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来生,做你的新娘(长城新兵)

梅园飘雪 收藏 39 414
导读: 初春的早晨空气特别的清新,红彤彤的太阳才刚刚露出半边脸,村口就传来阵阵唢呐声。今天是秀梅的大喜日子,准新娘也早早梳洗打扮好等候前来迎娶她的新郎。迎娶的队伍很快就到了院子外,按照祖先留下来的规矩一一遵照完成后,哭哭啼啼的秀梅向父母的灵位磕了头,婶娘千叮咛万嘱咐后就被迎亲的人连拉带扯地弄到了三轮车上…… 新郎叫李志文,距离秀梅的村有十多里路,俩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志文其貌不扬,秀梅第一次见他后就想走人。介绍人一个劲的在旁边夸志文如何如何好,婶娘也觉得志文家庭条件不错秀梅嫁过去不会

初春的早晨空气特别的清新,红彤彤的太阳才刚刚露出半边脸,村口就传来阵阵唢呐声。今天是秀梅的大喜日子,准新娘也早早梳洗打扮好等候前来迎娶她的新郎。迎娶的队伍很快就到了院子外,按照祖先留下来的规矩一一遵照完成后,哭哭啼啼的秀梅向父母的灵位磕了头,婶娘千叮咛万嘱咐后就被迎亲的人连拉带扯地弄到了三轮车上……

新郎叫李志文,距离秀梅的村有十多里路,俩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志文其貌不扬,秀梅第一次见他后就想走人。介绍人一个劲的在旁边夸志文如何如何好,婶娘也觉得志文家庭条件不错秀梅嫁过去不会受苦,婶娘认为给秀梅找个好人家也对得起秀梅父母的在天之灵了。(秀梅父母早逝一直和婶娘一起生活)最终秀梅接受了志文同意了这门婚事。秀梅原本不想那么早就嫁人,可是志文家里人想早些把婚事给办了。就这样在志文家的再三催问下,订下婚约后还不到一年就操办起婚事来。

婚后的生活没有秀梅原来想象的那么美好,志文好赌成性并且游手好闲,时常深更半夜一身酒气回来。一次,秀梅实在忍无可忍就说他不该每次都喝那么多的酒,那么晚才回家。不成想却招来志文一顿毒打。秀梅的惨叫声惊动了公婆,公婆气不过第二天就把秀梅和志文分了出去。公婆对秀梅说志文有了自己的家以后就会变得成熟起来,以后就不会在外面瞎混了。

转眼到了深秋,田里的庄稼都已经成熟。秀梅站在田头望着沉甸甸的谷穗心底却泛起了愁。志文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回家了,自己又有了身孕,这田里的活可怎么办啊!秀梅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志文在邻村的李寡妇家,秀梅不想去找他回来。因为他不在家的日子秀梅还会更好过一些,最起码不会招到打骂。

秀梅正在发愣的功夫,田头出现了一个忙碌的身影。起初秀梅还以为是志文回来了,仔细看才知道是志文的哥哥志武。志武的老婆前几年生病死了,为了孩子他一直未娶。这几年志武一直在南方打工,秀梅结婚的时候才回来过一次。这次是公婆打电话叫志武回来帮秀梅秋收的。

再过一天田里的庄稼就可以收割完毕,志文依然不见身影。金色的夕阳快要落山,秋收过后的田野在残阳下显得更加沧桑,一阵秋风吹过几片枯叶飘摇落下,黄灿灿的野菊花用它柔弱的身骨抵御风寒。

秀梅关上大门刚刚躺下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这么晚了难道是婆婆来了。秀梅披衣起身去开门,志文醉醺醺的歪倒在门口。看到秀梅志文开口就骂:睡死啦!现在才开门。为了避免争吵,秀梅懒得搭理他。志文进入房内直奔衣橱,衣橱里的衣物被他扔的满地都是。志文一无所获,转身喝问秀梅:钱呢?臭婆娘,你把钱藏哪儿去了!秀梅下意识地往床头移动了一下说:我哪儿还有钱了,早被你拿去赌光啦。志文嘴里骂骂咧咧走到秀梅身边伸手去掀开床褥,一块手绢包裹的东西显露出来。志文拿在手中骂道:***不是说没钱了吗?这是什么? 秀梅哭道:志文这钱是婶娘给我生孩子用的,你怎么能拿去赌呢?秀梅想把钱抢给回来,却被志文躲开。

生孩子用,你这不是还早吗?志文答道。

志文,钱你拿去,我们离婚吧!孩子生下来以后我自己带,放过我好吗?

