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2月28日

liebao 收藏 8 2152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八日

我在睡梦中被摇醒,只听到陈股长叫道:“计算兵!快起来,准备射击诸元!”大家一下子就从洞里面爬出来,钻进计算所的帐篷里面,点亮作业灯,我和易春明拉动计算盘,老兵陈定清负责操作射击指挥仪,班长李德平担任指挥和核对,我们团首长根据127师下达的今天要拿下禄平县城,并向谅山方向发展的任务,下令准备了覆盖禄平县城、班会等地的射击诸元。

诸元准备完毕以后,我从计算所的帐篷里面钻出来,伸了个懒腰,昨天这一觉睡得太好了,终于把精神给补回来了。说实在的,今天是第二阶段战役的第二天了,已经没有什么令人激动不已的事情让我睡不着觉了。

外边的天已经大亮了,夜雨把群山浇得湿漉漉的,趁着还没有打响占领禄平县城的战斗,我趁机欣赏了一下巴当风光。虽然现在雨停了,但是微风吹来,仍然觉得脸上潮乎乎的。在我的西边,渐渐平坦下去的方向就是禄平县城了,南面是奇穷河及其支流班听河,北面是高达1540多米母山山脉的菲波山和菲迷山两座山峰,东北直线距离7公里的地方是我们伟大祖国的爱店边防检查站。通过望远镜可以清晰地看到:东方旭日初升,照耀着五星红旗,映红了边防检查站的小白楼。

啊!东方阳光灿烂,南边雾气腾腾,菲波菲迷白云缭绕,禄平县城炮声隆隆。多么富有诗意的画面呀!真可惜我不是诗人,就连顺口溜都说不顺溜。

八点三十分左右,127师两个炮群对禄平县城、班会、班郭等地进行十分钟的炮火准备,真是一片炮声隆隆。十分钟后,379团2营和3营在军区坦克独立团3营的支援和引导下分别向禄平和扁关攻击。

大约九点钟左右,我们接到通报,越军第338师462团沿亭立只禄平公路向禄平增援。127师炮兵群马上调集炮火,支援380团占领346高地,炸毁破雷公路桥和渡口,支援381团占领453高地、班满等地,保护我军主攻方向部队的侧翼安全。

为了打乱敌人的增援队伍,我团在师的指挥下对位于越南四号公路两侧的那杨、坤东、坤贵等地进行了火力覆盖,有效地迟滞了敌462团的增援部队,一直到禄平县城落入我军之手,462团也没有能够突破我军的火力网。

十一点二十分,我379团攻占了禄平和扁关。

正当我们为步兵老大哥顺利拿下禄平县城喝彩的时候,突然天空传来一阵“吱吱”的尖叫声,敌人的一发炮弹划过我们指挥所的上空,落在了不远的山坡上,“轰”的一声,感觉到整个山头为之一震。

“前观!立即报告敌人火炮阵地位置!计算班马上做好计算准备!”作训股长王振玺立刻就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指挥若定,忙而不乱。

一分钟内,我们排派出的前观就迅速报来了越军火炮的位置,三分钟不到,我们计算班就决定出我团三个炮种的火炮射击诸元。

“咚、咚、咚”我们的炮群发言了,上百发的炮弹拖着“嘶嘶”的尾音从我们的头上呼啸而过,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清脆的爆炸声。

“打得好!”“加大火力!”“敌炮群被压制!”“敌人火炮被摧毁!”前观的好消息一个劲地传来。

我们的火炮发射完规定的弹数,停止了射击,再也没有越南火炮打扰我们的安宁,战区暂时恢复了平静,只是可以听到127师的几个步兵团清剿残敌的枪声。

团首长们都举着望远镜观察刚才压制敌人炮阵地的战果,感到十分满意。那好像永远不会笑的大胡子团长李松亭“嘿嘿”地笑了起来,看来胜利把他从昨天3连误伤步兵的内疚中解脱了出来;家是湖北武汉的政委张堃更带劲,哼起了他自己改编的小曲:“这一仗打得真漂亮,好像猛虎下山岗,我们的大炮隆隆响,打得鬼子喊爹娘,依呀依得喂!”

