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州火车站我做了一件莫名其妙的好事

时间:2009年5月3号晚上。


地点:广州火车站广深动车候车室门口、广州火车站广场。


人物:我、流浪汉母亲一名外带2名小孩、猥亵男一名、迷糊警察一名。


那天晚上我去火车站接一个从湖南来的朋友,车晚点2小时(丫买的是绿车票,不晚点才不正常),我无聊的在车站转来转去,并且脑袋里想着等丫的下车后怎么补偿我等了这么久。


经过光深动车候车室门口时,看到一个很邋遢的女人(30出头,风尘满面,身边有一大编制袋,装的很鼓鼓囊囊)带2小孩坐在门口的柱子边上。旁边有个带红帽子的男人,那人面部长的极其畸形并且丑陋,貌似被火烧过。


之所以会注意到他们是因为红帽男(暂且叫他红帽男)和那个女人的对话让我产生好奇。


邋遢女:给多少钱都不卖,谁会卖自己的小孩啊。


红帽男:·#¥·#……好商量嘛(打符号的地方是没听到的意思)


邋遢女:不可能哦,就算给我10万块都不卖的,小孩是娘的心头肉呐(好象是一口湖南腔)


红帽男:%#%……·!#%继续坚持不懈的进行语言攻势,并且已经开始对两小孩中的小女孩动手动脚(让我想起了N年前一个唱歌的叫红豆的鸟人)。


邋遢女:(很无奈的)重复开始那些说过的话。




这时候,超级富有正义感的我已经义愤填膺了,准备冲上去见义勇为ing!因为根据目测,猥亵的红帽男那瘦弱的样子压根不是我的对手(我当时没有考虑他有没有同党之类),总之我是热血青年,我要见义勇为,脑袋里没别的想法了。就在此时,我眼睛的余光感觉到不远的地方有红蓝两道光芒闪过……!!警察叔叔。。。。哈哈,我这不是差点把警察叔叔忘记了吗,真是!·#!··#……脑袋爱短路,今天特别短。


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警察叔叔的电瓶车跟前。(警察叔叔好象没睡醒的样子,无精打采的看着广场上过路的、打地铺的、打情骂俏的等等人)咳咳!!我清了清嗓子,叫了声:警察同志。警察继续无精打采的样子,没理我。估计是把我当成往常问路的了(估计火车站找警察的此类人最多)。不泄气,继续:警察同志!依然没理我,并且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估计是等着下班呢。我……!我见此人发瓷的状态实在是入神,于是,我伸出了我的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戳了戳警察同志手臂上的臂章处:警察同志!这大爷终于搭理我了。干森么?问我。我在那边看到好象有人贩子,我轻轻的说道。什么?!!(表情好象中彩票or拣到钱包之类的兴奋表情)在哪里??于是,我大概陈述了一下我的所见所闻。他听完说:那你方不方便带我去,指一下?方便!当然方便!于是我带着警察大叔,注意,是兴奋异常,类似磕药后的的兴奋的警察走到“案发现场”顺手一指,然后他便径直去了,走路的姿势都那么帅,抓坏蛋去了。哇哈哈……,嘿嘿……。我怎么忽然觉得我的表情有点象个阴谋得逞的小人??当然,我知道我不是。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后面的结果就懒得描述了,警察带走了红帽男,并且领着邋遢女和2小孩(不是送收容站,是去作证的),程序我了解的,因为N年前在西安火车站我和警察打过交道,他们处理事情需要证人。




故事纯属真实,如有雷同,纯属盗版!需要转载,必须跟我打招呼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