**你敢说离婚,老子都没说过离婚你敢说离婚,快说,是不是你在外面偷人啦?志文大怒。

我没有,请你不要侮辱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

秀梅一句话激怒了志文,他抓住秀梅就打:离婚,没门,你想都不要想,娶来的女人牵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

正在这个时候,婆婆和志武可能是听到他们吵声赶了过来。婆婆大声骂道:“你个败家子,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媳妇还正怀着身孕呢!你怎么能去打她呀!天啊!我前世造的什么孽啊!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 ”

婆婆用身体护住秀梅,抱住她流下心疼的眼泪,志武把志文硬推到了门外。此时的秀梅已经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的她用手捂住肚子幽幽地对婆婆说肚子痛。婆婆惊喊:“志武,快过来,志文你这个天杀的,你把秀梅打的可能要小产了。”

志武跑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稍稍楞了一下,他已经顾不上那些忌讳弯腰抱起秀梅轻轻放到床上。“志文,志文你怎么不进来,看看你做的好事”婆婆喊道。“妈,别叫了,志文已经走了”志武应道“你看好秀梅,我去找辆车,秀梅要去医院”志武边说边飞奔出去。

阳光从窗外折射到床头,小鸟在树枝上蹦蹦跳跳唱着欢快的歌。秀梅慢慢睁开眼睛,四周洁白的墙壁加上强烈的阳光刺到了她的眼睛,她想用手去挡住阳光,才看到胳膊上的针管。秀梅慢慢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似的滚落下来。

志武站在床头不知所措,“秀……秀梅,你别哭,已经没事了,妈刚回家等会就来。你饿吗?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秀梅摇摇头只流泪一句话也不说……

秀梅从婆婆哪里得知,昨天夜里是志武带着她走了十多里山路来到医院。因为秀梅本来就身体很弱,加上志文的一顿拳头,孩子最终没能保住。

不知道是秀梅的心已经死了,还是眼泪已经干枯,从医院回家后她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再哭,每天都是默默地坐在那里。婆婆和志武一边轮番守着秀梅,一边拖人四处打听志文的去向。几天后志文终于被志武连拉带拽的拖回了家。

幽幽的灯光下,秀梅半卧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书,黑瀑布般的秀发垂在肩上、胸前。一缕发丝挡住了秀梅的眼睛,她用手向后轻轻梳理了一下。志文被秀梅这个不经意的动作触动,上前抱住秀梅双手不停地乱动。秀梅用力推开他:“你想干什么?我还在月子里呢?”秀梅的反抗显然无济于事,反而更加撩拨起志文的兽性……

日子在平淡和苦难中慢慢渡过,秀梅提及离婚便会招来志文的一顿毒打,离婚对于秀梅来说仿佛就是一个天文传说。

冬尽春来,柳树已经开始吐出嫩绿的柳丝,蒲公英花把草地染成了一片金黄色,桃花的花香引来无数只小蜜蜂。暖暖的阳光下,望着绿油油的麦田,秀梅的心情也变的轻松了许多。

不知道为什么,秀梅总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浑身有气无力。有时候走一段路都要停下来休息很久,而且腹部经常会莫名的疼痛。婆婆见到秀梅总是说她脸色很差,人也瘦了很多,叫她去医院看看。秀梅随便买了一些药吃了一段时间,好像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好转就索性不再吃。

终于,秀梅还是病倒了,志文对她不闻不问,看到秀梅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志文回家的次数就更少了。

