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2月24日

liebao 收藏 9 1789

我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的17天

——陆军第43军炮兵团侦察排老丁

一九七九年二月二十四日

南方的天亮得真晚,已经是早上七点了,东方才刚刚发白,而大地仍在沉睡。

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斗打响到现在整整一个星期了,已经进入到了相持阶段,敌我双方都在调整兵力,在前沿展开了有限的阵地战。为了配合军主力参加第二阶段战役,我团(欠二营,二营已经于2月17日参加了第一阶段战役)准备在月底进入阵地,所以团决定组织全团各营的侦察排和团侦察排、测地排,作为团直属侦察分队,率先深入前沿,开展抵近侦察,为全团参加战斗,做好射击准备工作。

七时三十分,胡久宁副参谋长和侦察股长陈裕文最后一次检查了团侦察分队的每个人携带的武器装备,率领我们告别了留在寨安公社的电话排、无线排的同志们,全团的侦察兵分乘五辆卡车,驶上了开往前线的征程。

五辆汽车上每辆都配备了一部两瓦电台,汽车两边的防雨篷布都被卸了下来,两边都坐着配有56-1式折叠式冲锋枪的战士,随时都准备射击。虽然是第一次上前线,大家心里面未免有些紧张,可是不一会儿,紧张的心情就被一扫而光。战友们都为自己能首先上前线感到高兴,在车上边有吹口琴的,有唱歌的,也有说俏皮话的,好不热闹。

汽车走了不到两个小时,来到了离爱店边防检查站十公里左右的峙浪公社。峙浪公社是四十三军前指的所在地,离越南边境最近的地方仅仅四公里。我们的车队在这里停下来,大约是等待上级的指示吧,根据侦察分队的规定,没有命令不准下车,所以大家都在车上面观察着峙浪公社。大仗在即,小小的峙浪公社到处都是军人,公路上边人来车往,周边布满了军高炮团的高射炮。公社北边不远,有两个圆台型小山包,军工兵营的推土机等工程机械正在紧张施工,修建烈士公墓,已经建好的墓穴,陆续安葬着参加第一阶段战役牺牲的烈士,约有半个山包摆上了花圈,民工还在挖掘新的墓坑。战友们望着刚从前线抬下来的烈士遗体和那一排排空空的墓穴,心情不免有些沉重,谁也不愿意出声,刚才愉快的气氛没有了。

“喂!志文,现在正在挖的那个坑是给你准备的。”侦察一班调皮的安徽兵刘明打破了沉寂的气氛。汽车上的战士们又活跃起来。这个说,上面的那个大坑是给你挖的,那个说,从下面往上数第二排第二个洞已经和你挂上号了,整整闹了半个多小时。

“准备进入战区,做好战斗准备。”安在车头的两瓦电台传来了胡副参谋长的命令。车上顿时忙碌起来,大家按原来的位置坐好,冲锋枪手把子弹顶上膛,没枪的手里也攥着一枚手榴弹。

车向前走了不远,就看到各部队的地炮阵地,一门门加农炮、榴弹炮、火箭炮,排列的整整齐齐,黑洞洞的炮管指向远方,威风凛凛,不愧为“战争之神”。

不一会儿,我们的车队到达那迈村。汽车穿过村子,离开公路向左走了三百多米,到达了一片稍微平坦的地块。接到下车的命令以后,我和战友们纷纷跳下车来,我打量了一下四周,这里三面环山,背后是绵延不断的丘陵,西边是海拔近千米的公母山,西南边是青草岭和大岭,东边是观音山,一条十米宽的浪河支流从左边流过。下车一开始就可以听到零星的枪炮声,微风刮过,似乎空气中也能嗅出硝烟味。这就是我们的临时宿营地。

一声令下,大家都忙起来了,有的支帐篷,有的埋锅造饭,一部分同志在离帐篷远一点的地方构筑防空、防炮洞,洞与洞之间用差不多一人深的交通壕相连。

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127师炮兵团的一位同志来到我们的营地,(原来他是原我们团130火箭炮营的军医,随该营调入127师炮兵团)来找自己的老战友,看到我们在挖防空防炮洞,向我们介绍了一下前边的情况:这里离爱店差不多有九公里,但是离最近的中越边境只有两三公里,越军的特工经常到我们附近侦察、骚扰,昨天晚上就有两个越南特工冒充我军军人来刺探情报,被识破后,就是从你们现在的营地旁边跑掉的。

听了这话,胡副参谋长紧张起来,命令加强戒备,要求侦察分队的四个排,每一个排派出一位哨兵警卫营地的四周,团侦察排在离营地300米,也是就敌特工逃跑的路口挖一个潜伏哨掩体,负责保卫营地外围的安全。

一切安排妥当后,天渐渐地黑了下来。为了第二天的任务,大家早早地准备睡觉,可是晒了整整一个下午的帐篷又闷又热,远方还总是传来几声枪响,怎么都睡不踏实。等我刚刚睡着了,就觉得有人拍我的肩膀:“喂!两点了,起来换岗。”

我带好冲锋枪,走出帐篷,观察了一下中越边境,星星点点的火光和炮弹爆炸的亮光,勾勒出黑黢黢的群山,远方还不时传来零星的枪声。近处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可怕,根本就看不清去哨位的路,如果不是有带哨的,真不知怎样才能找到哨位。

我伏在哨位上,慢慢地习惯了在黑夜中观察。潜伏哨的正前方是几个大树和一片齐腰深的茅草,左侧是从青草岭流下的浪河。一会儿凉风吹过,茅草发出哗啦啦的声响,我马上把压满子弹的冲锋枪指向大树,一会儿浪河发出哗啦啦的水声,我马上又用枪指向浪河,头皮发麻,头发都竖了起来。那种感觉对于我这个第一次上战场的来说,好似大兵压境一样,只有今天才真正理解草木皆兵的含义。也不知道我这班哨究竟要站多久,反正是紧握冲锋枪,顶上子弹,打开保险,死死地盯着前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一个钟头过去了,和接哨的战士交完班,这才松了一口气往回走,当兵一年了,还从来没有感觉到站岗像今天这么累。

眼看离帐篷不远了,只听扑通一声,我两眼一发黑,人一头向下栽倒。心想,完了,让越军俘虏了!脑子这样想,人马上就跳起来,拉开枪机准备反抗。咦!怎么没动静呢?定睛一看,原来我跌到了我们白天自己挖的交通壕里面了,真是倒霉!好不容易回到帐篷里面,这一惊一诈的,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睁着眼睛数枪声到天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