中午,我和陈定清奉命给侧方观察所的两个兄弟送饭,本来送饭是炊事班的责任,你看那故事片《英雄儿女》中炊事班前沿送饭还抓到俘虏了呢!可是我们炊事班死活不愿意送饭到侧观,说侧观太偏,他们只有2支半自动,武器火力不够,他们只会做饭,没有经过战斗训练。总之,他们只负责准备好饭菜,送饭还是你们侦察排自己负责。

我们两个都斜挎着56-1式冲锋枪,用棍子抬着饭桶向侧观走去。侧观设在400高地上,距离我们所在的指挥所大约1公里多,可实际走起来可就不止那么多了,从海拔400米的巴当山,下去100米,再兜一个弯,再上去100米,一下子就多了1000米。1000米放在平时也没有什么,可是昨天下了一夜的雨,山路上好像抹了一层黄油,又陡又滑,还得随时观察周围的环境,看有没有越军的侦察兵、特工队什么的。我们两个在路上蹭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侧观。

坚守在侧方观察所的是侦察一班副班长翟万海和侦察兵刘明,他们两个看到我们到来就好像是看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高兴的不得了,就差紧紧拥抱了。他们从昨天下午进驻侧观,已经在这里坚守了一天一夜了,和指挥所仅仅靠一根电话线进行联系,没有水喝,没有饭吃,靠点滴雨水就着压缩饼干填一下肚子。这还不算是什么,最怕的是越南特工,如果敌人来偷袭,仅仅靠一支冲锋枪、八颗手榴弹、400发子弹,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是生是死全靠他们自己的本事了,别人帮不了他们,就是指挥所派人支援他们,最快也要半小时以后,恐怕他们早就死翘翘了,所以领导交给他们的法子:隐蔽、隐蔽、隐蔽。

昨天晚上,两个人过得是提心吊胆,眼睛都不敢合,大气也不敢喘。今天终于看到组织上派人来送饭了,紧张的神经才算是松了下来。虽然,我们送去的饭菜早就凉了,但是他们两个人仍然吃得津津有味,显得特别香。按照排长的要求,在侧观侦察兵吃饭的时候,我们要替他们观察战场。翟万海和刘明一边吃,一边向我们介绍前沿的情况。

我透过八倍炮对镜向敌人方向望去,禄平县城方向的枪炮声已经非常稀落了,可以隐约地看见步兵老大哥在禄平周围清剿残敌,可能是敌人觉得大势已去,在我们的视线里没有看到越南鬼子有什么像样的抵抗。

翟万海、刘明两个吃完饭,擦了擦油乎乎的嘴说:“真香呀,如果能有点水喝该多好呀!”

没有办法,这个在平时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要求,但是我们也没有办法满足他们。大部分水源被越军投了毒,那些不多的活水都留给了各部队炊事班做饭用,我们团从团长到士兵现在都喝不上水,首长们特殊一点的是,每天都有香喷喷的小米粥喝。

刘明对我说:“志文,我们俩来到400高地快两天了,光顾得侦察和隐蔽了,这里的情况还一点都不摸底,股长又不准我们乱动,怕暴露自己。现在整天要提防着鬼子特工的偷袭。你们两个下去的时候,看能不能帮我们侦察侦察?”

“没问题!”我拍了拍压满子弹的冲锋枪说:“如果能抓到几个俘虏,捡几条枪就更好了!”没有配枪对我的刺激太大了,心想靠上面发枪没有什么可能了,看能不能去哪里捡一支枪回来。

我和陈定清提着饭桶,沿着山路向前400高地的侧方进行搜索,看着满山遍地都是地堡、堑壕,到处遗弃着子弹、火箭弹、炮弹,还有不少我军步兵扔掉的猪肉罐头、午餐肉罐头,因为这些油性大的罐头在没有水的情况下是很难吃下去的,所以步兵老大哥一看型号就扔掉了。我们拣了几个罐头放在饭桶里,再往前走,山间有许多大小石缝,也许里面有枪呢?所以我们两个人一个一个地搜,当我搜到一个石缝的时候,简直把我乐坏了,里面竟然有几颗手榴弹!捡炮弹、火箭弹没什么用,可手榴弹的作用就大了。我一下子就想抽出上面的手榴弹,可是扯了一半心里面乱跳,马上就没有往外拉了,我仔细往里一瞧,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哎呀我的妈呀!这几颗手榴弹的弦可都是拴在里面的,再往外拉可就点着了,我有本事把一颗拉了弦的手榴弹扔出去,可没有本事把5颗点着的手榴弹一下子都扔出去。吓得我小心翼翼地把手榴弹又塞了回去。

差点没有被敌人暗算,我们也不敢在高地上多逗留,别说山上有什么冲锋枪,就是有机关炮我都不要了,两个人立即打道回府。

回到了巴当山指挥所,我上交了捡来的肉罐头,把侧观的情况向股长做了报告。陈股长捧着肉罐头眼睛发光:“真是好东西呀,老大哥们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可是我们哪知道我们隔三岔五地可以吃上一餐饭对步兵老大哥是多么奢侈的事情呀。

