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炎黄撼天 第二章 血色的朝阳 第九节

看之风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size][/URL]   最近一段时间中原大地一片宁静,没有大的战役,但林清华知道,这只是表面的平静,此时的清军正在厉兵秣马,若是等其准备就绪,那么就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发动进攻,而自己也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做好准备。   林清华向朝廷上了一道奏章,说明了自己这边的情况,并希望朝廷派出镇虏军和平虏军这两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59.html


最近一段时间中原大地一片宁静,没有大的战役,但林清华知道,这只是表面的平静,此时的清军正在厉兵秣马,若是等其准备就绪,那么就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发动进攻,而自己也应该趁着这段时间做好准备。

林清华向朝廷上了一道奏章,说明了自己这边的情况,并希望朝廷派出镇虏军和平虏军这两支新军,以豫南为据点反攻中原,同时林清华还给陈唯一写了封密信,在信中叮嘱了几件事,随后派洪熙官和方世玉将奏章与密信送往南京。


接下来林清华就开始考虑更新寨中的装备了。西平寨虽然由陈潜夫经营了数年,但寨中仍以冷兵器为主,只有不到两百杆火绳枪,而且弹药也很缺乏。虽从清军那里夺来了十万斤火药,但林清华知道这是远远不够的,尤其让他不满意的是炮弹,由于要赶路,而且炮弹多是实心弹,因此路上扔了不少,而剩下的也全部是实心弹,林清华决定制造爆破弹。


这个时代其实是有爆破弹的,西方就曾广泛装备,用于野战。这种爆破弹其实就是一个空心的圆球,里边装上火药,然后将装火药的小孔用塞子塞上,塞子上插一根导火索,根据射程的远近调节导火索的长短,发射之前点燃导火索,然后将其射出,当弹上的导火索燃尽后就会爆炸,由于装的是黑色火药,因而爆炸力并不强,通常只有几个破片,心理效果大于实际效果。


林清华对这种爆破弹进行了改进,他按照现代迫击炮炮弹的形状设计了一种爆破弹,这种炮弹为长圆柱形,尾部有八片相同形状的尾翼,头部椭圆,发火方式仍然为点燃式,为了防止拍击地面压灭导火索,头部顶端特意设计成内凹形。由于弹体较长,装的火药就比较多,因而威力比圆球形炮弹更大,而尾翼则保证了它的精度。


寨子中的铁匠根据林清华的图纸,用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做出了几个样弹,经过试射,效果还不错,威力和精度都可以接受,但是射程不能让人满意,这是由于炮膛不光滑,而且炮膛与炮弹之间有缝隙,使得发射时漏气造成的,但目前的工艺也只能做到这样了。


另外林清华还做出了木柄手榴弹,也是用导火索点火,专门用于守城。


在更新装备的同时,林清华也没忘记加强部队的训练。寨子中的这些部队除了马满原的骑兵还有些战斗力外,其他的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根本没有经过系统的训练,只是凭借着一股勇气作战,一但失利,则很可能瞬间崩溃。林清华按照镇虏军的编制和训练方法训练他们,主要是加强他们的纪律性和团队精神,另外专门训练了一支两千人的炮兵部队。


林清华也没有忘记经济的重要性,他从寨民口中得知,李自成的军队到这里后曾经宣布三年免征赋税,但众人只高兴了不几天,陈潜夫率领的人马就来了,他不仅命令寨民照常纳税,还强迫青壮年服兵役和劳役,并和刘洪起一起将本属于寨民的土地据为己有,使寨民全都变成了他们的佃户。


林清华知道,现在的河南一带土地并不缺,因为常年战乱,人口死亡流散很多,因此他慷慨的宣布每一位寨民都可分到土地,家中无人当兵的每户可分三十亩土地,有一人当兵的每户分土地五十亩,有两人当兵的分一百亩,以此类推。对于赋税,林清华认为还是应该收的,要不靠什养兵呢?不过他将税率适当降低,为十五税一,而且只有这一个土地税,没有其它的苛捐杂税,至于商业税,由于寨子中和附近没什么商业,因此暂时不征,但他还是鼓励人们经商。


