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2月26日

liebao 收藏 6 2118
导读:[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2月26日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六日

早上吃过饭,侦察股长陈裕文来到我们团侦察排的帐篷,召集侦察排侦察二班(计算班)整理昨天侦察、测量的结果,决定目标位置,为制定团火力计划提供必要的数据。

我们班现在只剩下五个计算兵,班长是一九七六年三月的兵,河南省内黄县人,叫做李德平;另外一个老兵叫做陈定清,一九七六年三月的湖北省浠水县兵;我是一九七八年三月从河南省新乡市入伍的,湖北省鄂城县兵易春明虽然和我是不同省份的,但由于和我同年出生、同年下乡、同年入伍,在新兵班是一个班,下到排里面又是一个班,而且铺挨铺,关系极好;一九七九年一月河南省巩县的新兵叫做曲欣灿,由于没有进过教导队进行过系统训练,在未来的作战中,难以发挥计算兵的作用,主要担任警卫工作。

陈股长的任务下达以后,班长李德平马上分配任务,陈定清担任图板手,操作射击指挥仪,核对观目距离、炮观距离,导出每一个目标的炮目距离、方位。我和易春明担任计算手,要用计算盘计算出一营和三营的炮目距离和方位,与射击指挥仪得出的数据进行核对,然后使用152加农榴弹炮的射表和85加农炮的射表,根据弹重、偏流、高差和地球自转修正量等参数,计算出各计划内目标的射击诸元。

在班长的有效协调下,我们三个人有条不紊地工作,大家不停地计算了几个小时,终于完成了作业,刚想伸一下腰骨,就听到帐篷外边热闹起来,等待任务的侦察兵在外边喊我们,我们的大队人马上来了!我们虽然在帐篷里面,都能感觉到大地震动起来,我们收拾好装备马上就跑出去看。啊!多么壮观的场面呀!今天早上还有点冷清的公路,现在热闹极了。汽车、坦克、火炮、装甲车轰鸣着开过去,威风凛凛,公路两旁都是杀向越南的步兵和民兵队伍,前面望不到头,后面看不到尾。

“看!咱们团的火炮!”不知道哪位眼尖的说了一句。可不是吗!我们团一营的152mm加农榴弹炮和三营的85mm加农炮车队开过来了。特别是那自重近6吨的152加榴炮,昂起烟囱粗的炮管,与那些85加农炮和122榴弹炮相比,真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全营12门火炮在法国的吉比西重型牵引车的拖曳下,呼啸而过,引起两旁步兵的一片欢呼。

这个时候,司令部莫德兰副参谋长来到了我们团侦察分队的营地,向侦察分队的全体人员下达了上级的指示:命令侦察分队马上做好战斗准备,各侦察排下午两点前归建,现在立即撤收装备,在午饭后迅速赶赴前线,参加第二阶段战役。

听完莫副参谋长下达的命令,大家既兴奋又紧张,匆匆忙忙地吃完中午饭,打点行装,乘车第二次出国,向团指挥所所在的高地驶去。在野战公路上,人欢马叫,人们一队队、一排排,组成了人的长龙、车的洪流,就像一把利剑,直指南方。

我们的车队越过边境后大约走了三公里左右,大约在下午两点钟之前,我们到达了指定位置,来到421高地西侧的无名高地的下面。这座高地虽然海拔不算高,但是也相当陡峭,我们的侦察兵们不顾山高坡陡,每个人都背着几十斤重的武器和器材奋力向上攀登。

我们一边登山,一边观察周边的情况,在我们西南方2公里是612高地,昨天我们侦察分队还在上面设置观察所,今天却燃起熊熊大火,就像一支大蜡烛一样,西侧400高地方向,不时传来零星的枪炮声。

爬到山顶,发现我们已经是后来者了,先期到达的团警卫排和民工正在构筑团指挥所和隐蔽所。我们连的电话排、无线排和15瓦八一电台也已经达到了这里,架线的架线,挖工事的挖工事,山上忙成一片。

我们这些后来者也不敢稍微休息一下,马上放下装备,准备建立观察所。排长吴正家观察了一下地形,根据第一天作战的基准射向,确定了主观察所的位置、计算所位置,并要求侦察班副班长翟万海带人迅速沿着同一山脊开出侧观。由于主观、侧观距离敌人不远,在敌人的火炮射程之内,加之昨天对敌人的火炮袭击还心有余悸,不免有些紧张,主观后方又没有足够的空间插标杆,所以侦察兵在测量两观距离的作业上搞了好半天,侦察兵猫着腰跑上跑下,就是测不准。我们几个计算兵拎着计算盘和射表,推着指挥仪,就等侦察兵提供数据和角度,好确定主观察所和侧方观察所位置,由此导出观炮相互关系,侦察兵提供不出来数据,我们也干着急。

