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1日

liebao 收藏 33 21258
导读:[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3月1日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三月一日

今天雨渐渐地停了下来,但是天还是潮乎乎的,气温还是阴冷阴冷的。

禄平县城被379团拿下来以后,禄平以东已经没有大的战事,127师379团在波睦、346高地、390高地地域组织防御;128师383团在破挖、巴当山、班龙以南长形高地一线组织防御。我们127师炮兵群第一分群,在127师的编成内,支援381团前出到禄平县城以西10公里,谅山省以东也是10公里的608高地到扁复一线的控制点,完成对谅山方向的警戒,同时对谅山之敌形成压力。

今天,我们的主要作战对象还是奇穷河以南的越军338师。

越军338师在禄平县城失手以后,为阻击我军南渡奇穷河,除加紧在奇穷河南岸加修工事以外,还从亭立方向调来了炮兵部队,在那扬至坤交一线占领阵地。为了免遭我炮火打击,经常采取变换发射位置、打了就跑的游击战术对我军进行袭扰射击。针对这些讨厌的越南鬼子,我们采取的方针是:及时打击,绝不放过。发现一次打一次,找到一个打一个。

我们今天总是追着越南人的游击炮来打,想着2月25日被越南人追着打的狼狈相,看到越南人的游击炮被我们追着打,心里面就特别解气,我们准备诸元也特别快。开打了以后,观察所就不再需要我们准备诸元了,指挥着火炮向左、向右、向前、向后的进行火力覆盖,越南人拖着炮,在炮火下疲于奔命,只恨自己的娘给自己少生了两条腿,但是不管怎么跑,都跑不出我们的火力覆盖范围。

看到我们的火炮调戏越南鬼子的游击炮,越军338师的火箭炮来跑过来凑热闹,可是一发射就被我们团的几百发炮弹给干掉了。我想这些越南鬼子在去地狱的路上,一定后悔来凑热闹。

中午的时候,排长打电话过来,说肚子饿了,要我帮助给主观察所送饭。指挥所到位于巴当山主峰的主观察所直线只有200-300米的距离,属于指挥所的警戒范围,所以我一个人拎了一桶饭菜,也没有携带枪支,等我爬到山顶的观察所的时候,饭菜还是热的。

主观察所架设的是16倍炮对镜,是一个大家伙,好几十斤重,不但放大倍数大,而且视场也大,观察起战场来特别清晰,它和我们通常装备的八倍炮对镜不同的是,16倍炮对镜安装了一个磁针,不但有炮对镜潜望观察的能力,又有方向盘的定位功能,非常受侦察兵的欢迎。

侦察兵们吃饭去了,平时轮不到我们计算兵看的16倍炮对镜,终于交到我的手里了。

巴当山主观察所的观察方向是奇穷河对岸越军的338师462团。因为禄平地区的越军123团经过我军两天的打击,残部已经逃到禄平到谅山公路以北地区化整为零,在经过379团、381团的连续打击,已经无力反击和阻击。反倒是462团与我379团、380团隔河对峙,而且没有受到我军的大的打击,反而对我军的危险更大。

在16倍炮对镜里,从距巴当山1-2公里的班绢、班岗到离远至7-8公里的坤东、坤贵都一目了然,在班绢、班岗一线,敌人在不断地挖工事、在前沿部署,越南鬼子长得什么样子都看得一清二楚,这是自从参加第二阶段战役以来,除了俘虏和死尸之外,第一次这么清楚看到越南人。

在观察中,我看到一个18、9岁的越南兵,手里面端着一支冲锋枪,周围观察了一阵,迅速沿着交通壕向前机动,马上又趴下来,再举起枪瞄一阵,再往前狂奔,然后再趴下,好像田野中的一只狡猾的地老鼠。话说回来,他的战术动作还是挺过硬的,不过不知道他这一套在炮火的覆盖下还有没有用。

我看到越南人那么嚣张在我的鼻子底下跑来跑去的,问侦察班长王志勇:“一班长,看到敌人就在你们眼皮底下活动,怎么不打呀?”

侦察班长王志勇笑着对我说:“打不打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那得服从战场全局的需要,在我们这个方向最大口径的火炮和最远射程的火炮都在我们团,关键时刻全靠我们出手呢!如果这些虾兵蟹将都让我们打,那还不得把我们忙死!”

排长吴正家接着说:“战前训练的时候,全团都参加了实弹演习,可是我们二营一炮没打,一营的火炮也没有打几发,你知道为什么?”看着我期待的目光,排长说:“广西前线储备的152加榴和122加农炮弹不够,如果这些分散的步兵都打,关键的时候我们就没有炮弹打了!所以军里面说我们团的炮打车、打炮、不打人,懂不懂?”