由于现在春耕已过,正是农闲季节,寨民无事可做,一些好事之徒便开始惹事生非,林清华根据现代法律结合当时的现实制定出了一部法律,为了不与大明律发生冲突,他将其命名为《西平寨寨规》,把它公布出来,要寨民遵守,对于触犯了此规的人,若是不严重,则以说服教育为主,辅以轻微的鞭挞,对于严重的犯罪,则召开寨民大会,予以公审,寨民大会由两百人组成,每过一个月改选三分之一,公审时若有一百五十人认为被告有罪,那么被告罪名即成立,根据寨规由一名推选出的法官定罪量刑,最高可判死刑,但需寨主批准,而且死刑的执行方式只有绞刑一种。通过几名罪犯的现身说法,寨民很快就得到了教育,林清华想通过这种方式逐渐培养寨民们的参政意识,并将这种参政意识带入其它的社会生活中去。除了用法律来规范寨民的行为外,林清华还将寨民组织起来从事劳动,以免他们无所事事,而目前最好的劳动莫过于修筑防御工事了。林清华在寨子的东南西北四角各修建了一个大型炮台,炮台距寨子都是一百丈,为梯形土台,每个炮台高十丈,顶部平台为边长二十五丈的正方形,上置四门五千斤大炮,底下四周挖有一丈深、两丈宽的壕沟,炮台的中间挖一个竖井,用木板挡土,充当弹药库,顶部平台盖一间半埋式木板房,平时驻兵五十人,战时视情况增加驻兵。


就在第三座大炮台刚刚完成的时候,洪熙官和方世玉回来了,他们带来了皇帝的旨意,与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直留在南京的莫不计。皇帝的圣旨里先对林清华大加褒奖,说了一大堆骈四俪六的话,听得林清华如坠云里雾里,好不容易才把这些废话听完,对于林清华的请求,皇帝并未全部答应,只说徐州一带兵力空虚,不能抽出多余的部队前来豫南,要林清华就地招募义勇,但皇帝答应让正在休整的镇虏军前来相助,最后还任命林清华为豫鲁督师,要他不忘朝廷重托,早日光复中原等等。


莫不计念完圣旨,说道:“侯爷的奏章到了朝堂之上,引起诸多大臣的争论,史阁部和一些东林大臣认为在豫南设立一处军镇可以减轻淮扬一线的压力,因而极力赞同,主张把镇虏军与平虏军都派过来,由侯爷统一指挥。但‘四镇’主将和宁南侯左良玉并不同意,他们借口徐州吃紧,硬要将镇虏军与平虏军留下,特别是左良玉,他本来带了十万人马到江南,听到侯爷已在豫南驻扎,立即让他的儿子左梦庚带领全部人马连夜返回湖广,显然是怕侯爷抢了他的地盘,朝中大臣对他的做法颇为不满,他先是装做看不见,后来就干脆称病不朝了。‘四镇’之中,高杰一派已不成气候,剩下的三镇正忙着争夺地盘,看到新军的战斗力很强,就都想将其据为己有,互不相让,为了防止‘四镇’坐大,皇帝一面下圣旨将平虏军编入御林军,由他亲自掌管,一面将镇虏军派来豫南,既是应了侯爷的请求,也可防止其落入‘四镇’之手。这样一来,虽然‘四镇’对朝廷不满,但由于其互相牵制,所以也不敢怎么样。我们几人先走了几日,镇虏军现在正在路上,可能还需十天半个月才能到。”


等莫不计说完,洪熙官接口道:“本来我们是想打算将二位夫人一起接来的,但不知是谁出的馊主意,我们走之前,朝廷下令,所有在外的镇将都不能带家眷,只能留在南京,连‘四镇’也把家眷送进了南京,看来他们是怕有人造反呐。二位夫人为了不让侯爷担心,特地写了封信,托我带来,要侯爷放心,说家中一切都好,不要记挂。虽然如此,但我还是不放心,我在侯府周围买了几处民居,留下十几个武艺高强的弟兄,若是势头不对,就立即将二位夫人抢出南京,送到这里。”说完便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交给林清华。