我看着侦察兵那个忙乎劲,就主动上去帮忙,一会我就看出了测量不准的原因。我对排长说:“排长,我们两观处在同一个狭长的山脊上,两观距离长,而标杆距离太短,所以导出的两观距离不准。我看这条山脊很直、很平坦,不如侧观用炮对镜标定主观的方向盘,然后我们用50米钢卷尺一尺一尺的拉,这样还快、还准些。”排长说:“我也考虑到按常规测量精度有问题,但是在山脊线上拉钢尺太危险,我再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我对排长说:“我们已经试过几遍了,每次得出的数据都不一样,可见常规的测量方法已经没有办法保证精度了,再这样下去天就黑了,就更加没有办法作业了!”,看出排长担心自己手下的兵的安全,我说:“我们快点拉,一会就拉完了,哪那么正好有越南人的狙击手和侦察兵在瞄准我们。”排长终于批准了我的想法,并命令我和侦察兵刘明负责拉钢尺,一尺、两尺,为了测量准确,我们完全暴露在山脊线上,说一点都不怕那是假的,但是为了尽快地完成任务也顾不得那么多了。600多米的距离一会儿就拉完了。

测量完两观距离,整个观察所的各个环节开始快速运转起来,侦察兵核对着昨天侦察到的目标,继续观察新冒出的目标,计算兵全部参与核对已经计算好的计划内目标的射击诸元。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我们完成射击准备以后,开始构筑自己的掩体和防炮洞。晚上八点多钟,团政委张堃来到团指挥侦察所,召集团指挥分队全体人员,介绍了敌情,传达了上级的战斗命令。张政委说:根据情报,敌人从后方调向亭立省一个130mm加农炮旅,伺机向前机动。这种火炮口径大,比我军在广西方向口径最大的加农炮122mm加农炮要大8个mm(我们团一营是152mm加农榴弹炮),射程远,榴弹的最大射程为30公里,比我们的122mm加农炮最大射程23.9公里要远得多,而我们现在的位置在亭立省敌人130mm加农炮的最大射程之内。如果敌人在前沿部署130mm加农炮的话,将对我军形成巨大的威胁,它可以在我军的射程之外对我实施火力压制,将对整个第二阶段战役来带重要影响。张堃政委强调我们每一个干部战士,特别是侦察、指挥分队的官兵要提高警惕,注意敌人的动向。同时也要特别注意防止敌特的偷袭、破坏。

据上级通报,越南一特工冒充我军,打死了边防部队一团职干部。所以从现在开始,在战场上一律不准称呼首长的职务,不得向首长敬礼,联络、称呼一概叫代号。张政委宣布了我团主要领导的代号:

1号:团长李松亭;2号:政委张堃;3号:指挥副团长柳春方……

一大队长:司令部参谋长邓儒国

二大队长:政治处主任曾菊春

三大队长:……

四十三军炮兵团代号:西海

一分队长:一营长龚安国,一营代号:黄河

二分队长:二营长谢高,二营代号:清河

三分队长:三营长党永江,三营代号:海河

我们团直属分队跟团首长比较熟,政委讲完以后,我大胆问:“政委,马上要打仗了,我们连枪都没有,什么时候给我们发武器呀?”,政委笑着说:“武器马上就发给大家!”我接着问:“是不是我们编制上的手枪呀?”政委说:“哪有那么多手枪!现在手头没有配枪的人,每人4颗手榴弹!”听说是手榴弹大家都泄了气,特别是我和易春明两个1978年3月的兵一点精神都没有了。我们班5个人,3支56-1式冲锋枪,班长一支、陈老兵一支、新兵曲欣灿一支,就我们两个不老不新的兵轮到背装备。

领完手榴弹,各班排都对战斗值班、阵地警卫作出部署。班长李德平留图板手陈定清作侦察排计算所战斗值班,我和易春明跟着他构筑和修整防炮洞,抓紧时间休息,以便投入进一步战斗,曲欣灿则被派出去担任指挥所的警戒哨。(这也是他配枪的原因)

夜深了,白天嘈杂的战区安静了下来,只听得我们为了搭建防炮洞而伐木“吭吭”的声,612、540高地的大火还在燃烧,不时传来地雷燃爆的炸响。

搭建完工事,班长问我们两个:“你们知道为什么612高地和540高地会燃起大火吗?”易春明说:“不是火炮击中了森林引燃的吗?”班长说:“不是,我们昨天不是被越南人炮击了吗?”我说:“是呀!”班长说:“越南人为什么打得那么准?原因就是在612高地上有越南炮兵的侦察兵在指示目标。”怪不得我们已经下山了,越南人的迫击炮还可以追着我们打。班长接着说:“我们被炮袭以后,军里面就怀疑612高地和540高地中有敌人的炮兵侦察兵,就派部队上山搜索,由于这一片山太大了,树又高又密,里面藏几个人根本找不出来,今天下午就派喷火连把两座山给烧了。”易春明问:“抓到越南人没有?”班长说:“那么大的火怎么抓?不过听说发现了三具越军侦察兵的尸体。要不然我们能这么稳当的在这里建立指挥所和观察所吗?就是刚才志文和刘明拉钢尺的功夫你们就被干掉了。”听班长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后怕,好在越军的炮兵侦察兵被烧死了,要不然我们拉那十几尺子的时间足够死几次了。

天越来越黑了,班长让我们早点休息。我躺在防炮洞里,闻着外边传来的焦糊味,听着战场的动静。奇怪,这时候怎么这么静?没有了枪声,没有了硝烟,没有了伐木声,由于实行了无线电静默,连无线电通信声也没有了,在过几个小时就有一场大战就要打响了,可以大家好像都不知道一样,生怕惊动了对方,说起话来小心翼翼的。在这不平常的平静中,一种力量正在积聚,等待着爆发的时刻。

一夜未眠。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