总算是知道排长和一班长为什么能够容忍越南人那么狂的原因了。

回到了指挥所,我看到一个步兵在和我们班长、陈老兵在聊天,我赶紧走了过去,因为步兵是直接和越南人接触的,他们对战场、对越南人的感觉比我们深刻、真实得多。一聊原来是128师383团的弟兄,好像是河南省人,1979年1月的兵,脸上、胳膊上有不少小伤痕,脚上也没有穿着号称装了钢板的防刺鞋。我觉得奇怪了,我们到越南打仗三件宝是少不了的:钢盔、防毒面具、防刺鞋,步兵没有配编制的钢盔,就跟我们没有配编制的手枪一样理由,我们国家太穷,配不起。可是防刺鞋是人人都有的呀!我奇怪地问:“老大哥(实际上不知道谁大,我们凡是遇到步兵都叫老大哥),你怎么不穿防刺鞋呢?”

这位兄弟不好意思地说:“第一阶段战斗的时候,我正在清剿敌人,结果越军对着我扔了一颗手榴弹过来,就摔在我的跟前,在我的脚下冒烟,我看到都傻了,本能地就像我们小时候踩鞭炮一样,一家伙把手榴弹跺到了地里面,结果手榴弹爆炸了,把我掀翻在地,鞋底也炸飞了。战友们马上把我往下送,结果卫生队一查,除了周身的轻伤以外,没有什么事,这不又上来了。只可惜了那双鞋了!”

我问:“你的鞋底炸掉了,看到钢板没有?”这位老兄说:“哪有什么钢板?就是加厚了鞋底,那个鞋底又厚又硬,比薄钢板还结实呢!要不是鞋底结实,要不是我在的地方土壤软硬适中,要不然我就光荣了。”

下午两、三点钟,侦察股长陈裕文把我和老兵陈定清叫了过来,对我们很认真地说:“你们昨天到400高地的侦察行动不错,就是不太彻底,在我们身后高地上有没有敌人散兵?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这都是团首长十分关心的,你们两个昨天去过,路熟、地形熟,马上带两支冲锋枪和足够的弹药,对400高地做进一步地侦察。”接着陈股长放低声音对我说:“你们昨天捡的罐头不错,我都给团首长改善生活了。你们再去看看,还有没有步兵扔掉的肉罐头,只要是没有开封的,就拿回来。另外,我们装备的都是701压缩饼干,太难吃了,步兵装备的是761压缩饼干,味道比我们的701好吃得不止一点点,如果有就顺便捡两桶回来。”

我和陈老兵带好冲锋枪,顶上子弹,下了巴当山,向400高地走去。昨天那条路我们已经认真看过,既没有敌人,也没有饼干,仅有的几个肉罐头又被我们捡了回来。

这次我们两个决定从400高地南侧的山脊线上去,和我们昨天看到的一样,堑壕、工事、绷带、黑血和弹坑,我们走的这条小路两边都长着30公分直径的树木,两个人谁也没有留意树后面会有什么,我们关心的是周边是不是有敌人特工队,另外关心的是哪里有罐头和761压缩饼干。

周围是静悄悄地一片,没有一个人,安静的气氛让人瘮得慌,走在前面的我,便对陈老兵说:“老陈,前面应该没有什么了,咱们还是往回走吧!”听到我这么说,陈老兵连忙点头,看来大家都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再耽搁下去了。

我们两个马上回头,顺序颠倒一下,陈老兵在前面,我殿后。正在走的时候,就听到陈老兵大喊一声:“别动!小心!”我们两个马上都立定在那里,我小心翼翼地问:“老陈,发现什么了?”陈老兵有点紧张地说:“树旁边有地雷。”我说:“你别动,我过来看看。”我慢慢地走到了陈老兵旁边,好像我脚步大一些就会引爆这些地雷一样。我终于看到了越南人的地雷。

越军的地雷并没有埋在地下,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种绊发雷,雷体是圆柱形铁壳体,上面有预制破片,雷体下面有一根钢钎插入地下。引信上有一根绿色的绊线横贯我们刚才走过的路上。

看来这是越南人为了阻止我军攻击而临时敷设的地雷,这种雷敷设容易,只要敷设到路旁边的树后,不用一分钟就可以完成一颗雷的敷设,进攻方由于树的阻挡又看不到,等战斗结束了,由于暴露在地面,又容易拆除。

可是我军并没有从这个方向进攻,所以没有等到敷设的地雷发挥作用,敌人就被全部消灭了,看来步兵由于急于进攻破挖、班帮,并没有排除这些地雷,恰巧被我们两个碰上了。

妈呀!真是悬呀!好在我们两个人都没有绊到这颗雷,要不然两个人都完了!我决定跟陈老兵商量一下:“老陈,这颗地雷我们幸运地没有绊到,不知道还有没有地雷没有被排除,万一还有地雷的话,我们就不能不小心了。这样,我眼睛好、心细,我在前边走,你帮我掩护后边,我们两个人协作才能安全地走出去。”老陈同意了我的建议。

