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谁在悲哀

雪域大汉 收藏 1 188
导读:南京大屠杀背后的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段时间无论打开什么媒体,电视、电脑、报纸如果说讨论哪一部电影最多,毫无疑问当《南京!南京!》莫属。鄙人不能免俗,同样也怀着沉重的心情与电影一道回顾那段令人痛苦的历史。回望72年前,石头城、有国殇,那段痛痛彻了每一个同胞的心,我们诅咒着那些丧尽天良的日本鬼子,痛恨着一触即溃的国军。似乎南京只是属于我们的悲哀,用陆大导演的话来说是:看看我们70年前输给了怎样一个对手。当我第一时间听到这句话,我很纳闷,70年前我们输了吗?我们输给过这样一个对手吗。我绞尽脑汁的思考,发现除了中日甲午战争,我们一次也没有输给过他们。我们一直都是这个民族头上最大的大山,请原谅用大山来形容我们的祖国,但是我想也只有这个最为贴切,所以我想从另一个方面试着以个人的猜测来解释一下,70年前的金陵,到底是谁在悲哀,谁更悲哀。

要解释这个问题很不容易,可能得从汉唐说起,中华帝国(中间朝代太多以这个名字统称吧)至公元前221年到1644年之间将近2000年的历史长河中一直扮演着全世界最强盛国家的行列,在其最高峰唐代的贞观年间GDP占全世界总和的95%(有调查这样说,暂时借用,不过肯定不低)。回过头来看日本,在汉代尚处于奴隶制时代的日本,当时应该叫倭国,就开始向中华帝国学习文化、经济、政治,到唐代即将走入封建社会的日本对中华帝国的崇拜达到最高潮,一个学名出现了,叫做遣唐使,大量的日本人被派到唐王朝学习他们认为可以学习的一切,到过中国到过唐帝国是这些人一辈子的骄傲,可能比我们现在到英美留学过还要牛得多。当然在派遣遣唐使的同时,为了提高大和民族的后代基因属性,日本还派了一大群女人过来,中小学历史书上肯定不会写,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唐代相关史料,我们怎么称呼她们呢?遣唐鸡好像不太对,人家不是过来卖的,是不要钱的!借种队太粗俗,反正就这意思吧。可以看出在汉唐时代日本对中华帝国是非常敬畏加敬重的,如果可以类比至少我个人觉得比他们现在对美国干爹还要敬重!这种情况在宋代后稍微有了改变,敬畏还是存在,敬重随着宋太祖赵匡义以文制武自废武功开始就慢慢消失了,不过他们还是借一切机会像中华帝国学习。就这么着一直到了明代的万历年间,一个日本人认为他牛得不能再牛的人物:平秀吉,日本人称其为丰臣秀吉,经过将近1000年向中华帝国不断的学习,这位日本历史上所谓最牛的人物用秦始皇的手段统一了日本,他根据明代的神机营建立了自己的铁炮军,根据明代六部制建立自己的行政系统,然后呢就观察,仔细的观察着他对面的这个庞大的帝国,他很敏锐的发现这个帝国当时的执政者不咋管事,另外帝国的西北和西南正在闹叛乱。于是这位平秀吉找几个手下一合计,咱也去当当中华帝国的老大,不过先得把朝鲜给打下来,于是组织20万大军编成六个军直扑朝鲜,开始很顺利,就一个月打得朝鲜的大王差点就抱着万历的大腿哭叫他出兵了。后来中国的确出兵了,在历史中所谓的最黑暗的万历年间出兵了,七年后20万日军被四万明军赶下黄海喂鱼,找的到船的跑回了日本,那位平秀吉自然也气死了,这段日子在现在的日本教科书上都被说成是日本历史上最强大的时代,有一位最强大的领袖!挑战中国,两个字:失败,再加两个字:彻底失败。有人可能会说道平秀吉之前的倭乱问题,您可以参考明史等资料或者明月兄的《明朝那些事儿》,倭寇的老大全是中国人……

被打懂了的德川家康继续回家关门钓鱼,直到时钟拨到1894年,这时的中国名字叫满清,全国正在为那位叫慈禧的老妖婆修园子贺大寿,而另外一边日本明治天皇正在对联合舰队司令官伊东又亨表情凝重的说了八个字:皇国命运,在此一战。为了这场战争,贫穷的日本几乎拿出了他们能拿的每一分钱,明治天皇每天都只吃两顿。他们对面的那个古老帝国,至19世纪以来已经没有了任何胜利的荣耀,可是日本从上到下对将要到来的战争还是感到无比的恐惧,明治天皇做好了当接到联合舰队战败消息时自裁的准备,而伊东和东乡同样如此。结果我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日本第一次战胜了中国,并用战争赔款改变了一穷二白的局面,成为了东亚第一强国,但是其实他们内心里面依然有恐惧,对面那个大国太大了,我们要征服他们,可能吗?

时间还在继续,这次来到了1937年7月,日本人在6年前兵不血刃的得到了整个东北,1年前又用一纸协定让中国最精锐的中央军退出了华北,日本人心花怒放:原来那个强大的帝国真的离他们远去了,剩下的只是一群羔羊和肥沃的土地。当卢沟桥的枪声打响时,我不得不承认那个时候的日本一定认为他们的机会到了,他们可以快速的吞下这个帝国。中国派遣军司令松井石根和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狂妄的叫嚣3个月灭亡中国……三个月过去了,北方的日军华北派遣军被中国军队死死的堵在忻口,华东日军使用海陆空一体攻击不过依然只推进了20公里不到,被国民革命军88师死死的堵在罗店,半年过去了,日军在付出了6万人的伤亡后终于从侧后方杭州湾登陆成功,攻陷上海。不过这时的松井石根和谷寿夫看着他们被打成残废的日军常备师团,他们的恐惧又回来了:这还是那个帝国,看似摇摇欲坠可是无比坚韧,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对!杀光他们首都的人,强奸他们首都的妇女,我们要告诉全世界我们最强大。后来发生的事实印证了一句话,最可悲的人就是那种对着对手的妇孺说:告诉我,我是最强大的!不然杀光你们!他们虽然学了中国1000多年,可是还是不懂那句老话:仁者无敌!最强大的人在于他的宽容,最懦弱的人在于他的残暴。南京,我一直为你哭泣,我同样为日本哭泣,这是怎样一个民族,一个懦弱自卑到了极点的民族,一个靠女人身体支撑的民族,一个失去希望的民族,在南京他们知道了他们永远不可能征服这个帝国,这个帝国会永远像一座山一张大幕一样压在他们的身上,总有一天会压垮他们,所以他们将一切的绝望发泄在了平民和女人身上,可悲,这样的民族实在悲哀。

我一直对死于南京大屠杀的所有同胞感到悲痛,但是悲痛不等于悲哀,真正悲哀的不是我们,南京换来了所有中国人的血性,南京同样换来了日本人一种空前绝后的绝望,72年前我们没有输给任何人,我们哀悼我们的同胞,我们拿起武器迎击我们的敌人;在72年后这个还正在走向强大的中国已经给了日本无比的压力,当我们真正强大的时候我们会用我们的方式告你日本:什么叫做强者。最后附上一首打油词聊表心情:借我三千虎贲,踏遍九州四国。饮马北海之滨,醉卧二重桥畔。剑指富士之巅,戎装遥叩中原:敢犯强汉天威者,虽远必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