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2月25日

liebao 收藏 9 1749
导读:[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2月25日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早上起床,大家都笑谈昨晚站岗的狼狈相,不光是我倒霉,我们排站潜伏哨的,差不多都被越军“俘虏”过,有的掉到交通壕里还不止一次,一营、三营侦察排和我们连测地排的战友因为是自卫哨就幸运得多。

吃过早饭,团侦察分队全体人员集合,胡副参谋长下达了进行前沿侦察的命令。具体任务是:团侦察排和各营侦察排靠前侦察,决定计划内目标的位置,团测地排进行精密连测,建立大地控制网。胡副参谋长还特别强调,所有人员一律不准戴钢盔上前沿,因为我们方向的步兵只有营以上的干部才配有钢盔,免得我们这么多戴钢盔的军人上去,让越军以为大批中国军队高级军官到前沿观察,给越军创造立功的机会。

命令下达以后,我们在指挥连长马广州、侦察参谋李文成的带领下,乘车向越南境内的龙头驶去。沿途我们看到很多部队、民工在路旁边修整。

我军的大规模的进攻,从二月二十七日六点四十分开始,到二月十八日十七时停止,已经占领了825高地、400高地、612高地、巴当山、421高地、私觅、扁复以北高地地区,控制了要点。歼灭越军两个营另五个连。完成了第一阶段战役计划,除了379团加强127师炮兵团榴炮二营控制已经占领的要点,其余的部队全部撤回国内休整。

我们的车辆继续向越南方向进发,在道路的两边的空地上,码着一堆堆缴获的各种弹药,以及大批的枪支、火炮、压缩干粮。由于道路狭窄,需要等路让路,所以我们的汽车走走停停。在汽车停顿等待的时候,我看到一个步兵在登记战利品,啊,那是一堆多么漂亮的工兵工具呀!那长斧、砍刀、木锯、工兵锨、镐,做得既精致灵活,又锋利好用,拿我们新装备的工具一比,我们的简直就是傻大黑粗。我知道当年美军从越南撤退的时候,留下了200亿美元的军用物资,怕不是美国兵使用的装备?我问那个步兵:“战友!这些高级装备是美国造的,还是苏联造的?”“你自己看看吧!”他顺手递给我一把手锯,上面封的油纸还没有刮掉,上面清清楚楚地印着“Made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还没等我说话,他就说:“怎么样?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你在看看那边——”他的手指向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麻包袋,“那里全是缴获的大米,上面全都印着‘中国大米’四个字,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吃中国的,用中国的,中国最好的装备自己没用都给了他们,到头来还拿着中国造的枪炮来打中国人。”听到步兵战友的介绍,我们大家都骂开了,这个骂“这些狗娘养的”,那个说:“真是白眼狼!”车马上就要开了,我们大家纷纷跳上汽车,我对那位步兵说:“老大哥!好好看着你的这些东西吧,过两天我们把重炮拖上来,好好教训教训那些婊子养的!”

大约九点钟,我们的汽车驶过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爱店边防检查站的小白楼,身着绿军装、蓝军裤,戴着圆帽徽的边防干警持枪向我们敬礼,示意着我们开始进入越南境内。

爱店是一个不大的村庄,长不过六百米,宽只有两三百米,边防线硬是从村子中间拉过去,把它分成两个国家,越方约占五分之一的面积。这里的越南老百姓早就跑光了,敌边防军的兵营被炸得乱七八糟的。在绵延的边境线上可以看到一排排漫延的铁丝网和一片片浸过毒的竹签阵。我终于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在支马通往龙头的公路上,散布着许多弹坑,路上到处都是修补道路和扩建道路的民工及工程兵部队。汽车沿着残破的公路慢慢行进,在路两旁的田里面,遍地都是被打死的家畜和牲口,许多山头仍燃着大火,到处都是破坏的景象,一片战争的废墟。排长吴正家对我说:“看,这才是真正的战场,真正的战争,电影里那些特技和这里比起来,不过是小菜一碟。”