下午,禄平方向基本上没有什么枪炮声了,但是禄平以远以及奇穷河对面的敌人炮兵仍然不停地向我军射击,每次鬼子的炮刚一露头,就被我们给压制下去,炸得越军鬼哭狼嚎的,所以指挥所每一个人都工作得既紧张又兴奋,一俟停止射击,指挥所里面就传来一阵阵的说笑声,好像不是在打仗,就像是平时实弹射击考核拿了优秀一样。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战场慢慢寂静了下来,团首长命令,除作战值班人员以及指挥所自卫哨之外,其余人员一律休息。

由于侦察班开出了侧观,人手不足,计算班除了担任指挥所自卫哨的曲欣灿之外,全部要参加侦察值班。

深夜,我从睡梦中被推醒:“志文,换班了。”

我爬起来,从易春明手中接过冲锋枪,披好雨衣,钻出了我们的掩蔽部。这时天上又下起了细雨,山上的冷风嗖嗖地刮,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观察所上临时搭了个雨棚,遮挡一下风雨,侦察用的方向盘被透明的大塑料袋包住,我解开塑料袋,打开分划照明灯,慢慢地转动方向盘的旋钮,仔细打量着被黑暗笼罩着的战场。

看!这里有堆火光!噢,原来是在战斗中被点燃的建筑物发出来的,不足为奇。

啊!那边有爆炸的闪光!从闪光和声响判断,这不过是手榴弹爆炸产生的,不是我的目标。

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现敌人的火炮,并坚决摧毁它!

突然,远方闪现火炮射击的火光,我迅速用方向盘进行标定,测出方位,马上用秒表卡出从再次看到闪光到听到发射声的秒数,再简单测量一下气温、风速、风向,大概计算出火炮阵地的位置,我把这个火炮阵地标定在地图上,发现是在我军控制区域的炮阵地,应该是127师为袭扰敌人462团而发射的火炮。

越南早春的夜晚真是寒冷,我值的这个班,在牙齿上下打架中终于完成了,明天一定记得回到车上拿一件棉衣来穿。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3楼liebao

 以下是引用真爱如血 在第2楼的发言:
侦察兵也不易啊。

炮兵侦察兵和步兵侦察兵不一样,一是负重很大,炮对镜、武器、个人器材加起来有好几十斤;二是小队伍行动,特别是侧观,一般是两个人,如果遇到特工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三是潜伏时间长,根据任务的需要经常要在一个地方侦察几天,因为两观交会以后,器材一般都不会移动;四是没有经过搏击训练,就连普通步兵的战斗训练都不如。

炮兵侦察兵靠的就是胆大、心细、隐蔽。

现在的兵两年,能学习到什么呢?

战友佳作,咋忘了叫老文分享?顶起!!!

6楼liebao

由于我日记的时间与128师炮兵团长剑三尺的时间有一天的出入,为了文章尽量准确,我连测地排罗排长、二营指挥连的侦察班袁班长和我团政治处干事郁干事将分别从韶关和三水提供信息给我,郁干事在越南战场上记有非常详细的日记,将会把关键部分影印给我。因为3月9日是一个关键点,这一天我团团直分队被敌人炮击,军人和民兵11人伤亡。但是按照长剑三尺的日记,这个事件应该发生在3月10日。待收到三个战友的日记和信息以后,我将继续更新,每天一篇,直到写到3月13日。

7楼1022k

坚守在侧方观察所的是侦察一班副班长翟万海和侦察兵刘明,他们两个看到我们到来就好像是看到了久别的亲人一样,高兴的不得了,就差紧紧拥抱了。他们从昨天下午进驻侧观,已经在这里坚守了一天一夜了,和指挥所仅仅靠一根电话线进行联系,没有水喝,没有饭吃,靠点滴雨水就着压缩饼干填一下肚子。这还不算是什么,最怕的是越南特工,如果敌人来偷袭,仅仅靠一支冲锋枪、八颗手榴弹、400发子弹,还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是生是死全靠他们自己的本事了,别人帮不了他们,就是指挥所派人支援他们,最快也要半小时以后,恐怕他们早就死翘翘了,所以领导交给他们的法子:隐蔽、隐蔽、隐蔽。

------------------------------------------------------------------

侧观侦察员战斗力很差只有隐身吧!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