。自此,不管前线情况多么吃紧,谁也不敢透露半点真实消息。


咸淳七年(1271年)月,忽必烈定国号为元,加紧了统一中国的进程。咸淳九年(1273 年)正月,樊城被元军攻破。襄阳被围五年,粮尽援绝,城中军民拆屋当柴烧,缝纸币做衣穿,守将吕文焕孤立无援,于是献襄阳城投降元朝。


襄阳之战对元宋双方都具有重要意义。胜利的一方发现南宋朝廷的腐朽没落已经不可救药,从中看到灭宋的希望,而失败的一方不仅沿长江一线及以南的防守从此处于极其被动的势态,而且民心士气大受挫折,南宋王朝灭亡的丧钟已经清晰可闻。


咸淳十年,贾似道的母亲去世,值此国家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贾似道不仅不组织抗元,反而乘机大摆排场,炫耀自己的权位。度宗亲往祭奠,太后以下之皇亲国戚以及朝中大臣,也家家设祭。有的祭台搭到数丈高,为装祭品,还跌死了好几个人。贾似道回台州治丧,动用皇帝的仪仗送葬,山陵的规模甚至超过度宗的寿坟。下葬那天,整日大雨,山洪猛涨,送葬的百官立在大水中,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此后不几天,度宗因酒色过度,突然死掉了。贾似道又立年仅四岁的赵显当皇帝,继续操纵着南宋大权。


元军占领襄阳后,又于当年攻下鄂州。京城太学生和群臣上疏,一致要贾似道亲自督师抗元。贾似道迫不得已,只好在临安设立都督府,但他迟迟不敢与元军对决。直到德元年(1275年)正月鄂州失陷以后,他才抽调各路精兵13万,从水路出发。他带了大批辎重,船只首尾相接达百余里。途经安吉(今浙江安吉北),他的座船因过于庞大,在拦河坝上搁浅,水军只得为他换船继续前进。队伍开到芜湖(今安徽芜湖),贾似道就迫不及待地与元朝联系议和,他从芜湖放回元朝俘虏,并送荔枝、黄柑给元朝丞相伯颜,同时派使者去元军大营,请求称臣送岁币。伯颜拒绝议和,并继续进兵至安庆(今安徽安庆)、池州(今安徽贵池)、丁家洲(今安徽铜陵东北长江中)一战,宋军前锋毫无斗志,不战而走,后方督战的贾似道也惊慌逃窜。此一役,宋军主力大部分被歼,士气丧失殆尽。


贾似道兵败之后,元军主力顺长江东下,很快逼近临安,赵宋王朝已处在灭亡的前夕。贾似道丧师辱国,朝野震动,群情激愤,太学生及台谏、侍从官纷纷上疏请杀贾似道,太后谢道清不许,只削降他三级官职,命他回绍兴私宅去给他母亲守丧。贾似道到了绍兴,绍兴的地方官关起城门来不让他进去,于是朝廷改命贾似道去婺州(今浙江金华)居住,婺州群众听说贾似道来,就贴出通告,把他赶走。可见贾似道犯下滔天大罪,人人不容。在朝臣的强烈要求下,谢太后只得将贾似道贬为高州(今广东高州东北)团练使,并派人监押。绍兴府有个小吏郑虎臣,因受过贾似道迫害,为了报仇,他主动要求担任押送官。郑虎臣一路上羞辱贾似道,不时找机会欲置贾似道于死地。走到漳州,郑虎臣横下心来,在贾似道如厕时结果了他的性命。


德佑二年(1276年)正月,元丞相伯颜率领的元军云集临安城下,谢太后欲战不胜、南渡无法脱身,她任命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与元军接洽。然而,文天祥前往元营和谈时却被伯颜扣留。谢太后无奈,只得向伯颜奉上传国宝玺和降表,开城投降。南宋主体政权已经灭亡。此后帝王官宦走向了长达三年的逃亡之路。


度宗死后,他的三个儿子嘉国公赵显、益王赵、卫王赵,相继被朝臣拥立为帝。弟兄三人即位时最大的不过八岁,在位时间最长的也只有三年。其中,度宗之后继位的恭帝赵显,在位2年,被元军俘获后送西藏为僧,又被冤杀;恭帝被元掳住后,大臣陆秀夫等拥立赵为帝,在位3年,在元军追击中受惊而死,终年岁,葬于永福陵(今广东省新会县南);末帝赵在位2年,在元军追击下,由大臣陆秀夫背着投海而亡,终年9岁,时为1279年。宋室在南方153年的统治宣告终结。


南宋的政治和军事形势留给后人更多的是苟且、软弱和无可奈何!分析南宋的经济实力和军事装备会发现,南宋并不是一个不堪一击、积贫积弱的王朝。宋朝在行政制度、经济运行和火药火器技术的研究等方面都超过汉唐。南宋朝廷以雄厚的江南经济做后盾,推行“以金钱换和平”的外交策略,似乎也无可厚非。不幸的是,两宋政权一直处于诸多勃兴的少数民族政权的夹击和围攻之中,穷于应付战局,实属无奈!契丹、党项、女真和蒙古族在十至十三世纪相继崛起,其势难以敌当,也在情理之中。两宋朝廷本无意消灭这些敌对政权,攻击力虽不甚锐利,但抵御来犯之敌的能力尚且有余,在面对蒙古族大军的时候尤其如此。从1206年开始,蒙古族大军几乎是以排山倒海之势相继灭金、灭西夏、灭花拉子模、灭俄罗斯诸公国、败波兰等东欧国家,独独在吞并南宋的战争中,无论是出动的兵力,还是相持的时间(从1235年举兵伐宋,到1279年彻底摧毁宋王室,历时近半个世纪之久),损失之惨痛,都是前所未有的。


南宋灭亡的真正原因在于统治者上层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朝政上吏治腐败,使得民不聊生。加之在外交措施方面失当(南宋与蒙古结盟灭掉金朝,顿失防御屏障,并将自己的实力暴露于蒙古贵族面前,实属重大失策),导致内外交困所致。像贾似道在政治腐败、国运衰微的南宋末年,由一个浪荡子弟迅速爬到了右丞相兼枢密使的高位,充分体现了南宋统治集团的腐朽没落。在元军大举攻宋的时候,作为前线指挥,他一面封锁军情,一面向敌人称臣请降,这种两面派的作风是无法长久的。君臣上下,不思进取,既没有北定中原的雄心,也没有积极防御的打算,只是一味搜括民脂民膏,贪恋奢华的生活,所谓“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就是形象的写照。南宋后期的政治可用皇权旁落、大臣擅权、皇后干政、朝政混乱和民怨沸腾来概括。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