过了边境大约四、五公里,我们来到了龙头附近,下车以后,侦察参谋李文成给各侦察排分配了任务:540高地、612高地由三营侦察排和团指挥连侦察排侦察一班占领观察所;400高地建立一营侦察排观察所和团指挥连侧方观察所,三营侧观建立在400高地左侧的无名高地。其余的计算兵在高地下面看守车辆,等候命令。

受领任务以后,我们团侦察排的汽车向前机动了一公里左右,到了400高地的下边。各个侦察排的战友分散攀登各自的高地,去占领观察所了,连长带着我们几个计算兵守卫着汽车。

在高地下面,我看到了几辆吉普车停在那里,看到几个好像首长身份的老兵站在一起商量事情。我们从旁边的小路准备登山,这个时候,一个看起来像是警卫员的战士叫住我们:“站住!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态度很不客气,我也很不客气:“你们是哪一部分的?”,那位战士有点骄傲地说:“我们是〇四部队的”,〇四部队指的是五三三〇四部队,是一二七师师直的代号,表明他们是一二七师首长的车队,不过我不忿他的牛气,也挺大牌地说:“我是〇一部队的!”我们军炮团的代号是五三三〇一,所以叫做〇一部队,那个小战士一下子就蒙了,〇一部队,比〇四部队还大?!马上就泄气了。还没有等他明白过来,我们已经过去了。

在前面,一二七师三八一团九连正在高地下面开追悼会和庆功大会。九连是攻打400高地的主攻连,战斗打得非常残酷,整整进行了一天一夜,敌人用苏制14.5mm高射机枪的穿甲燃烧弹打我们的步兵,造成我步兵很大伤亡,仅九连就牺牲了十七人。最后我军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在一二七师炮兵团一个八五加农炮连和广州军区独立坦克团3营的四辆63式坦克的支援下,才攻占高地。很可惜,让敌人谅山省独立一二三团少校团长跑掉了。

下午两点多,马广州连长带着我和通信员登上这血与火浇筑的高地。400高地虽然不高,就是相当陡峭,只有一条山道通向山顶,陡峭处大约有四十多度的坡度,就是空着手上山也能累得够呛。山坡上布满了弹坑,弹壳扔得到处都是,越军的高射机枪、八二迫击炮被炸的七零八落,山上的松树就好象杵在地上的黑烧火棍,满地抛着急救包和沾满鲜血的绷带。

我们在马连长的带领下,到了一营侦察排的观察所,又看了我们排的侧方观察所。虽然我是计算兵,但是我对于方向盘、炮对镜都非常熟悉,可是如何发现目标、判别目标,就不是我的强项了。马连长指着越军的方向,你看:这边是敌人的火力点,那边是敌人的防御工事,马连长不愧为老侦察兵出身,敌人隐蔽的工事、地堡、火炮,都被他抓出来了。

在连长的指点下,我举着望远镜细心地观察者敌人的阵地,很有收获。正当我为自己能够发现敌人的火力点感到高兴的时候,只听“咣”的一声,在我身后炸响,离我有十多米的山的反斜面一股浓烟迅速升起。我是第一次上战场,根本就没有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连忙问旁边的步兵:“咱们山上有炮阵地吗?”连长说:“怎么回事?快跑吧!”我们几个人连滚带爬地跳进交通壕,一头扎进步兵机枪排的掩体中。

说时迟那时快。当我刚刚把脑袋缩进掩体内,我刚才站立的地方就接连落下几发迫击炮炮弹。好险呀!如果马连长不及时通知我们隐蔽,如果自己的动作才迟缓一些,炮弹不就打到了我的身上了?好彩没有那些如果,才捡了一条小命,心刚刚放在了肚子里面,我抬头看了看掩体,不看不打紧,一看我的心又提起来了。我们所在的掩体上面搭了两层十公分的圆木,上面覆盖了十公分的泥土。“这么薄薄的一层行吗?”我问和我们躲在一个洞里面的步兵,他十分轻松自信地说:“没事”。我心中哼了一声:“这炮弹打不上当然没事,打到掩体上面,就什么事都没了!”

