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种部队————世界一流

guangxijzy 收藏 19 2903
导读:强大的祖国

最近几十年,由于中国未曾与其他国家爆发生过冲突,因此很多人不了解和平时期中国军队实际战斗力,中国特种部队的实际战力也一直被神秘的面纱掩盖着,但战斗力不一定非要靠战争来体现。从最近这些年的各国军事比武与军队交流情况来看,中国军人依旧强悍,依旧是世界一流。美国知名外交问题专家卡普兰就这样形容中国:“如今的中东问题好比雷达屏幕显示的图像,最终将不复存在。21世纪将是美国和中国在太平洋地区军事较量的时期。中国将是(美国)比前苏联更难以对付的对手。”

世界上著名的特种部队中,美国“海豹”特种部队的名气可谓名列前茅。在媒体的宣染与优秀的战绩下,“海豹”特种部队的知名度可以超越世界上任何国家特种部队,尤其在训练方式与战术运用方面更成为多国特种部队的标杆。

然而在2005年爱尔纳军演场上,中美两国特种部队的较量,也验证了卡普兰的预言,在进行的三场较量中,中国特种兵3:0战胜了美国“海豹”突击队。当地媒体把美国“海豹”突击队称为“绣花枕头”,大赞中国特种兵的神勇。

与“海豹”正面“交锋”

应法国、德国、美国的邀请,分别来自中国北京、南京、济南三大军区的48名中国特种兵前往爱尔纳参加一年一度的军事竞赛,同时还将分别与这三个国家的特种兵进行现场军事对抗演习。

为了展示自己的实力,美国派遣了特种兵的王牌军“海豹”突击队,“海豹”突击队(SEAL)是英文中的海(Sea)、空(Air)、陆(Land)的缩写,其全称为美国海军三栖部队。这意味着“海豹”突击队的队员不仅要能执行水下侦察任务和陆上特种作战任务,还能以空降形式迅速前往战区。事实上,美国“海豹”确实具有这样的实力。

此前,美国“海豹”从来没有与中国特种兵正面交过手,这次虽然是赛场演练,巧合的是,中国特种兵与美国“海豹”在一组,终于找到与中国特种兵“交手”的机会。

始于1992年的“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由爱沙尼业国防部、国防军司令部等机构主办,是远距离敌后渗透侦察作战对抗学习活动,邀请各国特种队参加,地点选在堪称世界作战环境最恶劣的爱沙尼亚东北部的原始森林里,竞赛以高难度、大强度、远距离、多课题和“惊险惨烈超乎想象、真枪真弹酷拟实战”而闻名世界。

由于这次比武的特殊性,大赛组委会特意为中美对抗的两个队伍准备了新开发的一系列演习装备。高俊杰身上所穿的马甲,有高抗性纤维所做,里面有对激光粒子感应的仪器,如果使用同一系列的狙击枪,在2000米范围内,命中的敌人会有感应,这样省却了空包弹或是演习弹由于距离过远,无法打到敌人的情况。而这回的装备,就是为此而准备,以增强两队对抗的精彩程序。

为了提高比赛的难度,将第一项比试枪法和第二项28公里越野跑渗合在一起。首先要进行28公里跑,跑完了10公里后进行手枪射击,然后跑行10公里,再进行突击枪射击,最后再跑完8公里。这样,比赛的难度就上来了。

其实,跑30公里也是很容易的,难就难在跑了10公里以后,才可以用手枪打指定的地点,要边跑边打,突击枪的射击。其实,在进行长距离的越野跑之后,再进行射击,这极大的考验了特种兵的能力。

这次所在的赛场,其实就是一个集合地,也是越野跑的起点,终点在另一头。中美两队的参赛队员先在这里集合,然后再进行比赛。

一声令下后,中国队和美国的分别向不同的终点进发。

当中国队领先于美国队十分钟进入手枪比赛时,武官们并没有在意,依旧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国队身上。又一个10公里,中国队领先美国队20分钟了,这时全场的武官们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中国队的身上了。

中国队弹无虚发地射倒了所有目标后,开始了最后8公里的冲刺。

中国队员如闪电般的快速行动,如神一样的准确枪法,让在场的武官们大吃一惊,在看台上的武官们全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中国队员身上。

不过,在有些观众的眼里,美国队依然是世界的精英,中国队只是一群默默无闻的军人罢了,虽然中国队表现突出,但武官们大都认为中国队只是运气好罢了。也有的武官暗中寻思,中国队员确实具备了惊人的实力。

眼前的这一幕幕,震动了所有武官的心,他们突然发现,一直崇尚和平的中国军人,居然有这么强硬的实力,表现出来的种种,都可以写成一部标准的军事教科书了。

经过两小时零15分钟,中国队完成了比赛项目,而美国队在30分钟后,才完成了这一项目的比赛。中国队领先美国队整整的30分钟!