婆婆知秀梅不想动,做好了饭菜叫志武给秀梅送过来。志武看到躺在床上嘴唇苍白,脸上毫无血色的秀梅叹了口气说:秀梅,你吃完饭收拾一下,我送你去镇上的医院去检查检查。

志武,不用去医院了,躺几天休息一下就没事的。

那怎么成,就这样定了,志文现在不在家我带你去看病。

很快检查结果就出来了,秀梅被证实得了月痨病,情况很不乐观必须住院治疗。秀梅听后却显得很平静,幽幽地说:回去吧!不用看病了,早死早解脱。

你乱说什么,有病怎么能不去治呢!有我在这儿你就必须住院好好治病。什么死呀死的,以后不想听你这样胡说了。志武第一次在秀梅面前发怒。秀梅不但没有害怕心底反而莫名涌出一股暖意。在志武的坚持下秀梅住进医院接受治疗。

秀梅住院期间,白天由婆婆照看,夜里志武想让母亲回去好好休息,所以都是由他来照顾秀梅。秀梅很多次劝志武回去好好睡一觉,志武不说话也不回去,秀梅也只好作罢。有一次,志文被志武托到医院照了一个面,趁志武不注意又跑的无影无踪,从此就再也没露过面。

夏天悄悄临近,住了二个多月的医院,每天吃那些中药、西药作各种治疗。秀梅的病情却没有变好,反而又加重了许多,人也越发清瘦。秀梅不想吃饭,志武就想着法的弄一些秀梅喜欢吃的东西。他见秀梅不说话就讲一些打工中遇到的一些趣事逗她开心。志武虽然嘴上什么都不说,秀梅能感受到志武心底深处对她的那份疼惜。

志武,让我出院吧!我想回家,每天吃药打针我真的害怕了,带我回去好吗?短短的几句话,秀梅费了很大力气才说完。志武望住秀梅祈求的眼睛点了点头,同时眼里有一种亮亮的东西欲涌出来。

志武给秀梅办好一切出院手续,把秀梅抱上推车。秀梅拉住志武的手说:志武,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你说,我一定答应你。志武有些哽咽道。

志武,我现在不想回家。长这么大我就去过镇上,县城一次都没有去过。我听村里的人说县城可漂亮了,有很高的大楼,那些灯像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县城的女人穿的衣服也很好看,还有新建的火车站,说火车可长了。志武,你能带我去看看吗?

志武再也忍不住那些藏在眼里的透明液体,任它们肆意滑落。他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只会不停地点头、点头……

志武搀扶着秀梅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秀梅微笑看着那些活力四射的笑脸,眼底的那份渴望让志武的心很疼、很疼。志武给秀梅买了一套很新潮、很好看的时装,秀梅说不要,这样的衣服穿出去别人会笑话的。志武带秀梅去看了火车,带秀梅看了一场电影。带她去了海滨公园和县城最大的商场……

天快黑的时候,志武和秀梅终于回到了家。志武把秀梅抱到床上轻轻盖好被子。对秀梅说:秀梅,你先休息一会,今天去了那么多的地方累坏了吧!我去看看妈的饭做好了没有。

秀梅拉住志武的手:志武,别走,我有话要对你说。

志武犹豫了一下坐在床头:秀梅,先别说话好好歇歇吧,有什么话等你的病好了以后再和我说也不迟。

不,志武……你要听我说,我知道自己的病好不的

秀梅,不会的,你的病会好的,我已经想好了,明天我带你到市里的大医院去看病,我一定要找人治好你的病

志武,别傻了……没有用的,我已经偷偷问过医生,我这病根本就治不好……秀梅已经气若游丝,她幽幽地说:志武,我怨,我恨啊!我恨月老牵错了红绳,让我嫁给了志文……而不是你。今生,你对我的好,我已经没有办法报答你……志武,如果有来生……来生让我做你的新娘好吗?你会娶我吗?

志武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秀梅,秀梅,我等你。来生我一定等你,我再也不会错过……错过你

秀梅眼角滑落一滴幸福的眼泪,露出一丝满足的微笑,拉住志武的手也慢慢落下……

本文内容于 5/7/2009 12:32:13 AM 被梅园飘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