过了一会,炮击停了,我们三个人赶紧钻出掩体向山下冲去。这时候,旁边一个步兵对我们喊:“不用跑了,反正敌人不打炮了。”尽管他这么说,可我们心里面明白着呢,刚才敌人是试射,试射结束后肯定要转入效力射,那时候想跑都不容易了。我们不顾山高坡陡,也不管什么上山容易下山难,连滚带爬地冲下山坡。刚刚下到山脚,山上就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同时,我们开设观察所的612高地、540高地和无名高地都受到敌人的炮击。

我们拼命向我们的汽车跑去,炮弹不断地在我们身后炸响。我们的汽车也受到了炮击的威胁,在我们离汽车还有二百米远的时候,我们的车发动起来,一溜烟地开跑了。我们拼命喊:“等等我们!”,看着车越开越远,刚才停车场附近留下了三个弹坑。车没有了,我们只好跑步向龙头撤退,好在战前两个多月的各种训练打下了点底子,要不然在炮弹的威胁下逃跑可不是闹着玩的。

到了龙头,我们找到了我们的汽车,马连长一把抓住司机的领子:“娘个?,老子的命令你都不听!”,司机委屈地说:“连长,我车上面可是装了半车TNT炸药和雷管、子弹、手榴弹呀,要是打中了,我死了就算了,爆炸起来你们不也活不成吗?”,连长听着也对,就放开了司机的领子。好在大家都没事,这事也就算了。

这时候,各个侦察排和团指挥连测地排的干部、战士都陆续回来了,侦察参谋清点人数,发现少了两个侦察兵,我们大家心里着急呀,还没有开打就少了两个人,这可怎么办?我们等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见他们两个人每人扛着两捆电话线,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吃过晚饭,胡副参谋长召集团侦察分队全体人员进行前沿侦察总结。他首先表扬了团指挥连侦察排侦察一班副班长翟万海和一营侦察排侦察兵黎明强,这两位同志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抢收电话线,为我们全体侦察兵作出了表率,值得我们大家好好学习!胡副参谋长当场宣布给予翟万海、黎明强营嘉奖。同时对大家能够完成今天的侦察任务,并且全体人员安全撤出表示满意。

接着胡副参谋长总结了这次前沿侦察的教训。

一、没有很好地隐蔽自己。这是战场,不是训练,麻痹大意是要掉脑袋的。开始实施侦察作业后,一些侦察兵和测地兵没有任何敌情观念,在观察所运动时不采取隐蔽措施,走起路来大摇大摆,插标杆测距的时候,毫无顾忌地将2米标杆竖在山头,又是打手旗又是大喊大叫,有位测地班长为了向主观察所显示自己的位置,竟然想采取发射曳光弹的方法,好在被及时制止。

二、相互联络不好,侦察时间过长。按原计划,全部侦察任务最迟应该在下午一点钟完成,但是由于两观距离过远,其中400高地到612高地直线距离有2700米,比观目距离还远,这么长的两观距离平时训练的时候还从来没有试过,所以联络困难,侧观也无法标定主观、统一分划,因而大大延误了侦察时间。上午太阳在东方,我们由东向西侦察,可以在顺光中隐蔽自己,下午太阳转到了西边,在阳光的照射下,我们的方向盘、炮对镜、望远镜都会反光,就好像告诉敌人,我这里是炮兵观察所,我这里是炮兵观察所,敌人不打你才怪呢!

三、缺乏统一的指挥,造成混乱。各观察所被敌人炮击后,我们的侦察兵由胆大妄为到抱头鼠窜,各奔前程,汽车私自开走,躲得过远。观察所联络的电话线被随便丢弃,无人收无人管。好在有两位勇敢的侦察兵,要不然还没有打仗呢,连武器都丢了,真是丢人。

当时我在下边听了胡副参谋长的话,脸都有点红,我们计算兵虽然没有直接的侦察任务,但是在炮火袭来的时候,也是狂奔猛跑,我的手旗都丢了,好在跑不过我的通信员帮我捡了回来。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看到有鼻子有眼的越南人,第一次被越南人的迫击炮追着打,紧张是自然的,下次应该表现的好一些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