随后,射击项目的成绩也公布出来了。中国队全部命中目标,而美国队有两处目标没有击中。

这两项,中国队大获全胜。

两队分别在比武场上潜伏了三个小时了,宣布比武的信号枪,一直也没有响起来,中美参赛队员都有点耐不住了。

“嗖……”一颗闪亮的红星在天空中飞舞,信号弹出现了,意味着比武开始!

中国队员负责两翼的人,早就冲上去了,中间担任突击任务的队员与狙击手都跳了起来,迅速地向目标地跑去。战争中,时间就是生命,比敌人快一秒,也许就是一个胜利。

就在红色信号弹升起的一瞬间,美国大兵也出动了,精良的装备,统一的行动,训练有素的行进方式,无一不显示美国大兵的良好素质。

在看台大屏幕上观看的中国大使馆武官李少武第一回看到美国特种部队的出击,美国大兵的行进和动作,不由得心中暗赞了一回。这美国大兵果然不是吃素的,无论是整体,还是单兵,尽显其独到之处。

竞赛中,各国侦察兵要负重30~40公斤武器装备和生存物资,在毫无补给并有千余假设敌前面堵截、后边“追杀”的激烈战斗中,4天3夜奔袭近200公里,完成复杂水域划舟、抢滩登陆、通过雷场、战场救护、步枪和手枪射击、与假设敌对抗和敌情侦察等19个正式比赛课目和3个表演课目。侦察兵在此接受生存与死亡的考验、肉体与精神的折磨、胆略与意志的磨练、挑战生理、智力和技能极限,是各国侦察兵综合战斗力的较量,被各国军方称为“死亡角逐”。

夜色朦胧,中国参赛队员,个个目光炯炯,像猎豹一般,在炮弹震耳欲聋、四处开花的海面上,时儿隐蔽在橡皮舟内,时而用力划舟,以最快速度接近硝烟弥漫的岸边,在各参赛队中首先抢滩登录成功,其强烈的战术童话娴熟的战术动作,赢得了前来观战的各国武官和参赛队的由衷赞叹,“ok、ok”声响成一片。

84小时:中国神兵挑战生命极限

紧接着,中国两个参赛队便消失在夜幕笼罩的茫茫原始森林中。这里,地理环境异常活跃、“敌”情多变复杂,“敌”兵众多狡猾。参赛队员要在4天3夜84小时内,完成21个课目(其中包括3个表演课目)的对抗演练。竞赛设有多个控制检查站,参赛队员只有按规定时间到达每个控制检查站,才能受领到下一竞赛课目,晚到1分钟,该课目即被取消,扣除全部分数。参赛队员负重几十公斤,要不停地小跑著奔袭,才能按时到达控制站,全程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体能消耗达到了极限,因此,他们奔袭途中肉体已经麻木,惟有精神存在,实在困得受不了,便轮流著边行军边打盹。参赛队员还必须时刻作战术机动,寻找隐蔽路线和进行高标准个人伪装,以随时随地地对付狡猾得假设敌和跨越“敌”固若尽汤的近百道封锁线,避免被“敌”捕获或“消灭”。

比赛区域几乎被原始森林覆盖,松枝腐叶,达几尺厚,走在上面“扑哧扑哧”往下陷,每走一步都十分艰难。真所谓“穿林海、过沼泽、战流沙、渡大河、行军路难,难于上青天”。参赛队员面对这极其恶劣的地理环境无不仰天长叹。有时枯枝、朽木横七竖八,长满青苔,异常光滑,稍不留神就跌跤摔伤。中国队一位叫肖毅的队员在夜间行军时,一脚踩在朽木上,扭伤了脚,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浑身针扎似的痛。很快,脚腕便肿得粗如碗口,疼痛难忍,硬是手持木棍独脚跳跃着前进,咬着牙坚持。在检查控制站裁判问候中设下陷阱:“你可以退出比赛了。”肖毅坚定地说:“我能坚持!”因为竞赛规则规定,各参赛队如有队员退出,该队即被淘汰出局。裁判钦佩地握住肖毅的手,小声说:“中国特种兵,OK!”这次的竞赛地域比往年更危险,有一半以上的路线要经过沼泽和流沙,人不慎陷入其中,就会慢慢下沉,如营救不及时,很快被烂泥没过头顶,再也上不来,从此便“消失”。