我手握着冲锋枪在前面慢慢走,两个眼睛就盯着我们刚才上来的小路和小路旁边的大树,又一颗地雷!我马上对着陈老兵喊:“小心,有地雷!绊线在这里!”、“注意!那边有一颗地雷”我们两个高抬脚、轻放脚,慢慢前进,一会又发现了一颗地雷!一路下来十几分钟的路程大约有30多颗地雷,而且大部分没有被步兵排除掉!这十几分钟的路程我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如果当时旁边有人看着我们,就好像是在演慢动作电影一样。

终于离开了雷区,我们两个人的军装都贴在了背上,浑身湿漉漉的。

陈老兵对我说:“我们是逃过了雷区,但是陈股长给我们布置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我吓了一跳:“老陈!你不是还要到山上去吧?!”我知道老陈是一个老实人,但是再老实也要把保命放在第一位吧!我周围扫视了一下,眼睛一亮!看到不远处有一只越南猪,大约70-80斤左右,在无人的田里面闲逛,我跟陈老兵商量到:“那边有一头猪,我们把猪打死拖回去,还有新鲜肉吃呢!”陈老兵犹豫地说:“上面规定不准乱放枪,随意放枪要受处分的!”我说:“那是在指挥所、观察所不准放枪,怕暴露指挥所、观察所的位置,我们离指挥所那么远,还有谁管你呢?走吧!”

说完,我们马上就奔向那头可怜的小猪。离猪大约还有30多米的时候,就听到“咣”的一声,一发迫击炮弹里我们不远的地方爆炸!原来越南人发现我们两个了,在远处用迫击炮打我们两个呢!我们也不管什么猪不猪了,撒开腿就跑,“咣”、“咣”、“咣”的炮声在我们的身边炸响,我们也没有看究竟打到了哪里,反正就一个劲地跑。

几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跑到了巴当山的隐蔽处,敌人也看不到我们了,我们两个停下来喘粗气。还没有喘匀气,就听到“咚”、“咚”、“咚”的炮声,我军的炮火开始反击了,我们高兴极了,我们的炮声就是好听!

虽然没有完成陈股长的任务,但是能够两次突破险境安全返回,陈股长也就放心了。

晚饭后,张堃政委拿了几个广柑过来:“小鬼!干的不错,诸元算的又快又准,奖励你几个广柑!”我赶紧谢谢了首长,把广柑拿回去给大家分了。在异国的土地上,吃着祖国的慰问品,不但是嘴巴甜,心里也甜了,简直好吃极了!

我们连通信员送来几份战报,要我们侦察排的弟兄们也了解了解我们的战果。在一份号外上刊登着几个大字:我军一举攻克禄平!战报中说到:我军在清扫完周边残敌的情况下,于2月28日上午11点20分,占领了禄平县城,缴获了大批的军用物资和一座弹药库,还占领了一座储有150万斤大米的仓库,攻占禄平的战斗,共歼灭敌人383人。目前我军乘胜追击,向谅山市挺进。

还有几份战报刊登着我43军战斗英雄的事迹。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

吴建国烈士,381团7连战士,17岁。2月17日攻打612高地时,他英勇作战,在打死了3个越军以后,全身八处负伤,最后抱着越南军官滚下了山崖,光荣牺牲。

丁化国,384团8连战士,2月28日在柯来西南侧无名高地战斗中,举起敌人机枪,冲进堑壕,击毙五名敌人,缴获机枪1挺、冲锋枪5支、四〇火箭筒一具,火箭弹45发。

韩永民,385团1连5班长,2月17日在那仍战斗中,勇敢机智,四进山洞歼敌7名,查明洞中敌情,为连队一举消灭洞中之敌,扫除前进障碍作出突出贡献。

谢君生,385团2连卫生员,2月17日向班腮地区的波马进攻战斗中,积极勇敢抢救伤员,在敌人炮火袭击时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伤员而身负重伤。

曹保勤烈士,385团7连1班副班长,在攻打589高地的战斗中,三次负重伤,腹部被打穿,肠子外流,仍坚持向敌人射击、投弹,战斗到最后一口气。

侯满厚,386团9连副班长,2月17日在攻打靠茅山823高地两侧第二个无名高地时,勇敢机智,连续炸毁敌人四个地堡,为部队前进开辟了通路。

英雄的事迹感动着我们,激励着我们,我们大家都暗暗地发誓,要像英雄们一样,用我们的刺刀枪炮头颅和热血,坚决对敌去作战!

夜深了,指挥所慢慢地陷入一片寂静。

晚上11点35分左右,我们排长在夜间侦察值班的时候,从16倍炮对镜中发现禄平到亭立的四号公路有几辆汽车开着大灯从亭立方向开来,至坤东、那扬地域时,改用小灯或闭灯驾驶,排长下令密切监视。2小时以后,发现坤贵地域有闪烁的汽车灯光,指挥所判断可能是敌炮兵利用夜暗占领阵地,命令主观察所立即标定分划,记录到侦察登记簿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