林清华看完信,只得叹了口气,看来朝廷是把二女当做人质了,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诅咒那个出馊主意的人。


林清华又向莫不计询问了些朝廷最近的动向,莫不计立即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林清华,林清华接过一看,不由暗自叫绝,原来莫不计将林清华离开后朝廷每一天所发生的事都仔细的记在了本子上,林清华一边看着,一边赞叹着,连夸莫不计是个好师爷,把自己交代的任务完成的很好。


莫不计立即打蛇随棍上,说道:“既然侯爷都夸我,那就说明我很称职,不如加我点月俸吧,最近我手头挺紧的。”


林清华笑骂道:“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真是让我无话可说。好吧,就把你的月俸加一倍,不过有个条件。”


莫不计忙问:“什么条件?”


林清华道:“你立即返回南京,继续注意朝廷的一举一动,随时向我禀报。”


莫不计立即苦着脸道:“侯爷饶了我吧,那些大臣的嘴脸我已经看够了,表面仁义道德,骨子里多是男盗女娼,再和他们这么耗下去,我恐怕就要疯了。你还是让我跟着你,也好体验一下上马打天下,下马做文章的征战生活吧!这月俸我不加了,只要同意跟着你,哪怕减一半也成啊!”


方世玉笑道:“怎么,在南京的时候你三天两头闹着要加月俸,现在又装起圣人来了?月俸减一半,只怕养不起你那秦淮河畔的红姑娘吧?”


莫不计怒道:“去,去,去!你懂个啥?那是为了应酬那些官员,要知道那些家伙可都是大耗子,可贪着呢!不过话有说回来,小琴姑娘的小曲儿唱的真不错呢!”说完便眯着眼睛哼哼咭咭的回味起来。


莫不计哼完小曲,发现三人均用古怪的眼神瞪着自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我好不容易来这里,还没看看这里的风景,就把我赶回去,这太说不过去了吧?再说了,若是探听朝廷的动向也用不着我呀,比如那祁管家就很不错嘛,而且现在南京城里气氛有些紧张,我胆子小,不敢留在那里。”


林清华笑着拍拍莫不计的肩膀,说道:“这件事情非你不可,你通晓天文地理、人文历史、典章制度、风土人情``````你还知书达理、慧眼识英雄``````总之,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全才,派你去那是重视你、提拔你、锻炼你,你要抓住机会呀!另外,你可不要小看了这笔杆子的威力,有些时候笔杆子比枪杆子都厉害!去吧,去吧!我把你的月俸加到五百两,也让你在那秦淮河边、风月场里好好风光风光。”


一大段慷慨激昂、声情并貌的说辞将莫不计熏得晕晕乎乎,他感觉自己仿佛已成为了天下最聪明的师爷、最受重视的师爷、最幸福的师爷。也许是话打动了他,也许是五百两的月俸银子打动了他,莫不计一拍胸脯,说道:“侯爷的事就是我的事,就算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我立即动身返回南京,为侯爷分忧!”说完转身便走。


林清华连忙拉住他,说道:“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再怎么说也要休息一晚,明天再走吧。”


当晚林清华便在寨子中摆宴,既是为莫不计接风洗尘,也是为他饯行。莫不计有些兴奋过头,在马满原这个大酒鬼的劝酒下,他竟然喝光了一整坛陈年高粱酒,林清华看的直乍舌,暗叫自己看走了眼。但这样一来,莫不计第二天一直睡到日上三杆才起来,匆匆吃了点饭,便在天地会天贵堂全体部属的陪同下返回南京,林清华之所以派遣天贵堂去南京,一是为了保护莫不计,二则是为了天地会在南方的发展打下基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