中国参赛队员中,有一个刚从地方入伍的大学生,他是被称为“黑铁塔”的李增刚,过沼泽时,“扑哧”一下陷到了胸部,幸好身后巨大的背囊拌在一根树枝上,队长李贵军和队友杜威、张广兵立刻拿出备用的可承受400公斤拉力的安全绳,牢牢套住李增刚的双臂,用力拉住,经过苦战,大家才从“死亡之沼”中把他拉了出来。竞赛地域有大小河流几十条,为躲避“敌”追杀和找到控制点,参赛队员常常要来回强渡多条河。在气温只有2~3度的河水中,他们被冻得嘴唇发紫、浑身颤抖。中国参赛队员为拿到一个情报,创下了“四渡无名河”的奇迹。

这里的蚊子小,但咬人挺厉害,一旦附在人身上,立刻满身起包,痛痒难忍。真是“蚊子叮、野狼嗥、毒蛇窜、虫子咬,行军路难,‘天敌’添新烦。”据说,有不少人曾在这里活活被蚊虫咬死。这里猞猁狲、狼和熊异常活跃,深夜,其嗥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必须时刻提防着它们的进攻;这里的猪鼻蛇和毒蛇的凶残,闻名北欧。一天下午3点多钟,我国一参赛队员正在边侦察边行进,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毒蛇,也许是无意中冒犯了其领地,蛇“刷”一下子窜起一米高,半条身子竖起来,翘着头,吐着的“毒信”喷射毒液。有“推土机”和“开路先锋”之誉、身高1.84米的队员张广兵屏住呼吸,闪电般冲上去。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广兵左手一下子抓住蛇的七寸,右手操起匕首,“嚓”一声蛇头搬了家。

爱沙尼亚地处北欧,环境十分复杂,满山树丛中那茂密的荆棘上长满毒刺,一旦划伤皮肤,便像被黄蜂蜇伤一般,立刻红肿化脓,痛痒难忍。

这是参赛队员“人生最难走的一段路”。由于竞赛的“惨无人道”,其中有3个西方国家的代表队中途退出了比赛。中国两个参赛队的侦察兵虽然身躯已麻木,但始终保持着昂扬的斗志,不停地向前。因为这是生命的冲刺,更是尊严和荣誉的冲刺,他们每艰难地前进一步,心中都在默念着两个能给人以莫大力量的字:“祖国”。

“过平行绳索手枪射击”是一场生死存亡的竞技,它的规则是,悬在两个山头之间的半空中拉有上下两根10米长的绳索,队员要在平行绳索上,一只手紧抓绳索向前急行,另一只手用边装子弹,边对几十米外距离不等的目标进行射击,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山涧粉身碎骨。只见我参赛二队接到裁判“射击开始”的命令后,队长吉松带领队员吴金保、艾艳松和肖毅,“嗖”、“嗖”地接连“飞”上绳索,枪响靶落,全队仅用3分钟时间,将隐蔽在灌木丛中的几十个目标,全部干净利索地将其消灭掉,而其他外国队大都需要近10分钟时间,还难以全歼目标。我参赛一队也干净利索地全部消灭了目标,使用时间不到4分钟。该课目中国参赛二队与一队,分别夺得第一名和第二名。

“步枪远距离射击”在黑暗条件下进行,且半身靶每次只显示10秒钟,我参赛队员同样行动迅速,枪响靶中,三四百米处的目标,瞬间全被消灭。

国际裁判团的裁判们惊呆了,伸着大拇指连连赞扬:“好一支神速的神枪手军团”。

徒手搏斗:中国功夫名不虚传

天色渐明,晨雾升腾,整片疏落的树林就像笼罩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朦胧迷人眼神。

中国队的几名突击队员,经过了一夜的小心行进,距离堡垒已经不远了。就是不知道美国队离这个堡垒还有多远。此时的他们,脑海中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只有一个目标,首先占领堡垒。

灰白色的岩石砌成的墙,庄严而肃穆,四层高的建筑,虽然简单,但却不失其朴实的面貌,占地不大,但屹立在晨雾中,倒别有一番雄伟。堡垒的风格倒有些像18世纪的古欧式建筑。不过,整个堡垒都些破落了,有部分墙壁已断裂了,露出了黑乎乎的洞,似乎是一只巨大的怪兽在张着大嘴,等待着探险者的到来。

中国队员们抹了一把汗,站在一棵小树边,张大了嘴巴看着这个堡垒。大家都知道时间的重要性,飞也似的奔向堡垒。眼看着堡垒越来越近,大家的喜悦也涌上心头,先占领这处高地,就多了一份胜算,是否能拿下这场比赛,这个堡垒是个很重要的据点。

堡垒的大门,是向着我们队员开的,但队员们跑到门口时才发现,对面也有一个大门,两个大门是通着的,而且,已经隐隐看到了对面人影的晃动。

“准备战斗!”素有“丛林杀手”的参赛队员林军大吼一声。“刷!”所有队员把枪都上了栓,打开了保险,就地作战。负责狙击的队员快速地狙击枪架在地上,很快射出一发子弹。对面一个美国队员就这么倒下了!

美国队员急忙卧倒在地,减小了目标的面积。

战斗打响,美国队利用多变地势阻击中国队的攻击,从两队遇到之后,中国队的两翼已被“消灭”,只余下林军、狙击手严冬与爆破手高俊杰三人。而美国队只剩下了两个。

三对二,形势对中国队很有利,但美国队剩下的两个是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特种兵。

紧接着又是一枚手雷爆炸,这回的手雷离我三人很近,但幸运的是,三人的感应器都没有响,说明三人都没有受伤,还有再战的机会。

严冬潜伏在一个非常隐蔽的地方,透过瞄准镜一直寻找“敌人”的破绽。可惜的是,美特种兵一点机会也不给严冬,害得严冬放了几个空枪,狙击子弹也快打光了。

“口平……”沉闷的狙击枪怒吼着打出最后一颗子弹,很可惜,最后这一颗子弹还是没有打中。严冬眼神中却透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并快速地抽出了手枪。

猛烈的激战,让双方的弹药很快耗尽,打着打着,枪声突然息了,天地间忽然静了下来。双方都没有弹药了,便进入肉搏战,这是最关键的时候。

中国队这边最先冲出去的是高俊杰,他怒吼了一声,冲了上去。

六、七百米的距离,在双方快速的突击下,仅用了半分钟,就发生了肢体交锋。

高俊杰冲对方一记飞踢。别看对方身高马大,却也禁不住高俊杰这有冲劲的一脚,被踢了一个跟头。只和高俊杰相差两个身位的林军,也空手冲了上来,抡起拳头向对方砸去。

林军的搏击术,讲究实用,招招致命,一拳一脚直击敌人要害,不过,他的对手乔那森·巴顿,倒也是一个人物,用拳击的同时,还配合着空手道的招数,招招凶狠毒辣无比。

林军根本不知道,乔那森是美国海豹的一个硬把子,搏击术在美国特种部队很有名。乔那森小时候曾看过李小龙的电影,对中国功夫非常感兴趣,恰恰他的父亲格里·巴顿曾当过拳击手,学过泰拳和空手道,也学了一点中国武术。在父亲的指导下,小乔那森从小就习过武,直到13岁那年,又拜了一名移民到美国的华人为师,习得了中国功夫。

乔那森在19岁的时候,参军入伍,一年后,进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在海军陆战队的两年里,乔那森展示了他过人的拳法,被海豹特种部队看中,选了进来。其实,乔那森在很多年前就想见识一下真正的中国功夫,可一直都没有机会。

从比赛一开始,乔那森就一直注意着中国队的动向,从大赛组委会里得到中国队的比赛数据,乔那森就感觉到,中国队简直像铁人一样,身体素质也非常了得。

林军冷冷的注视着对手,他心里非常清楚,对手非感的强大,一个不小心,或是一个小失误,他就会载在对手的手里,会给一边战斗的高俊杰以极大的压力。虽然高俊杰的对手还不足以和高俊杰相抗衡,但毕竟美国海豹的队员不是任人宰割的人物。

乔那森拳击有着独特的攻击方式,他一直在那里跳着,不断地变幻脚步来迷惑对方的眼线。但林军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只是注视着乔那森,以不变应万变。乔那森的跳动毫无规律可言,在他没有攻击之前,林军一时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可以击退对方。

这边乔那森和林军都在对峙着,而高俊杰和对手却打个热火朝天。两个人互相纠缠在一起,在草地上滚来滚去,高俊杰压在对方身上,占了极大的便宜。但对方也不是吃素的人,用膝盖顶着高俊杰的小腹,尽力不让高俊杰贴上身来。

大屏幕上,林军和乔那森成为了主角,所有的武官和各国的领队都在关注着两人之间的比武,相反,最主要的美军指挥部,却冷了场,不为人所关注了。

经过10多分钟的交手,林军基本掌握了乔那森的攻击方式,渐渐地,乔那森支撑不住了,拳法开始有些乱了,被林军撞到。但他机智过人,看到林军扑上来的身影,双腿一曲,一式兔子蹬鹰,把林军踢了出去。林军后退几步,又扑了上去,但这时乔那森早已有了准备,侧身一翻,林军就扑了个空。一式鲤鱼打挺,乔那森跳了起来,林军的脚正好踢到他的中小腿骨面,乔那森脚下一软,跪倒在地……

堡垒的战斗结果,虽然中国突击小队只有两个“活”着的队员,但他们把全部的“敌人”都“消灭”干净了。这场比赛,中国队员创下了开赛10届以来多项新纪录,取得了绝对的胜利。

5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